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庆红的野心撞到军队的枪口上(多图)
 
林凌
 
2006-6-13
 

党军交战,中共将亡!(争鸣)

【人民报消息】 严查乱军乱党的野心家和替宋祖英们讨演出费,搁在一块儿谈,这哪儿是哪儿啊?

看似两个不沾边的问题,可从十六大开始,中宣部和军方总政治部之间就屡次交手,今年十七大筹备期间,双方更是交战升级、恶化,居然还需要胡锦涛出访后匆忙返京调解。

其实,军方替宋祖英们讨演出费是假,要把曾庆红、刘云山、贺国强的「三家帮」打出中央是真。

十六大军队卖命曾庆红吃肉

十六大替江泽民卖命,让他再担任军委主席的,是以张万年为首的20名军队代表,而得实惠的是曾庆红这把子人。曾庆红不仅摘掉了多年的「候补」政治局委员的帽子,迈过几个官阶,直接当上了政治局常委,而且还当上了「唯一」的国家副主席。这还不算,他还利用与江泽民的关系,把自己的弟弟妹妹破格送进军队的「将军」行列。

唯一让曾庆红耿耿于怀的是,他在军队中没有职位,而且也没有人脉。这也就是为何曾氏人马时不时虚张声势说曾庆红在军队里玩儿的转。

回过头来想一想,十六大军队卖命,吃肉的却是曾庆红,那军队能干吗?

挟枪杆子让江泽民留任的军队代表不但没有被「论功行赏」,而且还要由曾庆红调遣,还得忍受曾氏人马的指挥,这实在太难了点儿。心有不平怎么办,就得折腾。

从哪儿开刀?实在好笑,从军队系统文工团演出的费用问题入手。

按总政忿忿不平摆出的资料:凡由中办、国办、中宣部在逢年过节的庆典活动,邀请军队系统文工团参加演出,都从中宣部经费中支出一笔给总政。一场2小时,中宣部从直播电视广告收益中,可分到150万至200万元,可军队文工团80年代中期,一场只拿到5万元,90年代后期只拿到20万元,2000年以后才升至30万至50万元。剩下的大笔钱进了谁口袋?

中共每年给军队的巨额经费让美国都密切关注,军委能为了这点芝麻粒儿的小钱,斤斤计较吗?再说十六大是2002年11月的事,老账都翻到80年代去了。可见问题不在「钱」而在「权」。

曾庆红让军方甚为恼怒


三个坏种儿。
(人民报)
争鸣杂志6月刊报导,今年元旦、春节,中宣部经中央书记处审核,提出由总政及其属下军兵种、大军区文工团派出四十二个分团(队)到党政、国家机关演出。结果,总政仅派出五个分团(队),连春节除夕联欢晚会上安排的五个节目,仅参加二个节目的演出,而且还是中央军委打了招呼“要顾全大局”,才勉强参加了这二个节目的演出。

今年年初,中宣部、中组部部长、副部长到北京军区慰问军队。军区派出军区党委办公室副主任(团级军官)接待,以表蔑视。

曾庆红在他的地盘当然不示弱,让中宣部长刘云山反击,对军队高层郭伯雄、曹刚川、徐才厚等人活动不作报道。曾庆红狂妄的昏了头,和枪杆子做对,脑浆子随时都可能红白分了明。

春节之后,在高层臭不可闻的中宣部长刘云山、中央书记处书记贺国强还不知趣的向军方发难,称:「总政的权力是谁给的?」徐才厚大怒。胡锦涛作了批示,让曾庆红、徐才厚参加及主持中宣部和总政的协调会,但曾庆红一耳朵听一耳朵冒,根本不夹小胡。

从今年年初起,中央军委副主席、总政治部主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徐才厚,人在北京,都以「有重任在身」为由请假,拒绝出席曾庆红召开的中央书记处的会议。徐才厚表示:不经中央军委主席的指令,不经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指郭伯雄、曹刚川)的批准,我是不会出席曾庆红搞的什么协调会议的。

军方高层联署矛头直指曾庆红

四月下旬,胡锦涛访美、非等国,原安排返京时先到新疆、内蒙二个自治区视察,后突然改变行程,自肯尼亚直接飞返北京,立即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原来是为了处理军方与党的喉舌中宣部的内部纷争。

这次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是党和军队在相互指责中度过的。「党指挥枪」的老规矩现在行不通了。也是,到底谁具体代表党?曾庆红?军队谁尿他!

军方直指:中宣部是中共中央隶属的一个部,凭什么行使权力来指令总政治部的工作?徐才厚当着曾庆红的面说:中央书记处是「曾家店」、「三人帮」(指曾庆红、刘云山、贺国强),整天搞帮派、搞整人的一套。他们的黑手伸得太长,就该斩掉。清除浊流,才能发挥中央书记处应有的使命和职责。


今年曾庆红与徐才厚激战不断,胡竭力调和。
(人民报)
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岂能是随随便便的?没有底气哪个人敢提出「清除浊流」?

徐才厚、李继耐、梁光烈、廖锡龙、陈炳德等军委副主席和军委委员们,在会上提出要求整顿改组中央书记处,撤换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军方高层联署,要求严查乱军、乱党的野心家,矛头直指曾庆红。

绕了半天大圈子才进入正题,原来军队根本不是给宋祖英她们争什么演出酬劳,而是要斩掉曾庆红到处乱伸的小爪,把他从权位上拉下去!

这可不是个小问题,十七大筹备组组长曾庆红撞到了军队的枪口上,他的野心还怎么翻腾?筹备党的下一届最高领导机构都筹备不起来,中国共产党还怎么活?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