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的瘋狂
 
2005-10-22
 
【人民報消息】(明慧記者黎鳴綜合報導)六年前,江澤民瘋狂叫囂“不相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狂妄下令“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從那時起,邪惡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操縱所有國家機器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人進行慘無人道的殺戮。

現在六年過去了,法輪功沒有被消滅,卻洪傳全世界70多個國家,“真善忍”法理溶入人心。迫害法輪功的元兇及其追隨者,因其對大法和大法修煉人犯下的滔天罪惡,令天地震撼,人神共憤,正在一個接一個的被訴諸國際的法庭,面臨人間法律的制裁;《九評共產黨》敲響了天滅中共的喪鐘;中共和江澤民對法輪功的這場迫害已面臨徹底失敗。

出於邪惡的本性,中共和江氏集團在末日來臨之際再發最後的瘋狂。近來在黑龍江、吉林、遼寧、北京、河北、河南、湖北、山東、寧夏、安徽、廣東、上海、江蘇等地,接連發生綁架法輪功學員的惡性事件,眾多法輪功學員無辜被抓,迫害致死案例不斷發生。據透露,中共江氏集團殘留在中共權力階層的黑手曾慶紅和羅幹,利用掌控的特務系統和公檢法系統,聯手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新一輪迫害,以製造胡錦濤上臺後加劇鎮壓的局面,讓胡背黑鍋、陷於死境。

本文所載只是中共江氏集團對無辜法輪功民眾犯下的新罪行的一部份。

* 羅幹親自調動 黃華華韶關蹲點 廣東迫害加劇

據了解,胡錦濤出訪北美前夕,廣東從北方調配了500多名警察、特務,甚至有防化部隊,到廣州參與監控與迫害大法弟子。據悉羅幹親自調動。緊接著,廣東高州、廣州、雲浮、肇慶、海珠、深圳、汕頭、潮陽、茂名、番禺、揭陽等地出現了大規模、系統、有組織的綁架行動,至少幾十人被抓。

2005年7月15日,省長黃華華去到韶關,把韶關作為迫害法輪功的重點地區,現廣東省韶關地區“610”及其下屬瘋狂綁架大法弟子,加劇迫害。

據悉,廣東揭陽610已派15名特務到外地培訓,回來後冒充法輪功學員,妄圖以“講真象”等形式騙取當地學員的信任,套取資料的來源和資料點的情況,進行破壞。

廣州監獄目前向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家屬說:“三個月內不許接見,三個月後等監獄通知”。當局企圖嚴密封鎖迫害真象。

2005年9月中旬,廣東移動深圳分公司的頭頭們,由於受中共邪黨的控制和毒害,於2005年9月中旬開會決定,強制所有員工每人必須照抄一份“保證書”,內容是保證不參加法輪功活動和制止家人親屬煉功等,如果不按照他們的保證書內容抄寫上交的話,將會受到政治和經濟上的嚴厲懲罰,直至開除、解雇。

* 黑龍江近百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 二人被虐殺

中共近期新一輪迫害,已導致黑龍江省近百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至少二人被迫害致死,他們是哈爾濱市的呂麗華和鶴崗市的徐志成。

哈爾濱法輪功學員呂麗華,女,1962年8月出生,個體經商者。2005年9月23日一大早,哈爾濱市動用大批警力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抓捕。呂麗華於當天早上6點多鐘在家中被綁架,然後被非法關押在哈市第二看守所(也稱“鴨子圈”)迫害,於10月2日晚7點20分左右送醫院時已經死亡。知情者透露,呂麗華的臉部、胸部、後背等多處被迫害成紫色。

鶴崗市法輪功學員徐志成,男,40歲左右,南山礦總務科工作,於2005年9月26日被警察在家中綁架,非法關押在派出所三天後,劫持到鶴崗市第二看守所,於10月2日在第二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徐志成的臉部和身體有多處淤血,鼻子和嘴都有血跡,身體也有傷痕。徐志成的遺體被冷凍在第二看守所解剖室內。徐志成的家屬拍照取證時被惡警把拍照的設備損壞。徐家屬不同意火化,準備起訴。

