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生命──一位法輪功學員對高秀敏死亡的深思
 
文/大陸法輪功學員
 
2005-8-27
 
【人民報消息】高秀敏是不少老百姓喜歡的小品演員,她給觀眾帶來了歡樂,不少電視觀眾對她有著很深的感情,她的離去讓人遺憾和惋惜,人畢竟離去,面對她的死亡我們更應該深思,這是為什麼?其實沒有無緣無故發生的事情,事出有因啊!我作為法輪功學員,在心情非常沉重的同時更加感到了自己的一份責任。

小品《賣拐》獲得2001春節聯歡晚會節目評選“一等獎”。事隔四年了,我還清楚的記得當年報紙上登的說小品《賣拐》是為“法輪功”量身訂做的戲劇,小品中誣蔑法輪功創始人李老師,此小品現已被列入“追查國際”的追查公告中。

數億中國人從這個小品中獲得了無數的笑聲,但是我們理智起來一想,我們笑的是什麼呢?是見別人被捉弄好笑,還是捉弄別人的人好笑呢?這個小品宣揚的難道不是一種變異扭曲的思想嗎?它不僅僅是一個小品,更是一種不正確的社會導向,我們在笑聲中被這種變異的思想毒害著,現在人的道德一日千里的往下滑著,難道不與這種變異思想的宣傳有關嗎?靜下心看一看,現在人對好與壞,美與醜是怎樣的一種衡量標準?這不可怕嗎?

長春是高秀敏的家鄉,作為家鄉人我們都知道她這個人樸實,念舊,沒有成名人的架子,所以一些人惋惜她的離去,但是她演的這個小品,對法輪功創始人的誹謗,對“真、善、忍”的攻擊,而且不知悔改又拍了《賣車》,她的所作所為造成的惡果對人的思想所造成的毒害,哪能償還得清呢?不論人是無知地犯錯還是為了名利被共產邪黨所利用而不知悔改地做壞事,是你做的你就要償還,宇宙的法理對任何人絕對是公平的。

何慶魁對10天內連失兩位親人痛苦的承受,可能比失去生命更痛苦,那又是誰能想象的呢?其實人世間的榮華富貴在宇宙的法理面前什麼也不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條天理,不是誰信口說的,也不會因為人的不相信就不兌現。不知趙本山此時做何感想,千萬不要無知的認為這只是一種偶然。人要對自己的生命真正的負責。

高秀敏的離去我很難過,同時我做為一名法輪功學員更加感到了身負的使命和責任,對大法的迫害已經六年了,這六年來,我們法輪功學員頂著邪惡迫害的巨大壓力始終如一日的向世人講著真象,始終希望人能明白,1400例、天安門自焚、殺人案等等是假的,是共產邪黨利用政府在造謠,法輪大法講“真、善、忍”是對的,“真、善、忍”沒有錯,李老師教我們“真、善、忍”做好人更沒有錯,法輪大法是正法!做這些事情,我們絲毫沒有想到個人的安危,只想為別人好,在法正人間的那一刻免於淘汰,僅此而已。共產邪黨做盡了惡事,它是償還不清的,人們怎麼能再跟它走呢?

高秀敏的死讓我意識到我們做的還很不夠,如果她的身邊有法輪功學員給她很好的講真象,使她能夠明白及早的醒悟,今天的事可能就不會發生。如果我們講真象做的不好,就會有更多像她這樣的人落得今天的下場。

(明慧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