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變前何去何從!在中共“斬首行動”下的美國(多圖)
 
——如果世界沒法對中共惡行回應 世界精神理念將面臨崩潰
 
2005-9-1
 
【人民報消息】最近一個名詞很時髦:“斬首行動”,這是美軍在伊拉克作戰的行動代號。中共最近開始借用這個代號,來表述挽救中共---困獸突圍的思路。

中國空軍副政委、前朝駙馬(國家主席李先念之女婿)劉亞洲中將,在署名文章“中國未來二十年大戰略”中這樣描述對美國的“斬首行動”:美國是臺獨的“首”,首先要把這個“首”斬去。不管我們承認與否,中美關係事實上是中國對外關係的基石。沒有中美外交,就沒有中國現在的外交。

胡錦濤九月六日抵達美國,這是中美關係的敏感日子,也是全球聚焦美國、中國的時刻。我們如何看待美國、中國和中共?如何繞開層層迷霧識別本質?

美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在短短的二百多年裏,她創造了歷史的輝煌。今天,她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在恐怖主義分子威脅的同時,一場更大的危機正悄悄逼近。美國對此是否給予了足夠的重視,並採取有效的措施,將關係到美國和人類命運的前途。

中共正在挑戰美國對人類尊嚴的信念,並成功的利用了自己製造的經濟假像,通過經濟利益使外界對自己的人權批評禁聲。以美國爲首的西方陣營的麻痹大意,如果持續下去,必定是人類社會的巨大災難。因爲中共所影響的地方,必定意味著人權和自由價值的萎縮和死亡。

美國的立國精神和責任


一場更大的危機正悄悄逼近美國!
美國是一個與衆不同的國家。從建國之日起,民主自由和人權的價值就在這裏紮下了根。《獨立宣言》裏寫道:“我們認爲下面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這段文字,奠定了美國立國理念的基石,激勵著不同國家民族追求、熱愛自由價值的努力。

美國人常說:“上帝保佑美國。”是的,這是一片特殊的土地。從立國起,美國的自由政體就成了世界的榜樣,成了人類自由精神的燈塔。她高揚的自由理想和獨立精神,註定她要爲人類的未來樹立典範,成爲世界新秩序的開創者和捍衛者。這正是美國與生俱來的責任,也是神佑美國的原因。

在建國過程中,美國擁有了其他任何國家都不敢奢望的條件。美國誕生了一批具有偉大人格、智慧和能力的開國之父,美國制定了一部最開明穩定的憲法,美國還有豐饒廣袤的土地和資源。在一個充滿動蕩與艱辛的年代,美國卻在短短的時間裏創造了罕見的繁榮。對此,美國門羅總統感嘆到:“以前沒有任何一個政府能在如此順利的情況下開始自己的工作,也沒有任何一個政府能如此完全地獲得成功。如果翻開其他國家的歷史,古代的也好,現代的也好,我們找不到一個像我們這樣發展迅速、偉大繁榮和人民幸福的例子。”這一切,正是神佑美國的表現--爲了美國未來能夠擔負的責任。布希總統說:“對民主的信仰不僅是我們國家的信條,它是我們人類本能的希望,是一個我們懷有但並不獨有的理想,是一個我們肩負並繼承發揚的信念……如果我們的國家不領導爭取自由的事業,這個事業就沒有領袖。”誠哉斯言!美國今天成爲世界最強大的國家,這絕不是偶然。

世界格局的演變與美國的困境

人間萬事皆相生相克。責任與能力同在,光榮與艱辛並存。美國面臨的是一個紛繁複雜而日益墮落失序的世界格局。

在冷戰結束之後,歐洲開始了尋求與美國平起平坐的道路,進行內部整合,與俄國和中國聯手制約美國;亞洲各國試圖擺脫美國的影響,中共開始謀求霸權,北韓加強獲取核武以與美國進行對抗的能力;聯合國腐敗無能,無法扮演公正的角色,美國在其中進退兩難;極端恐怖主義分子對美國發動了襲擊,消耗了美國大量的人力財力物力……

