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議會副主席在香港國際論壇上演講全文 (圖)
 
大紀元記者陳俊村編譯
 
2006-6-10
 
【人民報消息】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於2006年5月27日在香港國際論壇上發表演說。全文翻譯如下:

早安,各位女士、各位先生!謝謝你,聶教授。謝謝你給我機會在今天的香港論壇以及前天在臺北舉行的類似的論壇上發言。也謝謝你替我測試音效系統。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卓越的特別來賓香港立法會議員劉慧卿,我很榮幸能與為中國的自由和民主奮斗的人們站在同一個講臺上。我是歐洲議會的議員、歐洲議會的副主席。我是英國保守黨員。但是,我有的時候被視為相當的左派。但是我堅信,每個人都有權利享受自由、民主和人權。在我過去20多年的工作生涯中,我一直為這個理想努力著。

我不是法輪功學員。實際上,我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但是我尊重所有人信仰宗教的權利。自從90年代起,我就注意到法輪功此一精神運動的發展,我特別關注中共將此一和平的精神運動視為政治上的敵人的決定。將法輪功視為政治上的敵人的決定是中共方面的策略性錯誤。因為就像自由世界的許多不一定有宗教信仰的人們一樣,我們都鄙視中共曾經做過的和現在正在做的事。所以,我在這裏以及前天在臺北出現都是基於我的敵人的敵人是我的朋友的論點。我相信這場運動對中國內外都造成影響。但是這種影響伴隨著巨大的個人成本,我待會兒會稍微提到這一點。

我恭賀大紀元時報發表了「九評共產黨」。我已經讀了一評。它平衡及合理地描述了中共加諸中國人民的暴政。

我的生命起始於1949年。也許你不相信,但是這是真的。那時候,中共已經占據中國大陸。不久之後,韓戰爆發,我的叔叔亞當(Adam)當年是19歲的英國士兵,他和盟軍對抗共產黨。那是很特別的戰爭。他被中共軍隊殺死,但是我們6個月後才知道。他沒有墳墓,我一直對共軍當時對待囚犯和他的死亡的方式感到十分憤慨。但是,這與後來發生的事比起來實在是微不足道。

聶教授(華盛頓特區大紀元時報總經理、本次香港國際論壇主席)已經描述了中共在過去幾十年中造成的巨大死亡人數。我是歐洲議會外交事務委員會的成員,事實上,我是年資最久的成員,在那段期間,我們一直在歐盟嚴厲批評中共。我同時也為阿拉伯世界的民主努力著,那也是我的職責之一。在那裏,有2 億5千萬名阿拉伯人過著沒有自由、民主和人權的日子。然而在這個大陸,卻有13至14億中國人過著沒有自由、民主和人權的日子。所以我今天來這裏的目的就是要與想要改變、想要民主和想要自由的中國人站在一起。

我在1992年創立了「歐洲民主倡議」。這是每年支出1億6千萬美元在全世界倡導民主和人權的基金。在這次訪問亞洲期間,我於上周在北京停留3天,我只能說,在中國幾乎不可能有外來資金供非政府組織支持民主和人權。這是因為非政府組織在中國根本不存在。我們必須尋求其它方法協助其民主的進程。

10年前,我曾經讀過歐洲議會的一份關於中歐關係的報告。當時,歐盟正與中共建立所謂的策略性夥伴關係。如果你願意,你可以將其視為貿易關係的政治保護傘,這種貿易關係已由許多歐洲國家所建立,而且是中國經濟大幅成長的一部份。在 1989年的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事件之後,歐洲禁售軍火給中共。令人難過的是,很多歐洲國家實際上都有出售武器給中共或其它政權來壓迫人民等等。這是很令人遺憾的事。

