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驚呼小看溫家寶 各省頭兒進京威脅江家幫(多圖)
 
林淩
 
2004-9-13
 

溫家寶去年探訪新疆受災者
【人民報消息】現在,江澤民和江家幫把溫家寶看成頭號敵人。這實在冤枉了他,溫不想和任何人作對,但「總理」就是一國的總管,掌管國庫鑰匙的人,有人監守自盜,他不能不管,也無法不管。不是他在和誰作對,而是江澤民和江家幫在與人民作對,只要溫家寶想對人民負責,哪怕是在一個問題、半個項目上,那也是和江氏人馬作對,因為江澤民只能在飽和的毒氣中生活。

除非不打開密閉的窗戶,否則進來的每一絲空氣都在稀釋和降低毒氣的濃度,都在威脅著江和他親信的死活。黃金高事件是基層的表現,而溫家寶事件反映的是政治局常委一級的,今天讓我們看看省部級的領導是怎麼當頭兒的。中國的問題為什麼如此難解決。

違規金額高達二萬五千二百億元

我朋友是國家審計署做審計工作的,她說走到哪裏都是好吃好喝、外帶送禮,賬目越有問題的招待得越好,大家心裡都清楚,手腳乾淨的用不著來這套。

八月初,國家審計署又向中央政治局、國務院、中紀委遞交了一份審計工作報告。該報告披露:各部委和三十一個省(區)、直轄市、○二、○三年代違規金額高達二萬五千二百億元。這還是在賄賂完審計人員之後得出的數兒!

趟地雷陣 國家審計署又一份工作報告

動向雜誌2003年6月刊透露,看了中紀委對金融系統的一份調查報告後,朱熔基感慨萬分,五月二十八日在上海衡山賓館會見上海各民主黨派和專業人士時,他兩度失聲痛哭;翌日在上海大公館會見吳邦國、陳良宇以及上海市委,講到黨內、金融界的黑暗腐敗時,氣昏暈倒。朱熔基為自已在任內所做的違心事而深感內疚、自責和悔恨,並指出黃菊陳良宇也有責。

2002年11月的十六大之後,曾在1989年跟著趙紫陽去天安門看望學生的溫家寶接過了一個爛攤子,在這個時候當總理,真要有不怕趟地雷陣的勇氣!

爭鳴雜誌9月刊報導,八月初,國家審計署又向中央政治局、國務院、中紀委遞交了一份審計工作報告。這份工作報告,是從去年三中全會前夕開始,用了長達九個月時間完成的。開始時,只是選擇部分部委、金融、地區,到去年年底,又擴大了部委、地區。但在審計過程中,發現違規情況超意外的嚴峻,於是在今年三月,再擴大到各部委、金融、省一級政府部門;審計隊伍從五百人不斷擴展,最高峰時,由中直機關、監察部、解放軍四總部、國家行政學院等部門抽調了二千多名副局級以上幹部。

審計工作阻力重重,在審計進行期間,中共中央、國務院、中紀委先後下達三次指令,警告地方諸侯:「不准干擾,不准阻礙,不准作假、轉移,不准插手」。

威脅、暗殺、色情、金錢誘惑之下困難重重,舉步維艱,有的幾次打退堂鼓。溫家寶多次致電、派辦公室人員前往地方慰問、鼓氣,還親自寫短言慰問:「你們是維護國家、人民財產資金,維護國家、人民的利益,堅守職責崗位的人民公僕。」

在鋪天蓋地都是禍國殃民者「三個代表」的噪音下,溫家寶告訴幹部「人民公僕」的定義是:維護國家、人民財產資金,維護國家、人民的利益,堅守職責崗位。

違規金額高達二萬五千二百億元

江澤民和江家幫
審計署審計核查了O二、O三年國務院部委、三十一個省(區)、直轄市的行政經費、稅收、基建、金融信貸等違規情況,據已披露並核實若干部委、地區的數據,共審計出違規金額,高達二萬五千二百億元,相等於O二、O三年國民經濟總產值的百分之十八和百分之十四。

違規分類金額如下:(一)挪用、侵吞國土開發資金、稅收,四千五百億元;(二)挪用地方稅收,二千八百五十億元;(三)挪用基建開發、水利農業、環保、衛生、教育開支經費,二千四百五十億元,(四)金融機構違章、違規貸款、拆借,一萬二千四百億元;(五)挪用截留外匯,三百五十四點四億美元,相等於三千億元人民幣。

這裏面有多少江澤民父子和江家幫的影子在晃動?!

違規嚴重的部委和省級地方政府都是江家幫

審計總署審計工作報告中,被審計出問題嚴重、違規情節惡劣的部委,有:教育部、國土資源部、建設部、交通部、水利部、農業部、文化部、海關總署、稅務局、國家體育總局等。

被審計出違規金額嚴重的前十二名省級地方政府,為:

廣東省:五廳、七局、一署、四行,違規金額六百五十億元(一署為海關總署,四行為四大商業銀行分行、支行,下同);

江蘇省:六廳、四局、一署、四行,違規金額五百二十二億元;

山東省:六廳、七局、一署、四行,違規金額五百一十七億元;

上海市:九局、一署、四行,違規金額四百六十億元;

福建省,七廳、二局、一署、四行,違規金額三百七十七億元;

河南省:五廳、五局、一署、四行,違規金額三百四十億元;

遼寧省:六廳、七局、一署、四行,違規金額二百九十億元;