美國是否會被邊緣化?美國是否還能夠擔負維護倡導自由事業的責任?美國的未來最大的挑戰來自何方?這一切,考驗著美國的理念、決心、智慧和能力。

美國面對恐怖分子的襲擊,表現了前所未有的堅決,採取了行之有效的辦法,成績斐然。但一場更大的挑戰,已經悄悄走來。這場挑戰,遠比極端分子的恐怖主義嚴峻,因爲它規模更大,威脅更深,卻難以被人知覺。這場威脅,就是中共另類恐怖主義的輸出。

美國的最大挑戰和威脅

反恐雖然成爲了美國目前最大的議題,但幾個極端主義恐怖分子卻不可能構成美國的最大威脅。他們顯然不可能對美國社會整體造成太大實質性的影響,更不可能動搖美國社會的根基。恐怖主義分子在道義、經濟、人力與運作上都遠遠處於劣勢地位,這使得美國可以輕鬆地組成世界反恐聯盟,並迅速取得巨大勝利。

但是,中共的威脅卻遠非如此簡單。

中共本質沒有改變

中共幾十年來韜光養晦,但本質卻完全沒有任何變化。在中共發展經濟的同時,在政治上卻完全停滯,人權方面在近幾年持續惡化。基督徒、天主教徒、地下教會、民主人士、新聞記者遭到打壓;千百萬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成千上萬人被
殘忍虐殺。這一切暴政及其製造的恐懼,爲的不過是維護中共一黨專制的暴政。SARS謊言和對蔣彥永醫生的軟禁,足以說明中共視中國人與世界人民如草芥。去年底《大紀元時報》發表的《九評共產黨》一書,對中共的本質進行了共產黨創建以來最深刻的剖析。

變得更加狡猾的中共

與其他任何政體或專制者不同的是,中共經過八十年的歷練,更知道如何對付本國的民衆和外界的批判。

中共充分利用了中國人希望發展的心理,通過幾十年經濟停滯後的一點發展,加上虛假的經濟資料以及外資的投入和財富集中的少數櫥窗,來製造虛假經濟表像以給民衆洗腦,證明自己的合法性。中共還成功地利用了中國民衆抵抗外辱的心理,煽起了強烈的民族主義情緒,把外界的一切批評貼上所謂反華的標簽,以製造對外仇恨來穩定自己的政權。與此同時,爲了更大程度的削弱民間獨立聲音,中共製造了精英主義路線。對經濟精英、社會精英和文化精英進行收買,這樣,民間缺乏足夠的發言人,同時又給高壓控制下無可奈何的民衆製造某種可能發達的假像。

中國政府和民族被中共挾持

在道德敗壞之下,在民衆看不到自己的反抗出路之下,人們把所有的精力和能力放在了如何討黨的歡心、進而成爲精英一員的機會上。一旦成爲這種精英,既得利益和黨的紀律就足以讓這些人失去靈魂和良知,成爲專制體制的御用者和維護者。

這種精心製造的經濟表像和精英機會,中共殫精竭慮發動的各種政治殺戮運動製造的民衆對共產黨噤若寒蟬的恐懼心態,加上輿論的嚴實控制和恐嚇高壓,中共專制秩序在中國人普遍的無奈、少數人得到當局利益後的沾沾自喜以及民衆不明真相的對外仇恨中,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 ―― 政府被完全控制,整個國家和民族被挾持。這正是人們難以看清中共、不敢看清中共、無法採取有效對策的根本原因所在。

拿西方當猴子耍

在對付國際壓力上,中共成功的利用了自己製造的經濟假像,通過經濟利益使外界對自己的人權批評禁聲。

對於發達國家,中共利用大批的訂單讓大財團急於巴結,並遊說自己的政府,讓西方政客爲之心動。法國就是一個例子。因爲急於解脫自己目前的經濟困境,法國的政客不僅對中國的人權問題視而不見,而且不惜犧牲長遠的利益,不惜犧牲偉大的法蘭西精神,置其他盟國的利益不顧,心甘情願的充當中共的說客,要求歐盟解除武器禁運。

同時,中共還利用各種狡猾的說辭和經濟外交的軟硬兼施,把自由社會套進了自己的遊戲規則。雖然自由社會耗費心神、滿懷期望與中共進行人權對話,但這種毫無成效的對話招致外界的廣泛批評,也被中共官員背後譏笑――他們一直拿西方官員當猴子耍。他們改善人權的說辭,釋放幾個良心犯,進行鄉村選舉,都在中共的嚴格控制之下,毫無誠意,也毫無實質性的改變,但卻達到了一個效果:讓西方社會誤以爲中共在變,或者給他們一個對本國民衆“頗有成效”的交代。