我經常批評和中共「照常做生意」(Business as usual)的觀念。但是上周,我們看到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到北京訪問,她是第一位真正藉由會見人權人士而含蓄地批評中共政權的德國領導人。她展示了德國的新態度。德國是赤色中共最大的貿易夥伴之一,讓我們接受這樣的事實。但是她的立場需要受到尊敬,因為她為人權說話,她為中國和西藏的宗教自由說話。她會見了宗教領袖,即使他們是由中共任命的。她之所以採納和前任德國總理不同的觀點是因為她在共產主義下長大,她知道那意謂著什麼。所以,那代表了德意志聯邦這個歐洲最大的國家的新態度。儘管美國於此同時持續批判中共,但是中國仍是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然而,就在本周,美國國防部發表了中共軍事白皮書,書中提到中共建立瞄準臺灣的軍備。中共去年有 730枚短程導彈,今年有800枚,中共軍備已大幅增加。這是這個世界不可以忽略的事。

當然,中共沒有朋友。中共對外沒有朋友是因為外界不可能支持一個對人民如此壓制的政權。突顯這次和其它論壇的要素之一是「宗教自由」的觀念。我想要帶大家回到幾年前我們在歐洲的經驗。當時另一個暴政蘇聯支配著歐洲的中心和大部份亞洲地區。在我們所謂的「冷戰」的黑暗日子裡的歐洲,英勇的人們致力於推翻蘇聯的制度,其中很多人是受到宗教的鼓舞。他們也被迫害,他們也被折磨,他們也被謀殺,他們也成千上萬地失蹤。但是,這些宗教的運動,包括俄國的浸禮會教友、遍及中歐、東歐、羅馬尼亞、匈牙利、波蘭和東德的新教牧師們都是改變的媒介。他們在精神上鼓勵被前蘇聯迫害和蹂躪的人們樂觀一點。這直接導致了我們所謂的「天鵝絨革命」,那是一段只有短短幾周的時間,在那段期間中,中歐和東歐的所有人們拋棄了共產政權。

在這整個期間,柏林圍牆的倒塌是最意義非凡的時刻。在這整個期間,只有兩個人死亡,他們是羅馬尼亞的暴君齊奧塞斯庫(Nicolae Ceauescu)和他的妻子。不然的話,這就完全是和平的革命。這場革命帶來現今那些所有國家的自由,儘管在俄國的民主進程正明顯的倒退,但是對於今天生活在歐洲的人們而言,他們生活在自由裡,他們享受著他們的人權,他們享受新聞自由,他們享受自由市場,他們也可以自由的做禮拜。所以在現今的中國大陸,正是展現相同勇氣的宗教運動領導並鼓舞著數億名正遭受中共奴役的人們,包括基督教徒、羅馬天主教徒、新教徒、回教徒和法輪功之類的精神運動。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在2006年提交美國國會的報告中提到以下關於中國的部份:

「在中國的每個宗教團體都受到嚴重的抑制、國家的控制和壓迫。最嚴重的宗教迫害是針對西藏喇嘛、維吾爾族的回教徒、羅馬天主教徒、家庭教會、新教徒和法輪功之類的精神團體。」我想利用這個機會向現今在中國的數十萬名活動人士和其幾百萬名支持者致敬,這些人的生活毫無自由,但是卻期望自由。

我想舉出歐洲的例子,並不只是因為前蘇聯被擊垮的方式─它是被思想擊垮,而非軍隊。我們攻占他們的心靈,我們沒有攻占他們的國家,以致於在二次戰後不久一開始只有6個會員國的歐盟,現在已經擴展到25個會員國,包括10個前共產國家和於2004年加入的塞浦路斯。我們預計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明年會加入歐盟。不久之後,巴爾幹半島的國家,包括近來經常交戰的塞爾維亞和克羅埃西亞等也可望加入。現在統一歐盟的方式可以作為中國的典範。

