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在震颤
 
童效希
 
2006-4-3
 
【人民报消息】朋友老A在酒桌上跟我说了一些事儿,这位老A是现役军人,官拜大校,混迹于某中型集团军。家里呢也算是有点背景,又是三教九流的朋友遍地都是。听他咋呼起来,好像这天底下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他跟我说苏家屯的事情,我没让他说。因为网上面的我都看到了。我说,酒菜旁边咱就别来恶心的了。他连着干了几杯,还是忍不住要说。没想到会是这样,太可怕了。这样下去,要玩儿完哪。

我问他,怎么叫玩儿完呢?他说我呆傻。

上面已经乱了

他跟我说,实话告诉你,上面已经乱了。你想啊,大规模的搞这个,这不跟希特勒集中营一样了吗?这一漏了底,要不垮台可就难喽。其实呢,见血的事不新鲜,军人嘛。可居然关起那么多人来,养着,一个个的摘器官,出卖。这事可就大了。本来天底下就尽是喊冤的,抗议的,现在这事揭出来,弄不好这政局要乱。

这事在军队里已经传开了

老A说,你知道吗?这事在军队里已经传开了。(这我信。那么多军人和社会上的联系太多了。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老A说,这事是江泽民和罗干勾在一块儿干的。那帮王八蛋想销毁罪证,还想赚钱,亏他们想得出来,一边杀人一边卖器官。钱也得了,女人也玩了,威风也抖了。军队里得什么了?像我们这样的什么好处没沾着,可是真要是哪儿反起来了,压不住了,比照着六四,还不得调我们去?我们这样的都得沾一手血。

他告诉我,他周围的军官们(基本上都是校级的),常常凑在一起骂娘。罗干这小子反正是一条道走到黑了,什么邪招都用上了。没退路了嘛。可这样下去,那不就是“大清国要完哪!”。可是我们招谁惹谁了,这么多年混到一个大校容易吗?鞍前马后的多费劲呀,看了多少脸色呀才混到将衔边上,可要政局乱了,军队不是也得乱了吗?我们是军人,犯不上让一些乌龟王八把我们也毁喽。

他透露了一个消息:他们集团军内部已经有一批所谓“少壮派”军人在联络。我跟他要细节,他不说了。

说是,喝酒!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