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押胡錦濤同學 廣州勞教所「捆刑」怵目驚心 (多圖)
 
2004-10-17
 
【人民報消息】



最終捆綁成球狀,彎腰,雙手反綁上吊。

(大紀元10月17日報導) 廣州市第一勞教所,位於廣州市花都區赤坭鎮菠蘿山下(電話為020-86841597 、020-86713347) ,下轄八個大隊,其中二大隊為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管大隊。
  
從2000年1月起,這裏先後關押過數百名男性法輪功學員,其中包括胡錦濤的同學張孟業副教授,原廣東電視臺總編室副主任陳瑞昌,廣州軍醫大博士楊貴遠,中山大學在校學生王德華,中山大學校友淡偉昌、羅曉,廣東外國語學院在校學生沈文、在中山大學學習的黃國華(其妻子是身孕三月遭虐殺的建築工程師羅織湘)等。
  
張孟業,胡錦濤在清華大學的同學,因赴京上訪反映法輪功的實情,判兩年勞教。 1999年11月18日被關進廣州第一勞教所,期滿後因拒絕放棄信仰又遭加期,張孟業被迫3次絕食抗議,至2002年2月10日被釋放時,他已是骨瘦如柴,體重還不到70斤。
 
據悉,廣州第一勞教所和當地610人員至少制定了四套酷刑,用於迫害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特別是將受害者捆成球狀的「捆刑」尤其慘無人道。積極參與迫害的包括教導員李國民、大隊長何桂朝(音)、周姓大隊長、管教黎偉成、畢德軍(音)等。

*廣州軍醫大博士被捆成球狀
  
廣州第一軍醫大學博士楊貴遠,自99年7月以來,因修煉法輪功遭受失去工作、抄家、審訊等種種迫害。2002年4月11日,當局又以「莫須有」的罪名判楊貴遠2年勞教,將其關進廣州市第一勞教所。(楊遭受的迫害請見:http: //www.dajiyuan.com/gb/4/8/11/n624538.htm )
  
楊博士回憶2002年10月他在勞教所被用繩子捆成球狀的整個過程:
  
「一進去(禁閉室)他們就狠狠的說,現在看你還轉不轉化,不由分說把我按倒在地,用數米長的布條(從軍用棉被的被面上撕下的長布條)把兩個手的手腕勒死,再把腋窩處用布條勒死,這樣胳膊就不流血了;
  
然後把雙手反剪到背後,兩小臂並排朝上捆綁在一起,手幾乎提到後脖頸處,用布條捆緊,感覺極其疼痛;
  
腿也一樣,兩腳脖子處和兩大腿的根部份別用布條死死的勒死,兩腿發脹,血液難以流通,然後像打坐盤腿一樣一隻腳和小腿先搬上來壓到另一條腿的大腿上,用布條死死捆住,再把壓在下面那條腿的小腿和腳搬上來壓在盤好的那條腿上;
  
打手用腳踩著我的腿,拉著繩子用力往上搬,盤的非常緊,兩腿膝蓋幾乎上下重疊,十分疼痛,最後用從腿上留出來的一段布條套住頸部,使頭向腿部彎曲,把身體彎成低頭弓腰駝背狀,整個人被捆成一個球狀,擡不了頭,直不起腰,坐也坐不成,躺也躺不下,呼吸困難。
  
這樣被綁後極其的痛苦,因為血液不通發脹又麻木,有心力交瘁的感覺,呼吸又十分困難。半小時左右,兩臂、兩腿便處於冰涼狀態,然後警又令他們解開布條,解開時更是令人十分痛苦,過一會兒再綁回去……。
  
在動手綁的同時,官教崔玉才把法輪大法創始人的照片,往我的肛門、陰部等處塞, 並不斷說出不堪入耳的話,使我的身心上受到極大的摧殘。就是在這種酷刑折磨下, 忍受不住被迫表面屈服而「轉化」了。」
  
遭受這種酷刑的不只是楊貴遠博士,據明慧網報導,中山大學大學生王德華被折磨得精神失常。2002年8月5日,廣州市海珠區學員饒卓元在這裏遭迫害致死,終年33歲。饒卓元的哥哥、法輪功學員饒超元,2000 年12月14日因揭露迫害被抓,遭超期關押, 2003年1月14日被秘判八年,轉到廣東四會監獄關押至今。2004年7月18日,親屬去 探望時,饒超元的一條腿已被打傷,走路一瘸一拐。
  
*酷刑演示圖
  
日前,受害者投書明慧網,對廣州市第一勞教所慘無人道的酷刑作演示說明。由於各方面條件、安全原因考慮,圖片描述隱去了背景和人物主要特徵,捆綁程度不能完全按實際力度來示範。




用麻花繩或布條,使勁綁死手腳,綁在腕關節,雙手臂環繞式捆綁。刑後瘀血或壞死。




手臂反綁在後背向上拉,雙臂反綁在後背向上拉。紅色箭頭代表雙手前手臂,藍色箭頭為雙前手臂最終被綁成的位置(雙前手臂並成「11」字型,並排,如平行的藍色箭頭)。




環繞狀捆綁,雙腿盤腿狀,綁在膝蓋處,綁死固定在另一腿的膝蓋處。




雙腿綁死在膝蓋處後,兩惡人再在兩邊用腳踩住,用力拉綁,變緊(箭頭方向拉)。




脖子處穿繩捆綁(箭頭方向下拉)在雙腿上,成球狀。




最終捆綁成球狀,彎腰,雙手反綁,鐵勾上吊住。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