湖南省:六廳、七局、一署、四行,違規金額二百五十億元;

重慶市:八局、一署、四行,違規金額二百三十三億元;

安徽省:六廳、二局、一署、四行,違規金額二百三十一億元;

江西省:六廳、三局、一署、四行,違規金額二百二十八億元;

山西省:七廳、五局、一署、四行,違規金額二百一十九億元。

這是2002年、2003年的審計問題,當時的廣東省委書記是李長春,江蘇省委書記回良玉,山東省委書記吳官正,上海市委書記黃菊,原福建省委書記賈慶林、賀國強、陳明義(省長習近平),重慶市委書記賀國強,別人先不說,江的親信李長春、吳官正、黃菊、賈慶林進了政治局常委會,回良玉當了24名政治局委員中的一個。審計碰到了誰的神經就一目了然了。

省頭兒威脅江家幫


中紀委書記、前山東省委
書記吳官正
審計署的審計工作報告,在中央政治局、國務院、中紀委內部引起震驚。

吳官正當書記的中紀委主張:就審計情況,以國辦、審計署的名義發出通報,若干部分由新華社發統一新聞稿予以公開。這可嚇壞了各諸侯。

排行榜前五名的廣東、江蘇、山東、上海、河南等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都上京要求中央不能公開公布,其最充份的理由是:存在、出現的問題,是幾年、十幾年來沿襲下來的,如要追究,就要出大問題,追到當年的省(市)委書記的頭上,即李長春、黃菊、回良玉、吳官正、賈慶林等,到時局面將會一發不可收拾。

當然,吳官正不想整別人最後把自己揪出來,他會怎麼做可想而知。江澤民專門收攏一批有最大問題的人當最大的官,目地就在這裏。溫家寶做總理的難處也在這裏,他不可能把和自己平起平坐的政治局常委給免職。他還不得不派在底下破壞宏觀調控的副總理黃菊去下面視察。難哪!

政治局先不幹了

既然有最大問題的人當了最大的官,自然中央政治局內部那些被觸及的人要對公開、點名,有激烈的抗爭,他們說:「擔憂地方和中央的矛盾會激化,影響今後關係;擔憂地方領導層會失去管治、領導的威信和基礎,擔憂社會上引起強烈反彈,借機帶出其他抗爭活動和事件」。

他們的理由似乎很漂亮,都是為黨的威信著想,為社會安定著想;但沒有他們敗壞黨的形象,沒有他們的禍國殃民,抗爭活動和事件從何而來呢?

審計風暴引發社會強烈反彈

黨內、社會上已就審計風暴再度引起了強烈的反彈,網站幾度爆棚。中央政治局、中紀委、人大常委會已收到抨擊違規開支、支持和聲援審計署關於審計體制等的信函,多達一萬七千多封(件),直指審計風暴揭露的現象,是制度、體制、機制上的問題。也就是幹的不好的、造成損失的必須被彈劾。

中國的問題就是解決江澤民的問題

監察部門更提出,將審計體制,由現行的行政型模式改為立法型模式,設立與國務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相平行的審計院。審計院直接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大常委會負責並報告工作。審計署應確立隸屬於立法機關,從國家行政職能中脫離出來,成為立法機關監督行政職能的手段。中央研究室、社會科學院已指出:現行地方審計署等同現行地方監督部門,不但職權受到侷限,而且運作都受制於政府長官的「決定」,根本起不到審計作用,目前審計出的震驚性違規金額,已足以反映出體制、機制問題。

但是監察部門的提議根本行不通。咱們中國連一黨專制問題,軍委主席淩駕在總書記、國家主席之上的問題都解決不了,其它的怎麼談得到呢?監察部門要直接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大常委會負責並報告工作?人大是個橡皮圖章,人大還沒開會選舉,海外的江氏嫡親網都把各部委任命名單公布出來了,你 想向人大負責,他們自己還在那裏聽喝兒呢!

所以中國的問題就是解決江澤民的問題,江的問題解決了,江家幫自然樹倒猢猻散,江的問題不解決,江家幫利用手中的權力還要拼死保護自己。

江澤民的一小撮已經無法向歷史交待


希望吳邦國能與胡溫攜手
近期,溫家寶針對審計出的問題,作了講話,他說:必須勇於面對事實,腐敗已經侵蝕到深層次,形成了結構性,吞蝕了經濟發展的成果,危害了城市廣大市民和農村農民的利益。這一局面不扭轉、不改變,不但人民生活水平整體不能提升、社會貧富兩極化會加速,可以肯定經濟發展會夭折,社會危機會爆發,這個局面及其後果是不可想像的。

這個後果不但共產黨大大小小的幹部們都看到了,而且連沒牙老太太都說:江澤民那夥再這樣為非作歹下去,國家可就徹底完了!

溫家寶在國務會議上,曾兩次提到:關於起草對有關黨政部門、主要領導幹部,就行政、經濟、金融上瀆職、失責要追究、查處的條例,反覆抓了七、八次,還有阻力。政府一屆的時間僅五年,是不是再要討論、共識三、四屆,那怎麼向歷史交待!

江澤民和他的那幾個極少數不想回頭是岸的親信不會想到「向歷史交待」,他們哪怕有一點這樣的心都不會走到今天的地步,他們已經無法向歷史交待,他們也不想向歷史交待,他們等待的只是歷史的審判!

還有三天就是四中全會了,希望更多的與會者支持總理溫家寶,為了中華民族的前途發出正義的聲音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