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访高智晟 (4):──同行者马文都 (图)
 
大纪元记者高凌
 
2006-3-29
 
【人民报消息】高智晟律师发出为法轮功呼吁的三封公开信后的种种遭遇,让海内外众多关心者为之捏把冷汗。很多朋友都在想尽办法保证高律师的安全。在今年农历新年返乡祭母和这次被迫离家的旅途,都有一位同行者自始至终陪伴着高律师,这就是北京民运人士马文都。高律师在老家那些照片很多都是出自老马的手。让众多关心高律师的人,亲眼看到了他陕北老家的窑洞和那沉重的黄土高坡。

记者:马先生好,今天应该是你绝食的日子吧?

马文都:对,到明天早晨6点,我为现在还在中共所监禁所迫害的这些人而绝食,为欧阳小戎、孟庆钢这么优秀的年轻人,为志勇、为胡佳这么好的哥们,还有其他现在受到中共黑恶势力所打压、所迫害的人而绝食,我要持续的下去,就像在北京老高邀请我组成7人接力圈的时候我说的那样:环境可以随时变,但是绝食不能改变。不管是进监狱,还是在其它地方我会坚持每周二我的绝食!

记者:今天据说胡佳获释了,高律师说谨向胡佳及夫人表示敬意而非祝贺,你怎么看?

马文都:我赞成高律师的观点。我们这么多年,二十几年,我们都有这种感受:一到所谓的敏感的日子,我们这些“敏感”的人都得给圈起来!最近这几年特别明显:就是这种软禁,这种画地为牢,成了我们心里的一种惯性!哎,今年少关了我2天!哎呀,怎么今年多关了?好像说少关了就是种恩赐。高律师的话指明了这个误区,我赞成这个观点!从个人,单讲个人,我们为自己这样的好朋友,假如,早一天能够解除(监禁),我们当然高兴。但是面对现在这种情况,我们高兴不起来,我赞成高律师这种观点,也希望大家都能够用高律师的这种观点来反思一下我们自己这几年养成的惯性,改变这种状态。

记者:记得你在第一次陪高律师回老家的时候,你说过你的感触很深,想以后多做点实事,真正的帮帮高律师,帮助这个“盾牌”立的再牢一点,再长久一点?

马文都:就是说我们每一个人都做点事情,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走高智晟这个道路,那这个力量就大啦,这个盾就撑久了。不要讲空头的理,也不要在那里指责别人,这个社会不需要指责,需要我们做,要实实在在的做!为老百姓做!就像高律师每走一处,对每一个受迫害的、有冤屈的人耐心的听他们讲,耐心的为他们做一些个司法的程序谘询,这才是对中共的恶势力最有效的行动,对百姓最有效的,也包括绝食,用各种方式。希望每一个人都勇敢的站出来,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我们自己。

记者:在此时此刻,能站出来陪同高律师,能站在老高身边的人,同样赢得了很多人的敬意。您是怎样结识高律师的呢?

马文都:在今年元旦,高律师曾经和北京民运、上访的人士聚会,现场做了一段讲演,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所以,第一次,高律师回乡祭母的时候,一方面为了高律师的安全,另一方面也非常想更多的了解高律师的故事,就陪着高律师走了一趟陕北。那么这次,发生了令世界震动的接力绝食反迫害的活动后,高律师还在做什么?还在想什么?这也是我个人很想了解和知道的。我又是一个人,没什么牵挂,所以,凑成了这个机缘吧。

记者:高律师所做的事和面临的处境您是知道了,而您也因为陪高律师回家及绝食一事遭到多次盘问并被软禁了46天,面对这样的压力,您也选择了站出来,那么你是怎样考虑的呢?

马文都:就是一个常情常理吧。人家高律师既然能放下自己的安危,为了别人站出来,那么有这样的机会为什么我不能站出来帮帮他?上次我就说过,做点实实在在实事!所以,从这一点上,我也特别感谢全世界都能关注和帮助高律师,这样他才会更安全!

记者:那么能不能谈谈你第一次和高律师回陕北和这一两天来的感受?

马文都:第一次和高律师返乡之行,让我真正的了解了陕北,了解了老高的故乡——在80年代还列为贫困县的佳县的情况和老高过去的故事。

这两天在定州,给我感受最深的有这么件事:我们的保险是北京的,从向北京报案受理再转到定州受理,就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效率很快。这是市场经营体制的保险公司的运作。

再来看看政府机构的定州交警:“以人为本”金色大字的招牌挂着,每个字都有5、6米那么大,可怎么以人为本呢?效率低下,有意拖你!更奇妙的是,我去的时候,有他们认识的人来了,他就把你搁下,然后和认识的人把门一关私下谈去了,你就等着吧……

我还观察到一个现象:这个交警队的旁边有个小卖部,我就奇怪,这么偏僻的地方谁来买东西呢?结果旁边的人告诉我,生意兴隆着呢!为什么呢?因为到交警队来,想尽快解决问题,你就要递烟!

你说这个臃肿的体制怎么办?就这个样,弄得老百姓那个都不愿进衙门口儿。真像老高说的:出了北京,才知道,还有更黑的!当然,这都是我自己观察的。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