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变前何去何从!在中共“斩首行动”下的美国(多图)
 
——如果世界没法对中共恶行回应 世界精神理念将面临崩溃
 
2005-9-1
 
【人民报消息】最近一个名词很时髦:“斩首行动”,这是美军在伊拉克作战的行动代号。中共最近开始借用这个代号,来表述挽救中共---困兽突围的思路。

中国空军副政委、前朝驸马(国家主席李先念之女婿)刘亚洲中将,在署名文章“中国未来二十年大战略”中这样描述对美国的“斩首行动”:美国是台独的“首”,首先要把这个“首”斩去。不管我们承认与否,中美关系事实上是中国对外关系的基石。没有中美外交,就没有中国现在的外交。

胡锦涛九月六日抵达美国,这是中美关系的敏感日子,也是全球聚焦美国、中国的时刻。我们如何看待美国、中国和中共?如何绕开层层迷雾识别本质?

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在短短的二百多年里,她创造了历史的辉煌。今天,她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在恐怖主义分子威胁的同时,一场更大的危机正悄悄逼近。美国对此是否给予了足够的重视,并采取有效的措施,将关系到美国和人类命运的前途。

中共正在挑战美国对人类尊严的信念,并成功的利用了自己制造的经济假像,通过经济利益使外界对自己的人权批评禁声。以美国爲首的西方阵营的麻痹大意,如果持续下去,必定是人类社会的巨大灾难。因爲中共所影响的地方,必定意味着人权和自由价值的萎缩和死亡。

美国的立国精神和责任


一场更大的危机正悄悄逼近美国!
美国是一个与衆不同的国家。从建国之日起,民主自由和人权的价值就在这里扎下了根。《独立宣言》里写道:“我们认爲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这段文字,奠定了美国立国理念的基石,激励着不同国家民族追求、热爱自由价值的努力。

美国人常说:“上帝保佑美国。”是的,这是一片特殊的土地。从立国起,美国的自由政体就成了世界的榜样,成了人类自由精神的灯塔。她高扬的自由理想和独立精神,注定她要爲人类的未来树立典范,成爲世界新秩序的开创者和捍卫者。这正是美国与生俱来的责任,也是神佑美国的原因。

在建国过程中,美国拥有了其他任何国家都不敢奢望的条件。美国诞生了一批具有伟大人格、智慧和能力的开国之父,美国制定了一部最开明稳定的宪法,美国还有丰饶广袤的土地和资源。在一个充满动荡与艰辛的年代,美国却在短短的时间里创造了罕见的繁荣。对此,美国门罗总统感叹到:“以前没有任何一个政府能在如此顺利的情况下开始自己的工作,也没有任何一个政府能如此完全地获得成功。如果翻开其他国家的历史,古代的也好,现代的也好,我们找不到一个像我们这样发展迅速、伟大繁荣和人民幸福的例子。”这一切,正是神佑美国的表现--爲了美国未来能够担负的责任。布希总统说:“对民主的信仰不仅是我们国家的信条,它是我们人类本能的希望,是一个我们怀有但并不独有的理想,是一个我们肩负并继承发扬的信念……如果我们的国家不领导争取自由的事业,这个事业就没有领袖。”诚哉斯言!美国今天成爲世界最强大的国家,这绝不是偶然。

世界格局的演变与美国的困境

人间万事皆相生相克。责任与能力同在,光荣与艰辛并存。美国面临的是一个纷繁复杂而日益堕落失序的世界格局。

在冷战结束之后,欧洲开始了寻求与美国平起平坐的道路,进行内部整合,与俄国和中国联手制约美国;亚洲各国试图摆脱美国的影响,中共开始谋求霸权,北韩加强获取核武以与美国进行对抗的能力;联合国腐败无能,无法扮演公正的角色,美国在其中进退两难;极端恐怖主义分子对美国发动了袭击,消耗了美国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

