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喚錦濤:不要逼出一個「勇士後門入帝宮」的悲局
 
2006-1-11
 
【人民報消息】胡錦濤清華同班同學張孟業,2006年新年伊始,再致胡錦濤公開信,勸其“識時務”懸崖勒馬,不要逼出一個“東邊門裏伏金劍,勇士後門入帝宮”的悲局,率眾退出中共、另立新黨,做開創人類歷史新紀元的英雄。

以下是張孟業再致胡錦濤的公開信:

錦濤:你好!

見字如面。最近,我從網上看到你去年(即2005年)“7·25”講話,公然把嚴厲鎮壓的矛頭明確指向包括法輪功的“四種人”,感到十分震驚。人們不會忘記毛澤東時代的“五類分子”,即 “地富反壞右”等專政物件。聯繫起來,你現在提出的“四種人”與那時的“五類分子”本質上我看不出有任何區別。共產黨的祖師爺毛澤東嗜殺,以超過暴君秦始皇為榮,鄧小平“六四”屠城,江澤民打壓法輪功,一代接力一代,你現在又要步他們的後塵鎮壓“四種人”怎麼能不令人震驚呢?事實上,你自2004年的四中全會全面接班以來,發起和推動新的鎮壓一浪高過一浪。在“9·19”四中全會的閉幕上,你發表了“防止和平演變,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講話,便殺氣騰騰地發布“一露頭就抓,決不心慈手軟”的鎮壓令,揭開了你上臺後鎮壓的序幕──第一波;在2005年“5·19”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上,你作了防止顏色革命的長篇講話,演出了鎮壓的第二波;緊接著你在“7·25”政治局會議上又作了關於“頻發群體事件”的講話,以中共中央檔的方式下達後,很快就成了各級地方政府鎮壓各地維權抗爭……等群體事件的“尚方寶劍”。別的地方不說,僅就廣東而言,鎮壓太石村維權事件的升級,不久前汕尾槍殺農民流血事件的發生,恕我直言:第三波鎮壓這樣慘烈嚴重都是你“7·25”講話後帶來的惡果。就這兩樁慘案而言,你的罪業已經不小了!你以為這樣不斷地加碼鎮壓,就能挽救中共嗎?那就大錯特錯了。儘管如此我們法輪功學員,還有高智晟、唐子、郭飛熊……等不少正義有識之士,至今都沒有放棄過挽救你,仍然努力地、不厭其煩地對你進行懇切的勸善和警示。我衷心的希望你能感受得到。

你何以一錯再錯,在鎮壓法輪功學員和善良百姓的罪惡道路上愈走愈遠,愈發不可收拾呢?我以為主要是你對目前所處的時局和所應做的“時務”認識不清。中國大陸目前的時局。我以為可以用“中共政權俱足了末世政權的特徵”這句話來概括。末世政權通常都是橫征暴斂,權貴們窮奢極欲,荒淫無恥,令百姓不堪重負,哀鴻遍野;政治上專制獨裁,血腥鎮壓,又政令不通,特務橫行,無法無天,恐怖亂世,殘民以逞,以致天怒人怨,群情激憤,大有“一人登高奮臂,舉國同聲響應”之勢。現在和平轉型,結束一黨專政的呼聲日益高漲,更何況,大紀元的《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引發的退黨大潮勢不可擋,時至今日,退黨、退團的人數已經超過了七百萬,正在迅速解體中共,任何人都無力回天。這就是你目前面對的時局,只要你執迷不悟,不懸崖勒馬,在罪惡的道路上走到黑,你就會逼出一個“東邊門裏伏金劍,勇士後門入帝宮”的局面。不信你就走著瞧,神和人民給你的時間確實是有限了。換句話說,面對目前的時局,不是你胡錦濤說一句“立黨為公,執政為民”就能改變得了的,更不是你“保先”、封鎖、不斷加碼血腥鎮壓就能改變得了的,這反而會令你更加失去民心,加速中共解體的過程。事實上,這種局面是由中共本質(內在因素)決定了的,經過建政後半個世紀長時間的發展演變,已經墮落到如此程度的結果(深刻道理認真閱讀“九評”即可明白)。高智晟在給你和溫總理的第三封公開信裏,字字滴血、句句淌淚的控訴,對此我不知道你們的內心感受是什麼?在這裏就請再聽聽高智晟律師的聲音吧:“對王玉環老人的那套全套大刑折磨最多17天進行三次。有一次三天兩宿沒下老虎凳。這就是我們的黨每天都是站在政治的高度所做的事!……我對中國共產黨的徹底絕望開始啦,它,中國共產黨!它把以最野蠻、最為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們的母親、折磨我們的妻兒、折磨我們的兄弟姐妹,當成了它黨員的工作任務,提高到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著我們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高智晟一個已多年不交黨費,不過“組織生活”的黨員,從即日起宣布:退出這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也再聽聽郭國汀律師的聲音吧:“然而何以當代中國如此落後?為何當代中國人如此無知愚昧?吾以為極端自私自利且無知無德極權專制的中共暴政無疑是罪魁禍首!中共建政56年除了接連不斷地搞了幾十個勞民傷財愚不可及的政治運動之外,大肆瘋狂屠殺封殺監禁流放數百萬敢言知識份子,使得當代國人皆成為明哲保身麻木不仁的奴隸。中共依靠暴力和謊言長期奉行思想專制,文化毀滅,宗教摧殘,資訊封鎖及當下的封鎖國際互聯網的愚民政策,導致國人整體無知缺智,麻木不仁、自私自利、道德墮落、心靈枯萎、思想停滯、奴性十足。是故,中共專制暴政一日不滅亡,中國人民的苦難一日不止!惟有全民徹底唾棄推翻中共專制流氓暴政,終結一黨專政;黨禁報禁開放,實現思想言論新聞輿論出版結社教育演講講學的真正自由,中國人民才能獲得新生,中華民族才能真正站起來,中國人民的聰明才智才能也定能重放異彩。”這些聲音無疑都是正義者對中共的嚴正宣判,人們也不難由此聽出中共在絕望時的狂吠和嚎哭!