中共利用美國反恐的需要和北韓的難題,以“合作”爲籌碼(儘管這種合作是基本的人道主義的要求並符合中國的利益),壓制美國支援自由人權價值的努力,破壞美國的立國精神。

但在反恐和武器擴散問題上,美國如果試圖得到中共的合作,無疑是與虎謀皮、緣木求魚。因爲中共決不會願意失去一個能夠拖住美國、讓美國分神甚至焦頭爛額的機會,去砍掉自己的一隻骼膊。中共從來不憚於肆意撒謊,所以它一方面口口聲聲的答應美國,另一方面卻私下裏毫無節制的大規模擴散武器。中共需要的不過是拖延的時間,中共一旦有足夠力量,便不惜與美國撕破臉。

中共有足夠的說辭在談判失敗後推卸責任,諸如,中國有什麼辦法能夠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北韓身上,讓北韓不擁有那些武備呢?美國如果把希望寄讬於中共,則必定以失望和絕望告終。

中共在各國培植自己的發言人

中共同時利用自由國家的民主制度,在各國培植自己的發言人,大肆輸出特務組織。據不久前出走的前中共駐澳外交官陳用林指證,中共在澳大利亞有超過1000名特務。加拿大、美國則更多。

對於發展中國家,中共利用自己專制權力積聚的財富和毫不存在的法律約束,在中國九億農民平均收入每天不到一美元的窮困條件下,爲收買他國砸下重金。

中共進行金元外交、提供鉅額無償經濟援助的國家,往往人權記錄欠佳。中共做法的唯一目的,是收買這些國家在國際上爲中共說話,與美國抗衡。在中共的經濟外交攻勢下,聯合國成了中共外交運作的展示會。儘管各國知道中國每天都有人被當局拘禁、迫害甚至虐殺,但很大一部分國家卻仍然在中國人權問題上保持罕見的沉默。

可以說,聯合國正在走向墮落,喪失自己應該扮演的維護世界正義、捍衛人類基本價值的功能角色。這是人類文明進程的一大悲哀,人權自由的一大挫折。但這些反人類和歷史潮流的做法,卻被中共用來對本國民衆進行洗腦,顯耀所謂的外交“成就”,讓中國本身走向自由、法治、人權的進程更加遙遙無期。

中共對美國的“斬首”行動


中將劉亞洲署名文章要對美國采
取“斬首行動”
在人類價值的光譜上,美國和中共處於兩個端點。在中共所能影響的地方,就有謊言欺騙,就有暴力恐懼。這與世界普適自由人權價值格格不入,兩者水火不容。民主自由的傳播,必然意味著專制的解體,而專制勢力的擴大,也必然意味著自由的死亡。

中共深知世界自由的潮流,但它決意抗拒這種潮流,因爲中共不相信上天的造化,而沉迷於戰天鬥地並從中得到樂趣。美國因爲堅定的民主自由理念和強大的國力,被中共視爲目中釘。因此,遏制美國、瓦解美國的聯盟、對美國社會進行滲透,成爲中共的核心目標。

爲此,中共充分利用了歐洲急於與美國分庭抗禮的心理,在國際上進行反美宣傳,製造所謂美國搞霸權的言論,離間歐洲各國與美國的合作。中共同時利用歐洲一些國家擺脫經濟困境的需要,利用開放中國的市場作爲誘惑(儘管在全球化潮流中這不過是中共的分內之事和不得不走的一步),把這些美國昔日最堅定的盟國拉到自己的一邊。法國的親共立場正是一個例子。

同時,中共在自己的周邊擴大自己的勢力。除了北韓和巴基斯坦外,中共加強了對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南韓、日本、臺灣、柬埔寨、印度等國的影響。據前中共官員透露,澳大利亞和其他一些大洋洲國家,都被列入中共的大周邊計劃當中。此次中共前外交官投誠事件在媒體曝光前澳洲政府對其不友善態度,充分顯示了中共滲透的程度。

