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幹給胡錦濤喉嚨插把刀(多圖)
 
姜青
 
2006-1-2
 

汕尾被殺農民家屬悲憤難已
【人民報消息】胡錦濤要維護“偉光正”的形象,所以新華網上他的講話都是“光輝燦爛”的,照片都是笑的最招牌的。但是政治局常委會裏要潛逃阿根廷的老九羅幹卻用血腥的行動給胡錦濤喉嚨插把刀,讓總書記毫無誠信可言。

廣東汕尾是在羅幹秘密現身後才濺血的,使用武警和坦克鎮壓無辜百姓已經是這位中共政法委書記的最大嗜好和享受了。讓任何地方見血,尤以天安門廣場最放狂,在眾目睽睽之下,把見義勇為的外國記者打的頭破血流,昏死過去,然後塞進警車帶走,至今生死未卜。喜歡把事態擴大,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是羅幹的一貫做法。這些都讓總書記胡錦濤整天念的喜歌、唱的美調變的荒誕無稽。

羅幹殺人後第一個陰謀──銷毀罪證

最近汕尾農民擋了羅幹的財路,政法委書記不僅在汕尾殺人,而且還繼續肆無忌憚的抓人,然後酷刑折磨,逼迫他們說假話,說他們買炸藥要炸電廠,接下去就將是判刑、槍斃。

被害者魏錦是被槍打傷了腿,而後被武警補槍打死的。如果沒有羅幹下“置於死地”的命令,誰也沒有膽子把人打傷,當傷者跪地求饒時還毫無人性的將其打死。蹊蹺的是,當死者家屬第一次看到魏錦屍身時還是完整的,兩天後者魏錦的母親準備將兒子接回家入土安葬時,卻發現屍身已被弄成炸藥炸死的形狀,面目全非,屍體被動了手腳,肚子上弄些鐵油、油漆讓人看不清楚有槍眼。身邊還放了兩顆炸藥。


12月19日血案第二周,魏錦的母親仍跪在
公路邊為兒喊冤。
在死的70多位農民中只有三位官方承認的死者家屬都在反覆威脅之下領了錢。最後領的是魏錦家屬,收了約50萬人民幣,並被逼放棄了領回帶有槍眼的屍體的權利。村民去年12月29日(星期四)傍晚說:“本來說拿回東洲下葬的,現在官方不給了,要在汕尾火化,今天叫家屬去汕尾看他最後一面。家屬都去了,只許他老婆看,她當場哭暈了,現在還沒回來。”

第一個被槍打中的江光革的父親在汕尾政府工作組多日的“思想工作”下,被迫在政府指定的文件中簽字,承認自己的兒子是死於自帶的炸藥。當局還逼迫這位老人交出了事件當天拍攝的江光革體內子彈位置的X光底片。羅幹下令開槍殺人的證據被銷毀了。次日,江光革的父親便瘋了。

羅幹殺人後第二個陰謀──製造罪證

東洲槍殺事件後,羅幹親自指示把殺死的農民穿上警服送去火葬場,就是要讓那裏的人證明是暴民殺死了武警。這個手法羅幹在六四時已經實踐了,現在不過再玩兒一次罷了。

接著,羅幹命令汕尾政府用各種方法、手段抓捕誘捕東洲村民,尤其是緝拿參與維權的村民,尤其是帶頭的村民代表。因為要酷刑折磨他們直到承認自己拿了炸藥去炸電廠,而死去的農民都是他們給炸死的。這樣死刑判決就不遠了,只要抓住,怎麼死都是死。凡是去過現場目睹過武警殺人的都不讓活。這就是為何殺完人還在繼續抓人,而抓的人一進去就不可能再活著出來的原因。

據村民反映,近日兩位逃跑的村民被誘捕。

除了使用電話監控,及村內線報外,官方還用各種方法,包括用家人的安危去威脅迫使村民束手就擒。為何殺了人還要堂而皇之的抓人呢?難道侵吞農民的財產是合理合法的嗎?什麼叫“自首”?為何要“自首”?誰應該“自首”?老祖宗幾千年留下的文字內涵都被顛倒了!這就是中共正在幹的事。

一位村民說:“他們威脅當天參加的人的親屬,叫家屬打電話說:只要回來自首,家人就沒事,官方也不追究。有兩個人自首了,就沒再回家了。”

為了封口,為了消除罪證,羅幹竟然讓諸侯使出了派大米等緩和氣氛的做法,做為一網打盡知道內情的逃跑村民的手段。據自由亞洲電臺記者丁小的採訪報導,一村民星期四告訴記者:“他們一邊派大米,一邊告訴逃跑者的老婆,叫他們回村一家團聚當沒事發生,官方保證會沒事。有個人以為官方這樣說就沒事,就被騙回家了,接著說是找他談話,去了就沒再回來。現在都兩三天了。沒有人再相信官方的話,知道一點去向,死也都不說。”

新華網上頭版頭條又有胡錦濤的新年講話了,還有幾個人相信呢?我連打都沒有打開,那些都是連胡錦濤自己都不相信的話,而羅幹用農民的鮮血寫出的稿子才是最真實的。胡錦濤聞不到血腥氣嗎?