說到“時務”使我想起“識時務者為俊傑”這句老話。現代中國人由於道德下滑、觀念變異,通常都把它與“好漢不吃眼前虧”等同起來,並賦予投機的意義,叫人一事當前要見風使舵,保護自己不吃虧。這與其原來的真正內涵相差何止十萬八千里!時務,時務,望文索義,就是時下要做好的事務,即目前一定要完成好的任務。說深一層,世上一切事件的出現其實都是上天安排的,決不是偶然的,尤其是關係到國家存亡,社會興衰的大事件則更是明顯如此。(但是,在事件中個人如何去做,則是個人選擇的問題。)可見“時務”就是“天意”,即上天的意志,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人們常說,人算不如天算。岳飛、嶽家軍那麼厲害,岳飛也精忠報國、使勁地要把宋朝保下來,為什麼就不行呢?因為那時滅亡宋朝就是天意!你不是很熟悉《三國演義》嗎?諸葛亮,為什麼就只能為劉備爭得三分天下,後來六出祁山就勞而無功,最終都不能為漢室恢復一統江山,病死在五丈原?須知這也是天意!岳飛用兵無人能出其右,且武藝超群,為我國歷史上最受人崇敬的民族英雄,而諸葛亮則是忠貞、智慧的化身,亦為後人所推崇,他們二人尚且不能超逆天意,可見“順天者昌,逆天者亡” 這句至理名言是任何人都違背不了的。難道你胡錦濤就能例外嗎?老同學,你不是說要“依憲治國”、“構建和諧社會”嗎?那就請聽聽高智晟律師是怎麼說的: “憲法是什麼,它只不過是一張寫著人民權力的紙。沒有剛性的憲政保障機制,憲法制定得再好,它仍然是一張寫著頂好詞句的紙。”“中共歷來不自量力的企圖以無道壓制天理,其存在的歷史,即是持續血腥殺伐人民精神、道德、善良及基本權益的骯髒歷史,所謂多行不義、失道寡助!胡、溫二人,這幾年不論他們提出過什麼口號,也不排除他們內心確實想為人民作些事的真實想法,但他們完全忽視了中共凶殘、貪得無厭的本質。”“05年拋出‘構建和諧社會’的宏願,在過去的一年裏,由‘陜西油案事件’、‘太石村事件’、‘汕尾槍殺事件’、‘揚天水事件’、‘趙昕被毆事件’等,件件散發著血腥味的野蠻的非法事件比比皆是。在一個官權得不到制約,人民權力得不到任何保障,人的基本尊嚴得不到任何尊重的獨裁專制體制下,欲建立和諧價值觀,這無異於一個妓女群中確立貞節價值般,此路不通。”像中共如此野蠻凶殘、毫無人性,已經惡貫滿盈、罪無可赦了。此時,天不滅亡中共才怪呢!你上臺之後,一方面提出“立黨為公,執政為民”、“依憲治國”、“構建和諧社會”……等等口號(這裏自然不排除你和溫家寶總理內心也想為人民做點好事的真實想法),可是,為了維護中共一黨專政的獨裁統治,你又不僅搞“保先”、封殺,還竟然置百姓水火於不顧,步毛、鄧、江的後塵,不怕雙手沾滿人民的鮮血,不斷加碼鎮壓,像你這樣不識時務,會有好的下場嗎?!無怪乎人家會說,到現在“胡錦濤還在那裏黨啊黨的,真不知他到底吃錯了什麼藥?!”這些話聽起來很不順耳,但都無敵意。事實上,我們修煉人,不愛自己的敵人就修不成佛,敵人是常人的概念,修煉人是沒有敵人的。所以,我們法輪功學員,還有其他正義有識之士,都是出於公心(即為中華百姓和天下蒼生)真誠地對你進行勸善,也是為你好!

