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死抱菩薩腳 江澤民異想天開
 
作者:百志
 
2004-6-14
 
【人民報消息】1997年秋天,江澤民在美國的一場記者會中,為西方社會的宗教熱感到困惑。西方社會那麼多人去信西藏的喇嘛教?江不解的問了一句:Why?

據說,基辛格訪問中國時,在毛澤東的書房裡向毛傳教。基辛格對著毛大談基督信仰。毛聽後,只說了一句絕妙的話:「如果有上帝,那他一定不喜歡我!」

哈哈!這真是畫龍點睛的一句話。

俱往矣!毛死去多年了,關於宗教信仰,他也該有他自己的答案。不過,數下流人物,且看今朝!江澤民是不是真的唯物主義者,我不曉得。不過,如果有一天它信了什麼教,它絕對是一個假的信徒。

江如果僅僅是不懂宗教信仰,那也就算了!問題是:它這個沒有信仰的蠢貨,不時的露出宗教統治的野心。說穿了,它是妄想利用宗教式的狂熱情緒,讓人民信仰自己。

江無尺寸之功,亦無經世之能,卻膽敢夢想除了擁有號令天下的權力,又可以有像小說中明教教主張無忌那樣的領袖魅力。它搞的什麼三講,便透露了心事:不僅要「作之君,還想作之師」,最好還要作之教主,搞神化崇拜。

事實上,它對宗教的理解方式是:用這種「人民的鴉片」為自己服務。他想建構一個「具有中國幫派特色的全民宗教」,自己身兼元首、幫主、總書記與教主。羅幹、曾慶紅為左右黑暗使;依序有四大護教魔王,還有紅粉知己、女歌星為伴。

哈哈!結果是:它的夢想破滅了,它做不成「江教主」了。反倒比較像那個揚州妓院的潑皮無賴-韋香主(韋小寶)。其實江抱著葉爾欽的模樣,蠻像韋小寶與俄國女沙皇的關係。不過,韋小寶畢竟保護了國土,哪像江,竟把尼布楚條約以來的中國領土,全都給了俄國人。

回歸本題,如果,江只是想利用宗教,問題還不至於惡化。問題是,它迫害了有真信仰的廣大修煉者。這可嚴重了!由於權力者的妒嫉,江不僅做不成教主,反倒做了魔鬼頭子。

所以,江澤民在民間流傳的幾個別名,都不怎麼好聽。如:「江戲子」、「江爛鬼」、「江鬼」、「江魔」、「江xx」、「蛤蟆精」、「首惡」等等。這些名詞,在某種程度上是具有宗教色彩的。

江其實是個「變態心理學」的活標本,它由不懂宗教,演變至利用宗教,到企圖建構宗教,以至於最後迫害真正信仰的人群。

它的心路歷程,值得深入探討與研究。

然而,它真的不會有宗教信仰嗎?正當中國開始掀起「踩江鬼」運動時,江澤民奔赴九華山參拜去了!

日前亞洲周刊報導,江澤民於六月五日前往九華山的旃檀林寺,點香求佛。據說它的表情很「虔誠」。海外網站《人民報》報導,江澤民是因為有人指點:「必須速去九華山!」;「因爲這是關乎著解決下地獄和在中央被指控的問題。」

看來,江澤民信教了?不過,為什麼它不求別的,光求地藏王?該網站指出,江澤民是因為心虛。它以爲,不管殺多少人地藏王都能網開一面免他下地獄呢!

記得幾年前,臺灣殺人及強姦累犯陳進興伏法前,也說是信起了基督教。當時,十分了解其習性的刑事局長侯友宜表示,陳進興十分狡猾,他的信仰是假的,只是想博取同情。

臺灣某李姓作家曾坐牢多年。他有一篇文章說,牢裡某個的死刑犯,臨刑前什麼經都看,希望能上天堂。該死刑犯表示,只要有一個是真的,他就能上天堂。

李作家當時向這位臨死前才多元信仰的死刑犯說,你恐怕上不了所有的天堂,卻能下了所有的地獄。

聽說,江澤民「天天在家抄寫〈地藏經〉」,它有沒有看其他的經,我們不得而知。不過,江臨死求免的心態,大概同死刑犯一樣。它那麼專一的求地藏王,反映了他極怕下地獄。

不管如何,它害死那麼多修佛修道的人,竟不能自覺「上帝不會喜歡它」,算是蠢到極點。說實在的,他造業太多,十惡不赦,誰能饒它?它面臨的還不只是下地獄的問題。只不過,咱們先別提「形神全滅」的光景,光是一個無間地獄,就夠它受的了!

尤其是,人人都要踩它一腳的浪潮到來時,它竟異想天開:想要「臨死抱佛腳」。我想,即使它的表情再「虔誠」,它必然被一腳踢開。看來,「江鬼」最後一個利用宗教「為自己服務」的計畫,也鐵定是失敗了。

〔原題目:江澤民的宗教信仰〕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