在中共分化西方民主國家和收買發展中國家的運作下,聯合國成了中共可以肆意擺弄的機器,甚至把鬥爭目標指向了民主自由價值的最忠實捍衛者――美國。可以說,西方民主陣營正在動搖並分裂,美國和以美國爲代表的自由體系的力量遭到很大的削弱,民主自由的價值正在專制的利益誘惑下臣服。

不僅僅如此,中共還充分利用美國的自由制度,把黑手伸進了美國本土。

中共利用美國國內的不同觀點和聲音,試圖對美國政府進行分化,製造內哄。在華盛頓特區的大使館,有一個27人的專門小組,負責對國會進行遊說。

讓大財團爲中共說話

中共通過訂單和市場許諾,讓大公司大財團爲中共說話。不久前,中共專門雇傭了一家美國著名遊說公司,負責包裝中共形象,著力打通主流社會。中共大量邀請美國公司、官員、媒體,以“皇家旅遊”的貴賓方式訪問中國,給他們良好的接待,通過嚴密的事先安排,給他們展示虛假的一面,並通過他們的嘴來傳達中共所希望傳達的資訊。

中國社會在中共半個世紀黨文化的教育宣傳之下人們的思維已經受到中共的嚴重污染扭曲,中國人因爲對當局普遍害怕而主動順著當局的要求說話,中國的“民意”已經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中共的想法。

沒有自由的資訊,就沒有真正的民意。外國人看到的是媒體影響下的中國人,是中共的影子和理念。如果不加分辨,以爲中國民衆口裡的就是民意,將會犯下巨大的錯誤。不幸的是,很多西方社會的中國觀察家,駐中國的使節記者以及前往中國訪問的很多團體人士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他們誤以爲經濟交往可以改變中共,殊不知,最後的結果卻是中共利用其從百姓身上大肆攫取的經濟利益來收買西方各國的上層人士、公司、財團和政府,加強了中共自身的籌碼和影響力,改變了西方自由、民主、人權、法治清廉的價值和實踐。

中共還堂而皇之的假中美交流的名義,通過文化和經濟滲透,把自己的喉舌媒體CCTV擴展到美國,並在北美擁有17個頻道,歐洲亞洲頻道也相繼開通。這是中共全球宣傳計劃的一部分。在精美的文化包裝之下,在客觀友好的語調之中,赫然隱藏的卻是中共幾十年發展而來的登峰造極的統戰和洗腦招術。

在這場宣傳中,中共把自己精心打扮爲像是中華民族的代言人,向全世界人宣揚中共在變好,中共是中國發展的功臣。但是,稍微比較一下中共在國內對百姓輸灌的反美情緒、反民主言論和反自由舉措,就知道那不過是中共對外宣傳的幌子。謊言更加狡猾精緻,洗腦更加巧妙徹底。西方社會對中共這種兩面分裂、赤裸裸的裏外不一,卻不可思議的習以爲常,絲毫沒有意識到其危害性。

中共還對美國大公司進行腐蝕。中共利用腐敗來維系自己的統治。中國社會在中共治理下謊言遍地。在當局的一次審查中,全國85個城市隸屬於四大商業銀行的670多家分支行,有高達98% 的銀行做假賬、虛賬,並持有二至七、八本各種形式的帳冊,應付檢查。一個個走向中國的美國大公司、大財團也經受著這樣侵蝕,參與腐敗作假做法。 Yahoo, Google, Cisco,……則忘記了自己所享有的自由,對人權、自由、法輪功這些所謂敏感辭匯進行過慮,助紂爲虐幫助當局搜尋封殺追求民主理念的網民。在《失去新中國》一書中,葛特曼先生記下了這一切。

面對中共的這種攻勢,在不公平的規則之下,自由社會對專制勢力入侵的抵抗顯得軟弱可欺,處處被動。美國之音在中共遭到強烈干擾,中國民間自由資訊遭到強力打壓,但中共的宣傳在美國公司的配合下在美國發展起來暢通無阻。

中國大陸的獨立輿論毫無生存的空間,獨立媒體、網路遭到封殺,外國人無法在中國自由辦報,但中共卻可以輕鬆的通過利益收買美國當地的華文媒體,用極小的代價使之成爲自己隱蔽的代言人,通過他們對美國不同政見、信仰的華人團體進行歧視和打壓,按自己的意圖影響主流社會。中國國內民主人士受到監控、判罪,外來人士被處處監視,中共卻在美國培植了大量了公開的親共組織,還有大量的地下組織。

