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消息中共绝对不允许曝光
 
鲁广知
 
2005-8-28
 
【人民报消息】山东是圣人孔子的故乡,二千多年来,受孔子的“仁、义、礼、智、信”的影响,山东人被赞誉为具有仁爱诚信、宽厚包容、坚韧执著的品质,山东有礼仪之邦的誉称。

不过最近六年来,山东省在积极执行中共和江泽民的残酷迫害政策,山东省成为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迫害致死274名法轮功学员,名列第四位。

而潍坊市是山东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灾区,第一个媒体报导出来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陈子秀女士就是潍坊人,潍坊也是全国第一个非法判处法轮功辅导站站长有期徒刑的地方。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知有78名潍坊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潍坊大地血雨腥风,酷刑泛滥。派出所和监狱里的警察们,以及各县、区、乡、镇里的凶手们,肆无忌惮地残害法轮功学员,其毒招无所不用其极:

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其中包括放在法轮功学员嘴里放电,电击胸部、腋下、乳房、阴部等等;

性虐待,晚上拉灭电灯脱下女学员的裤子耍流氓(寿光市寿光镇、台头镇;坊子区木村镇等);

形形色色的手铐、背铐;铐死人床、吊铐在门窗上、带脚镣;麻绳捆(致使其皮肤细胞坏死而植皮,如安丘市、寿光市);

搧耳光、拳头打、皮鞋踢;橡胶警棍、胶皮管、木棍、铝合金片、钢筋条、铁棒打;用铜丝、包皮电线拧成的鞭子抽(潍城区、昌乐县等);

铁钳子拧肉、螺丝刀子插肉(坊子区等)

图钉钉手指(潍城区等)

竹签扎指甲缝,甚至打掉十指指甲(青州市、寿光市);

打火机烧、烟头烫(安丘市、高密市等);

向脊梁上浇开水烫至皮肤溃烂(昌乐县);

逼跪、躺在碎磁碗渣子上(坊子区);

炎热的夏季逼在水泥地上暴晒、用塑料袋套在身上封住口将人窒息(临朐县);

蹲小号、坐铁椅子;惩罚性灌食、用普通塑料管灌浓盐水(坊子区看守所等)

灌粪尿汤(奎文区南苑街办、诸城外贸公司);

将头按在水里灌(昌乐劳教所等)

冬天脱光衣服浇凉水、在外面冻;不让大小便;连续多日剥夺睡眠;注射和强迫大剂量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昌乐精神病医院、昌乐劳教所、寿光市等);

超极限强度的电针摧残(昌乐精神病医院);

……等等,使用的酷刑不下40余种,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潍坊市委副书记王立福死于肺癌

1999年7月14日,十名潍坊法轮功学员代表就坊子“科普论坛”诬蔑法轮大法以及部分法轮功学员无端遭受当地政府迫害等问题进行了合法上访。

中共潍坊市委副书记王立福当晚竟吓休克数次,整个晚上靠输液支撑。事隔不到一周,7月20日江泽民宣布公开迫害后,王立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疯狂的报复,当时法轮功学员推选的十位代表在7月20日全部被非法逮捕并被多次非法审讯,为发泄私愤,王立福非法判处原潍坊市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李天民有期徒刑四年,这是全国第一例用刑律迫害法轮功。

2002年春,王立福死于肺癌。

昌乐县政法委副书记王利民死于癌症

自江泽民恐怖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山东省潍坊昌乐县不法之徒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2000年10月27日至2001年春,昌乐县委、县公安局在五图镇区内的山东省交通警察培训中心(原138医院)办了一个非法洗脑班,24名法轮功学员被无辜抓进去,王立民在台前任总指挥,坐阵指使赵明涛、王健、刘树德、刘春雨、李明学(王立民的司机)等暴徒,在三个月的时间里,用皮棍、木棍、木板、竹条等工具,残酷的折磨大法学员,有的学员甚至被扒光衣服,在零下十几度的严冬,暴徒边打边用凉水从头上浇,妄图迫使学员放弃修炼。