美国是否会被边缘化?美国是否还能够担负维护倡导自由事业的责任?美国的未来最大的挑战来自何方?这一切,考验着美国的理念、决心、智慧和能力。

美国面对恐怖分子的袭击,表现了前所未有的坚决,采取了行之有效的办法,成绩斐然。但一场更大的挑战,已经悄悄走来。这场挑战,远比极端分子的恐怖主义严峻,因爲它规模更大,威胁更深,却难以被人知觉。这场威胁,就是中共另类恐怖主义的输出。

美国的最大挑战和威胁

反恐虽然成爲了美国目前最大的议题,但几个极端主义恐怖分子却不可能构成美国的最大威胁。他们显然不可能对美国社会整体造成太大实质性的影响,更不可能动摇美国社会的根基。恐怖主义分子在道义、经济、人力与运作上都远远处于劣势地位,这使得美国可以轻松地组成世界反恐联盟,并迅速取得巨大胜利。

但是,中共的威胁却远非如此简单。

中共本质没有改变

中共几十年来韬光养晦,但本质却完全没有任何变化。在中共发展经济的同时,在政治上却完全停滞,人权方面在近几年持续恶化。基督徒、天主教徒、地下教会、民主人士、新闻记者遭到打压;千百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成千上万人被
残忍虐杀。这一切暴政及其制造的恐惧,爲的不过是维护中共一党专制的暴政。SARS谎言和对蒋彦永医生的软禁,足以说明中共视中国人与世界人民如草芥。去年底《大纪元时报》发表的《九评共产党》一书,对中共的本质进行了共产党创建以来最深刻的剖析。

变得更加狡猾的中共

与其他任何政体或专制者不同的是,中共经过八十年的历练,更知道如何对付本国的民衆和外界的批判。

中共充分利用了中国人希望发展的心理,通过几十年经济停滞后的一点发展,加上虚假的经济资料以及外资的投入和财富集中的少数橱窗,来制造虚假经济表像以给民衆洗脑,证明自己的合法性。中共还成功地利用了中国民衆抵抗外辱的心理,煽起了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把外界的一切批评贴上所谓反华的标签,以制造对外仇恨来稳定自己的政权。与此同时,爲了更大程度的削弱民间独立声音,中共制造了精英主义路线。对经济精英、社会精英和文化精英进行收买,这样,民间缺乏足够的发言人,同时又给高压控制下无可奈何的民衆制造某种可能发达的假像。

中国政府和民族被中共挟持

在道德败坏之下,在民衆看不到自己的反抗出路之下,人们把所有的精力和能力放在了如何讨党的欢心、进而成爲精英一员的机会上。一旦成爲这种精英,既得利益和党的纪律就足以让这些人失去灵魂和良知,成爲专制体制的御用者和维护者。

这种精心制造的经济表像和精英机会,中共殚精竭虑发动的各种政治杀戮运动制造的民衆对共产党噤若寒蝉的恐惧心态,加上舆论的严实控制和恐吓高压,中共专制秩序在中国人普遍的无奈、少数人得到当局利益后的沾沾自喜以及民衆不明真相的对外仇恨中,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 ―― 政府被完全控制,整个国家和民族被挟持。这正是人们难以看清中共、不敢看清中共、无法采取有效对策的根本原因所在。

拿西方当猴子耍

在对付国际压力上,中共成功的利用了自己制造的经济假像,通过经济利益使外界对自己的人权批评禁声。

对于发达国家,中共利用大批的订单让大财团急于巴结,并游说自己的政府,让西方政客爲之心动。法国就是一个例子。因爲急于解脱自己目前的经济困境,法国的政客不仅对中国的人权问题视而不见,而且不惜牺牲长远的利益,不惜牺牲伟大的法兰西精神,置其他盟国的利益不顾,心甘情愿的充当中共的说客,要求欧盟解除武器禁运。

同时,中共还利用各种狡猾的说辞和经济外交的软硬兼施,把自由社会套进了自己的游戏规则。虽然自由社会耗费心神、满怀期望与中共进行人权对话,但这种毫无成效的对话招致外界的广泛批评,也被中共官员背后讥笑――他们一直拿西方官员当猴子耍。他们改善人权的说辞,释放几个良心犯,进行乡村选举,都在中共的严格控制之下,毫无诚意,也毫无实质性的改变,但却达到了一个效果:让西方社会误以爲中共在变,或者给他们一个对本国民衆“颇有成效”的交代。