華人社區被中共全面滲透

很多華人僑團和學生團體被中共利用經濟、政治利益和壓力收買,忠實賣力地執行中共的指示,不同觀點、自由理念的華人團體被排擠,被邊緣化。華人社區被中共全面滲透和控制,對中共的恐懼和對民主自由價值的放棄在美國華人圈中迅速蔓延,很多華人社區的活躍分子被發現成了中共利益的代言人。

這是一種極不公平的競爭,滲透的後果相當可怕。在與中共的交往當中,人們很容易就被中共虛假的笑容和承諾所欺騙。在與一個專制政權打交道過程中,人們“久而不聞其臭”,不知不覺中降低了自己對人權、對道德的標準。如同溫水煮青蛙,我們很可能在麻痹中已經完全喪失了我們的知覺,忘掉了我們最重要的價值和原則。在美國還在爲自己目前的強大而沈醉時,她的陣地正在被悄悄的蠶食。

當自由社會還在爲自由民主價值引以爲豪時,自由的根基正在動搖。這種麻痹大意,如果持續下去,必定是人類社會的巨大災難。因爲中共所影響的地方,必定意味著人權和自由價值的萎縮和死亡。

中共企圖用戰爭和民族狂熱化解危機

如果認爲中共只是滿足於對美國進行傳統意義上的對抗,那就太低估中共了。

中共當局曾在新浪網做了一次大型網上問卷調查說明,在回答“你會向婦孺和戰俘開槍嗎”這個問題時,超過80%的人選擇了“會的”。這顯示了中共對民衆洗腦的成功,正如很多受洗腦的中國人對9/11悲劇不是悲痛而是歡呼一樣。但爲什麼中國在和平時期要進行這樣的調查,要問出這樣毫無人性的問題?

一位中共高層官員透露了這樣的資訊,中共高層決定搞這次調查的目的是進行思想摸底,他們想了解,如果中共向全球發展必需伴隨著對立國人口的大規模死亡,中國的民衆能否接受,是擁護還是反對。如果這些未來的戰爭參與者連非戰鬥人員都敢大開殺戒,對於戰鬥人員自然會百倍殺戮,所以對問卷的回答能夠體現出人們對於戰爭的總體態度。看到這樣駭人聽聞的結果,該官員表示很激動。

在那位中共官員的兩篇講話裏,中共高層已經意識到了共産主義在中國的危急命運。所以,中共將以幫助中國爭奪生存空間爲藉口,以對外戰爭來解決中共自身的生存問題。換句話說,就是挾持中國,把自己與中國人民、世界人民的命運捆綁在一起。爲此,中共正在大力發展高科技武器,包括“乾淨”核子技術,遺傳基因武器技術以及生物武器技術,能夠爲大規模地消滅美國人口,甚至高達一、二億人,以在與美國的決戰中取勝,進而取得全球霸權。

這些言論和思想在很多人看來似乎是瘋人瘋語,只能當作笑料。但如果採取這種態度,必定鑄下歷史的大錯。馬克思主義相信,暴力是新社會誕生的産婆,爲了達成自己的目的,共產黨人不惜犧牲一切。在共産主義歷次運動中,從來沒有在乎過民衆的死亡。在中共統治之下,中國社會8千萬人死於暴政,大多開國元勛都在政治運動中被摧殘甚至消滅。50年前,毛澤東就揚言不惜打核大戰,死掉中國三億人(當時中國的總人口不過才大約5億人)。

依靠暴力,不顧人命是中共的一貫思維

幾年前,大陸出現了超限戰言論的書籍。不久前,中共通過了反分裂法。最近一位中共少將公開發表了核戰言論。前者在外界看來毫無必要,後者更是荒謬至極。但在中國大陸,他們都得到了官方的支持和默許,甚至在民間擁有很大的市場。國際社會已經很難理解在中共洗腦下民衆可能出現的思維變異。

這一系列事件的演變和發展不是偶然,正是中共的有序部署,是中共在自己命運盡頭前的孤注一擲。它需要以戰爭和民族主義的非理性狂熱來化解自身的危機。依靠暴力,不顧人命,正是中共的一貫思維。

