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離中共周年 陳用林的感慨和期望(圖)
 
2006-6-2
 

陳用林
【人民報消息】聽眾朋友您好,這裏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人物專訪節目,我是雨晴。今天到我們節目裡來作客的是在去年出逃悉尼中領館的前外交官陳用林先生。

聯結收聽

陳用林在2005年5月26日放棄了他在悉尼中領館一等秘書的職位,向澳洲移民局尋求政治避難,同年八月,獲得了澳洲永久居留。

風風雨雨一年過去了。

陳用林:這一年過來是有很多感慨。回想去年這個時間對於我來說是最艱難的時候。

回顧一年來的成就。

陳用林:最佳的成就我就覺得找到了自我,特別是找到了個人精神上一種解脫。

暢談他對平淡生活的嚮往。

陳用林:過一個平淡生活實際上是我一生的最大的追求,不需要有任何的精神的束縛。

談他對法輪功的了解和印象。

陳用林:法輪功對拯救目前中國滅絕人性、這種徹底的道德淪喪局面,無疑是一支特效藥。所以我覺得評價一個中國人有沒有良知,可以看他對法輪功是什麼態度。

就美國官員在中共的安排下,參觀蘇家屯的評論。

陳用林:就是犯罪分子帶著調查人員去取證,最後美國人說沒有發現什麼證據,本身這種巡視一圈是完全不可靠的。

最後藉著我們的電波對大陸朋友的期望。

陳用林:所以我建議他們都能夠看一遍《九評共產黨》這一本劃時代的書。

詳細內容

主持人:您好像是去年這個時候從中領館出來的,現在是正好一年了,談談您的體會吧!

陳用林:對,確實是,時間過的非常快,這一年過來是有很多感慨。回想去年這個時間,對於我來說是最艱難的時候。

主持人:我記得您當時出來的時候蠻緊張、蠻焦慮的,現在我覺得跟您見面那種感覺真的是完全不同了。您這一年是怎麼樣走過這樣的一個心理路程的呢?

陳用林:當時是感到極度的不安全。第一,本身對從中國大陸出來的人,對於人與人之間的這種理解都是以「惡」的原則來對待的,所以對澳洲政府的制度沒有信心。第二個就是知道中共在澳洲有大批的特務網絡,並且我已經明顯感覺到它準備對我下手了,所以當時是在極度不安全的情況下,所以當時實際上也是挺緊張的。

主持人:那您現在感覺如何?

陳用林:現在不一樣。因為我是追求精神上的自由,是我多年以來的追求。現在感覺到環境是一個很寬鬆的一個環境。現在我在澳洲這個土地上,自由的這種地方,我能夠想說什麼我就可以說什麼,用不著忌諱共產黨怎麼說。

主持人:這一年來您怎麼樣評價您自己,您覺得您最大的成就是什麼?

陳用林:最佳的成就我就覺得找到了自我,特別是找到了個人精神上一種解脫,像我經過這一段時間,我感覺到起碼覺得我自己恢復了這種有良知的這種感覺,就是做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

後來拿到簽證,有很多人說你不要跟民運團體混在一起,更不要跟法輪功攪在一起,好好生活。我的回答就是我出來為了保存我的良知的完整,追求我的精神上的自由,我不能因為我成功的出逃,最後從新再失去良知。

所以出逃以後包括去美國、去澳洲參議院做證,還有去歐盟和英國、比利時等這些地方,就中國人權問題進行做證和演講,那是憑我的良知我覺得應該去為在國內仍然遭受共產黨迫害那一批人,特別是法輪功學員進行一些呼喊,覺得是我的良知驅使我,我做為一個中國人應該盡的義務。

起碼我們要在國際上把共產黨在國際上它虛假的宣傳造出來的合法性,我們要把它去打破,讓更多的人知道,正在中國發生著另一個除了經濟繁榮增長的這種虛假的故事之外的真實面猊。

主持人:剛才您也提到是說一直為國內的維權人士和法輪功呼籲,而且您一開始是做監視法輪功的,然後出來又跟法輪功這些修煉者有了很多的接觸,那您從現在看您對法輪功的印象。

陳用林:對法輪功的印象是這樣,法輪功是嚴重受迫害的,被中共徹底抹黑的這麼一個信仰團體,他主張「真善忍」,對中國社會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他現在所進行的反迫害運動實際上是一場歷史空前的運動,特別是對中共在中國進行五十多年對中國人民進行精神上的洗腦,人都變成了馴服甘願受奴役這種動物,就是等於是沒有腦子了這種情況下,法輪功對拯救目前中國滅絕人性、這種徹底的道德淪喪局面,無疑是一支特效藥。所以我覺得評價一個中國人有沒有良知,可以看他對法輪功是什麼態度,他是同情還是冷漠,是支持還是反對,可以看出他這個人有沒有良心。

主持人:最近有報導就是關於在大陸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然後做交易的事情。我知道明慧網成立了真相調查委員會,您也是調查委員的成員之一是吧?

