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必須在噩夢中覺醒
 
作者:蕭蕭
 
2006-3-25
 
【人民報消息】「中共」的名字已經完全充滿了罪惡,這個獨裁的暴政對人民犯下的罪惡罄竹難書。

在《毛澤東和他的私人醫生》一書中,作者回憶到:毛常說:「我們有這麼多人,死個一、兩千萬算得了什麼?」這是中共執政後的第一個黨魁的語錄。

在瘋狂的殺人心理的作用下,毛髮動的歷次運動死亡人數至今無法確實,但僅就中共自己公布的數據已讓人毛骨悚然。

鎮反與土改

中共在1950年3月發出了《嚴厲鎮壓反革命分子的指示》,史稱「鎮反」運動。中共公布到1952年底,消滅的「反革命分子」是240余萬人,實則遇害的國民黨縣長以下至地方甲長的公教人員及地主最少在500萬人以上。

毛甚至批示說「在農村,殺反革命,一般應超過人口比例千分之一……在城市一般應少於千分之一。」以當時中國六億人口計算,毛一道「聖旨」就有至少六十萬人頭落地。至於這「千分之一」的比例是怎麼計算出來的無人能知,大概毛拍拍腦袋,認為有這六十萬人命墊底,人民的恐懼也就初具規模了,於是就下達了這個指標。

當時農村裡有些田地的都被定為「霸」,經常欺壓百姓的叫「惡霸」;經常修橋補路興學賑災的叫「善霸」;什麼也不做的叫「不霸」,這種劃分並無實質區別,因為不論哪一「霸」的結局常常一樣──當場處死。

「三反」「五反」

如果說「鎮反」和「土改」主要針對農村基層的話,接下來的「三反五反」運動就是城市中的屠殺運動。

「五反」實際上就是搶資本家的錢、甚至是謀財害命。當時上海市長陳毅每天晚上在沙發上端一杯清茶聽匯報,悠閑地問:「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實際上就是問又有多少商人跳樓。「五反」運動使所有資本家在劫難逃,所謂「反偷稅漏稅」是從光緒年間上海開埠算起,資本家傾家蕩產也交不起「稅」,想死又不能跳黃浦江,因為會被說成去了香港,家屬還要繼續被逼迫,只好跳樓而死,讓中共看見屍體好死了心。據說當時上海高樓兩側無人敢走,怕突然被上面跳下來的人壓死。

據1996 年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四個部門合編的《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的數據,在「三反五反」中,有32萬3千1百餘人被逮捕,280餘人自殺或失蹤;在 1955年「反胡風運動」中,有5千餘人被牽連,5百餘人被逮捕,60餘人自殺身亡,12人非正常死亡;在隨後的「肅反」運動中,有2萬1千3百餘人被判死刑,4千3百餘人自殺或失蹤。

大饑荒

中共建政後死亡最多的政治運動是「大躍進」之後的大饑荒。紅旗出版社 1994年2月出版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紀實》一書,在「大饑荒」一文中說「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減少出生人口數,大約在4千萬人左右。……中國人口減少4千萬,這可能是本世紀內世界最大的饑荒。」實際上海內外學者對餓死人數的估計在3千萬到4千5百萬之間。

這一場大饑荒被中共歪曲成「三年自然災害」,實際上那三年風調雨順,大規模嚴重的洪水、乾旱、颶風、海嘯、地震、霜、凍、雹、蝗災等自然災害一次也沒有發生,完全是一場徹底的「人禍」。由於「大躍進」使全民煉鋼,大量莊稼拋灑在地裡無人收割,直到爛掉為止;同時各地卻「爭放衛星」,柳州地委第一書記賀亦然甚至一手導演炮製了環江縣水稻「畝產十三萬斤」的特號新聞。正好廬山會議後,中共在全國「反右傾」,為體現其一貫正確,在全國按照虛報的產量進行糧食徵購,結果把農民的口糧、種子糧、飼料全部收走。仍然搜刮不夠徵購數量就誣蔑農民把糧食藏了起來。許多農民連野菜和樹皮也不敢煮食,活活餓死。

過去大饑荒發生時,官府總要設粥廠,開倉放糧,允許饑民逃荒,但中共顯然認為逃荒會有損「黨的威信」。於是派民兵把守鄉村的交通路口,防止饑民外逃。甚至在饑民忍無可忍去糧管所搶糧時下令開槍鎮壓,並誣蔑被槍殺的饑民是反革命分子。當時甘肅、山東、河南、安徽、湖北、湖南、四川、廣西等許多省份餓殍遍野,沒有飯吃的農民還被逼著去「大修水利」、「大煉鋼鐵」,許多人走著走著路就一頭倒在地上永遠也起不來了。最後死了人沒人有力氣掩埋,許多村莊一戶一戶地死絕。