中共的這種走向,有著堅實的配套措施,可以輕易付諸實施。中共集中控制了中國所有的政治、經濟、科技等資源;中共還牢牢操縱了輿論,狂熱的民族主義情緒和對殺戮婦孺與戰俘的支持即是明證。中共的強力控制系統可以迅速貫徹最高層的決定。一些學者所指出,專制的統治與民主體制的對抗中,專制體制將在短時占居優勢。

一旦中共處心積慮的條件成熟,人類社會將會面臨一場前所未有的災難。人類民主自由的價值、生命、和平與安寧都受到了最大威脅。這是一種以十幾億人口爲要挾的有組織的強大的恐怖主義,其危害遠非任何其他恐怖組織所能相比。對和平的威脅也並非北韓、中東等一些國家所能相提並論。

這種威脅,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和影響加大而日益嚴峻。任何一個國家的發展、崛起應該說都是好事,是對世界繁榮的貢獻。但現在的問題是,中共代表的是專制邪惡勢力,它控制和挾持了中國,利用中國的發展在世界範圍進行腐蝕滲透,踐踏人類自由價值。

中共不是中國,中共也不代表中國,中共是在利用暴力奪取和維持的一切資源來達成自己的邪惡政治目的,爲此甚至可以不惜毀滅中國,毀掉世界的未來。這些邪惡的目的,都被精心隱藏在經濟往來和友好關係的漂亮外衣下。因此,中國的發展最後演變成爲中共的擴張、專制秩序的擴張。這是世界的災難,也是中國的災難。中國民眾和國際社會的第一要務,是如何把中共與中國區分剝離開。

中共鉆的最大空子:世界轉向經濟而忽視道德

對於中共的這種威脅,美國並不是沒法對付。美國需要的,不過是理念、遠見與信心。

布希總統在就職演說中提到,美國需要理想和勇氣。在面對中共的問題上尤其如此。中共鉆的最大空子,就是世界轉向經濟利益的追求而忽視了道德和價值理念的要求。是西方社會自己的讓步,給中共的輸血,養虎爲患,形成了今天的局面。中共利用外資,製造了一副繁榮的假相,套牢了更多的外來投資者、官員和各國政府。面對這種經濟誘惑,很多國家、很多財團走向了最短視、最惡性的競爭――爭相放棄自己的道德底線,以向極權者卑躬屈膝來分得一杯羹,成爲專制者的囚徒和同謀而不知覺、不能自拔。這是一種毫無必要的自我毀滅,因爲,如果西方社會在與中國打交道時能夠堅持自己的理念,那麼最終屈服的就只能是中共。

美國的公司和官員顯然不能在這樣一條危險的軌道上滑行。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因應中共的威脅需要遠見。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美國對中共邪惡威脅的重視遠遠不夠。但當中共威脅真正被察覺時,可能就爲時已晚,代價太大。美國花了天文數字的財力才把蘇聯的威脅消解,一旦中共在全球紮下根基,因應起來顯然更加困難。所以,唯一的辦法,是在它還有可能被改變,比較容易被改變的時候進行努力。

中共不是沒有自己的問題。最大的問題,是中共暴力專制這一反人性、違背歷史潮流的本質。美國如果能夠爲自由民主的價值作更大強度的維護,進行更堅定的宣傳,對中共的謊言宣傳輸出進行堅決的抑制和反擊,將能夠取得道義的制高點,瓦解中共的反民主反自由宣傳。

美國已經向全世界宣告,壓迫必定是錯的,自由永遠是對的。現在的關鍵是,美國能夠在何種程度傳播和捍衛這一人類不言而喻、永遠也無須辯駁的公理。中共的暴政已經肆虐了中國半個多世紀,人類當代最大的群體滅絕事件――對上億無辜善良的法輪功信仰者、一群和平不懈的追尋真善忍信仰的人的迫害也持續了6年,美國是否還要無視這種壓迫,放縱那些殘忍的迫害者?

在受到中共經濟誘惑的地方,美國同樣可以給他們以經濟的支持,加強對自己盟邦的聯繫。不同的是,受援國將可以避免中共無形的枷鎖,走向真正的富足、自由和光明。美國的綜合國力比中共強大得多,既然中共能夠做得,爲什麼美國做不到?美國爲什麼要束手無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盟邦在頭腦昏沈中走入災難和危險?

