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訪高智晟 (6)──高律師講真相
 
大紀元記者高淩/李昀
 
2006-3-30
 
【人民報消息】“如果說我真有什麼要求,就是要求你去熱愛你自己的良心,堂堂正正對待自己的良心!對我最大的聲援,就是像我一樣去講真相!”——高智晟3月29日於定州至太原的旅途

從定州到太原200多公里的路途,正常開車大概需2、3個小時,而高律師一行花了6個多小時。一路的堵車、滿目的風沙,感慨之余,高律師又開始切入問題實質的觀察與分析:“這個社會的體制不是缺位的問題,而是沒有人管的問題。都是為了利益而動,沒有人真正管百姓的疾苦。”

百姓看到“政府”的時候

高速公路堵車是因為塌方,不得不改走國道,又堵車將近2個小時;剛剛順暢了不久,車隊又排起了長龍……

馬文都:“我們以為又堵車了,結果一看,是兩輛警車一前一後,在那裏收費呢!近兩個小時的堵車,沒看到一個警察管,收費的時候,看到警察了!”

高律師:“我們實際看到的不是政府管理的技術瑕疵問題,根本就是結構性問題!百姓最需要政府的時候,他們走得遠遠的,根本看不到政府。可是涉及到利益的時候,到處都能看到他們!”

和高律師通話的朋友們說:“怎麼都讓你碰上了?在人家眼裏不是問題,到你眼裏就是問題了!”

高律師也笑:“以前我也東奔西跑,但那時辦案子,基本上都是坐飛機。最近幾次是開車出來,我才看出來真是烏七八糟,起碼看到公路上政府的缺漏、結構性的缺漏,它根本不去管理這些問題。”

“不是說什麼事都讓你遇上,非得要說什麼。現在沒有人告訴我中國沒有政府,既然有政府我們就要這樣要求它!因為我們是算納稅人!許許多多中國人,他每天生活在這樣的環境當中的時候,已經把這些問題當成了生活環境的一部分,他不知道問題出在那兒,但是其中的感受如何呢?”

痛苦而無奈的司機

“看看這些開大車的司機的臉,命運就寫在他們的臉上,中國人的這種艱難、心很累、很累……”——高智晟

高律師:“你就看那些堵車中那些大車的司機們,許許多多的車走不了,大家都著急的下車,就在那兒巴望著……”

“你看他們頭上那個土,大風刮的那個灰塵、黃土、遮天蓋地,滿天都是,那個厚度,如果灰塵把草籽刮上去,大概可以長出花來了……”

“司機一臉無奈,我的心就特別軟,我覺得中國人心是硬的,心都特別硬,我可以想像,我自己要處在這樣一種地位上的那種苦,特別的無助……”

4個令高律師淚下的電話

今天,高律師接了4個特殊的電話,高律師說:“這是以前沒有過的,都是非常普通的百姓、公民。”

這個電話分別來自重慶、濟南、陜西、廣東,這些人在電話裏和高律師說:“高律師,我們從來沒有為法輪功說過一句好聽話。他們受迫害,我們始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看了你的真相材料,我們感到良心不安,昨天我們進行了一天24小時的絕食,就是為了法輪功!”

重慶的一位王先生告訴高律師,為聲援法輪功進行了24小時絕食。

高律師:“我聽了很感動,我們感覺到真正的是一種回歸,一些普通中國人的良心的回歸!這真是一個令人鼓舞的現象,至少我感覺到,這是中國人有良知的回饋。他們在反覆的講,‘他說他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他就要問問我,他們能為我做什麼?’我告訴他:你進行了一天的絕食,就做的很好!”

一位公民在電話告訴高律師:“高律師我聽見你聲音非常高興,你要我做什麼我都要去做。”

高律師說:“我什麼都不會要求你,如果我真有什麼要求,就是要求你去熱愛你自己的良心,你去呵護你自己的良心,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堂堂正正對待自己的良心!他們很多人也表示要給我錢,我不要。我告訴他們,對我最大的幫助就是,就去講真相!你們看我在做什麼?我就是在講真相!如果我有什麼要求,就是要求你去講真相!”

高律師講真相

高律師怎樣講真相呢?他講什麼真相呢?

在高律師離開北京的時候,一些朋友自發的送來了一些冊子,是《人權律師--高智晟文選》,裏面收錄了高律師對胡、溫所有公開信,包括最近的關於蘇家屯事件的幾篇評論文章,大概124頁。

高律師:“給我修車門的老板,他是個基督徒,我一聽他是基督徒,非常地高興,我也給了他很多我講真象的材料,告訴他,我的經歷,那些到我這裏的冤民們,我也同樣這樣說。”

高律師說:“最有意思的是,我和老板嘮嗑的時候,旁邊一個開著法院的車,穿著制服的司法人員聽到了,也要過書翻一翻,然後說:‘您書能不能給我幾本?’我說:‘這書是揭露共產黨,揭露共產黨罪惡的書。’你知道他說什麼?他說我就是黨員,我們對共產黨也是咬牙切齒,別看我是黨員,他做的壞事我們也看不慣!

高律師說:“當時我就和老馬說‘你看看,他開著法院的車,還印有共產黨的身分,他對共產黨都恨的咬牙切齒的……’”

有機會的話 大家都來走近高律師

已經是第二次和高律師出門的馬文都,感到高律師和以前不一樣了。

“更多了理性的分析,對社會的體制、腐敗鏈條、對很多問題;而第一次,感覺感性的東西更多一些,聽到老百姓那些疾苦,甚至他都在流淚……”

“他有很多地方是別人不具備的,比如,無論在什麼場合,無論碰到誰,他能很自然的、有機的切入進去,馬上就能和人拉近,這一點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做到的。”

“我們很多人不能發現的高律師的一些細微的地方,他的承受力,他獨特的視角、分析力、他為百姓的疾苦鼓與呼的這些地方,都是在很多很多的小事上體現出來的……”

“我知道,現在還有很多人對高律師有這樣和那樣的想法,所以,我希望,有機會的話,也能像我一樣走近高律師……”

採訪花絮:

聽到了高律師的一些肺腑的傷感,也占用了他的很多時間,所以,些許的事情還是不願錯過機會告訴大家,也算對高律師的一種走近吧。

這是關於給他修車老板的一件事情:“他給我們修車門,我這車門整個壞掉了,他應該給我們換新的,他也給我們說了新的價格給我們,也是按這個收的錢,事實上他沒有給我們換,到了路上我們才發現,做得很粗糙,他在赤裸裸的造假!咳,真的很傷感……”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