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看!这个秘密说完我就出国
 
魏良
 
2006-4-5
 
【人民报消息】网上苏家屯关押法轮功人员,盗取器官焚尸灭迹的事件被曝光后,甘肃又出来121个人头骨的新闻。用骇人听闻,已经不能形容心情。可是昨天听到的一个消息让我彻底心寒了。

很久没喝酒了,一个南方的大哥来了,叫他大哥,不是因为他年龄大,是因为路子野。是个黑道红道通吃的人物。我们在我的家中喝了点酒,不知为什么,他说什么也不去饭店。这使我很奇怪。我只好打电话到酒店,让他们将菜送到家中来。

吃饭间,山南海北说东道西,这是个绝对的灵通人士。先是啤酒,两瓶蓝带下肚,他说,还是来点有劲的吧。他愿意喝“老白干”或“北大仓”一类的烈性酒,就自己翻开酒柜,拿出一瓶65度的纯老白干。并没让我,自己一个人“吹”起来。我也只好奉陪,我顺手抓起已经喝剩下的半瓶北大仓,两人对喝起来。今天他的行为云里雾里,搞得我也晕了。没想到,他是借酒说话。

他说,你刚才说的那些,那都是在网上看到的,我也看了。还有没公开的呢,你还有没听过的呢。那些法轮功人士真的很惨,脑子被人挖了吃掉。肉被煮了吃掉。

我当时晕的险些头磕在桌子上。

你说什么不是喝高了吧?

他说:不是。不过不喝点酒,我也没勇气说这些,太惨。

为什么?我问。

法轮功人士是公认的身体最健康的人,这些事情那些胡子(他一向称那些军队的军头,党头为胡子)都知道。吃人脑是胡子的一贯做法。你知道从老毛时候就是这样的,那时是有专门的药剂师给调,现在很多人也在这样做。现在这个事情涉及的人极多,很复杂,军队,武警,医院,卫生系统,黑道,红道都有。器官拿了卖钱,黑道红道各得一手。脑子取走,大头儿分食。有的分吃他们的身体。

听了这些,我的眼前眩晕的看不清东西,我想起郑义的文革广西吃人事件调查中的情节。看到一桌子的菜,我开始恶心。

“这次还不同,有很多人认为法轮功这个不同,很特殊,很多人认为能长寿。”

我突然想起西游记中,妖精一直想吃唐僧肉的故事。说是能长生不老。难道今天这样的事情在共产党的旗下出现了?

他说,有个黑道的人和他说的,这次不同的是,很多人出现了异常。他感到害怕,整天象在地狱里一样,身上痛,像是什么东西窜来窜去的,经常看到什么东西追他,似乎轻轻吹口气都能让他不会动了。有一次,追得他实在跑不动了,躺在地上等死,但是又没让他死。但是极其恐惧,他说用语言很难描述的那种感觉,心里的承受到了极点了。有种欲生不能,欲死不得的感觉。

为什么不说出来?我问。

害怕!说出来被发现就灭口了。很残忍。

本来是大家想吃点喝点,结果一桌山珍美味丝毫未动。酒倒是喝了不少。

他说,你们原来都说我黑,我呢是不光彩,坑蒙拐骗的事做了不少,可是今天我发现,我不是最黑的,和他们比,我还是好样的。他说。我知道了这些,我都远离他们了,过些天我也走了,也到国外去了。走之前我不想憋在心里的话,今天说出来了。

他说那些参与的人很多后悔了,因为这件事不同,有些很离奇的事件,而且越来越多。也许过些天就会有人说出来点。那时你就能知道我说的这些也许就是九牛一毛而以,不过我也就能说出这些来。我原来什么都不信,现在我都相信真的有地狱,做这事情的人,所受的惩罚不是一般的,所以我相信不久就会有这方面的人出来说点什么!

最后,告别时,他哭了,这是我认识他以来,第一次看到他流泪。“以后我连肉都不吃了。”他说。

我呆了半天,不知道和他说什么?

