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好象站得並不是那麼直
 
龍泉墨客
 
2004-6-24
 
【人民報消息】去年6月,陸軍準將詹妮絲.卡賓斯基(Janis Karpinski)被任命為美軍駐伊拉克第800憲兵旅指揮官,並奉命管理在伊拉克的監獄。卡賓斯基準將成為伊拉克戰區的唯一女指揮官。她在1991年的海灣戰爭中有不錯的經歷,並且對這一新的任命充滿信心,儘管實際上她並沒有管理監獄的經驗。

不過僅僅7個月後,也就是2004年1月,卡賓斯基準將就被免職了。與此同時,一場針對美軍管轄的伊拉克監獄系統的嚴格清查,在伊拉克戰區的美軍高級指揮官利卡多.桑切斯(Ricardo S. Sanchez)中將的授權下拉開了序幕。

這一切的起因,根據《紐約客》(New Yorker)雜誌的報導,源於24歲陸軍軍士約瑟夫.達比(Joseph M. Darby)的“憤怒”。當達比親眼目睹了美軍的一些士兵虐待伊拉克囚犯之後,良知驅使他把一張揭露虐囚惡行的小紙條塞進了美軍刑偵部探員斯科特.波拜克(Scott Bobeck)的門縫,隨後他前去宣誓作證。

此後不久,美國的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於4月28日播出了部分虐囚照片,頓時令美國和全世界的輿論嘩然。5月6日,布什就虐囚事件向阿拉伯世界道歉。

一時間,美國所有大小媒體以及幾乎全體民眾,同聲一致譴責虐囚惡行。不但如此,世界所有的國家的政要、民眾、媒體,也都紛紛嚴詞抨擊虐囚醜行。

不過,達比和美國媒體如CBS的行為卻不免令人費解。因為以當前美軍在伊拉克的情勢而言,達比和《紐約客》、CBS等媒體的“揭短”行為,對於美國軍隊來說,無異於雪上加霜,而其“玷汙國家形象”的行為不能不令人懷疑其與“海外反美勢力勾結”。然而,多數美國民眾似乎對這些並不在乎。儘管由於虐囚案的曝光,伊拉克局勢的前景令人擔憂,但陸軍軍士約瑟夫.達比卻受到國防部長倫斯費爾德(Donald Rumsfeld)的表彰,而且軍方甚至考慮給他頒發一枚勛章。由於《紐約客》對達比專訪,達比已成了許多美國民眾心目中的真話英雄。媒體報導達比的母親布蘭克(Blank)為兒子感到自豪:“說真話,永遠對自己說真話,對你的國家說真話。我認為他這三個方面都做到了。”

然而,對自己的國家說真話,似乎並不總是受到歡迎的。

在去年薩斯(SARS)肆虐中國期間,衛生部長大人宣稱SARS在國內已得到控制,沒有蔓延。少將軍銜退休老軍醫蔣彥永大夫挺身而出講真話,對海外媒體揭露了疫情,迫使當局對民眾公布疫情,直接挽救了千萬中國人的生命,間接拯救了中國與世界。被海外華人媒體譽為“中國人的脊梁”的蔣大夫長著能自由說話的嘴,卻總是令某些人不痛快。終於在今年6.4前夕他被帶走,至今下落不明。原因是蔣大夫第二次講了真話:他揭示了89年“6.4”許多鮮爲人知的真相,並呼籲為“6.4”正名,還死難者、還歷史、還人民、還良知以公道。由於蔣先生拒絕“認錯”,6月20日父親節,蔣老先生的子女們只能遙祝父親平安。

另外還有幾個說真話的普通中國百姓,遭遇更悲慘。

重慶大學女研究生,28歲的法輪功學員魏星艷,因為被懷疑在校園裏放了有法輪功字樣的汽球和條幅,而被關押在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5月13日晚,一名警察當著兩個女犯人的面強姦了魏星艷。然而在互聯網上披露此事的5名法輪功學員卻在2004年2月被判刑入獄;當局以“玷汙了政府的形象”為由,分別將陳庶民、盧正奇、袁湫雁、黎堅、殷艷5人判以5年至13年不等的徒刑。