陳用林:做為調查委員會的成員,我即使人去不了,但是我在道義上我完全支持,我要在很多的方面,我會提供力所能及的協助。我完全相信共產黨利用法輪功(學員)進行活體器官移植這種事。共產黨完全做的出來。因為它本身就是一個邪惡的組織,無所不用其極,可以看看歷史在「大躍進」、「文革」,多少中國人死於共產黨手中,可以看出來特別是廣西這種吃人的現象。「六四」又發生屠殺事件,讓共產黨在臺上,那麼這些滅絕人性的事情都完全有可能發生。

自從有報導說,美國人聽中共的安排到蘇家屯那個地方去轉了一圈,就是說犯罪分子帶著調查人員去取證,最後美國人說沒有發現什麼證據,本身這種巡視一圈是完全不可靠的。當年納粹還對國際紅十字會還開放,說:沒有存在這種屠殺的集中營。紅十字會去考察以後,做出的結論也沒有發現證據。那麼中共一個歷史的最狡猾的一個邪惡的一個黨,它做的事情會更乾淨俐落,它消贓滅跡做的更乾淨俐落,所以我是很相信存在這麼一個器官移植的事。

主持人:那您除了做這些人權方面的活動,您平常現在還在做什麼呢?

陳用林:當然還是要生活了。過一種平淡的生活,實際上是我一生最大的追求,不需要有任何的精神的束縛,但是做為一個中國人,因為上千萬、上億的中國人,在國內遭受這種嚴重的迫害,這些上訪人士、法輪功嚴重受迫害的學員,這些觸擊著我的良心,我覺得我不得不要出來。如果我能發揮一點影響,我就會希望能夠為這些人多說幾句話,讓更多的人知道中共所犯下的反人類的罪惡。

主持人:經過這一年,我想您出來這一段時間,各界無論是澳洲的議員也好、朋友、民眾還有中國的人,其實我想會得到很多很多的幫助,您最想感謝的人是誰?

陳用林:我最要感謝的首先是澳洲的人民,澳洲的有良知的人民,他們對中國人權問題的這種關注,不光是澳洲還有美國,我去美國感覺到美國人對民主和人權的這種信念,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人民都要強。同時特別是要感謝法輪功學員,對我從對待人性方面的改變,法輪功學員對我的影響也很大,特別是他「真善忍」的思想。

主持人:那您知道我們這個臺在中國大陸每天有11個小時大陸廣播,有很多在大陸的聽眾也可以聽到我們的臺,還有網上的廣播,世界各地的人也都可以聽到,您有沒有就是說藉著這個機會,向大陸的聽眾還有其它地方的聽眾最後講兩句話呢?

陳用林:對大陸的聽眾我要說是,希望我能夠看到中國共產黨專制的社會有很快結束的一天。中國只有實行了民主,中國人才有真正的精神自由、真正的言論自由、真正的信仰自由。

只有有了這些特別是精神上的自由,那才是真正的人,都有腦子,為什麼要光聽共產黨的指揮,自己有嘴巴為什麼不說話?自己有腦子為什麼不去用?這個都是最基本的人權,共產黨把我們這些權利給剝奪了。

所以在國內,現在有一大批的人,為了追求自由、追求民主在坐牢,在不斷的為整個民族在受難,所以大陸的人應該支持這些人,應該真正的反省,特別要反省共產黨在五十多年,對中國人進行的這種精神的洗腦,所以我建議他們都能夠看一遍《九評共產黨》這一本劃時代的書,應該看一下他們就明白了。

他們為什麼會這樣?這個社會為什麼徹底的道德淪喪?為什麼政府官員會全面腐敗?為什麼整個中國的環境都遭到了污染?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有毒的食品、假藥?為什麼那麼多的上訪人員,他們的冤情得不到解決?

為什麼共產黨會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文化大革命期間以前,屠殺了或者造成非正常的八千萬人的死亡?還有共產黨為什麼會對六四,向學生開槍?為什麼人民子弟兵成了劊子手?為什麼現在的警察成了人民的公敵?

為什麼共產黨會迫害這種和平集會、和平的宣揚「真善忍」的法輪功團體?為什麼共產黨會鎮壓地下教會和教徒?為什麼共產黨會控制宗教團體組織?為什麼共產黨它自己制定了憲法它自己不去遵守?所以這些問題是值得中國人去進行思考。

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看一看《九評共產黨》這本書。所以這本書確實是一本奇書,是多少人付出心血、精力甚至自由而出的這麼一本書。希望每個人都能看一眼,就看一遍,他們應該會明白很多。

主持人:聽眾朋友,感謝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人物專訪》節目。我是雨晴,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人物專訪》節目錄音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