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維權人士被打殘 驚動德國外交部(多圖)
 
2006-6-14
 

傅先財被暴力襲擊後在醫院。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陳琛6月14日報導)暴力是中共實行恐怖統治的工具,中共用暴力不斷的消滅不同範圍和群體中的異己分子,並以此恐嚇和強迫全國人民成為它暴虐統治下的順民。

多年來一直為三峽庫區移民補償問題抗爭的維權人士傅先財(音譯),在接受湖北省秭歸縣公安局就他接受德國一家電視臺採訪一事的問話後,在回家的路上被中共打手暴力襲擊,頸椎粉碎性骨折,傷及神經,從頸部以下全身癱瘓。傅先財在湖北宜昌第一人民醫院治療,被湖北省秭歸縣公安局24小時的監視。目前親友非常憂心,擔心傅先才會終生癱瘓。

◎ 受威脅才十分鐘暴力襲擊就發生

家屬據傅先財醒來後的轉訴得知:6月8日早上,傅先財告訴妻子要去哪裏後,就外出。9點去了秭歸縣法院詢問案情。因秭歸縣公安局治安大隊隊長王先奎要約談,於是傅先財又去了公安局。

約談期間,王先奎威脅傅先財說:「你這樣與政府作對不會有好下場,你信不信,我隨時可以將你送去勞教。你到哪兒去反映也沒有用,最後都要回到我們這兒來。勸告你不要再執迷不悟了,這樣下去你和你家人都不會有好下場。」傅先財從縣公安局治安大隊出來後十多分鐘即遭暴徒襲擊。

因回家路上要走小路,需經過一片山林,周圍沒有人煙,這段路大約要走15分鐘。傅先財在單獨行走中,遭到暴徒突襲,將他頸椎打到多處骨折。約半小時後由路人報警後送醫。


2005年10月,傅先財黑社會打的左腿骨折。
傅先財的朋友阮先生說:「生命保住了,但有可能高位截癱,終生癱瘓。我對他受傷的部位,很納悶。這個兇手怎麼可以打到『既不要命,又能達到高位癱瘓的效果』?一般不懂得人體學和人體結構的人,很難把人打成這樣。我們對他傷的部位很吃驚,也持懷疑態度。」

懷疑什麼呢?懷疑兇手是當局派出的打手。治安大隊隊長王先奎剛剛才發出威脅,暴力襲擊就立刻發生,天底下哪有這麼巧合的事?!

大紀元記者給秭歸縣公安局治安大隊隊長王先奎 (13907207211)去電,對方先說:「他是。」當記者開始採訪,他卻改口說「他不是。」立刻就掛斷電話,不接記者電話。

◎ 德國外交部強烈關注


2005年,傅先財被打傷的診斷書。
從6月8日傅先財被襲擊送到醫院後,縣公安局就派警察24小時在醫院和傅先財的病房外監控,除傅先財的親屬外,朋友和楊貴店村的村民均不得與其接觸。有人當晚給德國電視一臺駐北京記者站打電話,告知傅先財被徒襲擊致殘,德國電視一臺駐京記者陳璐和一位攝影師前往醫院探視,但被縣公安局的警察攔在醫院外。

襲擊事件在德國引起強烈反響。德國外交部對此事件表示強烈關注,一位發言人表示,外交部已指令德國駐華使館,立即要求北京政府對相關事件作出解釋。北德廣播電臺臺長普羅克(Jobst Plog)向中共駐德國大使馬燦榮提出了強烈抗議。

普羅克在抗議信中寫道,「毫無疑問,這起事件是對傅先財接受德國電視一臺採訪的報復。」5月19日,傅接受德國電視一臺的採訪時,曾指責中共政府至今沒有把事前許諾的補償金付給130萬因三峽工程而被迫搬遷的民眾。

德國電視一臺駐京記者在接受德國電視採訪時表示:「我們會盡一切努力幫助傅先財。我們不會丟下他不管!」

◎ 三峽首批移民生活淒慘


2005年,傅先財被打傷的診斷書。
傅先財等是秭歸縣壩區移民,他們原來住的地方是丘陵地帶,物產非常豐富,土地肥沃,生活水平比較高。但中共一次性買斷他們後,又私吞了移民賠償款。10多年來,他們沒有工作,沒有低保,靠打苦工度日,過著朝不保夕的日子,生活非常淒慘。

為了討回政府許諾的補償金,傅先財曾15次進京上訪,所有上訪的村民都遭到被當地公安和黑社會打擊。有2個村民被判刑,最長判5年、3年不等,有的被拘留,有的限制人身自由,堅持維權的村民遭到報復,電話、行動都被監控。

公安毫不顧忌的威脅傅先財,說:「傅先財,你小心點,到時候整死你。」

茅坪派出所的領導對傅先財發出的威脅中,每一個字都帶著殘暴的血腥味:「你如果繼續告狀和地方政府作對,你家將永遠不得安寧,甚至生命都沒保障。你如果繼續告狀與境外媒體聯繫,我們公安機關將會永遠把你關起來。我不相信把你傅先財關起來了,美國鬼子會打到中國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