在2001年8月聯合國人權與發展會議上,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向會議提交了天安門自焚案的分析錄像帶,並明確指出這一自焚事件是由江澤民當局精心策劃而栽贓嫁禍法輪功的謀殺。2003年11月,分析天安門自焚案重重疑點的英文記錄片《偽火》,以其嚴謹求實的風格和對黑幕的曝光獲得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

然而在中國,首次突破新聞封鎖向廣大民眾披露自焚偽案黑幕的法輪功學員,其遭遇和披露美軍虐囚案的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相比卻大相徑庭。2001年3月5日晚8時,法輪功學員在吉林省長春市有線電視網絡的八個頻道插播了法輪功真象電視片,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依靠百姓,即納稅人血汗錢經營的國營媒體,這一次被迫向納稅人播送真象而不是謊言,被迫還給民眾應有的知情權。然而江澤民卻密令對參與插播的法輪功學員“殺無赦”。在隨後對法輪功學員的大搜捕中,至少有5000法輪功學員被關押,15人被非法判刑4至20年,至少8人被虐致死。其中,參與插播的侯明凱在被抓捕後兩天內即被迫害致死。被海外媒體譽為“當代英雄”的插播者劉成軍,在經受了一年九個月殘酷的牢獄折磨後,於2003年12月 26日離開人世,其屍體在7個小時內被警察強行火化。

近幾年,我們的媒體、我們的民眾被鼓勵最大限度發揚人道主義精神,關懷南斯拉夫的人權、阿富汗的人權,關懷伊拉克的人權,這本來是值得稱道的好事。然而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我們被禁止關心中國老百姓自己的人權——國內媒體不得報導受地方幹部欺壓而生活無路的三峽移民、不得隨意涉及下崗工人、被強行拆遷戶的悲慘境遇,網民不得談論法輪功,被封鎖的海外媒體報導法輪功學員遭虐殺、刊登六四死難回憶是別有用心,如此等等。還有領導告訴說,我們不能套用外國的人權標準,中國的國情特殊。我總感到很困惑,南斯拉夫塞族人是人,阿富汗人是人,伊拉克人也是人,中國的國情再特殊,難道中國人就不是人了?憑什麼中國人就下賤,就不能享有和洋人同樣的人權?

受到淩辱的伊拉克人,聽到了美國總統就虐囚事件的公開道歉,至少這是一個姿態。

然而遭到酷刑和虐殺的中國人聽到的是什麼呢?

- 十五年前,在「六四」後的一次對外記者招待會上,海外媒體記者向剛剛上臺的江澤民提問,當問及一參與「六四」的女大學生在服刑期間被輪姦時,江澤民立即回答:“她是罪有應得。”

- 在今年第60屆聯合國人權年會上,當中國駐聯合國首席代表沙祖康被記者問及:你說中國目前是人權狀況最好的時期,爲什麼法輪功學員被關在精神病院注射傷害神經的藥物?他的回答是“他們活該”。

- 今年4月16日,31歲的武漢法輪功學員黃曌,被公安劫持毒打致死,當海外記者電話詢問責任單位硚口公安分局時,一科科長金志平說“她是該死的”。

自江澤民而下大小官員的態度很明確:虐伊拉克人令人髮指,虐中國人活該!從上小學的時候我就相信,中國人民50多年前就“站起來了”,可現在總不免有點疑惑起來。因為根據我們的媒體報導,目前即使受世界關注的伊拉克,其人權道路尚且任重道遠。那麼相比較而言,我就總覺得中國人好象站得並不是那麼直。

其實,確切一點說,當中國共產黨“站起來了”的時候,也想跟著站起來的中國人又被按了下去,而且連頭都不讓抬起來了。

(原題目:伊拉克人和中國人 誰站得更直?)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