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鳥籠!《新京報》還在 靈魂已死(圖)
 
青晴
 
2006-1-11
 

《新京報》這樣的文章都讓中共膽寒,
可見虛弱到何種程度!

【人民報消息】北京《新京報》總編輯楊斌、副總編李多鈺和孫雪東都屬於南方報業集團,前不久三人都被撤職之事轟動海內外。為了緩和輿論壓力,中共讓兩位副總編復了職,這只不過是緩兵之計而已。他們決不再是事實上的副總編。

事件發生後的第二天,報紙照常發行, 但報紙上不再是其編輯部記者自己寫的大量有特色的報導,而是轉載中共官方媒體的假大空新聞。自此,那個人們喜愛的《新京報》已經死了。「報」還在,魂已死。

任何一個獨裁專制國家,當局要宣揚的一定是為其血腥暴政塗脂抹粉、讓它生存下去的東西,而記者群並不是鐵板一塊,並不是每個人都喪失良知。於是膽戰心驚、時刻怕自己的罪惡暴光的政權就要利用手中的權力往死裏打擊他們。據世界無疆界記者組織的統計,打擊力度越強、囚禁記者最多的政權就是最邪惡軸心政權。而中共被認為是軸心中的軸心。

毫不奇怪,哪裏冒出噪音,中共哪裏哆嗦。繼主編被趕走後,《新京報》還有那麼多和主編思想一致的編輯,這些人依然是中共喉中的“刺”,一想說瞎話,就得動喉部肌肉,一動喉部肌肉,那些“刺”就會使喉嚨不舒服。於是官方不斷往《新京報》裏調入願意為獨裁政權唱讚歌、助紂為虐的筆桿子們。

對於原有的那些新聞骨幹人員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違背自己的良心,象豬狗一樣的活著,只要給碗飯吃,讓怎麼嚎就怎麼嚎。另一條路是既要吃飽飯,也不讓自己行屍走肉。

於是,《新京報》的餘波中,新聞骨幹人員紛紛調離,顯而易見他們不想按照中共的尺寸“自律”。 調離的其中就有「要聞部」主任陳峰和「評論部」主任孟波,他們去了《搜狐網》,「記者部」主任陳志華和「編輯部主任」李列去了《新浪網》,「副總編」李多鈺前往《騰訊網》。對於他們來說,這些地方偶爾可以讓他們出點克制性的“噪音”。

這些骨幹都調離了,其實《新京報》已經不存在了。以後大家再看到的《新京報》就是《人民日報》副刊。有的時候甚至人民日報不好說出口的敏感話,就可能放在新京報上說。大陸之外很多中共豢養的中文媒體不就是天天在這樣做嗎?

現在的《新京報》連鳥籠都算不上,那裏是個監獄。中共強姦裡面的新聞工作者,然後讓他們去強姦全國人民!

在中共獨裁統治下,只有為“偉光正”唱讚歌的份兒,而能為百姓說話,揭露中共惡政,為民眾所喜愛的報紙卻一個個的消失了。

這實在不公平啊,共產黨組織本身並不從事生產和發明創造,取得政權的50多年,只是附著在國家人民身上,從流氓無產階級變成了揮金如土的巨富階層,為此中共的轉移資產的法律都不能不隨之改變!那些高官的家屬子女移民到民主國家,入了外國籍,過著令外國富豪都瞠目結舌的奢華生活,而錢都是從國庫裏偷出去的,都是民脂民膏!

《新京報》事件給我們一個啟示,無論新聞界人士調離到哪個部門哪個單位,都沒有真正脫離中共的魔爪。所以,只有建立一個沒有中共獨裁政權的中國,媒體才能真正為人民發聲!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