另據悉, 2005年9月23日星期五一大早,大慶市動用大批警力瘋狂大抓捕,至少30名大慶大法弟子被抓。女大法弟子全部被劫持進大慶看守所,大部份都遭到酷刑折磨。多數大法弟子在絕食,有8名大法弟子已經絕食15天,看守所每天給她們野蠻灌食。這是一種殘酷的迫害手段,大法弟子楊玉華就是於2005年5月12日下午,在大慶看守所被活活野蠻灌食致死。

大慶大法弟子唐增葉被非法抓捕後,省公安廳惡警一開始就給她用酷刑,坐鐵椅子,雙手、雙腳都被銬在鐵環裏,全身動彈不得,並毒打她,惡警還唆使刑事犯打她。唐增葉一直絕食抗議非法迫害,每天都被惡警野蠻灌食,刑事犯用灌食的鐵盆砸她腦袋,打她嘴巴,惡警和犯人的辱罵不絕於耳。唐增葉目前被折磨的口吐鮮血。

鶴崗市9月7日以來,有50多名大法弟子被綁架。現有20多名被非法關押在第二看守所,目前很多大法弟子正在絕食中,情況十分危急。被非法關押在第一看守所的楊勇英等幾名大法弟子已經生命垂危。據透露,鶴崗市第一、二看守所執行省裡的命令,對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實行強制手段,大法弟子絕食如有死亡不用怕擔責任。

地方警察放話說,抓來的這些大法弟子就是死裏面也不能放出。據悉,當局正密謀把綁架來的大法弟子非法送勞教。

* 北京市至少80余法輪功學員被抓 親人同事被株連

“十一”前幾天,北京市至少有80余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僅海澱區,9月28日一夜就綁架了28名法輪功學員。不少不煉法輪功的單位同事、親友被無理傳訊騷擾。大法弟子白少華、劉海紅、劉育見等都在這期間被綁架。

為綁架大法弟子劉育見,警察找到劉育見愛人(不煉功)的單位,威脅逼迫她帶警察到她家抄家,並把下班回家的劉育見綁架,被迫出賣丈夫後,劉育見愛人現悲痛自責不敢面對生活。

大法弟子白少華愛人季磊(北京朗維視訊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被綁架後的第二天,警察就到她公司進行大查抄,公司至少五臺電腦被抄走送市公安局“檢查”,公司保險櫃被強行打開,所有員工(30餘人)被搜身並被帶到海澱區萬壽寺派出所,在該公司上班的曾慧被從包中搜出真象資料至今被關押。

北京大法弟子劉永旺自2005年8月24日再次被綁架後,至今一直絕食抗議迫害,惡警每天對他強行實施迫害性灌食,劉永旺的生命再次受危害,走路須人攙扶,曾被迫害致殘的雙肢又開始徹夜疼痛。

* 河北瘋狂大抓捕 淶水公安稱:“就因為你做好人就抓你,不叫做好人。”

河北省淶水、三河、保定、滿城、石家莊等今年9月以來,瘋狂抓捕法輪功學員,僅三河市在9月10日至10月10日期間,市610就非法抓捕30名法輪功學員送廊坊洗腦班迫害。

2005 年9月5日下午,淶水大法弟子常振英在家中被綁架。淶水公安與610頭目王福才,夥同石亭鎮派出所20人左右非法闖入,把常振英家裏裏外外所有物品翻了個底朝天。淶水公安局政保股股長戴春傑叫嚷:“就因為你做好人就抓你,不叫做好人。”他們還綁架了常振英的三個女兒。一政保股警察對常振英的二女兒大打出手,大女兒和三女兒被強迫寫了所謂的保證書後放回;常振英和二女兒因不配合,分別被關進拘留所和保定勞教所迫害。常振英的大女兒、三女兒和身體多病的老公公去探望時,拘留所惡警向他們勒索360元才允許見面,兩個孩子和老人無奈只好找到親戚家借上360元錢才算見到常振英。

