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令你跌跟頭的圖片!真不知新華網是誰這麼惡作劇(多圖)
 
諸葛青
 
2004-11-18
 

要進蟲子張大的嘴裡才能解決三急
【人民報消息】今天,新華網11月18日有一篇報導,題為《中國正從改造廁所著手提高全民的生活質量》,這題目我一看就笑了,真不知是誰這麼惡作劇,罵「偉光正」不帶髒字。裡面還有一張甲蟲形狀的廁所照片,一看便知這設計是為了陪襯老江給宋祖英的大劇院,不但也活象個墳堆,而且要進入蟲子張大的嘴裡才能解決三急問題,真恐怖。

報導說,北京市旅遊局局長於長江說,修建高標準廁所,並保持乾淨、無味,需要一定的經濟基礎作後盾。在人們還處在食不果腹的狀態中,是不可能花錢修建高標準廁所的。當國家綜合實力發展到一定程度,僅用衣、食、住、行來衡量人們的生活質量,是不全面、不科學的。身心愉快的如廁過程也是高質量生活的體現

報導還鏈接一篇讓您昏倒的文章:你對中國目前的廁所是否滿意?發表評論

咱能發表什麼評論呢?咱全民的生活質量真滿足到就差改造廁所了嗎?!

一口飯一口鹹菜太奢侈 一人穿一條褲子的問題急待解決

爭鳴雜誌11月刊發表了大陸作者李衛平的一篇文章《地上地下兩重天─看中國社會的兩極分化》,他說,今年最震撼我的新聞是高考前後發生的幾件事。


因欠學費不能考大學而臥軌自殺的農民子弟
鄭清明(中)生前與同學合影。
高考前三天,四川某縣一位優等生臥軌自殺。該生父母雙亡,與年過七旬重病纏身的爺爺相依為命,家裡窮困不已,沒有錢交納本學期的學費。班主任老師幾次三番當眾羞辱他,並稱只有補交了學費才能拿到準考證,否則別想參加高考。可他哪裏拿得出「天文數字」般的六百元學費?!眼見改變命運的希望化為泡影,絕望之余,他悲憤的踏上了不歸路。

幸運的接到錄取通知書也不見得是福音。一位考生由於家庭貧困,無力承擔高額學費,父親含羞自殺;另一位考生久病在床的母親,為了減輕家庭負擔,讓兒子安心上學,也選擇了自盡。錄取書成為催命符、死刑判決書。

「誰能幫助我解決二萬元的費用,我就嫁給他……」。這是一個中國女大學生趙雪新時代的婚誓。趙雪的父母都是農民,母親還患有心絞痛病。她通過努力考上了本科。然而讀本科需要交二萬元的費用,她家里根本拿不出這筆錢。無奈之下,她終於決定以自己的終身幸福來換取夢寐以求的知識。

通過新聞我們有幸知道,那位自盡的父親生前對孩子說的最多的一句話是:兒呀,你別一口飯一口鹹菜,兩口飯一口鹹菜就成。真是天見尤憐!但這還不是最困苦的。在遙遠的西北部,那裏的人們還在為肚子和褲子而奮斗。他們不敢奢望教育,他們還處在為不餓死和出門能穿上褲子而奮戰的階段。

摒住呼吸穿越臊臭封鎖線


露宿北京街頭
文章說,中秋之夜,我與朋友來到天安門廣場。停車場距廣場有一段距離,其間需要穿過一條地下通道。

遠處的天安門廣場華燈齊放,人頭攢動,巨大的花壇,水柱高高的噴泉,夜色美倫美奐。然而一進入地下通道,我就被嚇了一跳:過道兩側密密麻麻擺滿了地攤,攤主高聲吆喝著自己的商品,他們後面赫然有幾個人裡著大棉襖,躺在水泥地上鼾睡,頂頭是七、八個簡易流動廁所,一股濃烈的臊臭氣正在過道中遊蕩。我摒住呼吸,三步並二步快速沖出地道,衝著幽幽暗夜長噓出胸中的悶氣。

新華網北京11月18日電,這是一間裝修精美的廁所:花畫點綴、音樂裊裊,臺凈鏡明、暗香飄渺,這裏不僅配備了洗手液、烘幹機,還有吹風機和一次性梳子等。

在中國,將有越來越多這樣「星級」標準的廁所出現在旅遊景區。同時,設計更人性化且環保、節能的廁所改造正在中國許多城鄉展開。人們看到,中國正從改造廁所著手提高全民的生活質量。

民眾的呼聲:先別改造廁所了

據國務院一份調查材料披露:全國拖欠民工工資達六千億元。其中屬於國家、政府的工程項目,占百分之六十五,達四千多億元,涉及二千萬農民民工和六百多萬城市職工。至七月底,僅償還欠薪一千五百億元。


我要上學!
動向雜誌9月刊報導,今年九月一日,大、中、小學開學時,有十五萬一千多名被錄取的大專院校新生,已逾期限未到校報到。這些準大學生,多是因為無錢交納學費和日後生活費,有的甚至交通費都難以籌措。已經發生三十多宗因無錢上學而自殺的悲劇。

廣東省人均國民經濟產值為四千美元,平均年收入為二萬二千二百元,公務員年收入平均四萬六千元。但有五百多萬人口,平均年收入低於一千元,一個月平均收入只有83元,還不夠到外面喝一杯咖啡。城市有二百五十萬人口靠申請「社保」救濟金生活。而中央審計覆核數廣東官員違紀資金高達688億元,這還不算外逃攜款!

新華網報導說,中國建設部城市建設司副司長張悅在正在北京舉行的一個高層次世界廁所會議上說,完善公共廁所設施建設,加強監管,既是政府服務於公眾的基本職責,也是保護環境,維護公眾健康的基本要求。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