文革

文革是從1966年的5月16日正式開始的。這段時間被中共自己稱為「十年浩劫」,胡耀邦後來對南斯拉夫記者說:「當時有約一億人受株連,占中國人口的十分之一。」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合編的《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的報告了這樣的數字:「1984年5月,中共中央又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全面調查、核實,重新統計的文革有關數字是:420萬餘人被關押審查;172萬8千餘人非正常死亡;13萬5千餘人被以現行反革命罪判處死刑;武斗中死亡23萬7千餘人,703萬餘人傷殘;7萬1千2百余個家庭整個被毀。」而專家根據中國縣志記載的統計,文化大革命中非正常死亡者至少達773萬人。

除了打死人之外,文革開始時,中國出現了自殺高潮,許多著名的知識份子如老舍、傅雷、翦伯讚、吳晗、儲安平等都是在文革初期走上絕路的。

這一時期民族的悲劇一直上演到毛斷命氣絕。這個屠殺人民的劊子手,在萬呼的萬歲中,終於沒有逃過上天的安排。

六四

文革結束到64,解放軍再次屠殺學生、民眾,也就間隔了15個年頭。這些年當中,中國人民收拾文革的殘局之時,「改革開放」的歌曲,唱暈了百姓渴望致富的腦筋,可是中共的集團利益展現出來。官倒的出現,一時間讓普通百姓仍然無致富的可能。於是學生的責任心、人民的渴望促使提出自己的口號:反對腐敗,官倒。也不過是想分得一點自己碗中的粥羹而已。

可是,中共認為這也不行,「殺二十萬,換二十年穩定」,64一夜之間多少人頭落地?那些海外很多記者和知情人提供的1989年的「六四」血案,坦克追著將學生壓成肉醬的屠城錄像、影音資料、照片在海外電視臺播出的場景,血流成河的天安門,長安街,和至今殘留在紀念碑基座上的、鐵道部大樓、長安街的建築上的槍眼和對機關,軍隊的大清洗,人們斷定,殺20萬,中共做到了。

血的事實和殘酷讓人們看到了中共屠刀的血腥,而無法,也不敢反抗,中國人就此選擇墮落,讓金錢的銅臭和私欲淹沒人性良知。一墮既是幾年,當法輪功在信仰的中空出現時,無數人人性渴望覺醒的內心的吶喊,讓這個無任何組織、機構、商業作後盾的信仰,真正的在人民心中扎根了。無數人斷定這將是一起恢復中國社會道德,人性的覺醒運動。

鎮壓法輪功

然而,64剛過的十年,當時靠踏著64的血腥獨攬大權的的江氏下令鎮壓法輪功。

江澤民當年與美國總統克林頓通電話時的一番話,已成魔鬼寄語。江說:「中國政府十分關心本國公民的生命安全。我們是一個有12億人民的國家,每個中國人的生命都是極其寶貴的。這是中國政府必須維護的最根本的人權。」

但是,他下令對法輪功的政策是: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搞垮。打死算自殺

從江澤民在1999年7月20日開始鎮壓法輪功。到2002年年底的時候,大陸的內部消息即指有超過7000人在各地拘留所、勞教所、監獄和精神病院被折磨致死,平均一天虐殺7個人。這個數字已經遠遠不能代表事實,不能代表殘酷。

法輪功的修煉者歷盡九死一生記錄下施加在他們身上的超過百種酷刑,以下僅舉幾例:

毒打是虐待法輪功學員最經常使用的酷刑之一。警察牢頭直接打學員,也唆使犯人毒打學員。有的學員耳朵被打聾,外耳被打掉,眼珠被打爆,牙齒被打斷、打掉。頭骨、脊椎、胸骨、鎖骨、腰椎、手臂、腿骨被打斷和截肢的。還有用勁狠捏男學員的睪丸,狠踢女學員陰部。學員不屈服就接著再用刑,被打得皮開肉綻、面目皆非、嚴重變形的血淋淋的人,還要被用鹽水澆身、用高壓電棍電,血腥味與肉糊味相混,慘叫聲撕心裂肺。在暴打的同時用塑料袋套住被打者的頭,試圖讓後者在窒息的恐怖中屈服。