我知道那是個雄心萬丈的想法,但是在幾個世紀的戰火之後思考和平與安全的統一,這對歐洲而言,也是個雄心萬丈的想法。我們做到了,那是基於代表經常性的自由和公平選舉的民主信念、歐盟制憲大會(European Convention)從1949年起奉為圭臬的人權和基本自由的信念、制定人人均權並確保其權利受廉正的司法制度所保障的法規的信念、自由媒體不受箝制的信念(很遺憾,即使今天在香港這裏,我也感受到香港媒體受到來自於中共的壓力)、以及在某種程度上統一當今世界的自由市場的信念。即使是中共也已經擁抱自由市場的觀念。現在,我們在歐洲享受著我們所謂的四種自由:貨物在國際間交流不受限制的自由、人們在國際間往來不受限制的自由、提供跨越國界的服務而不受限制的自由以及資金、貨幣跨越國界流通而不受限制的自由。歐盟擁有保持效率的機制使它前進。我們現在正與16個和歐洲相鄰的國家建立關係,包括北非阿拉伯國家,以及從摩洛哥到埃及、已經在和歐盟協商會員國身分的土耳其、塞浦路斯、喬治亞和俄羅斯等國家,這是一種友好的、和平的和安全的新關係。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那是我相信可以展示給中國和香港、臺灣等鄰近國家以及這個地區的許多其它國家的典範,它們可以享受相同的方式。

我相信在我有生之年,我將看到一個民主中國。當我10年前來中國時,我那時候甚至更樂觀。我當時認為中國會像世界上大多數其它地區一樣在10年內成為民主國家。我又來到中國,但我發現並不是這樣。如果有區別的話,現在的中國與我所認知的相比,其在政治上較不自由,在社會上較不發達。當然,它在經濟上是個奇蹟。中國人的天賦和勤奮被世人所稱羨。但是,今日的中國生活的另一方面也同樣受到中國內外人士的關注,那就是官員嚴重的貪污。在中共所有的行政體系中,貪污就像地方病一樣。共產黨官員是既得利益者。這就是為什麼現在有這麼多中國人聲明退黨的原因之一。我祝賀那些鼓勵著退黨的人士,迄今已有1千多萬人退黨,但是陸續還有很多人會退黨。

上個星期天,我在北京與兩位法輪功學員會面。我想聽一聽中共如何對待想藉由法輪功獲得崇高生命的人們的第一手資訊,這些人是愛好和平、真誠和正直的。我花了大約1個小時的時間聽他們的證詞。這兩位都曾被關押過,年輕的那位今年32歲,他從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他的妻子也曾被拘禁,但是他在獄中4年。他說,當他在獄中時,他因為法輪功學員的身分被折磨,就像那個監獄裡的其他上百名左右的法輪功學員一樣。他表示,唯一受到虐待的其他「類別」是西藏喇嘛。另一名與我會面的學員今年52歲(我們當時和他的2歲半的女兒一起玩),他曾被關了2年。他的妻子現在仍被關押在北京。當我說「關押」時,這個字並不足以形容她所遭受的對待方式。她拒絕放棄修煉法輪功,當這名學員上次見到他的妻子時,她被打得全身都是傷。她有時被連續毆打20個小時,只為了強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她不會這樣做。他告訴我們說,他知道在他待了2年的監獄裡有超過30人被毆打致死。

我很遺憾地說,與我會面的兩位學員現在已經失蹤。我已經要求下週與中共駐歐盟大使緊急會面。我想確認這兩位學員以及其中一人的2歲半的女兒能回家,而且他們能不受騷擾並被允許自由地從事他們的宗教活動。

但是,這在今日中國是壓制的徵兆,這種對待方式十分常見。這種形式的會面無法舉行是完全無法令人接受的。這次的會面是由一名美國公民安排的,他本人也是法輪功學員。正如我說過的,我本人不是法輪功學員。我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但是,正如我一開始所說的,我完全相信各地的人們有權利自由地從事宗教活動,有言論、思考、寫作和集會結社的自由,這些正是中共已簽署於國際公約但尚未正式批准的自由。有人可能希望,隨著奧運會在2008年的到來,中共將會很快這樣做,並且為此國際公約制定法令。但是我必須告訴大家,如果有些關於中國的報告出爐,特別是關於迫害法輪功學員、摘取器官、酷刑等等,一旦這些報告被證實,我相信國際社會就不會允許2008年的奧運會在中國舉行。我將念一段那位美國人安排於上個星期天的會面的聲明作為總結,希望你們能了解:「需要更多人來了解現在正在中國發生的事。」

謝謝。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