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明的對比!殘酷的現實!(多圖)
 
清源
 
2006-4-24
 
【人民報消息】來美國多年,我在這個異鄉感覺到的是安全、和諧和友善,哪怕這裏可能有中共特務的竊聽、拍照等等騷擾,我也不怕;回想在大陸,親人的不安、居委會防賊似的防範以及國安的醜惡嘴臉,占據我的大部分回憶;朋友們基本都知道我是法輪功學員,想見我又怕給自己招惹麻煩,見次面,就像做特工似的,說會話,心裡都是哆哆嗦嗦的。

前天看到王文怡博士大智大勇的喊話,我沒有興奮,反而感到悲壯!如果這個世界敢於早日直面這個沒有絲毫人性的中共政權,王博士還會在那個場合嗆聲嗎?其實,那個時候我就想到了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這張照片,今天總算找到了,因此才寫出來。


左:被捂住嘴的法輪功學員;右:王文怡博士

同樣的種族,同為女子,一個在中國,一個在美國,一個在國家廣場,一個在總統府,前者被「人民」警察反剪雙手捂住嘴巴,後者可以喊出自己的心聲,前者現在哪裏?按照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情況而看,她可能已經被勞教或者判刑過甚至已經是多次了,筆者不願意推測這位著裝樸素的阿姨可能已經成為蘇家屯似的滅絕集中營中的受害者(做為一個「人」,清源不能接受任何同胞受到如此非人性的迫害!)。而後者呢!?據現在的報導推測,至多會受到6個月的監禁以及5000多美元的罰款而已,到底會什麼樣的結果,還要看法院以及律師之間的較量,至少王博士已經在保釋之後出席了一個新聞發佈會,在大陸可能會有這樣的結果嗎!?


左:高輝和她的兒子黃潤;右:戴志珍和她的女兒法度

2006 年4月17日上午,就在胡錦濤帶著訂單訪美的前一天,長沙市開福區法院以搜出1850張「九評」光盤為由,當庭非法判處法輪功學員高輝7年監禁。可以明確的是,如果中共政權可以維持7年的話,那麼高輝的兒子黃潤將7年不得和他的媽媽在一起,原因僅僅是因為媽媽發了「九評」光盤,原因僅僅是他的媽媽通過自己的方式向他人介紹一個政黨的真面目而已。

戴志珍女士在全世界做著同樣的事情,但是因為身在自由世界,不但沒有受到監禁迫害反而得到的掌聲和忠心的祝福,她7歲的女兒法度,健康活潑、開朗大方,然而如果她們母女還繼續生活大陸會如何呢?


左:被迫害致死的高蓉蓉女士;右:逃到美國獲得自由的李偉勛女士

兩位美麗的女士,同樣鮮艷的笑容,兩位同樣受到過中共殘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前者的笑容已經永遠成為了家人和朋友的記憶,而後者因為在自由世界就可以開心的笑著。或許李偉勛女士還會有其它的煩惱,但是她從此不用再擔心冒著火花的電棍,以及惡人們無休止的通緝和騷擾!

請看高蓉蓉父母的控訴「在惡警六、七個小時的電擊下,高蓉蓉的臉、耳朵、脖子、後背、腳踝等處皮肉被燒焦得隆起大泡、焦糊,臉腫得高出一拳,眼睛僅剩一條縫,豆大的黃水不斷從臉上滲出。當天值班院長方金凱、衛生科長張曉秋,管理科的管教們都看到了唐玉寶施暴的惡行,卻無人阻止,二大隊管教曾小平還拿一面小鏡子讓高蓉蓉看她自己被電的走形了的臉。他們如此慘無人道,連最起碼的一點人的良知都沒有了。」

「為什麼人到醫院一個禮拜之後,等人完全昏迷了才通知家屬。如果一、二個月前就讓家屬見,就讓親人給她一些寬慰,也不至於到了今天這種地步!退一步說,如果6月6日高蓉蓉到醫大搶救,就讓家屬見,就讓親人的力量呼喚她,也能有所緩解,也可能還有一條生路,這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是什麼人在幕後指示,才讓這些人敢聯手謀殺高蓉蓉的?我們的女兒,弱小的高蓉蓉,只因信真、善、忍就遭受如此慘烈的迫害,那些迫害者究竟怕什麼?非要致高蓉蓉於死地?」


左:被揪住頭髮毆打的法輪功學員;右:沒有後顧之憂的陳用林先生

不知道圖中的法輪功學員是誰,但是誰都可以看出他正在被兩個大漢毆打,那痛苦的表情……為何在自己祖國的首都喊幾句就受到如此待遇!是什麼讓那兩個中共打手如此喪心病狂的狂暴的對待自己的同胞?它們害怕,因為它們不能在陽光下生存,只能茍延於它們全力營造的黑暗之中。

同樣在陽光之下,陳用林先生的笑容可以說燦爛!那是因為不用擔心在說真話之後被幾個大漢糾正頭顱打翻在地,那是因為在腳下的那片土地上可以痛快的表達自己的心聲!

有人可能會說,你說的這些我們都知道。知道就可以了嗎?當鴕鳥把頭埋在沙裡的時候,每個都認為惡狼的下一個目標不會是自己,那並不代表惡狼的下一個就不會是你或者你的親人。雖然有人用金錢來掩蓋道德和正義,但是那並不能表明道德和正義就不存在了。在面對暴政的沉默中,人人都可以為自己找千萬個沉默的理由,但是誰也不能否認一個心懷良知、崇尚道德的人是無法沉默的,那樣的沉默就好比在殺害他自己,在摧殘他自己的心!誰也不能否認,用於判斷這一切的只能是良知和人性,除此之外的都是無恥的藉口和蒼白的狡辯!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