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張孟業:寄語同窗談胡錦濤出路(圖)
 
2005-11-29
 

胡錦濤大學同班同學張孟業
【人民報消息】胡錦濤的大學同窗張孟業先生原為中國廣東省電力工業學校高級講師,畢業於清華大學59級水利工程系,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和揭露中共的殘暴,被強制勞教及綁架至洗腦班,身心受到殘酷迫害。

今年11月中旬,他在有關人士的幫助下逃離了大陸。大紀元記者聞訊前去時,看到剛獲得自由的張孟業先生,雖仍顯得有些羸弱,但神情堅毅,充滿信心。他在接受採訪時,談到紅墻崩坍之際胡錦濤的出路,並希望他能珍惜最後的時機。以下是大紀元記者林海欣報導的訪談內容。

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

記者:張先生,您好。法輪功在中國遭到鎮壓,您作為胡錦濤的同學也不能幸免,請談談您在中國的經歷和感受。

張孟業:我練法輪功前患有肝硬化,十幾年來,好藥用盡,練了十多種氣功,都沒辦法治,肝硬化不斷惡化,醫院已判了我死刑。在我絕望了時,我遇到了法輪功,經過8個月的認真修煉,就完全好了,親朋好友都感到驚嘆。更神奇的是,在我被非法勞教期間,受盡折磨,曾為抗議無理加期,共絕食了47天,最後的連續28天不吃不喝,連走路也極其艱難啦,但我不僅命沒丟,連原先的肝病也沒有因此復發。大家都知道,肝病是「富貴病」,吃不得半點苦,既要營養好,休息好,還要用藥得當,而我這兩年多來,恰恰是在極其艱難惡劣的環境中煎熬。

就這麼好的功法,卻遭到殘酷鎮壓。2000年2月,江澤民批評廣東對法輪功 「鎮壓不力」,親自到廣東督戰。在江澤民和羅幹的高壓下,廣東開始勞教法輪功學員,第一批被勞教的學員中就有我,他們還說,胡錦濤的同學都判了,誰還不能判?這幾年來,在中共滅絕式的虐殺下,大陸被迫害死的法輪功學員,有案可查的就有2千多,拘禁、勞教和遭受酷刑的不計其數。

「多一個人堅持,多一份希望」

記者:您為了說明法輪功真相到北京上訪,向檢查院公開舉報不法官員,並多次致信胡錦濤,結果如何,您覺得這樣做的意義是什麼?

張孟業:1999年11月我們夫妻赴京上訪,致信中央,但卻因此被劫持至廣州市第一勞動教養所強制勞教2年多,每天十幾小時繁重勞役,經常遭到各種侮辱與虐待。有一次我因煉功被痛打後,罰銬抱大樹三天,身心受到極大摧殘。在2002年2月10日絕食獲釋時,形如槁木,只剩下一張皮包一把骨,1.65米的身高,體重不到35公斤。回來後,我繼續上書胡錦濤,致信清華校友,於2002年5月又被綁架,押送到廣州市黃埔區的所謂「法制教育學校」(實際上是最無法無天的法西斯式集中營)洗腦。因絕食抗議迫害,被打手們捆在椅子上強行灌鹽、辣椒水,百般羞辱和精神折磨,常常給打的傷痕累累,有一段時間曾給打得蹲不下來洗澡。有好幾次,甚至被打手把手腳捆綁得緊緊的,手綁在身後,然後倒提起來,再把頭按在廁所裡強行灌水,快窒息時又給拉起來吸幾口氣,接著按下去,反反覆覆灌得死去活來,那時感到肢體欲裂,五臟猶焚,極度的痛苦可怕。出來後再度上書胡錦濤,向廣州市檢查院舉報不法官員,材料上網後,又遭公安連續兩天綁架 (未遂),後一直都被跟蹤盯梢,蹲坑監控。

我作為當今國家主席胡錦濤的同學,又年過花甲,尚遭到這樣的非人對待,不難想像其他法輪功學員會受到怎樣野蠻的迫害了。對這種滅絕人性的罪惡,這種對信仰和道義的窮兇極惡地扼殺,是必須站出來制止的,我覺得多一個人堅持,就多一份希望。事實上,這些年來,由於法輪功學員的堅持不懈,法輪功不但沒被消滅,反而越來越壯大了。

胡錦濤的出路

記者:外界對胡錦濤眾說紛紜,您曾和他同窗,對他有何評價?

張孟業:一個公眾人物的評價,將由歷史來判定。作為同班同學,就我個人所了解的,胡錦濤在大學讀書時,成績優秀,待人平和。年輕時,他給人的印象是樸實的。

記者:人們普遍注意到法輪功對胡錦濤和江澤民的區別,對胡錦濤是給以「機會」,對江澤民則要「法辦」,為什麼?

張孟業:法輪功對江澤民和胡錦濤的態度確實有區別。大家知道,江澤民是鎮壓法輪功的罪魁禍首,血債累累。而當時在中央常委開會研究法輪功問題時,胡錦濤是反對鎮壓的。記得1995年,我曾幾次寫信向胡錦濤夫婦推薦法輪功,寄給他們《轉法輪》,希望他們也能練功改善身體,胡錦濤夫人曾回寄明信卡表示謝意。在他們參加的清華學友聚會上,我也幾次介紹了自己煉法輪功起死回生的經歷。我覺得胡錦濤對法輪功是有一定了解的,沒有對法輪功的直接血債。冤有頭,債有主,江澤民與中共互相利用,屠殺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罪無可赦。

記者:胡錦濤可能為法輪功平反嗎?您怎樣看這個問題。

張孟業:大家都已看到,法輪功問題其實是當今中國一切問題的根結,是我國人權狀況的典型體現,能否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中共有無誠意切實履行憲法和尊重人權的試金石。但事實上,這是以專制暴政為統治基礎的政權根本做不到的。其實,法輪功並不求什麼平反,天要亡中共,中共也沒有資格為法輪功平反。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目的,是為了讓世人不在受蒙蔽中行惡遭報。法輪功給胡錦濤的是個人選擇的機會,如果他今天選擇結束迫害,他就選擇了自己的未來。

記者:胡錦濤上臺後面對江派勢力的爭斗、腐敗、貧富分化及退黨潮,陷入空前困境,您覺得他還有出路嗎?

張孟業:現在胡錦濤是舉步維艱,可以說已經沒有出路了,是絕對「熬」不到頭的。如果他想自救,必須以超常的勇氣從根本上轉變思維,轉變觀念,拋棄無神論,認清大勢,徹底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順從天意退出中共,這是他唯一能走的自救之路,光明之路。時不等人,機會稍縱即逝,他能夠把握自己未來的時間和主動權實在不多了,希望他珍惜。

記者:您現在的處境如何?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張孟業:我逃離中國後,目前已向聯合國申請庇護。我將用獲得的自由和說話權力,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和它對世人、對國際社會的欺騙,繼續呼籲各國政府和人民,關注中國惡劣的人權狀況,共同制止對法輪功的暴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