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出鳥籠!新京報釋放兩副總編是大陰謀(多圖)
 
青晴
 
2006-1-4
 

慘遭中共封口的新京報
【人民報消息】南方日報報業集團是由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直接領導。2003年,光明日報報業集團與南方日報報業集團合資,成立以知識分子和白領為主要讀者群的《新京報》。

新京報與噁心人民的李長春

這兩家合資與原廣東省委書記、現任政治局常委李長春有關,2002年十六大江澤民把他塞進中共最高決策層分管宣傳。所以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的報紙和直屬中宣部的報紙合資就順理成章了。

光明日報是直屬中宣部的三家報紙之一,不管中共做了什麼臭事惡事,到了這個報紙上都必須得展現“光明”。神舟五號升空以後,2003年10月17日,江澤民那不學無術的兒子、中國“第一貪”江綿恒突然在光明日報露頭了,被吹乎成神舟五號大功臣,兩個功臣榜上一個排行第二,一個排行第四。拍江馬屁的李長春就是這麼噁心咱全國人民!

相聲的衰敗

北京新京報總編輯楊斌,副總編李多鈺和孫雪東都屬於南方報業集團,最近突然被免職之事轟動海內外,海外多家媒體都報導了。其實沒有“突然”的事,在中共統治下辦報紙除了自律就是唱讚歌。這可以從中國北方最受歡迎的相聲的衰敗可見一斑。

相聲的特點就是用幽默辛辣的口吻去諷刺那些社會敗相,但是這在共產黨是大忌,後來相聲演員只能罵自己,或兩個人對罵。這樣低級水平的東西公共汽車上、胡同裏常有免費表演,何苦花錢讓他們硬搔膈肢窩呢?

鳥籠


《新京報》2005.12.31 A24 “城市表情”
因不滿總編副總編被撤致使北京新京報大批記者集體怠工,內部消息說,傳出楊斌被撤消息後,新京報內部南方報業集團中層主管和部分記者編輯萌生退意,並在工作時間聚在一起討論此事。但在壓力下,第二天的報紙照常發行了, 但內容大多是轉載中共官方媒體的新聞,而不是往常其編輯部記者自己寫的大量報導。

2005年12月31日,《新京報》的“城市表情”欄目圖片是一個鳥籠掛在枯樹上,旁邊的題目是《心存高遠》,文字內容是這樣的:時間:昨日16:00;地點:不詳;場景:飛鳥的夢想,是屬於森林、屬於藍天的。

新聞辦主任撩開中共的面紗

北京的評論人士劉曉波認為新京報比較低調,並沒有觸及特別敏感的政治問題。它的開放和品位僅僅表現在對社會施政的評論上。那麼中共的新聞底限到底是什麼呢?

在2005年12月29日星期四的中共國務院新聞辦的發布會上,總編及兩位副總編被撤職的新京報記者曾請新聞辦主任蔡武評論新型的都市類媒體。蔡武的評論精闢之極,廖廖幾句就撩開了中共的面紗。

他說,「報紙應該發揮它教育人、幫助構建和諧社會的功能,所以需要自律」,要想明白蔡武所指的「教育人」、「構建和諧社會」,必須先搞清什麼是中共要的“自律”。這個可要請教雅虎(Yahoo)的創建人、缺乏良知的楊致遠了,他這些年來特別有體會,可以詳詳細細的講給你聽,那就是見利忘義,助紂為虐!

蔡武還有一句更明白的話:「當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發生衝突的時候,社會效益第一。」

既然如此,為何每年要在聯合國用巨大的“經濟效益”去誘惑那些小國?為何要對在中國投資的外國大小公司施以“經濟效益”的威脅?為何中共為了多一個小兄弟而每年給金正日大筆的錢,讓他揮霍?為何中共總書記出國訪問小國,都要給他們帶去巨大的經濟效益?這個時候“社會效益”哪裏去了?

中國那麼多人連最基本的溫飽都沒有,中國不需要經濟效益嗎?對此生活舒適、腰纏萬貫的前中共國防部長遲浩田做出了最明確的回答:「如果歷史一定要我們選擇:是保全幾億中國人的生命重要還是保全我們黨的生命重要?我們只能選擇後者。誰叫我們是共產黨黨員?從我們入黨那第一天起,黨的生命就是高於一切!」

所以,為了保住中共政權,為了保住自己的經濟利益,遲浩田說的“死幾億中國人還會生出來”,當然裏面不包括他夫婦和寶貝的獨生女。而羅幹在汕尾等處開槍殺人,挖掘村民的祖墳,當然也不是沒有個人的“經濟效益”在裡面的。