美國是否看到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在中共之下,中國社會問題百出,危機四伏。民衆逐漸走向覺醒,中國每年有數萬起民衆抗爭事件。2004年底海外華人發表了罕見的大膽、系統而深刻揭露中共罪惡的千古奇文――《九評共產黨》,至今有近400萬人公開退出中共。

這是中國巨變的前兆。但中共一定會想盡辦法,動用一切暴力和宣傳機器試圖對正義抗爭進行扼殺。如果美國能夠對這股民間自發的追求人權自由的力量給予堅定的支持,中共將在很小的努力下被擊垮,中國社會將會走向一個全新的時代,人類社會將會迎來自由的新紀元。美國能夠在中國民衆追求自由的艱難而偉大的歷程中提供何種幫助?美國是否能夠看到和把握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加速中國社會的這種變化?美國是否有信心進行這樣一場歷史性的努力?

如果美國對中國的自由事業施以援手,儘管中共會利用自己的媒體進行詆毀,但美國完全可以用更強大的聲音進行抗衡。如果在中國的上空出現自由的資訊,讓民衆都看到中共暴行和罪惡,中共將會迅速走向垮臺。美國是否有這樣的魄力?事實上,中國的民間已經在進行這樣的努力,民衆在自發的進行電視插播,海外華人已經在中國上空打開了一個缺口。但他們爭取自身知情權的努力,遭到中共的巨大抹黑和報復,舉步維艱。美國對此能夠提供何種幫助?

正如布希總統所說,世界和平的最大希望是自由遍及全球。共産主義陣營垮臺以後,美國曾有過一段相對安寧、安逸、安樂的年月。但是,中共的黑手已經悄悄的伸向了全球,伸進了美國。中共的核彈對準了美國的天空和土地。如果人類的每一個成員都有人權和尊嚴,其生命不可計價,那麼,殘害生命、剝奪人權尊嚴的邪惡共産主義註定要從世間消除,而中共就是中國和美國以及世界人民的最大共同敵人。

胡錦濤訪問美國帶來的契機

美國是一個神佑的國家。榮辱與責任同在。上天給予美國的恩典和能力,也許就是爲了她在今天所肩負的責任。美國是一個偉大的民族,曾經在人類歷史上兩次最大規模的戰爭中維護了和平,又對蘇聯共産邪惡進行了長期鬥爭並取得了勝利。

今天,很顯然,如果世界沒有辦法對中共的惡行進行回應,這個世界的精神理念將面臨崩潰,人類對未來的信念將會瓦解。這是一項捍衛人類基本價值和尊嚴的正義事業,順應著歷史的潮流。這是比已往任何事情都更重要的使命,將給美國帶來永恒的榮耀。如果擦肩而過,則必是美國最大的損失。

實際上,自由的號角早已被布希總統吹響。他堅定表示美國對人類尊嚴的信念將是美國政策的指南;美利堅合衆國的政策是尋求和支持世界上所有民族的民主運動和民主機構,以期實現在世界上根除暴政的終極目標。現在,是明確最大的暴政目標,並加強行動的時候了。

胡錦濤就要訪問美國了。美國無法從他身上得到什麼真正承諾,因爲他不過是共産意識形態棋盤上的一個棋子,同樣身不由己。

在共産主義制度下,沒有人是自由的,包括黨魁。共產黨的最高領導人,沒有幾個有好下場,能逃脫黨對他們的懲罰命運。但是,美國應該象當年鼓勵戈巴契夫那樣,鼓勵、呼籲和支持胡錦濤改變共産主義意識形態。這個任務並不是那麼容易,但卻是從根本上改變胡本人、中國以及世界命運的辦法。

如果胡錦濤願意行動,在中國民衆和美國的全力支持下,在神的佑護下,這項正義的事業將必定成功,所有參與其中的人都會名垂青史。如果在共産主義的前提下進行合作,則一切成果都將虛同泡影,美國必會大失所望,後悔莫及。

這是一個偉大的時代,造就著偉大的國度和領導者。每一個個人、每一個團體、每一個國家,都可以用自己的行動,爲改變人類命運、開創歷史新紀元作出偉大貢獻。作爲最具備有利條件的美國,自然更不應該錯過這樣的機會。

(大紀元社論:在中共“斬首行動”下的美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