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訪高智晟 (4):──同行者馬文都 (圖)
 
大紀元記者高淩
 
2006-3-29
 
【人民報消息】高智晟律師發出為法輪功呼籲的三封公開信後的種種遭遇,讓海內外眾多關心者為之捏把冷汗。很多朋友都在想盡辦法保證高律師的安全。在今年農曆新年返鄉祭母和這次被迫離家的旅途,都有一位同行者自始至終陪伴著高律師,這就是北京民運人士馬文都。高律師在老家那些照片很多都是出自老馬的手。讓眾多關心高律師的人,親眼看到了他陜北老家的窯洞和那沉重的黃土高坡。

記者:馬先生好,今天應該是你絕食的日子吧?

馬文都:對,到明天早晨6點,我為現在還在中共所監禁所迫害的這些人而絕食,為歐陽小戎、孟慶鋼這麼優秀的年輕人,為志勇、為胡佳這麼好的哥們,還有其他現在受到中共黑惡勢力所打壓、所迫害的人而絕食,我要持續的下去,就像在北京老高邀請我組成7人接力圈的時候我說的那樣:環境可以隨時變,但是絕食不能改變。不管是進監獄,還是在其它地方我會堅持每週二我的絕食!

記者:今天據說胡佳獲釋了,高律師說謹向胡佳及夫人表示敬意而非祝賀,你怎麼看?

馬文都:我贊成高律師的觀點。我們這麼多年,二十幾年,我們都有這種感受:一到所謂的敏感的日子,我們這些“敏感”的人都得給圈起來!最近這幾年特別明顯:就是這種軟禁,這種畫地為牢,成了我們心裡的一種慣性!哎,今年少關了我2天!哎呀,怎麼今年多關了?好像說少關了就是種恩賜。高律師的話指明瞭這個誤區,我贊成這個觀點!從個人,單講個人,我們為自己這樣的好朋友,假如,早一天能夠解除(監禁),我們當然高興。但是面對現在這種情況,我們高興不起來,我贊成高律師這種觀點,也希望大家都能夠用高律師的這種觀點來反思一下我們自己這幾年養成的慣性,改變這種狀態。

記者:記得你在第一次陪高律師回老家的時候,你說過你的感觸很深,想以後多做點實事,真正的幫幫高律師,幫助這個“盾牌”立的再牢一點,再長久一點?

馬文都:就是說我們每一個人都做點事情,讓我們每一個人都在走高智晟這個道路,那這個力量就大啦,這個盾就撐久了。不要講空頭的理,也不要在那裏指責別人,這個社會不需要指責,需要我們做,要實實在在的做!為老百姓做!就像高律師每走一處,對每一個受迫害的、有冤屈的人耐心的聽他們講,耐心的為他們做一些個司法的程序諮詢,這才是對中共的惡勢力最有效的行動,對百姓最有效的,也包括絕食,用各種方式。希望每一個人都勇敢的站出來,用自己的行動來證明我們自己。

記者:在此時此刻,能站出來陪同高律師,能站在老高身邊的人,同樣贏得了很多人的敬意。您是怎樣結識高律師的呢?

馬文都:在今年元旦,高律師曾經和北京民運、上訪的人士聚會,現場做了一段講演,給我留下極深的印象。所以,第一次,高律師回鄉祭母的時候,一方面為了高律師的安全,另一方面也非常想更多的了解高律師的故事,就陪著高律師走了一趟陜北。那麼這次,發生了令世界震動的接力絕食反迫害的活動後,高律師還在做什麼?還在想什麼?這也是我個人很想了解和知道的。我又是一個人,沒什麼牽掛,所以,湊成了這個機緣吧。

記者:高律師所做的事和面臨的處境您是知道了,而您也因為陪高律師回家及絕食一事遭到多次盤問並被軟禁了46天,面對這樣的壓力,您也選擇了站出來,那麼你是怎樣考慮的呢?

馬文都:就是一個常情常理吧。人家高律師既然能放下自己的安危,為了別人站出來,那麼有這樣的機會為什麼我不能站出來幫幫他?上次我就說過,做點實實在在實事!所以,從這一點上,我也特別感謝全世界都能關注和幫助高律師,這樣他才會更安全!

記者:那麼能不能談談你第一次和高律師回陜北和這一兩天來的感受?

馬文都:第一次和高律師返鄉之行,讓我真正的了解了陜北,了解了老高的故鄉——在80年代還列為貧困縣的佳縣的情況和老高過去的故事。

這兩天在定州,給我感受最深的有這麼件事:我們的保險是北京的,從向北京報案受理再轉到定州受理,就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效率很快。這是市場經營體制的保險公司的運作。

再來看看政府機構的定州交警:“以人為本”金色大字的招牌掛著,每個字都有5、6米那麼大,可怎麼以人為本呢?效率低下,有意拖你!更奇妙的是,我去的時候,有他們認識的人來了,他就把你擱下,然後和認識的人把門一關私下談去了,你就等著吧……

我還觀察到一個現象:這個交警隊的旁邊有個小賣部,我就奇怪,這麼偏僻的地方誰來買東西呢?結果旁邊的人告訴我,生意興隆著呢!為什麼呢?因為到交警隊來,想盡快解決問題,你就要遞煙!

你說這個臃腫的體制怎麼辦?就這個樣,弄得老百姓那個都不願進衙門口兒。真像老高說的:出了北京,才知道,還有更黑的!當然,這都是我自己觀察的。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