科學家閉嘴,行不?俄羅斯的一件奇聞怪事
 
紫巍
 
2006-8-13
 
【人民報消息】很離奇的,這是一件發生在俄羅斯的奇聞怪事。

據俄羅斯《真理報》報導說,8年前的一天,俄羅斯一位懷孕婦女克拉拉·祖爾基納開車外出時,遭遇一場暴雨雷擊,在電閃雷鳴中,她失去了知覺,直到第二天早上她母親才找到她駕駛的汽車,並把女兒送到醫院。

由於延誤了搶救時機,她體內的胎兒已經死亡,而且開始腐爛,當時,醫生們一致認為,35歲的祖爾基納也已經沒有生還希望。但她卻奇蹟般撿回一條命。更神奇的是,自打鬼門關門口逛了一回後,她從此失去了睡眠欲望。

她說,「有時,我在一個星期內只能入睡兩個小時。」但不會感到困倦和疲憊,因此沒有睡覺的打算,她說,「我對疲倦毫無察覺,我躺下,但很難睡著,感覺就像我消失在什麼地方。」

現在祖爾基納結束一天工作後,當夜幕降臨,丈夫和兒子已經入睡,她又開始在燈下閱讀書籍。如今,「不想睡覺」,「沒有睡眠需要」對她不但不構成任何困擾,甚至開始喜歡它,她已經接受這一與其他人完全不同的生活狀態。

報導說,祖爾基納「並沒有向醫生求助」,她為什麼要向醫生求助呢?她又不是想睡而睡不著,只不過是沒有睡眠的打算罷了,就像一個人沒有高血壓就不可能去向醫生討要降壓藥。

目前「沒有睡眠需要」的世界紀錄保持者是瑞典人奧拉夫·埃裡克森,在一次感冒後,他超過40年沒有睡覺的打算。這個超自然的現象和有人幾十年不需要吃飯是一樣的。報導說他是「失眠時間」世界紀錄保持者。

其實,這和醫學上所稱為「失眠」病症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大家都知道,真要強迫一個人幾天不睡覺這個人就垮了。中共現在用的一種迫害手段就是「不許睡覺」。當然,這一招如果用在祖爾基納和埃裡克森身上就完全不起作用。

報導中列舉了俄羅斯心理學家尤裡·列夫琴科和心理治療醫師弗拉季斯拉夫·蘇達列夫對祖爾基納現象各有一番說辭,看了很可笑的。他們完全不顧祖爾基納「沒有睡眠需要」,而用課本上的現代科學理論閉著眼往上套。

報導說,俄羅斯心理學家尤裡·列夫琴科解釋說,祖爾基納這種恍惚現象在醫學上稱作「迷睡」。他還說:「通常情況下,失眠症在人處於緊張狀態時發生,但荷爾蒙變化和血液回圈被打破也會導致這一症狀。有時,人在遭受重大創傷後也會出現失眠。」

可是,祖爾基納並沒有「恍惚」,更不是「迷睡」,也沒出現什麼「症狀」,和那些想睡覺睡不著,白天上班又極度疲勞的失眠者有根本區別的是──她不需要睡覺,24小時都沒睡覺欲望!

另一名心理治療醫師弗拉季斯拉夫·蘇達列夫認為,祖爾基納的經歷屬於睡眠規律被打破的罕見案例。他舉例說,有人在乘坐小船出海時曾試過兩個月不曾入睡。因為風雨交加,船上的人擔心翻船,所以總是處於警惕狀態中。在出海前,船員接受過特殊訓練後,能夠進入一種處於睡眠和清醒之間的狀態,不能稱之為睡眠,因為人們的大腦還是處於活躍狀態。在船上,他們大約每小時有10分鐘進入這種狀態,而在這一時期內,大腦負責察覺危險的部分不會休息。

用這個例子來說明祖爾基納現象實在讓人匪夷所思,這和祖爾基納的具體情況對的上碴口嗎?祖爾基納說她甚至開始喜歡這種「沒有睡眠需要」的生活狀態,這和那種身處危險之中不得不保持高度警惕的狀態完全是兩碼事。

美國心理學家戴爾·卡內基建議失眠症患者,不要擔心自己的症狀,反而可以把它當作一種好處。他還是把失眠症患者的痛苦症狀和這種用科學解釋不了的「沒有睡眠欲望」的現象混為一談了。

現在,各種離奇事情越來越多的被報導出來,哪個現象現代科學家也解釋不了,但都敢解釋。其實不知道就應該保持沉默,否則不顧事實的胡亂解釋下去,什麼時候是個頭兒呢?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