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恩寵揭三年獄中黑幕 (1)(圖)
 
2006-6-9
 

鄭恩寵。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李真6月9日香港報導/因周正毅案名躁一時的上海著名維權律師鄭恩寵,被冤判3年,在周正毅被放出來1個多星期後,鄭恩寵也坐滿了刑期,6月5日被釋放回家。他的出獄,牽動了中共高層,近日在他家附近監視的警力大大增強,級別也從原來的派出所幹警到國安、公安的加入,目前估計有50、 60名便衣圍堵在鄭恩寵住宅小區門外,住宅樓下有不下6、7輛有牌、無牌的警車在日夜駐守,2輛摩托四處巡邏;而他家門口的電梯處則輪班倒地保證有3個特務24小時駐守,嚴禁訪民和鄭恩寵會面。中共還在鄭恩寵門口安置攝像頭,凡有人造訪,特務會錄下每一個來訪的過程。

但在入獄前就接過500多宗拆遷戶案子的鄭恩寵,是上告無門的拆遷戶們眼中的「正義律師」。自鄭恩寵出獄後,過百名訪民一批批地前來,只求能見上鄭恩寵一面,但又一批批地被中共國安帶走。原本堵在火車站、汽車站的各區截訪人員,也不約而同地集中到鄭恩寵樓下,勢必「完成」他們的「工作任務」,上演驚心動迫的抓人行動。

被國安稱為享受「副部長級」待遇的鄭恩寵,目前被禁止出門,這幾天所需日常生活用品都由妻子蔣美麗代買。在鄭恩寵力爭之下,6月7日上午,在國安派車「護送下」,他得以到蔣美麗的姐姐蔣忠麗家和親人團聚。

中共試圖切斷鄭恩寵和外界的一切聯繫,目前鄭恩寵家,蔣美麗的哥哥、姐姐、弟弟的住宅電話都被卡斷,網絡也被掐掉,但BBC、自由亞洲、大紀元、新唐人等媒體都成功地繞過封鎖,在出獄當天採訪到鄭恩寵。

當時以「被剝奪政治權利一年」 而不願意多講的鄭恩寵,經過2天的調整,開始向外界講述他更多的故事。本報記者在6月7日下午再次和他簡短地做了個採訪。

鄭恩寵說,因為獄中3年非人的折磨,他的思維還不是很連貫,目前正在整理材料,務必記錄下這3年中共對他所犯下的罪惡。因為採訪比較倉促,只能粗略地描述鄭恩寵這3年獄中生活。

他透露獄中所受非人待遇。他說,他挺過來了,不容易。中共曾試圖用緩刑、提前釋放等手段試圖逼他認罪,但他從來沒有屈服過。獄中每年的政治考試他都交白卷,因為他不承認自己有罪。獄中他不停申訴,更曾被獄方指使犯人毒打到眼睛出血,被單獨囚禁。

鄭恩寵並再次借媒體感謝外界的關注,因為他的「國際名聲」,中共不敢肆無忌憚地迫害他,他的待遇還比其他關押的犯人,包括法輪功學員還好些,但就是這3年,對見證過無數冤情的鄭恩寵來說,都是同樣的不容易。

和死刑犯同監禁 馬桶當作枕頭

鄭恩寵所關押的地方是上海提籃橋監獄,盡被判3年的鄭恩寵一入獄,就倍受「重視」,和無期徒刑、死刑犯關押在一起。因為他的國際知名度,中共雖然不敢叫鄭恩寵幹重活,但對他進行日夜監視,並禁止他和其他犯人的接觸。中共專門派兩名犯人24小時監視和看管他,同吃同睡,為嚴管他,更將馬桶設在監獄房間裡面。

鄭恩寵說:「很難想像吧,你知道我3年睡在那裏?我就睡在馬桶上,馬桶就是我的枕頭。」

獄方使犯人毒打 打人被評先進

談到獄中受到的肉體迫害,鄭恩寵先陳述了2點。當他得知中紀委將派人來上海視察,他立刻要求給他紙寫揭發信申訴。他說,自己主要申訴2點,第一自己揭發周正毅案被冤判,第二反映自己接手的500宗強制拆遷案件中,在上海掌握有名有姓,有實際證據被強制死亡的有200人,而打傷的更在2,000人以上。

他準備寫幾封信,但只成功寫了一封信(這封信獄方一直拒絕給他發出去),當他要求更多的紙筆,寫更多的信時,2005年1月14日,獄方突然把他推到一個3 平方米的小房間裡,然後犯人方海衝進來,抓住他的衣領,將他大力推倒到牆上,他的眼部受傷,被撞擊到眼睛出血。然後另外兩個犯人也過來齊力捆住他,禁止他反抗。

他當時就要求見醫生,但醫生遲了4個小時才出現。他說:「眼睛差點失明」。後來他又被關禁閉5個多月。獄方並威嚇他,要他承認是自己撞傷的。

鄭恩寵說,犯人肯定是獄方指使來打他的,因為犯人方海和他不在同一個監區,平時2人也沒有個人恩怨。而且不可思議的是,估計因為打他有功,這樣的一個暴力傷人犯,還被提籃橋監獄評為2005年勞改先進分子第一名,並因此獲減刑。

另一條,2006年2月4日,他寫了一張紙,要求中共遵守聯合國憲章,改善犯人待遇,後又被關禁閉15天。

至於精神洗腦就一直沒停過!(待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