2001年春节,王利民查出患癌症,同年秋毙命。

两“先进者”获奖不久死于癌症

山东潍坊寒亭区公安局40岁的副局长朱刚,和38岁的科长扬连忠,都是打压法轮功的邪恶之徒,手段残忍,曾在区工会举行的打压法轮功"先进者受奖大会"上获"奖励",两人都戴了"大红花"。2001年二人先后死于癌症。

潍坊坊子煤矿保卫科恶徒车祸身亡

2000年,38岁的坊子煤矿保卫科人员李守杰曾积极参与抓捕法轮功学员,逼学员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和诋毁法轮功的揭批书,打骂学员,不让学员睡觉,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的创始人,气焰嚣张。2003年12月27日晚7点,李守杰喝完酒后在大马路遇车祸,四肢被撞断,内脏破裂,头部碰碎,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坊子区公安局副局长夫妻双双身亡

42岁的山东潍坊市坊子区公安局副局长董建华(与前港首同名同姓),积极安排和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活动,无数法轮功学员被他非法巨额罚款,被逼的家破人亡,流离失所。潍坊法轮功学员孟庆喜,王义新,就是在他的压力下被警察毒打致死。潍坊棉纺厂职工王爱娟因散发法轮功真相材料,被坊子区公安局非法抓捕,遭到了警察的毒打和酷刑折磨,最后也被迫害致死。

2001年9月14日董与其妻去青岛游玩,晚约11点左右,在返回的途中的高速公路上,董的车蹿入了拉燃油的大卡车下,当即车毁人亡,二人均被烧焦,董建华作恶多端,天理不容,不但自己遭到了报应,还殃及了自己的亲属。

潍城区北宫派出所副所长溺水死亡

40岁左右的山东潍坊市潍城区北宫派出所副所长韩孟杰,因追随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有“功”,2001年被调到潍城公安分局某处任副处长。刚上任不久的一天(夏天),他带着妻子和孩子到水库划船,家人上船后他往前推,一头扎在水里,再也没有上来。

韩孟杰在北宫派出所任所长期间,充当江氏邪恶集团镇压法轮功的打手,抄法轮功学员的家,不论是法轮功的书、资料,还是录音机、电视机、音响、手机及一切生活用品等全部抢走,仅北宫生活小区就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韩送去劳教。

恶支书死于车祸

王延军,潍坊昌乐县南郝镇南寨村恶支书,是个心狠手辣的人,极端仇视法轮功与法轮功学员,对本村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常常将法轮功学员打得不省人事为止。它曾狂言道:共产党治不了法轮功,我来整治法轮功;打死你们一个炼法轮功的,用不了2万块钱便可打发了事。王延军全家都反对法轮功,其父看到法轮功真象材料就撕得粉碎。

2005年4月10日,才40岁的王延军死于车祸。

诅咒法轮功学员旧病复发死去

李炳泉,男,57岁,潍坊市坊子区坊子镇后张村支部书记,绰号“李铁嘴”,死前在坊子镇专管迫害法轮功,是镇上帮教小组的组长,他编了快板书攻击法轮功创始人和法轮功,他曾用手指头点着学员说:“你们修什么佛?你们修成了我就死给你们看!”果然回去后没几天旧病复发,于2004年清明节前几天死去。

迫害法轮功学员遭电击

30多岁的潍坊煤矿保卫科王涛,家住坊子“五一”宿舍楼,性情凶狠蛮横自大,什么不好的事都敢干。1999年他被调到煤矿派出所专司迫害法轮功学员。他打骂法轮功学员手段残暴无人性:把法轮功学员用手铐铐在柱子上暴晒;每逢抓到法轮功学员都是他带领恶警去抄家,逼得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至今未归。2002年他在楼上修电线遭电击,被电击得滚下了楼梯,跌断了一根肋骨,两三个月不能动。

