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江案對中美關係的影響
 
作者:橫河
 
2004-7-7
 
【人民報消息】最近在網上看到一篇文章,說江系人馬不斷接觸美國政府,威脅說再不中斷訴江案,中國就要攻打臺灣。這條消息雖然暫時無法證實,但江某非常重視這個案子卻是事實。另一條消息是中國政府威脅說可能對美國軍隊在海外的司法豁免權問題使用否決權。這一條消息中國報刊和華盛頓郵報都刊登了。使用否決權,中國提了兩個理由:一是伊拉克戰俘受到非人道虐待,二是對美國臺灣政策的報復。

關於虐囚問題,中國政府是最沒有資格說三道四的。在中國,所有被囚禁不被囚禁的人都沒有任何個人權利,天安門母親沒有哭自己孩子的權利,法輪功學員沒有煉功的權利。中國政府一邊在中國的幾百所監獄勞教所用上百種酷刑虐待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一邊對萬里之外的伊拉克的戰俘表示人道關懷,不知是中國政府真的把伊拉克戰俘看得比中國公民更重,還是僅僅作為對美國的一種報復手段?

關於美國對臺灣的問題,中國一直對美國施加壓力,要求美國制止陳水扁的言行。如果中國真的認為臺灣是中國的內政的話,應該要求美國不要干涉才是。而事實上,中國在邀請美國,按中國的說法,幹予中國內政,請美國出面來說服陳水扁。因為美國沒有按照中方的要求來干涉中國內政而報復的藉口是不充足的。實際上對美國的任何報復都還是牽涉到江澤民在美國被起訴的案子。這個案子,中方做了很多小動作,通過一切手段壓美國政府,要美國政府取消這個起訴案。這個已經得到美國官方的證實。顯然中方特別重視這個起訴案。其實即使這個案子判了,對江澤民目前來說,並沒實質性的損害。他呆在中國,不會到美國來服刑,而且這只是民事訴訟案,連其它方面的懲罰都不太會有。那麼為什麼要花這麼大的力氣,包括威脅打臺灣、否決美國在聯合國的提案,想盡一切辦法,通過美國政府國務院來撤消這個案子呢?我認為這跟江澤民本人在中國政壇上的位置有很大的關係。

江澤民統治13年,沒有留下任何政績。他的政治遺產主要有兩方面:一個是穩定,二是對西方,特別是對美外交。他的口號是:一切為了穩定,那是一種高壓下的穩定。十六大以後胡溫執政,事實證明,沒有他在,中國內政一樣可以操作下去。江把權不放,必須拿出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來。現在因為內政穩定已經不再成為理由了,他把著軍委主席的位置繼續垂簾聽政,唯一的藉口就是對外政策,特別是對美政策。臺灣問題是和對美政策分不開的。江澤民在中國政壇上製造了一個神話:除了他以外,誰也解決不了和美國的外交問題,不管是友好還是交惡,他是可以談這個問題的唯一人選。這可以從兩個事實看出:一個是當年到美國來訪問,他一定要到布什農場去吃烤肉。那次訪問沒有實質性的意義,只是讓中國人看到,他是布什的私人朋友,和布什談判,或布什家族的人談判,他是唯一的人選。從十六大胡溫接班以來,胡溫,特別是胡錦濤,可以訪問世界上的任何國家,就是不能訪問美國。如果胡錦濤訪問了美國,就打破了對美外交只有江澤民一個人能做的神話,他就沒有理由呆在軍委主席的位子上,他就要下臺。這是江澤民本人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的選擇。因為下臺之後,他怕清算。

上次在法國的G8會議,中國是觀察員,胡錦濤去了。這次G8會議在美國舉行。整個西方世界都是元首級的領袖出席會議。這是又一次機會胡錦濤以元首的身份參加這個會議。然而胡錦濤沒有來。中國歷來想進入世界大國俱樂部,為什麼把這麼好的機會放棄掉呢?顯然江澤民不想讓胡錦濤在對美外交上取而代之,他必須保持這個神話。所有這些努力,都是為了保住他的權利。這個權利對他意義重大。最大的意義是防止清算。因為在江澤民十三年的統治當中,他個人除了對美外交和穩定這兩個政治影響之外,還有一個巨大的政治包袱,就是鎮壓法輪功。鎮壓法輪功從完全沒有理性的開始,步步升級。從開始到現在,沒有一條理由是站得住腳的。幾千人被打死,幾十萬人被勞教,幾百萬人、幾千萬人甚至幾億人(包括被迫害人的家屬)受到這麼大的傷害,這個事情肯定是要清算的。世界上很多國家已經開始起訴他。為了防止清算,他就必須坐在那個位子上。這是唯一他坐在那個位子上的動機。

當今中國社會最不穩定的因素就是江澤民本人。他所造成的不穩定有幾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是他執政十三年來,整個國家貪污腐敗、道德下滑、環境污染等問題已經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民怨沸騰。

第二個因素是鎮壓法輪功。因為鎮壓法輪功,造成了黨內的分裂,全國的分裂。造成了對人類最基本的道德的摧毀。對真善忍的攻擊和誹謗,官方鼓勵的獎惡懲善的政策是造成道德崩潰的主要因素。

第三個因素是中國形成了兩個政治中心:一個以胡溫為首的政界的中心,一個是以江澤民為首的軍事獨裁的中心。任何一個國家特別像中國,形成兩個中心的時候,也就是國家要分裂和不穩定的時候。現在中國處於一個非常不穩定的階段。中國是一個有十三億人口的國家,光是人口就會對世界造成非常大的影響,一個穩定的中國既符合中國的利益,也符合美國和世界的利益。如果能夠讓他下臺,是有利於中國的。其在位的唯一藉口就是對美外交。如果美國法庭判他有罪,那麼他能夠處理美國問題的神話就打破了。他不能夠處理美國問題,也就不能處理臺灣問題,臺灣問題在很大程度上和美國問題是相關的,這樣他就失去了留在臺上的理由,他必須立即退出中國政壇。他一旦退出政壇,中國各種社會團體,包括天安門母親、法輪功、民運、下崗工人、破產農民找他算帳,他就徹底死了。

對於中國的其他領導人,如胡錦濤溫家寶,即使他們的政治觀點、外交政策等都和江澤民的一樣,任何一個掌權的人都不希望有人在那垂簾聽政,在干涉、指揮他怎樣治理國家。讓江澤民離開是現任的國家領導人和中國人民都希望看見的。

美國政府如果能夠不干預這場訴江案,讓法庭獨立公正的審理這個案子,其結果一定能在某種程度上對中國的政局造成正面的、健康的影響,進而對世界局勢產生良性影響。這是符合全中國絕大多數人民利益的,當然也符合包括美國在內的全世界人民的利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