中共利用美国反恐的需要和北韩的难题,以“合作”爲筹码(尽管这种合作是基本的人道主义的要求并符合中国的利益),压制美国支援自由人权价值的努力,破坏美国的立国精神。

但在反恐和武器扩散问题上,美国如果试图得到中共的合作,无疑是与虎谋皮、缘木求鱼。因爲中共决不会愿意失去一个能够拖住美国、让美国分神甚至焦头烂额的机会,去砍掉自己的一只骼膊。中共从来不惮于肆意撒谎,所以它一方面口口声声的答应美国,另一方面却私下里毫无节制的大规模扩散武器。中共需要的不过是拖延的时间,中共一旦有足够力量,便不惜与美国撕破脸。

中共有足够的说辞在谈判失败后推卸责任,诸如,中国有什麽办法能够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北韩身上,让北韩不拥有那些武备呢?美国如果把希望寄讬于中共,则必定以失望和绝望告终。

中共在各国培植自己的发言人

中共同时利用自由国家的民主制度,在各国培植自己的发言人,大肆输出特务组织。据不久前出走的前中共驻澳外交官陈用林指证,中共在澳大利亚有超过1000名特务。加拿大、美国则更多。

对于发展中国家,中共利用自己专制权力积聚的财富和毫不存在的法律约束,在中国九亿农民平均收入每天不到一美元的穷困条件下,爲收买他国砸下重金。

中共进行金元外交、提供钜额无偿经济援助的国家,往往人权记录欠佳。中共做法的唯一目的,是收买这些国家在国际上爲中共说话,与美国抗衡。在中共的经济外交攻势下,联合国成了中共外交运作的展示会。尽管各国知道中国每天都有人被当局拘禁、迫害甚至虐杀,但很大一部分国家却仍然在中国人权问题上保持罕见的沉默。

可以说,联合国正在走向堕落,丧失自己应该扮演的维护世界正义、捍卫人类基本价值的功能角色。这是人类文明进程的一大悲哀,人权自由的一大挫折。但这些反人类和历史潮流的做法,却被中共用来对本国民衆进行洗脑,显耀所谓的外交“成就”,让中国本身走向自由、法治、人权的进程更加遥遥无期。

中共对美国的“斩首”行动


中将刘亚洲署名文章要对美国采
取“斩首行动”
在人类价值的光谱上,美国和中共处于两个端点。在中共所能影响的地方,就有谎言欺骗,就有暴力恐惧。这与世界普适自由人权价值格格不入,两者水火不容。民主自由的传播,必然意味着专制的解体,而专制势力的扩大,也必然意味着自由的死亡。

中共深知世界自由的潮流,但它决意抗拒这种潮流,因爲中共不相信上天的造化,而沉迷于战天斗地并从中得到乐趣。美国因爲坚定的民主自由理念和强大的国力,被中共视爲目中钉。因此,遏制美国、瓦解美国的联盟、对美国社会进行渗透,成爲中共的核心目标。

爲此,中共充分利用了欧洲急于与美国分庭抗礼的心理,在国际上进行反美宣传,制造所谓美国搞霸权的言论,离间欧洲各国与美国的合作。中共同时利用欧洲一些国家摆脱经济困境的需要,利用开放中国的市场作爲诱惑(尽管在全球化潮流中这不过是中共的分内之事和不得不走的一步),把这些美国昔日最坚定的盟国拉到自己的一边。法国的亲共立场正是一个例子。

同时,中共在自己的周边扩大自己的势力。除了北韩和巴基斯坦外,中共加强了对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南韩、日本、台湾、柬埔寨、印度等国的影响。据前中共官员透露,澳大利亚和其他一些大洋洲国家,都被列入中共的大周边计划当中。此次中共前外交官投诚事件在媒体曝光前澳洲政府对其不友善态度,充分显示了中共渗透的程度。