◆ 潍坊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张爱军抓捕法轮功学员,不到40岁的张副书记突然得了面瘫,嘴歪斜的厉害,住了很长时间的医院也没能治好。

◆57岁的潍坊市坊子区拘留所“610”办公室主任牟东范,经常打骂法轮功学员,春节前,他儿子开车轧伤了6个人,其中两人死亡,他花了10万元才私了。

老子不干好事累及儿子

打活活死北关徐家小庄58岁的陈子秀女士的凶手高新功:男,年龄48岁,老家是潍坊市潍城区望留镇麓台村,原职是潍坊市潍城区城关街办政法委书记,现职在潍城区计划局,高新功直接雇用邪恶打手,动用凶器(高压电棍、警棍、胶皮棍等)对学员致命毒打。2000年,他那在保密局工作的儿子却突然暴死在了一个臭水沟里。

◆原廊坊市安次区仇庄乡书记王玉祥与其子助纣为虐,迫害法轮功学员。其子今年春节阴历二十九开汽车撞树而死。遭到恶报。

◆廊坊市安次区王玉祥父子迫害法轮功学员,儿子意外死亡。

◆山东潍坊浮山镇原医院院长付春泥、季素云涉嫌贪污被开除公职。

◆山东潍坊浮山镇原派出所大老李(外号)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已得半身不遂。

大柳树镇行恶干部遭报一览表

原潍城区大柳树镇的镇委、镇政府的不法官员积极为江氏卖命,对本镇大法学员实行惨无人道的疯狂迫害,残酷镇压。先是私闯民宅非法抄家,收缴法轮功的资料和书籍,后又非法绑架敲诈勒索,非法关押、拘留、劳教,并用流氓手段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他们惯用先毒打,后勒索的办法,对法轮功学员先是关押起来用木棍、皮警棍、拧成的电线绳等没命的抽打、拳打脚踢,后又敲诈钱财,多的3万多元,少的也近1千元,有时一天恶人收入20多万元。潘家村的孙三占夫妇被恶人逼迫得背井离乡,去了西北。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

原大柳树镇恶徒对法轮功的镇压比其它乡镇有过之无不及,可谓手段残忍、办法恶毒,真正达到了江氏流氓集团所制定的对法轮功学员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之邪恶目的。

但是善恶有报是天理,这些助纣为虐的恶徒近来纷纷遭恶报,有的连累了家人。

大柳树镇本来是一个好乡镇,但因操纵在恶人手里,在乡镇区划中被解散,成为名副其实的灭亡镇府,机关干部四分五裂、寄人篱下,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们遭了报应:

张广孝,主凶,原大柳树镇党委书记,现被赶到了潍城区残联干主席,可谓“一残到底”,其妻也在当年遭严重车祸报应。

季文德,主凶,原镇派出所所长,其妻子车祸身亡。
王道义,主凶,迫害法轮功学员当年行车翻车险些丧命,头伤昏迷4天多,至今未恢复,并被撤职总支书记;其妻隔年又做了大手术,很严重。
刘永亮,迫害法轮功学员后当年就下了岗,被撵回家。
许锡成,车祸两次均断右腿,现在走路还不方便。
于世汉,迫害法轮功学员后隔年出车祸断腿,伤腰。
王洪安,迫害法轮功学员后隔年被分到符山镇后,镇府停发其工资。
侯明亮,被分配到望留镇后下岗被撵回家。
张学亮,被分配到军埠口镇,现正闹“肝炎”。
郭德贞:被分配到符山镇后撤离总支书记职务。
齐良增,断伤鼻梁。
尹德勇,断伤耳朵。
潘元辉,曾因押送法轮功学员出车祸险些丧命。
孙光勇,作恶后患癌症。
丁洪前,2003年无端腰骨骨折,不能动弹。

这里举的例子还不是潍坊市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全部,例如公安警察等等还有其它行业的都没有包括进去。整理这些资料,是为了让人们看清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的古训的所言不虚,只要是给江泽民和中共卖命迫害法轮功的,到头来害了自己,还害了家人。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