電刑也是中國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最常使用的酷刑之一。警察用電棍電學員的敏感部位,口腔、頭頂、前胸、陰部、乳房、臀部、大腿、腳底,有的到處亂電,用多根電棍電,直至有燒焦燒糊,糊味到處能聞到,傷處紫黑。有時頭頂與肛門同時過電。警察經常使用10根或更多電棍同時施暴,一般的電棍幾萬伏。連續放電時,發出藍光,伴隨著刺耳的啪啪聲。電在人身上就像火燒一樣,又像被蛇咬。每放電一下,就像被蛇咬一口一樣痛。被電過的皮膚會變紅、破損、被燒焦、流膿等。更高功率和電壓的電棍更加兇猛,電在頭上就如同用錘子砸頭一樣。

用煙頭燒手、臉、腳底、胸、背、乳頭等,用打火機燒手,燒陰毛,將鐵條在電爐上燒紅後,壓在雙腿上烙燙,用燒紅的煤烙學員的臉,把備受酷刑折磨後還有呼吸心跳的學員活活燒死,對外稱其為「自焚」。

專門毒打女學員的前胸及乳房、下身;「強姦」,「輪姦」,用電棍電乳房和陰部。用打火機燒乳頭,用電棍插入陰道。將4把牙刷捆綁一起,插入女學員陰道用手搓轉。用火鉤鉤女學員的陰部。女學員被雙手反銬,用電線把其兩個乳頭穿一起過電。把女學員剝光衣服後投入男牢房,任男性犯人污辱。

這些每天發生在中共監獄、勞教所,絞殺著人性,良知。然而當更黑暗的事實展現時,人們已經無話可以形容其殘酷。

蘇家屯事件

瀋陽,蘇家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地方,一時間被更多人知道。因為這裏的一個慘與納粹的奧斯威辛集中營的關押法輪功人士的集中營被揭秘。6000多名法輪功信仰者被中共強迫關在這裏,用於活體器官移植的供體,消失的4000多人每一個人都被活體時挖走心、肝、肺、腎、眼角膜、皮膚後,或被在集中營的焚屍爐裡焚屍滅跡。還有一些被賣給西方的人體模型公司,製成標本四處展出。這個公司就是哈格斯人體工廠,是一個納粹的後裔的公司。你可以想像到,這背後的血腥。

一個證人接受採訪時說:前夫被迫參與了活體移植法輪功信仰者的眼角膜,前夫告訴她,關押在蘇家屯集中營的都是法輪功學員。她說:別的人,哪怕是死刑犯,都需要家屬的許可等手續才可以施行器官摘除。只有法輪功學員,因為中央有「打死算白死」的政策,醫院才可以在完全沒有手續的情況下,關押和進行活體器官摘除。每個主刀人都知道是法輪功。那個時候他們被告知殘害法輪功學員不算是犯罪,像是幫共產黨「清理」似的。手術臺上的人或者是昏迷,或者是神經不正常的。眼角膜活體摘除大都是兩頭──老人和小孩。

「人推過來已經麻醉,沒有知覺。人是活的。開始不知道,做了幾個就知道了。哪裏會有那麼多人捐獻眼角膜呢?他說,叫他幹的人說,你已經上了這條船了。殺一個人也是殺,幾個人也是殺。」

「你已經上了這條船了。殺一個人也是殺,幾個人也是殺。」殺人已經赤裸裸,程序化,中共將人變成非人的結果,在這幾句話中又一次得到了驗證。確實如此,中共是一條殺人的賊船。與中共聯繫在一起的、而不脫離的名字都將是罪惡的名字。

如果說戰爭年代,殺人難以避免,可是中共在和平時期殺的人確是戰爭時期的幾倍。而殺死的這些都是自己的同胞骨肉。

虐殺至今沒停手,任何人只要遵從了中共的執政原則的話,就會墮落成獸人。中共本不屬於中國人,是真正的入侵者、列強,這個殺人的幽靈從西方飄來後,在中國這塊土地上肆虐。

在經歷了中共幾十年的欺騙愚弄和強迫之後,人們應該清楚了中共的獸性。看清這個魔教的凶殘。

中共仍想在意識形態上學習北韓和古巴?古巴、北韓那是人權的死角,中共還嫌自己對人民不夠殘酷嗎?還要再學習北韓?多少的殺機,隱藏在背後,多少辛酸隱藏在背後,多少中華民族的精華毀於中共之手?

這次上天絕不容許,人民也不會屈從。在退黨浪潮不斷高漲的情況下,中共再嚴厲的封鎖,也無法阻擋天意,時間留給那些良知尚存的人們,從中共的枷鎖中退出來,生命的光明才有希望。上天將一切時間留給了可貴的、飽受苦難的中國人民!

退出來,那是生命的希望。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