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消息中共絕對不允許曝光
 
魯廣知
 
2005-8-28
 
【人民報消息】山東是聖人孔子的故鄉,二千多年來,受孔子的“仁、義、禮、智、信”的影響,山東人被讚譽為具有仁愛誠信、寬厚包容、堅韌執著的品質,山東有禮儀之邦的譽稱。

不過最近六年來,山東省在積極執行中共和江澤民的殘酷迫害政策,山東省成為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迫害致死274名法輪功學員,名列第四位。

而濰坊市是山東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重災區,第一個媒體報導出來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陳子秀女士就是濰坊人,濰坊也是全國第一個非法判處法輪功輔導站站長有期徒刑的地方。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已知有78名濰坊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濰坊大地血雨腥風,酷刑泛濫。派出所和監獄裡的警察們,以及各縣、區、鄉、鎮裡的兇手們,肆無忌憚地殘害法輪功學員,其毒招無所不用其極:

多根高壓電棍同時長時間電擊,其中包括放在法輪功學員嘴裏放電,電擊胸部、腋下、乳房、陰部等等;

性虐待,晚上拉滅電燈脫下女學員的褲子耍流氓(壽光市壽光鎮、臺頭鎮;坊子區木村鎮等);

形形色色的手銬、背銬;銬死人床、吊銬在門窗上、帶腳鐐;麻繩捆(致使其皮膚細胞壞死而植皮,如安丘市、壽光市);

搧耳光、拳頭打、皮鞋踢;橡膠警棍、膠皮管、木棍、鋁合金片、鋼筋條、鐵棒打;用銅絲、包皮電線擰成的鞭子抽(濰城區、昌樂縣等);

鐵鉗子擰肉、螺絲刀子插肉(坊子區等)

圖釘釘手指(濰城區等)

竹簽紮指甲縫,甚至打掉十指指甲(青州市、壽光市);

打火機燒、煙頭燙(安丘市、高密市等);

向脊梁上澆開水燙至皮膚潰爛(昌樂縣);

逼跪、躺在碎磁碗渣子上(坊子區);

炎熱的夏季逼在水泥地上暴曬、用塑料袋套在身上封住口將人窒息(臨朐縣);

蹲小號、坐鐵椅子;懲罰性灌食、用普通塑料管灌濃鹽水(坊子區看守所等)

灌糞尿湯(奎文區南苑街辦、諸城外貿公司);

將頭按在水裏灌(昌樂勞教所等)

冬天脫光衣服澆涼水、在外面凍;不讓大小便;連續多日剝奪睡眠;注射和強迫大劑量服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昌樂精神病醫院、昌樂勞教所、壽光市等);

超極限強度的電針摧殘(昌樂精神病醫院);

……等等,使用的酷刑不下40余種,手段之殘忍,令人髮指!

濰坊市委副書記王立福死於肺癌

1999年7月14日,十名濰坊法輪功學員代表就坊子“科普論壇”誣蔑法輪大法以及部分法輪功學員無端遭受當地政府迫害等問題進行了合法上訪。

中共濰坊市委副書記王立福當晚竟嚇休克數次,整個晚上靠輸液支撐。事隔不到一週,7月20日江澤民宣布公開迫害後,王立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瘋狂的報復,當時法輪功學員推選的十位代表在7月20日全部被非法逮捕並被多次非法審訊,為發泄私憤,王立福非法判處原濰坊市法輪大法輔導站站長李天民有期徒刑四年,這是全國第一例用刑律迫害法輪功。

2002年春,王立福死於肺癌。

昌樂縣政法委副書記王利民死於癌症

自江澤民恐怖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山東省濰坊昌樂縣不法之徒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2000年10月27日至2001年春,昌樂縣委、縣公安局在五圖鎮區內的山東省交通警察培訓中心(原138醫院)辦了一個非法洗腦班,24名法輪功學員被無辜抓進去,王立民在臺前任總指揮,坐陣指使趙明濤、王健、劉樹德、劉春雨、李明學(王立民的司機)等暴徒,在三個月的時間裏,用皮棍、木棍、木板、竹條等工具,殘酷的折磨大法學員,有的學員甚至被扒光衣服,在零下十幾度的嚴冬,暴徒邊打邊用涼水從頭上澆,妄圖迫使學員放棄修煉。