石家莊68歲的王若娥也被抓進省會洗腦中心迫害。石家莊化肥廠退休職工王若娥,家住該廠三生活區28-1-101室。王若娥在幾十年的工作中,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受到同事們的一致好評。王若娥於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很快得到了健康的身體,同時她明白了要想有個好身體就得有個好心靈,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就得處處按 “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更好的好人。她樂於助人,常受到家委會的表揚。她給災區捐衣物都是拿最好的,捐錢也是她最多,她把自家上千元的健身器無償送給家委會,讓大家共同享用,家委會主任曾稱讚她“大公無私”。

2005年9月6日凌晨,石家莊市長安區育才街派出所指導員譚軍帶領一幫不明身份的人,翻牆、拆窗、撞門,將王若娥老人強行綁架、審訊、洗腦等迫害至今。化肥廠助紂為虐,出所謂的“學費”,也出人做“陪教”。王若娥老人從 10月4日絕食,10月9日開始被強行灌食,當局一直不讓她親人探視。情況令人擔憂。

* 湖北黃岡多人下落不明 浠水孫谷香被劫四天后奄奄一息

湖北省黃岡市政法委、610在黃岡市第二看守所內開辦封閉洗腦班後,已在中秋節前後抓捕了部份大法弟子。九月下旬以來,又綁架了多名大法弟子,至今下落不明。浠水大法弟子孫谷香在幹活時被警察劫入洗腦班迫害,四天后拉回家時,人已奄奄一息。

9 月13日,湖北浠水竹瓦鎮朱店大法弟子孫谷香在油場打油,浠水公安一科郭劍利、張百林等一大群惡警尾隨到油場,將孫谷香綁架,抬起就跑,他們害怕人看見,說:快點、快點。他們把孫谷香往車上一摔,開了車就跑。到了浠水第二看守所,惡警把孫谷香從車上拖下來,拽著孫谷香的頭髮,從第二看守所大門口一直拖進牢房。孫谷香的身體被惡警摔在地上撲騰、撲騰的巨響。隨後,浠水公安局一科、縣610惡警又把孫谷香強行拖進黃岡第二看守所洗腦班,將孫谷香折磨得奄奄一息後,於9月17日把孫谷香拉回家。鄉親們親眼目睹原本生氣勃勃幹著農活的孫谷香,僅四天就被折磨成拉血吐血、奄奄一息的人。

* 湖南羅家賓、江玉蓮夫婦再遭綁架 2歲孩子被警察扔在街上無人管

湖南邵陽大法學員、原空軍少尉羅家賓與護士江玉蓮夫婦,近日再次被洪江市610、公安惡警綁架關押。江玉蓮被綁架時,惡警將她2歲的孩子扔在街上無人管。

羅家賓,男,30歲左右,湖南省邵陽人,曾在河南開封空軍某部隊工作。99年7.20後堅持證實大法,後調往湖南衡陽,軍銜少尉。因為為大法講真象被非法革職回家,曾遭邵陽邪惡非法勞教,在長沙新開鋪勞教所被迫害一年。江玉蓮,女,28歲左右,湖南懷化辰溪縣人,工作於懷化洪江市第二人民醫院。曾被惡警非法勞教,在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被迫害一年。曾妥協過,後發表嚴正聲明,從新修煉大法。

中秋節前四天,洪江市610和公安一夥撬門抓人。羅家賓在家中被非法抓捕。江玉蓮正帶2歲的孩子在街上買東西,警察綁架了大人,扔下2歲小孩一個人在大街上號啕痛哭,後被好心人送回家,現只好由奶奶撫養。

* 遼寧非法法院配合非法抓捕

在六年多的迫害法輪功運動中,中國的法院已名存實亡,他們執法犯法,助紂為虐。9月12日遼寧省盤錦市興隆臺區法院開庭,非法審判被非法抓捕的盤錦市大法弟子胡哲輝、侯雲飛、辛敏鐸、鮑俊岑。

