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啊!我的特務舅舅(圖)
 
作者:楚娥
 
2006-6-10
 
【人民報消息】眼下,「特務」現象是個熱門話題,我也來湊個熱鬧,講一個有關特務的真實故事。

此故事發生在二十世紀四、五十年代。中國大陸某城市。橫跨國民黨政府和獨裁兩個時期。

** 四十年代國民黨當政時期

先說說在國民黨當政時期發生的一段故事。


轟動一時的電影《十字街頭》的主題歌「春天
裡」出自中共女特務關露之手。
舅舅身材魁梧、相貌堂堂,又兼才華出眾、風度儒雅,於是被一豪門大戶的寡母相中,作了這戶人家的上門女婿。

說是大戶人家,除了傭人保姆一大群,真正的主人只有兩個:寡母和她的獨生女兒。寡母的丈夫生意做得巨大,但不幸英年早逝,留下萬貫家產由寡母操持。獨生女長得嬌小玲瓏、知書識禮,芳齡二十,尚在閨中待嫁。因寡母視女兒為掌上明珠,對女婿自然千挑萬選。但挑來選去不得要領,眼見該小姐一天天長大,時間不等人那,最後接受家庭教師的建議,選中了舅舅。

寡母只知道親家做點小本生意,雖不是門當戶對,但還算殷實厚道人家,表面上看舅舅也是無可挑剔,別的就沒多想。

舅舅進入豪門之後,即在該戶人家的航運公司謀得董事長一職,又依丈母娘的信仰接受洗禮加入了天主教;小夫妻雖不是自由戀愛,倒也恩恩愛愛、夫唱婦隨;孤女寡母的家庭事務從此有了男丁撐持,一切完美無缺,剩下的事情就是好好過日子,生兒育女、傳宗接代、光宗耀祖。

殊不知,這上門女婿可不是等閑之輩,他是帶著使命而來。什麼使命?

原來上門女婿婚前有一段不為人知的秘密歷史。

早年,舅舅在家鄉完成學業之後,即獨自外出謀生,這一去多年不見蹤影。有一日突然回家來了,說是已在外面有了事做,但卻閉口不談在何處做事、做什麼事。家裡人也沒有當回事。以後就少有時間在家,久不久回家一次,與家人小聚幾日,便又匆匆離去,沒有人知道他成天在忙些什麼。

其實,舅舅的真實身份是中共黨員,第一職業是中共特務,真正信仰的是共產主義。原來,早年外出闖蕩的舅舅,不知何以糊裡糊塗闖進窮鄉僻壤延安,在那裏加入中共,並接受了極其機密的特殊培訓,又被秘密派回「國統區」,任務是為中共收集情報。(此事是在舅舅去世後才得以公開,這是後話。)

為了便於工作,上級指示他找一個合適人家和相應職業作掩護,舅舅如願以償,找到了舅媽,他的上司批准了這樁婚事,也批准他加入天主教,而寡母一家卻渾然不知。就這樣,舅舅幹上了特務這個行道,也由此定下了他短暫的悲劇人生。

在40年代國民黨當政時期,有了寡母家的大生意做掩護,這時的舅舅風光無限,他經常出入各大軍營,與國民黨將軍們稱兄道弟;又頻繁參加各種社交聚會,與政界要人針砭時弊;他還不時作客各路豪門,與巨商大賈侃談生意。舅舅幹得天衣無縫,加上他隨時攜帶嬌美舅媽同行,沒有人懷疑他,沒有人識破他,各類情報源源不斷送往中共。最大一樁事,是他按上面的意思,在共產黨建政前夕,策反了一位國民黨將軍,為中共建立獨裁統治立下「汗馬功勞」。

特務這種職業最是骯髒卑劣,見人說人話,逢鬼講鬼語,兩面三刀,翻雲覆雨,將自己的真實隱去,帶著面具做人,陰暗角落裡操作,上不得檯面,見不得陽光,故稱為「地下工作」(又曰「地獄工作」)。去教堂,上帝面前念「阿門」:「主啊,是你創造了世界萬事萬物」,背地裡要「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聖母像下劃十字:「我們都是上帝的孩子,四海之內皆兄弟,天下姐妹一家人」,背地裡要「打倒一切有產階級」;(神是可以被如此欺騙戲弄嗎?)平日裡,享受榮華富貴、錦衣玉食,暗地裡「剝奪私有財產、消滅私有制」,有多少人因為舅舅幹的事而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這種職業又最是辛苦累人,須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瞻前顧後、左顧右盼;外出害怕「尾巴」跟蹤,在家又恐隔墻有耳;待人接物不能有絲毫馬虎,說話辦事來不得半點閃失;神經隨時高度緊張,說夢話都得先打草稿,稍有不慎就會招來殺身之禍。能不累嗎?於是,舅舅的腦之血管逐漸發硬,血之壓力不斷升高,悲劇即將登場。