在中共分化西方民主国家和收买发展中国家的运作下,联合国成了中共可以肆意摆弄的机器,甚至把斗争目标指向了民主自由价值的最忠实捍卫者――美国。可以说,西方民主阵营正在动摇并分裂,美国和以美国爲代表的自由体系的力量遭到很大的削弱,民主自由的价值正在专制的利益诱惑下臣服。

不仅仅如此,中共还充分利用美国的自由制度,把黑手伸进了美国本土。

中共利用美国国内的不同观点和声音,试图对美国政府进行分化,制造内哄。在华盛顿特区的大使馆,有一个27人的专门小组,负责对国会进行游说。

让大财团爲中共说话

中共通过订单和市场许诺,让大公司大财团爲中共说话。不久前,中共专门雇佣了一家美国著名游说公司,负责包装中共形象,着力打通主流社会。中共大量邀请美国公司、官员、媒体,以“皇家旅游”的贵宾方式访问中国,给他们良好的接待,通过严密的事先安排,给他们展示虚假的一面,并通过他们的嘴来传达中共所希望传达的资讯。

中国社会在中共半个世纪党文化的教育宣传之下人们的思维已经受到中共的严重污染扭曲,中国人因爲对当局普遍害怕而主动顺着当局的要求说话,中国的“民意”已经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中共的想法。

没有自由的资讯,就没有真正的民意。外国人看到的是媒体影响下的中国人,是中共的影子和理念。如果不加分辨,以爲中国民衆口里的就是民意,将会犯下巨大的错误。不幸的是,很多西方社会的中国观察家,驻中国的使节记者以及前往中国访问的很多团体人士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误以爲经济交往可以改变中共,殊不知,最后的结果却是中共利用其从百姓身上大肆攫取的经济利益来收买西方各国的上层人士、公司、财团和政府,加强了中共自身的筹码和影响力,改变了西方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清廉的价值和实践。

中共还堂而皇之的假中美交流的名义,通过文化和经济渗透,把自己的喉舌媒体CCTV扩展到美国,并在北美拥有17个频道,欧洲亚洲频道也相继开通。这是中共全球宣传计划的一部分。在精美的文化包装之下,在客观友好的语调之中,赫然隐藏的却是中共几十年发展而来的登峰造极的统战和洗脑招术。

在这场宣传中,中共把自己精心打扮爲像是中华民族的代言人,向全世界人宣扬中共在变好,中共是中国发展的功臣。但是,稍微比较一下中共在国内对百姓输灌的反美情绪、反民主言论和反自由举措,就知道那不过是中共对外宣传的幌子。谎言更加狡猾精致,洗脑更加巧妙彻底。西方社会对中共这种两面分裂、赤裸裸的里外不一,却不可思议的习以爲常,丝毫没有意识到其危害性。

中共还对美国大公司进行腐蚀。中共利用腐败来维系自己的统治。中国社会在中共治理下谎言遍地。在当局的一次审查中,全国85个城市隶属于四大商业银行的670多家分支行,有高达98% 的银行做假账、虚账,并持有二至七、八本各种形式的帐册,应付检查。一个个走向中国的美国大公司、大财团也经受着这样侵蚀,参与腐败作假做法。 Yahoo, Google, Cisco,……则忘记了自己所享有的自由,对人权、自由、法轮功这些所谓敏感辞汇进行过虑,助纣爲虐帮助当局搜寻封杀追求民主理念的网民。在《失去新中国》一书中,葛特曼先生记下了这一切。

面对中共的这种攻势,在不公平的规则之下,自由社会对专制势力入侵的抵抗显得软弱可欺,处处被动。美国之音在中共遭到强烈干扰,中国民间自由资讯遭到强力打压,但中共的宣传在美国公司的配合下在美国发展起来畅通无阻。

中国大陆的独立舆论毫无生存的空间,独立媒体、网路遭到封杀,外国人无法在中国自由办报,但中共却可以轻松的通过利益收买美国当地的华文媒体,用极小的代价使之成爲自己隐蔽的代言人,通过他们对美国不同政见、信仰的华人团体进行歧视和打压,按自己的意图影响主流社会。中国国内民主人士受到监控、判罪,外来人士被处处监视,中共却在美国培植了大量了公开的亲共组织,还有大量的地下组织。