9月12日上午,8點左右,盤錦市興隆臺區法院大院裏停滿了警車,站滿了警察,公安局的、政法委的、司法局的、610的院內外布滿了特務。法院內外氣氛非常恐怖。

上午九點左右,警車發著刺耳的呼嘯聲開進院內停下,車門一打開,一幅慘不忍睹的景象映入眼簾。辛敏鐸被拖下車,兩個警員架著胳膊往樓上拖,辛敏鐸腳上沒有穿鞋,雙腿蜷縮著,不能伸展。侯雲飛也是被架著拖著上下樓的。鮑俊岑和胡哲輝兩名女大法弟子的腳上連襪子都沒給穿,光著腳,被抬著上下樓。兩男大法弟子是倚靠躺著;兩女大法弟子完全躺在那坐不起來。他們的親人們親眼目睹著非法迫害卻找不到講理申訴的地方,心都碎了,含淚踉蹌著跟在後面。

辯護的律師是被法院沒通過當事人及其親屬而私下由法院指派的;他們被授權只準做輕罪象徵性的辯護。無權做無罪辯護。法院、國保、610、政法、司法等部門對律師們欺騙威脅施壓。四位大法弟子在得知被私自指派律師後,都當庭表示要自己為自己辯護,但被法庭當場非法剝奪。

在非法審判過程中,每次只允許一名大法弟子在場,四位大法弟子被警察們交替的抬出拖進。淒慘的場面令人心碎。親人悲痛欲絕,失聲痛哭。

非法審判草草收場,沒有公布結果。為了掩人耳目,當庭沒有宣布事先謀定好的刑期,採取不給判決書,或拖延給判決書,或恐嚇親屬等卑劣手段,企圖阻止受害人及其家屬上訴。四位大法弟子分別被非法判刑,胡哲輝15年、侯雲飛14年、辛敏鐸13年、鮑俊岑12年;與事先傳出的消息吻合,是典型的先判後審案例。

法院竟稱成人的判決書不用通知家人。胡哲輝的丈夫通過相關渠道得到判決書後,因受威脅恐嚇,不敢為妻子上訴。侯雲飛家人9月底才得知判決書後去找律師,律師們在壓力下不敢接案。辛敏鐸與鮑俊岑的判決書也是家人後來通過相關人才知道的。

這種非法審判實在見不得人,開庭當天,一路過法院門外的人,看有那麼多人,隨口問:“今天幹什麼,那麼多人?”一個警察搶著回答:“判搶劫的。”這時一中年婦女接過話說:“不是搶劫的。是煉法輪功的。”這個警察馬上兇相畢露,惡煞般地沖她說:“你是幹什麼的?”中年婦女看這架式,邊走邊說:“看熱鬧的。”

* 四川大抓捕 連殘疾人也不放過

四川省遂寧市農民王永華,男、31歲,殘疾人(沒有左手),家住四川省遂寧市安居區三家鎮太平鄉八大五隊。8月裏,安居區派出所曾多次以查殘疾證、計劃生育證等藉口到王永華家騷擾,他都不在家。8月30日,遂寧市北門派出所夥同刑警再次到王永華家,非法抄家,砸爛他父母的家具,搶走手機一部,搶走王永華與妻子、女兒的一張全家照,並當著王永華父母的面對他大打出手,最後把他綁架到遂寧市逼供。

綁架王永華幾天後,重慶市潼南縣國安大隊惡警張良親自到遂寧市去迫害他,並到他家企圖綁架他的妻子。王永華的妻子不得不帶著一個10個月大的孩子流離失所。“十。一”前幾天,當局說要王永華家人交300元錢(生活費)放人。但是現在已經10月10日了,仍不放人。目前,正是農忙,王永華的父親有病,不能幹重活,母親也是六十多歲的人了,而王永華仍被非法關押在遂寧靈泉寺拘留所,妻子也被迫流離在外。


* * * * *

每一個案例都是一筆血債,每筆血債都是一條繩索,善惡有報,欠債必還,昭昭天理制約著一切。誰還在捲入這末日的瘋狂惡浪中,助紂為虐,最終必將要償還這累累血債。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