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濺血 經濟繁榮更成屠宰場的原因(圖)
 
肖慶慶
 
2006-1-11
 

這麼好的兒子沒了!多少錢能修復這個破碎的
家庭?
【人民報消息】也許人們在漸漸忘卻那些為維護自己基本權益而受到槍殺慘死的汕尾村民們,就像無數次中共整人運動前後的失憶一樣,而對於受害者的家屬,他們失去親人的傷痛卻永遠不會忘記。

紐約時報、美聯社與法新社的報導指出,“汕尾事件是1989年北京血腥鎮壓天安門廣場民主運動事件後,中國安全部隊對平民百姓動武造成死亡人數最多的事件。”

維權人士和分析家認為,經濟發達的廣東省政府多次用黑社會的行徑對付百姓維權,已嚴重違反法律及踐踏人權,忽視或無視百姓的合法權利,公民的權利得不到保障,只能給社會帶來更大的隱患和動蕩,就像原子彈一樣隨時引爆。

《九評之一》對經濟發達,而政府用黑社會行徑摧殘人民的奇怪現象給予了非常透徹的論述:「共產黨組織本身並不從事生產和發明創造,一旦取得政權,便附著在國家人民身上」, 「在中國,黨組織無所不在,無所不管,但人們從來看不到中國共產黨組織的財政預算,只有國家的預算,地方政府的預算,企業的預算。無論是中央政府一直到農村的村委會,行政官員永遠低於黨的官員,政府聽命於同級黨組織。黨的開銷支出,均由行政部門開銷中付出,並不單列開支。這個黨組織,就像一個巨大的邪靈附體,如影隨形般附著在中國社會的每一個單元細胞上,以他細緻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會的每一條毛細血管和每一個單元細胞,控制和操縱著社會。」「所以,中國農民才會如此貧窮辛苦,因為他們不但要負擔傳統的國家官員,還要負擔和行政官員同樣人數甚至更多的附體官員。」

這就是為何廣東經濟發達,沒逃的官員欺行霸市,外逃的官員攜帶巨款,而農民最窮最苦的原因。中共附體政權、附體官員實在太心虛了,所以動不動就要用極端的殺人的辦法去維持自己吸血的管道。

近日,在當地一些公民維權自願者的幫助下,《公民維權網》的李健先生和部份維權人士對東洲血案進行了實地獨立調查,也是大陸第一個民間團體深入當地調查。調查後,李健發表評論說:“太石跟汕尾這樣的公民維權事件,不會因為當局打壓而消失。現在的公民維權,廣泛的意義上,公民維權都是被迫,都是生存權受到挑戰,就是說他們已經無法生存下去,使得打壓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問題不解決,公民維權的行動是不會終止的,只能規模越來越大。”

客觀的看,今後公民維權的行動只會越來越廣,因為這不是還給農民多少錢、多少土地這麼簡單的問題,胡錦濤總在喊“還政於民”、“還政於民”,為何中共就不敢還政於民?因為“還政於民”,就等於吸血管道被掐斷了,那豈不嗚呼?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