所以,無論是什麼效益都與人民無緣。那麼作為中共統治下的媒體就只能在中共的鳥籠裏偷生,隨著700萬退黨潮的來臨,800萬、900萬、1000萬人的退黨潮的必然來臨,即使沒有觸及特別敏感的政治問題也不行,因為中共已經衰弱到聞風就重感冒的地步。

一個如法泡制的陰謀


新京報總編輯楊斌
2004年,在外界的高度關切下,南方都市報群案二審宣判,兩名原南都高層主管的刑期稍為縮減。原南方都市報副主編兼總經理喻華峰從12年改判8年,南方日報報業集團原社委會委員、調研員李民英從11年改判6年。該報執行總編輯程益中關押半年釋放。看起來抗爭蠻有效果的嘛!

但是,人們想過沒有,中共的做法本身就是違法,表面上它讓步了,實質上,中共什麼也沒有讓步,真正讓步的是高度關切此案的外界!維護人權的人大大的鬆了一口氣,認為中共還是進步了,減刑了嘛,以後很少有人再提起這個冤案。實質上,被釋放的程益中在哪個地方都呆不長久,上面一壓就得解雇。而喻華峰、李民英的減刑並沒有讓他們獲得自由,至今他們依然在監獄裏度日如年。而他們沒有罪,有罪的是中共邪黨!

此次,中共整治新京報又用了這個辦法,當群情激憤時,被免職的兩位新京報副主編又復職了,激憤的空氣象一個即將爆炸的氫氣球被紮了一個小眼兒,慢慢的在變軟,而主編楊斌遭撤換的決定沒有改變!光明日報已內定四人近期進入新京報,接管常務副總編輯、副總編和總編助理等高層職務。毫無疑問,那兩位副主編的復職不過是做做樣子。中共不會改變,除非他們低頭。

繼北京《新京報》總編輯楊斌突然被撤換之後,其姐妹報──廣州《南方都市報》(簡稱《南都報》)本周內也傳出副總編輯夏逸陶遭撤職的消息。

破解這個陰謀的方法

與此同時,中共政權提前一年釋放了原香港文匯報駐東北辦事處主任姜維平。2000年12月他被當局以泄露國家機密和顛覆政權罪名逮捕,稍後被遼寧省大連市中級 法院判處八年徒刑。後上訴到遼寧省高級法院,被改判有期徒刑六年。他的罪行就是把薄熙來的醜聞泄露了出去。姜維平受折磨這六年,薄熙來從大連市長升為遼寧省省長、商務部長,現在內定是下屆的中共副總理。

當人們慶幸姜維平提前一年出獄的時候,是否想到他根本就不應該在獄裏受罪五年,而製造這個冤案的真正罪犯薄熙來現在依然是自己的“國家領導人”!

其實,不需要用暴力去推翻中共,當我們飛出被邪黨禁錮的思想牢籠、認清它的真正邪惡本質時,中共就再也無法生存了。

註:楊斌小檔案

楊斌 生於1971年,武漢大學畢業。1996年底加入《南方都市報》,歷任編輯、採訪部主任、深圳記者站站長、編委、副主編。2003年11月,任《新京報》常務副總編輯。2004年7月,任《新京報》總編輯。

(人民報首發)

相關文章:

殺雞儆猴喻華峰等嚴判 中央激戰引出江澤民賣國(多圖)
有其子原來是有其父!近距離透視薄一波(圖)
再談對恩人落井下石的叛徒薄一波(圖)
三談超級元老薄一波和他的淫蕩寶貝兒 (多圖)
送給薄熙來的不是鈔票!每日自天而降200公斤糞便(圖)
江澤民和薄一波拳來腳去鬥得歡(多圖)
好大的字!有人在《前哨》雜誌上為薄熙來作廣告
喂,聽說了嗎?咬爛模特乳頭的那位將任北京市長(多圖)
胡總書記,遼寧省太黑了,您管管薄熙來吧!(多圖)
薄熙來當市長!大連監獄“創收”花錢減刑 還可嫖妓
薄一波坐輪椅沒忘發壞 薄熙來赴香港再釣金龜(多圖)
江家幫民調中全軍潰敗 劉淇陳良宇薄熙來黃麗滿僅得百分之八(多圖)
逃往美國的大陸第三富豪仰融繼續挑戰薄熙來(圖)
薄熙來耍手段迫害姜維平 原來是因為有江澤民撐腰
被秘密判刑八年 姜維平扔掉要他簽字的鋼筆
躲過初一撞到十五!薄一波給江出毒計 薄熙來華府接訴狀(多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