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幹犯下的這新罪行 也把胡錦濤算進去
 
戚思
 
2005-11-24
 
【人民報消息】這個惡行是發生在今年10月28日至11月10日,修煉法輪功的母子倆被活活打死了。母親王守慧57歲,長春市正科級幹部;兒子劉博揚28歲,是個盡職盡責的好醫生。

胡錦濤與法輪功沒有個人恩怨,但是他為首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裡卻躲藏著一個聞名世界的屠夫羅幹。羅幹掌握著中共政權的公檢法三大權,肆無忌憚的迫害著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現在江澤民、曾慶紅和羅幹等人知道自己的最後下場,所以他們目前所做的事情就是在胡錦濤主政時加劇迫害法輪功,審判時讓胡錦濤也得負責任。

既然胡錦濤無法控制黨政軍三大權,那麼當務之急就應該學習以色列總理沙龍,宣布退出中國共產黨,成立新的黨派,只有這樣江曾羅們的陰謀才會徹底破產,只有這樣胡錦濤才會知道為中共保鮮是件多麼愚蠢的事情。

據明慧網消息透露,2005年10月28日下午,28歲的年輕醫生劉博揚和57歲的母親王守慧去一名法輪功學員家送資料被跟蹤,並被抓捕到吉林省長春市寬城區公安分局。

三天後劉博揚被迫害致死,接到警察電話通知後,家屬匆忙趕去,發現劉遺體上到處是傷,特別是頭部有三個不同方向鈍器擊打痕跡,同時腿骨骨折,肋骨骨折,肺內有積血。

警察為了推卸打死人的責任,謊稱劉博揚被抓四小時後「從六樓跳下自殺」。但遺體卻絲毫沒有摔傷的痕跡。

家屬置疑:一,28日晚長春是零下氣溫,各建築物窗戶緊閉,劉博揚當時戴著刑具,怎麼可能打開窗戶跳樓呢?二,法輪功教導人珍惜生命,自殺屬於殺人,是修煉人絕對禁止的行為;三,為什麼要拖延三天後才通知家屬,而且連一張現場的照片都沒有?

據單位同事反映,劉博揚為人仁義厚道,尊老愛幼,工作連年都是先進。對於劉博揚的死,單位的人都為之落淚。

28日晚,王守慧遭刑訊後被轉到雙陽看守所,11月10日,家屬被電話告知「王守慧因心臟病,死於中日聯誼醫院」。到現在為止,家屬還沒得到惡警許可脫衣檢查王守慧的遺體,只見她臉部和兩眼窩就像熊貓的眼睛,特別青,左耳內有血跡。目前王守慧、劉博揚母子倆的遺體都在朝陽溝冷凍點冷凍,等待中共的法醫鑒定。

據全球營救組織介紹,王守慧,女,57歲,長春市正科級幹部,一家三口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在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的指示下,1999年7.20開始公開全面的迫害法輪功,這天之後,她全家屢次遭到長春市綠園區正陽派出所和正陽街道辦事處的騷擾迫害。

在人權流氓江澤民當政時期,王守慧屢次受到迫害,因去北京上訪,她分別於1999年10月和2000年2月被拘留和勞教。

2000年2月22日王守慧因到北京上訪,被長春市黑嘴子勞動教養所勞教20個月(原定一年,因其不放棄信仰加期8個月,後因王守慧病危,勞教所人員怕出人命才同意她保外就醫)。在此期間,王守慧曾遭電棍酷刑八次,最嚴重的一次被捆綁在床上用兩根電棍同時電一個多小時,全身及滿臉沒有一處好地方,只見她臉和脖子腫得老高,滿嘴大泡,皮肉焦糊,渾身充斥著刺鼻的烤人肉味,整個人都變形了,同監室的人都認不出她是誰,看到她的人無不失聲痛哭。

2002年4月11日,王守慧正走在路上,被正陽派出所警察綁架,並被蒙面帶到凈月潭凈月山上市公安局私設的刑房中,被強迫坐老虎凳兩天一宿。警察用兩根電棍同時電擊她的乳房,還拳擊她的面部及前胸後背等處,致使王守慧左臉面頰骨粉碎性骨折,大吐血,後肺部感染,在送公安醫院搶救期間,王守慧被固定四肢強行輸液,不讓上廁所,強行插導尿管又不護理,使尿流滿床,全身泡在尿中兩天兩夜。警察還從鼻中插橡皮管到她胃裡,一放就是三五天不動,使其鼻、咽、食管內均流血。

2002年6月27日王守慧又從家中被綁架,在正陽派出所被全身捆綁成一個團,捆了一宿,後又被長春市第三看守所用手銬與腳鐐連一起銬了十八天,野蠻灌食一個月。

這些殘酷迫害的事情在全國何止千萬!胡錦濤知道這是江澤民一個人幹不了的,是中共邪惡政權在幹。但是胡卻還要千方百計的維護中共,正因為這樣,江曾羅們才有機會把胡拖下水,才會在胡當政期間瘋狂的虐殺法輪功學員,為的就是讓死保中共的胡在這沼澤爛泥中沒頂!

胡錦濤,當無法實施自己的理念和政策時,以色列總理沙龍放棄了自己親手建立了30年之久的黨,做中共惡黨的黨魁你有什麼可榮耀的呢?!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