把他送走后,我心里发毛,因为我的一个很要好朋友的老妈,曾经炼过,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告诉他这些。哎,还是不说罢!可是真的很闹心。

到底怎么了?这是。我好是难受。我想起来我的一个亲戚,(这里就称他为C吧,因为他不喜欢别人称他什么叔啊,哥啊的称呼。)此人很怪,说他怪,是因为5、6年前正当壮年的他生了一场大病,卧床不起三个多月,基本食水不进,谁也不认识。家里装老衣服都准备好了。可是“睡”了半个多月,醒了。正常吃饭了,好了,吓得大家够呛,不知是怎么回事。他还安慰大家说,不要紧张。只是去了一个地方呆了会儿。现在好了。

我问过他,去了哪里?他闭口不谈。从未说起过。但是好像从此对待任何人都一样了,好像都认识,又好像都不认识,很少笑了。更不同的是从此,似乎是足不出户,就知道很多事。比如去年的海啸发生前,他突然说:黑压压的人死了。别人以为他又精神出问题了,可是他说的一本正经,并说是水冲走了,这个地方离中国不远。结果没出十天,南亚大海啸发生了。几十万人没了。现在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天要惩罚恶人了,很恐怖!

从大哥那儿知道的事情,我在想一个问题,这到底有没有什么天堂地狱呀,你说有吧,咱又看不见,你说没有吧,很多事就那么怪。我想就听到大哥说的怪事问问他。又不知道他说不说。管他呢,问问再说,省得我心中不踏实。

大概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到了他家,只见他坐在沙发上,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我赶紧打招呼,他点了下头,还是看着我,不知道看什么?他这一看,我倒是沉不住气了,说:我想问点事,不知道你能不能知道?他还是看着我。我就一古脑的将大哥说的那些话几乎是重复了一遍。然后说,这件事你觉得能说你就说,你觉得不能说,就别说,就当我没提。反正我是想解个心疑,因为太特殊了!

他的眼睛一直没离开我的脸,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他问:你为什么要问这个?我说:第一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第二,觉得太残忍。第三,如果是真的,我能做点啥。

其实我的第三个想法是我在路上才想到的,因为我的朋友的母亲,非常善良。几年前的一场车祸,我差点失去命,是我的朋友的母亲将我救了,否则这个世界就没我了。从此,我十分尊敬她,称他干妈!后来她也炼了这个功。我不知道,也许是灵魂深处的感激,让我萌生这个想法。

C说,看你的心是诚的,我就告诉你。你的那位大哥说的是真的,地狱之苦难熬啊!

真的有地狱呀?想到大哥说的那些,我的后脖梗子凉风直冒。

他说,太多的不和你讲了。只告诉你想知道的。第一是真的。而且参与的人,从此不会有好日子了。他们中间会出现自相残杀的事情。这件事情是从上到下一条线下来的,涉及的人很多。到最后,彼此都想把对方做掉。确实是太残忍。

这个法轮功不是一般的人,他们是将能成神的人,不容许这样迫害的。今天听C一说,我突然想起,我的干妈,曾经打电话说过,法轮功是修炼什么佛的话,我当时以为,别管是修佛也好,神也好,炼了确实是身体好了,精神好了。咱也不求别的。

C又说,那些害了人、吃了人的人都很惨,虽然有些人是被逼无奈,但是,事情是自己做的。还想长寿?还想舒服?做了这样的事实际是完了,很多事情是时间的问题,都要说清的。神和魔鬼都不会饶过他们的!结果极惨。他们自己之间会乱掉,现在有的人已经要说话了。不说的话,自己已经承受不住了。不过说出来可能还是好事,可能就能够有救。

至于你能做点啥,你自己决定。

我想了半天,我也做不了啥。C说,凡是知道了这件事情的人,都不能当成故事听,这不行。

我又有点晕了。那我怎么办呀?总得说话算话呀,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听到的这些讲出来。

告诉人们,一定要看。这是这个时期的人的大事。生死攸关。C说。

我说,我怎么知道他们看不看得到?
他说,他们一定看得到!

于是我惟命是从!

(我不会写什么,就委托我的一个朋友帮忙,我口述,他帮我放在网上吧。)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