羅幹殺人後第三個陰謀──不許曝光罪證

羅幹的屬下還放出消息,連在香港的東洲人也不放過:“準備抓香港的一個人,因為12月6 號開槍時,他在香港打電話給外國媒體,美國啊,俄羅斯都知道了。村幹部聽工作組人說的。”原來工作組是幹這個的!

要外逃羅幹當然怕自己幹的血腥暴行外泄而被引渡回國受審。目前的國際形勢對這些迫害人民的屠夫非常不利。12月29日,美國移民法官克雷皮先生下令將入美國籍多年的85歲的德米揚朱克驅逐出境,因為他被指控為納粹戰爭罪犯。羅幹為了阻擋東洲的消息繼續被國際所知,居然讓警方偽裝記者誘捕村民。

2005年12月29日,東一村一位叫魏旋周的63歲男性村民,被村官帶領的公安人員從家裏抓走。據說在12月27-28日期間,當地公安人員冒充記者給村民們打電話採訪,魏旋周信以為真,便告訴對方自己拾到很多“64-91-97”型子彈殼,都是12.6的當天開槍的證據。於是遭到警方抓捕。現在很多村民根本不敢在電話裏接受採訪和說話,人人自危。

2005年12月26日,東洲村內來了一批據說是中共央視的記者,其中還包括北京大學的記者(村民語),在汕尾政府的安排下,由村官帶路,到村民家裏採訪。記者無論到誰家,誰也不敢講真話,有的乾脆不講話。因為記者的身後跟著的就是當地的村官和公安人員,而且誰知道這些記者是不是真貨。村民說大家心裏都有數,如果說出真話或對政府不利的話,那記者前腳走,自己後腳便會被公安帶走!

羅幹把農民心中對“政府”殘存的那一點點信任和期望打碎的無影無蹤。致使很多村民毫不猶豫的加入了「三退」的行列。胡錦濤的保鮮膜無論多厚,在羅幹衝鋒槍的掃射和坦克車的碾壓下也已經支離破碎。

羅幹正在進行的陰謀──增添冤魂

羅幹下達命令,要地方當局繼續嚴刑逼供被抓的人,讓他們在酷刑下亂咬無辜者,為的是製造冤案,為自己的罪行開脫。

知情人說:“陸豐的一個賣魚炮炸藥的被抓了,被逼說出賣給了誰,他供了兩個。其中一個是我朋友的爸爸黃希淑,官方說他製造炸藥。我不知道12月6號他有沒有參與電廠請願,但他是漁民,本來打魚有時就會用炸藥啊,政府也是允許的,只是買太大量時才要鄉委會開證明。”


虐殺炎黃子孫的屠夫羅幹
從12月6日被打死,8日發現時已被弄成炸藥炸死形狀的魏錦屍身來看,這次汕尾殺人是羅幹有預謀有步驟的實施他的恐怖計劃。他要把胡錦濤逼到死角裏。是的,他就是要讓農民知道胡錦濤當政的這個政府是壞到底的政府,他就是要讓世界知道胡錦濤政府不讓人太平。羅幹非要把自己做的一切罪行統統讓胡錦濤包了,因為羅幹頂的是中共政法委書記的頭銜,而胡錦濤腦門上貼著黨政軍頭頭的標簽。

胡錦濤無法控制羅幹的任何行動,而羅幹製造的血案胡錦濤必須得處理的妥妥貼貼的。羅幹不僅在胡錦濤的喉嚨上插把刀,還在胡錦濤鼻子上拴根繩。羅幹不要保鮮,因為這對他毫無用處,他在鋪一條逃跑的路,在這條後路的各個路段上,羅幹都要讓胡錦濤當罪魁,因為胡要保持中共政權的“偉光正”的形象,就必須為屠夫羅幹裹上厚厚的保鮮膜。最後,當然,胡把自己置於死地!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