2001年春節,王利民查出患癌症,同年秋斃命。

兩“先進者”獲獎不久死於癌症

山東濰坊寒亭區公安局40歲的副局長朱剛,和38歲的科長揚連忠,都是打壓法輪功的邪惡之徒,手段殘忍,曾在區工會舉行的打壓法輪功"先進者受獎大會"上獲"獎勵",兩人都戴了"大紅花"。2001年二人先後死於癌症。

濰坊坊子煤礦保衛科惡徒車禍身亡

2000年,38歲的坊子煤礦保衛科人員李守傑曾積極參與抓捕法輪功學員,逼學員寫不煉功的保證書和詆毀法輪功的揭批書,打罵學員,不讓學員睡覺,誹謗法輪功和法輪功的創始人,氣焰囂張。2003年12月27日晚7點,李守傑喝完酒後在大馬路遇車禍,四肢被撞斷,內臟破裂,頭部碰碎,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坊子區公安局副局長夫妻雙雙身亡

42歲的山東濰坊市坊子區公安局副局長董建華(與前港首同名同姓),積極安排和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活動,無數法輪功學員被他非法巨額罰款,被逼的家破人亡,流離失所。濰坊法輪功學員孟慶喜,王義新,就是在他的壓力下被警察毒打致死。濰坊棉紡廠職工王愛娟因散發法輪功真相材料,被坊子區公安局非法抓捕,遭到了警察的毒打和酷刑折磨,最後也被迫害致死。

2001年9月14日董與其妻去青島遊玩,晚約11點左右,在返回的途中的高速公路上,董的車躥入了拉燃油的大卡車下,當即車毀人亡,二人均被燒焦,董建華作惡多端,天理不容,不但自己遭到了報應,還殃及了自己的親屬。

濰城區北宮派出所副所長溺水死亡

40歲左右的山東濰坊市濰城區北宮派出所副所長韓孟傑,因追隨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有“功”,2001年被調到濰城公安分局某處任副處長。剛上任不久的一天(夏天),他帶著妻子和孩子到水庫劃船,家人上船後他往前推,一頭紮在水裏,再也沒有上來。

韓孟傑在北宮派出所任所長期間,充當江氏邪惡集團鎮壓法輪功的打手,抄法輪功學員的家,不論是法輪功的書、資料,還是錄音機、電視機、音響、手機及一切生活用品等全部搶走,僅北宮生活小區就有十幾名法輪功學員被韓送去勞教。

惡支書死於車禍

王延軍,濰坊昌樂縣南郝鎮南寨村惡支書,是個心狠手辣的人,極端仇視法輪功與法輪功學員,對本村的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常常將法輪功學員打得不省人事為止。它曾狂言道:共產黨治不了法輪功,我來整治法輪功;打死你們一個煉法輪功的,用不了2萬塊錢便可打發了事。王延軍全家都反對法輪功,其父看到法輪功真象材料就撕得粉碎。

2005年4月10日,才40歲的王延軍死於車禍。

詛咒法輪功學員舊病復發死去

李炳泉,男,57歲,濰坊市坊子區坊子鎮後張村支部書記,綽號“李鐵嘴”,死前在坊子鎮專管迫害法輪功,是鎮上幫教小組的組長,他編了快板書攻擊法輪功創始人和法輪功,他曾用手指頭點著學員說:“你們修什麼佛?你們修成了我就死給你們看!”果然回去後沒幾天舊病復發,於2004年清明節前幾天死去。

迫害法輪功學員遭電擊

30多歲的濰坊煤礦保衛科王濤,家住坊子“五一”宿舍樓,性情凶狠蠻橫自大,什麼不好的事都敢幹。1999年他被調到煤礦派出所專司迫害法輪功學員。他打罵法輪功學員手段殘暴無人性:把法輪功學員用手銬銬在柱子上暴曬;每逢抓到法輪功學員都是他帶領惡警去抄家,逼得法輪功學員流離失所,至今未歸。2002年他在樓上修電線遭電擊,被電擊得滾下了樓梯,跌斷了一根肋骨,兩三個月不能動。

◆ 濰坊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張愛軍抓捕法輪功學員,不到40歲的張副書記突然得了面癱,嘴歪斜的厲害,住了很長時間的醫院也沒能治好。

