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真實故事 聯想今日暴死者的禍從口出(圖)
 
作者:劉葆民
 
2005-8-20
 
【人民報消息】宋朝淳佑年間,江西南昌的孔廟因為年久失修倒塌。南昌知縣李純仁,在縣城的南方蓋了一座新廟。當新廟落成時,就要把舊廟的孔子聖像移到新廟。泥塑的聖像很重,十幾個人擡都擡不動。

有一個讀書人在旁看見了,開玩笑的說:“難怪孔子叫做‘重泥’啊!”因為孔子的字叫仲尼,這個讀書人在此是一語雙關,以孔子的名諱戲稱很重的泥土。知縣李純仁立刻正色指責他,這個讀書人就很惶恐地退下了。

到了半夜,這個讀書人恍惚之間被捉到了陰司,陰官責罵他:“你竟敢輕謾侮辱先聖,判杖擊二十!”醒了以後,他好像癡人一樣,一個字也不認識了。

中國人講“以史為鏡”,這個事雖然發生在宋朝,可是讓我一下想到在大陸,這幾年發生過的許許多多、實實在在“禍從口出”的真實故事。下面把其中的少部分故事講出來,有的有名有姓,有的列舉確切地點,讀者不妨可以去查問尋訪,也一定可以從故事中得到啟示。

※  原重慶市華岩寺主持和尚心月,是重慶地區所有寺廟的“負責人”,局級待遇,配有專車和司機,經常參加國內外佛事活動。此傢伙只圖名利,並不真心敬佛信佛,1999年初月以後,跟隨江澤民經常無端攻擊法輪大法,把寺廟當作誣陷誹謗法輪大法的場所,結果,在一次車禍中肋骨斷了三根,心、肝、肺損傷,死於非命。

※ 原吉林省紅石林業局資源管理處副處長矯生廷,男,41歲,經常誹謗法輪功。2001年元月,矯生廷逼迫本單位學員誣蔑法輪功,事隔不久,矯生廷得腦出血身亡。

※ 湖北省武穴市大金鎮前組織委員王永球,在學習“三個代表”總結中講:“要加大打擊法輪功力度。”誹謗法輪大法,於2002年元月份(臘月二十幾)深夜睡在床上無故死去,年僅二十八歲。

※ 安徽省阜陽市潁泉區伍明鎮原農機站站長亓帥,在“人大”、“政協”兩會期間,參加非法搜查、綁架、非法關押伍明鎮的幾位法輪功學員,並且不聽勸善,張狂叫道:“我就罵大法看看,我真能死?”2004年3月7日,亓帥在打麻將時暴死,死時43歲。

※ 黑龍江省大慶石油化工總廠消防支隊黨辦主任蘭俊梅,女,48歲。2001年編造了一些污衊法輪大法的材料到東三省演講。講完回家後,感到全身疼痛,醫院診斷為骨癌,住院一個星期後死在醫院。

※  河北省饒陽縣退休副縣長尹玉波2001年“五四青年節”與老幹部劉芳一同去一所學校給學生講政治課。劉芳講了“五.四”的來歷,尹玉波則在課堂上大罵法輪功。講完課回家的路上突然下起雨來,天陰得很沈。在穿越鐵路橋的橋洞時,尹玉波被迎面而來的汽車撞死,頭部被撞爛。而劉芳卻安然無恙。

※ 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區官立村68中學美術教師張同興,曾組織學生在誹謗法輪功征簽活動中簽名,且畫漫畫攻擊謾罵法輪功創始人。2003年8月11日,張同興在一樹下避雨,遭五雷轟頂,張應聲倒地而亡,情景恐怖:頭部有大洞,後腦流血,前胸、頭髮焦糊。

※ 2004年4月,吉林省集安市一中的不法官員讓老師、學生寫誣陷、誹謗法輪功的“文章”。結果,所有寫誣陷、誹謗法輪功文章的師生全部患上“猩紅熱”,沒寫的什麼事都沒有。鬧得全市一陣慌亂。

※ 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東安區教委主任張玉梅,讓轄區內所有小學的學生都“宣誓”、“簽字”反對法輪大法,毒害孩子們。2001年大年三十,張玉梅突然發病,初一就死亡,在醫院解剖時發現其腹腔內全是膿。

※ 山東省萊西市姜山鎮財政所負責人李忠德,男,2000年春在姜山月報上發表詩歌攻擊法輪大法,夏天在地裏幹活遭雷擊死亡。

※ 山西省汾西縣一雙孿生兄弟逯嘉奎、逯嘉祥多次在不同場合編快板詞、順口溜等詆毀法輪功,兄逯嘉奎於2002年立秋之日暴死,弟逯嘉祥於2003年立秋之日暴死。

※ 河北保定地區安國市祁州鎮一村民,經常說一些對法輪大法不敬的話,2002年,心、肝、肺主要器官都患了嚴重疾病,花光了一生積蓄的錢,受盡了病痛的折磨,幾個月後死亡。

※ 黑龍江省木蘭縣建行已退休的行長王勃,在99年7.20以後曾多次在建行門衛室講:“如果我是中央主席,把煉法輪功的人一個個用鐵絲穿一串,推大江裏再墜上石頭,叫你再煉。”結果在2001年初秋的一天夜裏,突然暴病身亡。

中共和江澤民互相勾結,開動所有的國家機器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調動所有的宣傳機器和造謠媒體,電視、電臺、報紙、雜誌、戲劇、相聲、電視、電影等等等,開足馬力,指鹿為馬,編造謊言,顛倒是非黑白,誣蔑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並且還把黑手伸到海外……,結果的確欺騙了不少對中共忠心耿耿的人,聽信中共造謠媒體的誣蔑之詞,仇恨、仇視法輪功。

以上列舉的惡報事例只是冰山一角,希望讀者看了之後,吸取這些人的教訓。假如有人在你面前重覆中共對法輪功的誣蔑之詞,不妨正色制止,避免害人害己。

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只要不聽信中共的謠言,在心裏明白和記住“法輪大法好”的人,一定會有福報!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