华人社区被中共全面渗透

很多华人侨团和学生团体被中共利用经济、政治利益和压力收买,忠实卖力地执行中共的指示,不同观点、自由理念的华人团体被排挤,被边缘化。华人社区被中共全面渗透和控制,对中共的恐惧和对民主自由价值的放弃在美国华人圈中迅速蔓延,很多华人社区的活跃分子被发现成了中共利益的代言人。

这是一种极不公平的竞争,渗透的后果相当可怕。在与中共的交往当中,人们很容易就被中共虚假的笑容和承诺所欺骗。在与一个专制政权打交道过程中,人们“久而不闻其臭”,不知不觉中降低了自己对人权、对道德的标准。如同温水煮青蛙,我们很可能在麻痹中已经完全丧失了我们的知觉,忘掉了我们最重要的价值和原则。在美国还在爲自己目前的强大而沉醉时,她的阵地正在被悄悄的蚕食。

当自由社会还在爲自由民主价值引以爲豪时,自由的根基正在动摇。这种麻痹大意,如果持续下去,必定是人类社会的巨大灾难。因爲中共所影响的地方,必定意味着人权和自由价值的萎缩和死亡。

中共企图用战争和民族狂热化解危机

如果认爲中共只是满足于对美国进行传统意义上的对抗,那就太低估中共了。

中共当局曾在新浪网做了一次大型网上问卷调查说明,在回答“你会向妇孺和战俘开枪吗”这个问题时,超过80%的人选择了“会的”。这显示了中共对民衆洗脑的成功,正如很多受洗脑的中国人对9/11悲剧不是悲痛而是欢呼一样。但爲什麽中国在和平时期要进行这样的调查,要问出这样毫无人性的问题?

一位中共高层官员透露了这样的资讯,中共高层决定搞这次调查的目的是进行思想摸底,他们想了解,如果中共向全球发展必需伴随着对立国人口的大规模死亡,中国的民衆能否接受,是拥护还是反对。如果这些未来的战争参与者连非战斗人员都敢大开杀戒,对于战斗人员自然会百倍杀戮,所以对问卷的回答能够体现出人们对于战争的总体态度。看到这样骇人听闻的结果,该官员表示很激动。

在那位中共官员的两篇讲话里,中共高层已经意识到了共産主义在中国的危急命运。所以,中共将以帮助中国争夺生存空间爲藉口,以对外战争来解决中共自身的生存问题。换句话说,就是挟持中国,把自己与中国人民、世界人民的命运捆绑在一起。爲此,中共正在大力发展高科技武器,包括“干净”核子技术,遗传基因武器技术以及生物武器技术,能够爲大规模地消灭美国人口,甚至高达一、二亿人,以在与美国的决战中取胜,进而取得全球霸权。

这些言论和思想在很多人看来似乎是疯人疯语,只能当作笑料。但如果采取这种态度,必定铸下历史的大错。马克思主义相信,暴力是新社会诞生的産婆,爲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共产党人不惜牺牲一切。在共産主义历次运动中,从来没有在乎过民衆的死亡。在中共统治之下,中国社会8千万人死于暴政,大多开国元勋都在政治运动中被摧残甚至消灭。50年前,毛泽东就扬言不惜打核大战,死掉中国三亿人(当时中国的总人口不过才大约5亿人)。

依靠暴力,不顾人命是中共的一贯思维

几年前,大陆出现了超限战言论的书籍。不久前,中共通过了反分裂法。最近一位中共少将公开发表了核战言论。前者在外界看来毫无必要,后者更是荒谬至极。但在中国大陆,他们都得到了官方的支持和默许,甚至在民间拥有很大的市场。国际社会已经很难理解在中共洗脑下民衆可能出现的思维变异。

这一系列事件的演变和发展不是偶然,正是中共的有序部署,是中共在自己命运尽头前的孤注一掷。它需要以战争和民族主义的非理性狂热来化解自身的危机。依靠暴力,不顾人命,正是中共的一贯思维。

