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一見!這些照片您不看會後悔一輩子(多圖)
 
肖慶慶
 
2005-8-8
 

陳用林表示,真正威脅他的不是這些被中共蒙蔽的中國留學生,
而是在背後操控和指使他們的中領館的人。


【人民報消息】過去,中共的官員出訪要擺出文質彬彬的樣子來。自從江澤民手握黨政軍大權之後,出訪時醜態百出,時而仰天狂笑,時而手舞足蹈,在冰島總統舉行的盛宴上居然吃著吃著飯突然站起來高歌一曲,把權貴們嚇的目瞪口呆。摟住葉利欽的脖子打悠千,國王授勛時江澤民搶過去自己戴上,等等諸如此類的事太多太多了。


2002年,冰島最大的報紙刊登江澤民演唱醜聞!

由於中共的宣傳歷來和人類的標準是相反的,所以普京去北大訪問時,居然有位女大學生用挑戰的口氣問他有沒有江澤民那樣的抽瘋本事。

黨政軍大權在握的中國國家最高領導人如此,江選擇的外交部長自然也如此惡劣和醜陋。原駐美國的大使李肇星聲名狼藉,江澤民偏偏把他升為外交部長,心靈和外貌都奇醜無比的李肇星為了掩蓋醜陋形象,居然晚年還遵命敲掉兩顆黃板大門牙,換上白色假牙,以便讓幾十年睡覺都閉不上的嘴可以關上。但是他的醜陋心靈並不因為整容而改變,終於外國攝影記者抓到了他的精采瞬間,留下了紀錄。


中共外長李肇星同志咧著嘴噁心誰哪?

有人評論說:不是咱國家13億人口找不出一個合格的外交部長,是因為只有李肇星這種質量的人才配做中共的門面!

有中共那樣的政府才會製造出這種國民


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代表目光狠毒
還有,中共駐聯合國官員都是些什麼貨色呢?誰都知道「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相隨心變」,巧的很,媒體在聯合國人權會議上拍到了中共官員的照片,不用我說什麼,大家看圖片就已經一目了然了。有人不禁發出疑問:這和大街上看到的流氓有什麼區別?其實不用大驚小怪,中共不是自稱「流氓無產者」嗎?

有這樣的國家領導人、政府官員,能培養出什麼樣的下一代呢?我昨天在大紀元網站上發現了一些實在實在難得一見的圖片,這些圖片無聲勝有聲,告訴所有的網友、讀者們,經過中共成功洗腦的部份留學生和華人僑領的面部表情和肢體動作是什麼樣的。毫無疑問,每個看過圖片的人都不會承認這些人代表炎黃子孫,都會得出結論:中共在斷中華民族的龍脈,讓有著五千年悠久文明史的中國(China)斷子絕孫!

下面簡單敘述一下圖片的背景:

助紂為虐的《華夏週報》和華聯會主席陳文山

7月29日,《華夏週報》頭版頭條以《我們反對》為題,報導7月30日將由上海總商會主辦陳用林現象座談會,並歡迎各界參加。

7月30日,在澳洲墨爾本市,受中共控制的維州華聯會在《華夏週報》社內就陳用林事件,召集十多人的所謂“大型座談”,原本是準備把座談會開成中共需要的“批判、譴責”這類批鬥會,並準備傳回大陸欺騙大陸百姓,不料住在悉尼市的陳用林與住在墨爾本的郝鳳軍突然現身會場,主持人陳文山慌了手腳,又是以“不討論政治”為理由,不許陳用林講話,並頻頻打斷對支持陳用林的發言,又是限時發言1分鐘,又是禁止給不諳華語的記者作翻譯,那些受中共控制的人大喊大叫,維州華聯會主席陳文山說:不知道陳用林會來!會場秩序大亂,只得匆匆收場。中共歷來是只許自己造謠,不許當事人說話,但這次中共的陰謀沒有得逞。


中共在澳洲的走狗、維省華聯會主席陳文山說:不知道陳用林會來!

西人親眼目睹獨裁中共指揮下的惡行

「失望,但饒有興趣地見識了“中國政治”」,這是會議主持人意味深長的話。

8月5日至6日,陳用林先生應墨爾本大學、墨爾本中國問題研究中心及澳洲百鳴文化沙龍的邀請,在墨爾本大學、市中心及博士山市政廳分別以英中文作了三場演講,使得墨爾本市主流社會及華人社區原本方興未艾的“陳用林出走事件”研討熱浪,再掀高潮:共有七百多位中西方人士參加了三場研討會,會者提問發言踴躍,氣氛尤以第二天在博士山市政廳舉辦的“同在藍天下──陳用林華人社區懇談會”(中文)為熱烈,臺下鼓掌喝彩聲疊起,叫好不斷,以致原計劃3小時的座談會不得不增至4小時,觀眾們依然覺得意猶未盡。


陳用林步上講臺,迎來熱烈掌聲,也引起一陣騷動。


兩天三場共七百多人參加了研討會。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兩天三場的活動中都有少數華人發出與主流迥然相反的聲音,甚而在席中手舉攻擊性標語、對演講人指首謾罵、散發反面傳單、搶麥克風發言者,如同主流社會協奏曲中出現的變音,令七百位中西方觀眾心生厭惡,也親眼看到了中華民族的下一代是如何被中共洗腦的。

這對於西人來說,聽聽陳用林說的在澳洲有一千個間諜的證詞,再在同一個會場裏見識見識共產黨派遣的惡棍們如何努力的為陳用林的話作證,豈不妙哉!這機會中共不送上門來,澳洲人對中共惡黨的邪惡哪裏會如此記憶深刻?