◆57歲的濰坊市坊子區拘留所“610”辦公室主任牟東範,經常打罵法輪功學員,春節前,他兒子開車軋傷了6個人,其中兩人死亡,他花了10萬元才私了。

老子不幹好事累及兒子

打活活死北關徐家小莊58歲的陳子秀女士的兇手高新功:男,年齡48歲,老家是濰坊市濰城區望留鎮麓臺村,原職是濰坊市濰城區城關街辦政法委書記,現職在濰城區計劃局,高新功直接雇用邪惡打手,動用兇器(高壓電棍、警棍、膠皮棍等)對學員致命毒打。2000年,他那在保密局工作的兒子卻突然暴死在了一個臭水溝裏。

◆原廊坊市安次區仇莊鄉書記王玉祥與其子助紂為虐,迫害法輪功學員。其子今年春節陰歷二十九開汽車撞樹而死。遭到惡報。

◆廊坊市安次區王玉祥父子迫害法輪功學員,兒子意外死亡。

◆山東濰坊浮山鎮原醫院院長付春泥、季素雲涉嫌貪污被開除公職。

◆山東濰坊浮山鎮原派出所大老李(外號)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已得半身不遂。

大柳樹鎮行惡幹部遭報一覽表

原濰城區大柳樹鎮的鎮委、鎮政府的不法官員積極為江氏賣命,對本鎮大法學員實行慘無人道的瘋狂迫害,殘酷鎮壓。先是私闖民宅非法抄家,收繳法輪功的資料和書籍,後又非法綁架敲詐勒索,非法關押、拘留、勞教,並用流氓手段毒打、折磨法輪功學員。他們慣用先毒打,後勒索的辦法,對法輪功學員先是關押起來用木棍、皮警棍、擰成的電線繩等沒命的抽打、拳打腳踢,後又敲詐錢財,多的3萬多元,少的也近1千元,有時一天惡人收入20多萬元。潘家村的孫三占夫婦被惡人逼迫得背井離鄉,去了西北。還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被迫流離失所……

原大柳樹鎮惡徒對法輪功的鎮壓比其它鄉鎮有過之無不及,可謂手段殘忍、辦法惡毒,真正達到了江氏流氓集團所制定的對法輪功學員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之邪惡目的。

但是善惡有報是天理,這些助紂為虐的惡徒近來紛紛遭惡報,有的連累了家人。

大柳樹鎮本來是一個好鄉鎮,但因操縱在惡人手裏,在鄉鎮區劃中被解散,成為名副其實的滅亡鎮府,機關幹部四分五裂、寄人籬下,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兇手們遭了報應:

張廣孝,主兇,原大柳樹鎮黨委書記,現被趕到了濰城區殘聯幹主席,可謂“一殘到底”,其妻也在當年遭嚴重車禍報應。

季文德,主兇,原鎮派出所所長,其妻子車禍身亡。
王道義,主兇,迫害法輪功學員當年行車翻車險些喪命,頭傷昏迷4天多,至今未恢復,並被撤職總支書記;其妻隔年又做了大手術,很嚴重。
劉永亮,迫害法輪功學員後當年就下了崗,被攆回家。
許錫成,車禍兩次均斷右腿,現在走路還不方便。
於世漢,迫害法輪功學員後隔年出車禍斷腿,傷腰。
王洪安,迫害法輪功學員後隔年被分到符山鎮後,鎮府停發其工資。
侯明亮,被分配到望留鎮後下崗被攆回家。
張學亮,被分配到軍埠口鎮,現正鬧“肝炎”。
郭德貞:被分配到符山鎮後撤離總支書記職務。
齊良增,斷傷鼻梁。
尹德勇,斷傷耳朵。
潘元輝,曾因押送法輪功學員出車禍險些喪命。
孫光勇,作惡後患癌症。
丁洪前,2003年無端腰骨骨折,不能動彈。

這裏舉的例子還不是濰坊市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全部,例如公安警察等等還有其它行業的都沒有包括進去。整理這些資料,是為了讓人們看清楚「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全報」的古訓的所言不虛,只要是給江澤民和中共賣命迫害法輪功的,到頭來害了自己,還害了家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