中共的这种走向,有着坚实的配套措施,可以轻易付诸实施。中共集中控制了中国所有的政治、经济、科技等资源;中共还牢牢操纵了舆论,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对杀戮妇孺与战俘的支持即是明证。中共的强力控制系统可以迅速贯彻最高层的决定。一些学者所指出,专制的统治与民主体制的对抗中,专制体制将在短时占居优势。

一旦中共处心积虑的条件成熟,人类社会将会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人类民主自由的价值、生命、和平与安宁都受到了最大威胁。这是一种以十几亿人口爲要挟的有组织的强大的恐怖主义,其危害远非任何其他恐怖组织所能相比。对和平的威胁也并非北韩、中东等一些国家所能相提并论。

这种威胁,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影响加大而日益严峻。任何一个国家的发展、崛起应该说都是好事,是对世界繁荣的贡献。但现在的问题是,中共代表的是专制邪恶势力,它控制和挟持了中国,利用中国的发展在世界范围进行腐蚀渗透,践踏人类自由价值。

中共不是中国,中共也不代表中国,中共是在利用暴力夺取和维持的一切资源来达成自己的邪恶政治目的,爲此甚至可以不惜毁灭中国,毁掉世界的未来。这些邪恶的目的,都被精心隐藏在经济往来和友好关系的漂亮外衣下。因此,中国的发展最后演变成爲中共的扩张、专制秩序的扩张。这是世界的灾难,也是中国的灾难。中国民众和国际社会的第一要务,是如何把中共与中国区分剥离开。

中共钻的最大空子:世界转向经济而忽视道德

对于中共的这种威胁,美国并不是没法对付。美国需要的,不过是理念、远见与信心。

布希总统在就职演说中提到,美国需要理想和勇气。在面对中共的问题上尤其如此。中共钻的最大空子,就是世界转向经济利益的追求而忽视了道德和价值理念的要求。是西方社会自己的让步,给中共的输血,养虎爲患,形成了今天的局面。中共利用外资,制造了一副繁荣的假相,套牢了更多的外来投资者、官员和各国政府。面对这种经济诱惑,很多国家、很多财团走向了最短视、最恶性的竞争――争相放弃自己的道德底线,以向极权者卑躬屈膝来分得一杯羹,成爲专制者的囚徒和同谋而不知觉、不能自拔。这是一种毫无必要的自我毁灭,因爲,如果西方社会在与中国打交道时能够坚持自己的理念,那麽最终屈服的就只能是中共。

美国的公司和官员显然不能在这样一条危险的轨道上滑行。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因应中共的威胁需要远见。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美国对中共邪恶威胁的重视远远不够。但当中共威胁真正被察觉时,可能就爲时已晚,代价太大。美国花了天文数字的财力才把苏联的威胁消解,一旦中共在全球扎下根基,因应起来显然更加困难。所以,唯一的办法,是在它还有可能被改变,比较容易被改变的时候进行努力。

中共不是没有自己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中共暴力专制这一反人性、违背历史潮流的本质。美国如果能够爲自由民主的价值作更大强度的维护,进行更坚定的宣传,对中共的谎言宣传输出进行坚决的抑制和反击,将能够取得道义的制高点,瓦解中共的反民主反自由宣传。

美国已经向全世界宣告,压迫必定是错的,自由永远是对的。现在的关键是,美国能够在何种程度传播和捍卫这一人类不言而喻、永远也无须辩驳的公理。中共的暴政已经肆虐了中国半个多世纪,人类当代最大的群体灭绝事件――对上亿无辜善良的法轮功信仰者、一群和平不懈的追寻真善忍信仰的人的迫害也持续了6年,美国是否还要无视这种压迫,放纵那些残忍的迫害者?

在受到中共经济诱惑的地方,美国同样可以给他们以经济的支持,加强对自己盟邦的联系。不同的是,受援国将可以避免中共无形的枷锁,走向真正的富足、自由和光明。美国的综合国力比中共强大得多,既然中共能够做得,爲什麽美国做不到?美国爲什麽要束手无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盟邦在头脑昏沉中走入灾难和危险?