墨爾本大學8月5日“澳大利亞政治避難”研討會組織者費南尼(Antonia Finnane )博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是的,研討會上是有許多「憤怒的愛國學生」在場。他們占據了會場的前排座位,大聲質問及辱罵陳先生,手裏舉著將陳用林的名字劃上紅叉叉的牌子,並且拒絕讓會議和平地進行下去,以致於保安人員不得不警告要將他們的首領驅逐出去。

他說:看到在澳洲大學學習的學生對言論自由懷有如此敵意,令人感到非常失望。

他還說:雖然這些學生是最活躍的,但在場三分之二的聽眾熱烈地為陳用林鼓掌,許多人在他演講之後排隊等著跟他講話;在場的「外國」(非中國)學生們則非常有興趣地看到了中國政治的大暴露──這樣的表現,無論是中國還是中國以外的外國人一般情況下是不容易看到的。


面對中共派遣來的惡棍的挑釁,陳用林也顯得有些激動,他再次聲
明:他熱愛中華民族,背叛的是殺害了八千萬中國人民、破壞中華
文化的邪惡的中國共產黨。

這些難得一見的圖片就是將來審判的證據

澳洲人民近距離觀察到中共惡黨培養的下一代充滿仇恨。他們提出應該讓這些中華民族的敗類滾回中共那裏去!

在各位觀看這些圖片之前,我不得不把中共軍頭、前中央軍委副主席,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部長遲浩田的部份講話再重覆一下,這樣圖片裡的肢體動作和狂暴的語言就會找到出處。

遲浩田在一次講話中說:無論如何,我們中國共產黨是不會退出歷史舞臺的!我們寧肯要這整個世界甚至整個地球與我們黨共存亡也不會退出歷史舞臺!!!現在不是有什麼“核捆綁”理論嗎?就是說核武器把整個世界的安全捆綁在一起,要死大家死到一起。我看事實上還有另一種捆綁,就是我們黨的命運與整個世界的命運捆綁在一起,如果我們共產黨完了,中國就完了,世界就完了。

遲浩田還說:在戰爭向我們走來之際,我對我們下一代充滿希望!

一位名叫Tony Phillips 的《悉尼晨鋒報》讀者在該報網站上發表評論說:陳用林上週五(8月5號)在墨爾本大學的研討會被吼叫聲無理地打斷。


一個穿黑衣服戴眼鏡的謾罵者從座位中站起來聲嘶力竭、惡狠狠的
指著陳用林說:「你還指望回國嗎?!你還指望有未來嗎!」到底誰沒有未來?


謾罵者被現場保安警告不許打斷發言人講話,否則將被趕出會場。

Tony說:作惡者看起來是些中國大陸的留學生。我知道我們(國家)是為了錢才錄取他們的;而且我覺得澳大利亞學生也許能從中受益──他們有了機會如此近距離地觀察到,中國共產黨的體系是如何產生壓制異見的行為的。但是,我們有必要忍受這些共產官僚的孩子們在這裏製造的痛苦嗎?我們看到的完完全全是一幕仇恨!

Tony說:也許他們中有的人是真的想聽陳用林講話,同時也需要打斷他,以換取共產黨的歡心。但這群烏合之眾的表現,讓人很難覺得他們已經具備了在一所自由大學上學的素質。

誰在給中華民族丟臉?!誰在幫助仇恨、鎮壓、屠殺中國人民的中國共產黨?!誰在幫助流氓中共強姦自己的祖國母親?!


中共收買的下流學生,手舉謾罵性標語,攻擊陳用林,擾亂會場,
孰不知他們正好給陳用林的證詞當了證人!


一些被中共洗了腦的留學生,有機會到民主社會,但拒絕了解真象,
被中共利用的好慘!


為中共賣命的人,都是這付流氓相,不配做中華民族的子孫!


特務用中文向陳用林吼:不要講英語,要講漢語!但是遭到主持人
的拒絕,還被要求尊重會場次序和主辦人的安排。


這個舉標語,在會場起哄、謾罵、搗亂的傢伙害怕相貌被記
錄,驚慌中叫保安趕記者走,保安不理睬他。(右邊的小圖
是這人的正面照)


這些公然搗亂的傢伙來為陳用林的話作證:中共不滅不行!

8月5日晚上6點,陳用林來到了他的墨市行的第二站:墨爾本中國問題研究中心舉辦的研討會現場。會場有七十人在現場等候他的到來,其中大多數為西人。著名作家、資深記者鐘海蓮女士主持了本次研討會,會場氣氛輕鬆自然。但是在會場最外邊的角落裏,坐了幾個受中共指使的道德淪喪的華人,在研討會接近尾聲時,忽然活躍起來,有人甚至在主持人已宣布研討會結束後仍搶過主持人手中的麥克風,用中文誹謗陳用林。一位西人說:今天我大長見識,看到了什麼叫作「中共」!


角落裏有幾個受中共指使的道德淪喪的華人!


一被中共收買,連長相都變的令人避之三舍!

給自己留條生路吧

在十多年前,當東西德國合併的時候,二天內,美國政府在美國境內逮捕了35000名間諜,這些人的名單是在東德的文件上找到的,東德幾十年的特務網絡,兩天就被幹掉了。

這些「留學生」和所謂的「僑界愛國領袖」的精采表演應該讓炎黃子孫清醒了,醜陋、卑鄙、無賴、暴力和仇恨是中共邪黨的東西。只有邪惡的政府才能製造出這樣黑白顛倒、助紂為虐的貨色來。

看過《九評共產黨》和大紀元《鄭重聲明》的人、那幾百萬退黨的人都會知道,圖片上這些聽中共派遣造孽的人繼續下去沒有生路、只有死路一條!

你討好中共,中共自身都難保,它還能保你的平安嗎? 脫離中共,揭露中共,改邪歸正,棄暗投明才是你們唯一可走的路!

時間真的不多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