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这一跪,党妈妈站不稳了(图)
 
人民报记者张铁尺
 
2006-12-10
 

怀孕8个月的史红霞(右二)和患者梁进柱的哥哥梁进朝(右一)一同跪下以示感谢。
记者何永刚(左二)陪跪采访,左一是热心的《今日安报》采访中心副主任段君伟。

【人民报消息】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是咱们绝大多数家庭最怕面对又不能不面对的问题。卖肾筹钱,而且是怀孕八个月的孕妇要卖肾救夫的新闻一出现,有点人性的还是会有恻隐之心的。不是万不得已,谁愿意做这样大的牺牲呢?上个月底,一个年轻的实习记者就对这样的一对夫妇进行了采访。让人想不到的是,故事主角的艰难与痛苦并没有激起什么反响,而年轻记者的采访方式却成了网路激烈议论的主题。

整个故事起头于2006年8月,河南省正阳县寒冻镇祠堂村的梁进柱、史红霞夫妻二人离乡背井,到福建收废品。结果,刚干一个多月,梁进柱就生病了。

「刚开始,以为是感冒,打点滴后,就好一些,不打点滴又复发了。」梁进柱的病情经过几次反复后,改到大医院检查,医生只说是他血液里的白血球数量减少,原因不明。是不是碰上什么有重金属或放射性之类的废料,也没有人知道。
在福建治疗一段时间后,诊察不出病因,自然无法对症下药。梁进柱向朋友借来的两万多元钱花完了。11月9日,他只好和妻子回到河南的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检查,11日住进该院。经过专家诊断,梁进柱患的是骨癌,而且是晚期。

妻子已经怀孕8个月了,梁进柱的最大心愿,就是希望能看到出世的孩子一面。可是经济上的窘迫,已经无以为继了。「每天要花3000多元钱,家里能卖的都卖完了,实在没法子。」在面临无力支付医疗费将被赶出医院的窘境,史红霞接受了侄儿的建议,作出了捐肾救夫的决定。


71岁的梁母哭讨求助,怀孕8个月的史红霞
拿「捐肾救夫」的牌子。
11月26日这一天,郑州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温度骤然下降。上午11时多,71岁的梁母和怀孕8个月的史红霞在郑州二七广场,风雪中乞讨求助。36岁的史红霞手中拿「捐肾救夫」的牌子,哭着说「哪位好心人能帮我治好丈夫的病,我愿意将自己的肾脏捐出。」第一天,她们只得到160元的捐款。

这件卖肾筹钱的事,被河南《今日安报》的实习记者何永刚给撞上了。何永刚去采访时,梁进柱因为无钱治病,已经住到医院附近的旅馆了,本来只准备再做一次放疗就回正阳老家。

「我不想让我的孩子一出世就见不到父亲!」史红霞无奈的哭诉让这位24岁的实习记者何永刚升起了同情心。在采访结束后,还来不及写稿子,就急忙和几家医院联系,想找一家能免费收治梁进柱的。

第二天,何永刚的稿子见报,报导了史红霞为何要捐肾、卖婴救夫,以及一家人的状况。果然获得很大的回响,郑州市一家医院向其伸出了援助之手,愿意免费为其治疗。旅馆的经理免掉了房费、市民送来了牛奶。梁进柱幸运地住进那家伸出援手的医院。医院的热情安排使他们感觉到了踏实。他们来郑州之后第一次吃上了热饭,怀孕的史红霞在郑州二十多天来第一次吃上了鸡蛋。

11月30日上午,策划这次报导《今日安报》采访副主任段君伟、实习记者何永刚,过来医院探视他们。正当他们还很高兴时,段君伟将礼品和100元钱塞给梁进柱时,史红霞、和哥哥梁进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他们突然跪在了地板上,以这种中国人最高的礼节向两位给与很大帮助的记者表示感谢。看到已经怀孕8个月的史红霞,和已经56岁的梁进朝给自己跪下了,段君伟慌忙去拉,但是任凭他们如何相劝,两人就是不愿意起来。本来已经吃过药的梁进柱,也要挣扎着起来,给他们下跪。「他的药含有很大的麻醉成分,坐都坐不稳。」看到两个人如此执著不站起来,何永刚突然也跪了下去。就这样,三个人相互跪着10余分钟,何永刚跪着完成了对梁进柱他们在医院近况的采访。

事后,何永刚回忆说,「他们的年龄都比我大,病人的哥哥已经56岁了,比我爸爸还要大;还有一个孕妇,我怎么能接受他们的这种谢意啊。」所以当时自己只能采用这种对等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心意,「我只是一名普通的记者,报导这件事情是记者的职责,也是媒体的责任,我们只是做了一件非常普通的采访,岂敢受此大礼?我只想通过陪跪来寻找一种平等。」

采访中心副主任段君伟是整个新闻报导的策划者,认为身无分文的梁进柱,确实值得很多人的同情。「他们感到了社会的温暖。作为病人,梁进柱也知道自己的病情,他想把自己的遗体捐献出去,以这种方式来回报好心人的关爱。我们确实觉得他们很困难,就想去看看他们,没有想到他们会用这种方式表示感谢。记者的下跪是发自他内心的善意。」段君伟认为,人都是平等的,只是因为生病让梁进柱全家陷入了窘境,他也应该有自尊。

作为一个记者,何永刚不觉得这种陪跪有失身分。也没想到陪跪采访会在网路上掀起了一番争论,而焦点却不是最需要关注的梁进柱一家人,或者是一家人最真诚的互动,而是何永刚这一跪,破坏了记者这一行的「形像」。

过去几十年来,在党妈妈的教导之下,掌握笔杆子的记者,握有媒体的发言权,哪里需要放下身段和人民平起平坐呢?不但不需要如此,而且还有大把钱往口袋里塞。那些省委、市委的头头儿们就是要付出代价让记者写出颂扬自己“政绩”的文章,以造成升官的机会。

12月5日,新华社反射性的刊出了《记者跪访被救助者10分钟惹争议 网友称其不成熟》的文章,并把「这个记者不成熟」、「这样不正常」的二则帖子当作有代表性的意见。这件好事为何新华网如此小题大作呢?

中共前国防部长迟浩田的一个讲话做出了答案,他说:「我们委托新浪网做的大型网上问卷调查说明,我们的下一代大有希望,我们党的事业后继有人。在回答“你会向妇孺和战俘开枪吗?”这个问题时,有超过80%的人做了肯定回答,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料。」「我们这次调查尽管表面上的核心问题是要不要对妇孺及战俘开枪,但体现出的意义并不局限于这一点。」「中央决定搞这次调查的目的是进行思想摸底,我们想了解,如果我们中国向全球发展,必需伴随着敌对国家人口的大规模死亡,我们的人民能否接受,我们人民是拥护还是反对。」

所以,何永刚这一跪,让中共极度紧张,也成为中共测试民众到底有多少人性、良心和恻隐之心。这俩帖子到底是谁贴的很难说,因为网路警察的任务就是按照党的意思引导网民舆论。但是有三则帖子表示赞同:「这一跪,记者成了普通人」、「这一跪,换来了太多真情」、「这一跪,姿态低了,品格高了」。

如果只是说那个捐肾新闻,中共会装傻充愣,但这新闻后面的新闻中共无法不关注,那就是:第二天《郑州晚报》后续报导指出,「八成网友力挺记者还以跪礼」!

(人民报首发)

购买新唐人圣诞晚会票
购买新唐人中国新年晚会票
各国文字介绍并购买新唐人中国新年晚会票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