美国是否看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在中共之下,中国社会问题百出,危机四伏。民衆逐渐走向觉醒,中国每年有数万起民衆抗争事件。2004年底海外华人发表了罕见的大胆、系统而深刻揭露中共罪恶的千古奇文――《九评共产党》,至今有近400万人公开退出中共。

这是中国巨变的前兆。但中共一定会想尽办法,动用一切暴力和宣传机器试图对正义抗争进行扼杀。如果美国能够对这股民间自发的追求人权自由的力量给予坚定的支持,中共将在很小的努力下被击垮,中国社会将会走向一个全新的时代,人类社会将会迎来自由的新纪元。美国能够在中国民衆追求自由的艰难而伟大的历程中提供何种帮助?美国是否能够看到和把握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加速中国社会的这种变化?美国是否有信心进行这样一场历史性的努力?

如果美国对中国的自由事业施以援手,尽管中共会利用自己的媒体进行诋毁,但美国完全可以用更强大的声音进行抗衡。如果在中国的上空出现自由的资讯,让民衆都看到中共暴行和罪恶,中共将会迅速走向垮台。美国是否有这样的魄力?事实上,中国的民间已经在进行这样的努力,民衆在自发的进行电视插播,海外华人已经在中国上空打开了一个缺口。但他们争取自身知情权的努力,遭到中共的巨大抹黑和报复,举步维艰。美国对此能够提供何种帮助?

正如布希总统所说,世界和平的最大希望是自由遍及全球。共産主义阵营垮台以后,美国曾有过一段相对安宁、安逸、安乐的年月。但是,中共的黑手已经悄悄的伸向了全球,伸进了美国。中共的核弹对准了美国的天空和土地。如果人类的每一个成员都有人权和尊严,其生命不可计价,那麽,残害生命、剥夺人权尊严的邪恶共産主义注定要从世间消除,而中共就是中国和美国以及世界人民的最大共同敌人。

胡锦涛访问美国带来的契机

美国是一个神佑的国家。荣辱与责任同在。上天给予美国的恩典和能力,也许就是爲了她在今天所肩负的责任。美国是一个伟大的民族,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两次最大规模的战争中维护了和平,又对苏联共産邪恶进行了长期斗争并取得了胜利。

今天,很显然,如果世界没有办法对中共的恶行进行回应,这个世界的精神理念将面临崩溃,人类对未来的信念将会瓦解。这是一项捍卫人类基本价值和尊严的正义事业,顺应着历史的潮流。这是比已往任何事情都更重要的使命,将给美国带来永恒的荣耀。如果擦肩而过,则必是美国最大的损失。

实际上,自由的号角早已被布希总统吹响。他坚定表示美国对人类尊严的信念将是美国政策的指南;美利坚合衆国的政策是寻求和支持世界上所有民族的民主运动和民主机构,以期实现在世界上根除暴政的终极目标。现在,是明确最大的暴政目标,并加强行动的时候了。

胡锦涛就要访问美国了。美国无法从他身上得到什麽真正承诺,因爲他不过是共産意识形态棋盘上的一个棋子,同样身不由己。

在共産主义制度下,没有人是自由的,包括党魁。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没有几个有好下场,能逃脱党对他们的惩罚命运。但是,美国应该象当年鼓励戈巴契夫那样,鼓励、呼吁和支持胡锦涛改变共産主义意识形态。这个任务并不是那麽容易,但却是从根本上改变胡本人、中国以及世界命运的办法。

如果胡锦涛愿意行动,在中国民衆和美国的全力支持下,在神的佑护下,这项正义的事业将必定成功,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会名垂青史。如果在共産主义的前提下进行合作,则一切成果都将虚同泡影,美国必会大失所望,后悔莫及。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造就着伟大的国度和领导者。每一个个人、每一个团体、每一个国家,都可以用自己的行动,爲改变人类命运、开创历史新纪元作出伟大贡献。作爲最具备有利条件的美国,自然更不应该错过这样的机会。

(大纪元社论:在中共“斩首行动”下的美国)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