錦濤,我對你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縱然你是“無神論”者,一時拐不過彎來接受有神論的理念。但是,在今天即使智商一般的無神論者,也能看得清目前的時局就是共產黨血債累累,已經腐敗墮落到無可救藥的程度,以你的聰明才智怎麼還會如此糊塗地螳臂擋車,最終被滾滾向前的歷史車輪輾得粉身碎骨呢?!莫不是你在共產黨的仕途中步步高升,變得越來越自私狹隘,染上了獨裁者的惡習,以致權迷心竅完全失去人性良知和道德良心,而甘冒天下之大不韙,死心塌地的為共產黨中極少數的新生權貴們既得利益者的黨集團賣命去。果然如此,那就太可悲了!莫不是你顧慮到自己在共產黨的官場混了幾十年,罪錯不小,很難回頭。不,錦濤,這你就錯了,實在是多慮了。君不聞,“知恥者近乎勇”,知過能改正是勇氣、膽識和智慧的展現。請你認真閱讀一下古印度阿育王的歷史故事,定有裨益。莫不是你覺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錦濤,這你也錯了。你千萬不要被表面現象所迷惑、阻嚇,你不能怯懦,完全可以勇往直前地沖出重圍。正所謂“得道多助”,得道者得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這是萬古不變的真理(詳見《孟子.公孫醜下》。因此,只要你真正地出於公心,那麼,“東門邊裏伏金劍,勇士後門入帝宮”的勇士們就會成為支持你退出中共,另立新黨的生力軍、主力軍,你就能占盡天時、地利、人和,成就你千秋偉業。錦濤,珍惜這萬古不遇機緣吧!否則,你就“失道寡助”,何況中國社會和平轉型是人心所向、大勢所趨,是不容商量的底線。因此,只要你繼續維護一黨專政的獨裁統治,那麼你就是絆腳石,就會給搬開。換言之,你就非逼出一臺“東邊門裏伏金劍,勇士後門入帝宮”的悲劇不可,道理就這麼簡單。何去何從,關鍵就看你自己如何去把握、選擇了。

錦濤,你知道嗎?我現在是多麼替你擔憂啊!因為我目前看到你正在向毛、鄧、江看齊,再這樣下去你就一定會和他們一起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成為千古罪人,遺臭萬年!所以,錦濤啊,你應該也必須向華盛頓學習,你千萬千萬要虛心聽聽我們慈悲的呼喚,要冷靜下來,深思熟慮地權衡得失。歷史把你這個一介布衣推上國君的位置,你可得有國君英主的風範,應對歷史負責!你應該也必須攀登上歷史發展的高峰,以戰略家的眼光和博大胸懷,高瞻遠矚、總攬全局,以政治家的雄才偉略率眾退出中共、另立新黨,做出你應該做出的歷史性貢獻,成為開創人類歷史新紀元的英雄!

這信雖然寫的較長,可是我猶恐未能達意。老同學對你的盼望至誠至切,但願,你一定會感受得到。

順問永清同學好!致禮!

同學張孟業
二零零六年元月十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