** 共產黨建政之後

不久,共產黨坐了天下,天地驟然變色,乾坤整個倒轉,舅舅的命運如何發展?想來各位讀者一定「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莫衷一是。但多數看法不脫這個殼殼:他為中共立下大功,一定給他高官厚祿,弄個部長、省長或什麼委員、主席幹幹,行政七級或八級,高額工資加補貼,權重如山,位傾一方,全家老少爺們兒、七姑八嫂、警衛保姆,悉數雞犬升天。不是嗎?但諸位錯了。


關露,女作家,中共特務,曾不惜當漢奸為中共
搜集情報。中共建政後,她兩次入獄,被殘酷迫
害達10年之久,患腦血栓症全身癱瘓,後默默死
去。舅舅的結局與關露非常相似。
這時的舅舅是「反動官僚資本家」,他的家庭是「惡霸地主、土豪劣紳」;信奉什麼耶和華,搞封建迷信,是反動會道門,(猛抽帝國主義精神鴉片);這麼多家產,全部充公!

銀子捐給中共軍隊買機關槍和手榴彈去朝鮮打仗;綾羅綢緞、鋪籠罩被、金銀首飾、牙床立櫃統統分給「無產者」享用;獨門獨院寬大舒適房子正好「借」給政府辦公;鄉下土地分給窮人種糧食(記的舅媽家的地不用來種糧食);三反五反鎮反肅反這反那反沒完沒了,土地改革工商改造思想改造這改造那改造無邊無際,大小長短高低輕重左右紅黑各類政治運動一個接一個,舅舅回回都是「運動員」,金牌銀牌銅牌鐵牌骨牌木牌紙牌得了一大堆,被抓捕被綁架被審問被用刑被關押被釋放,如此這般搞了好幾回。

書生兼白領舅舅哪裏經得起這番折騰,健康狀況日漸惡化。有讀者會問:公安局長、派出所長、治保主任都是共產黨的人,他們為何亂抓亂整自己人?諸位有所不知,舅舅的檔案鎖在中央一級的抽屜裡,省以下各級官員並不知道他的底細。

又有讀者問:他何以不申述?他的上司為何不管?申述啦,管啦,上面說:你的身份暫不公開,得繼續幹這一行,香港、澳門、臺灣尚未解放,那方窮人還在水深火熱中受苦受難,你還得去那裏幫忙,直到紅旗插遍全中國。也就是說要繼續「苦肉」。

舅舅多麼想「棄暗投明」,恢復清白之身,在光天化日之下堂堂正正過日子,但這時的他已是身不由己,上了這條特務賊船,就得任黨宰割,要下船談何容易。上級作了新的安排:先去體檢,然後收拾行李細軟,帶上家小(我忘了交代,動亂之中,表妹不知何時已降臨人世)盡快去香港工作。然而體檢結果出來了,舅舅血壓太高,不能幹這一行了。

「狡兔死,走狗烹」,舅舅徹底沒有用了,沒有人要了。此時舅媽也知道自己深愛的丈夫的真實身份了,夜裡私房話這樣講:「你要想得開,他們留你一條命已是萬幸,你看隔壁羅麼爸挨了槍子兒,對門趙姨娘糟了活埋,上首王保長死於亂棍,下首李鄉長流放新疆沙漠戈壁作苦力,饑寒交迫病死他鄉……。」

這話聽得進去。然而,上天自有公理!共產黨放過舅舅一命,神卻不饒他。真是:害人者,終害己。忽一日,舅舅突發腦溢血,倒在舅媽懷裡與世長辭,終年不到四十歲。寡母娘和我的外公外婆,白髮人送黑髮人,哭得昏天黑地;癡情的舅媽失去心上人,悲痛欲絕,從此終生守寡;表妹尚小,不諳世事,已初嘗人生不幸。不久,丈母娘也撒手人寰,留下一對孤女寡母苦熬日子。

** 被共黨折騰一生給兩個字算交代

舅舅啊舅舅,三百六十行,哪一行你不能幹,非得幹這「勞什子」特務勾當,害別人的同時也害了自己。這時,中共把他封為「烈士」,給兩個字就算是向舅舅和他的家庭作了一個交代,舅舅的真實身份才得以公開。那又怎麼樣?

被黨在各種運動中折騰了一生,為黨奮斗了一生,自己從有產階級變為了無產階級,最後「荒冢一堆草沒了」。

這個真實故事雖是講老一代特務的悲慘遭遇,但卻很有現實意義,縱觀近、現代中國歷史,幹這種行道的人哪一個有好下場?這種職業決對沒有前途,決對沒有人生福分,望還在從事這種下流勾當的新一代特務們三思而行。

(有改動)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