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訴江澤民 芝加哥見聞
 
作者:鄭雯
 
2004-5-21
 
【人民報消息】美國中西部的第一大城——芝加哥,有「風城」之稱,想領教此風城的威力嗎?

有個冬天的星期六上午,葛麗絲與我驅車前往學校的休閒中心 (Recreation Center) 慢跑去也。行經十字路口,紅燈已亮,葛麗絲急踩煞車檔,等候綠燈。說時遲,那時快;突然,車子一陣搖晃,害我們虛驚一場。原來,風伯伯施展其虎威,兇猛無比,竟可搖動車子,直讓我們領教了風城的威名,真不是蓋的。

一百多年前的一場大火,把芝城付之一炬。該城聚集了各地建築師的精英,重新規劃設計;芝城從此煥然一新,建築風格美不勝收,非常獨特。《芝加哥論壇報》有意無意總愛每隔一段時間圖文並茂,介紹一些造型優美、風格特異的建築物。

芝加哥原為全美第二大城,自一九八六年起退居第三,大量移民踴入的洛杉磯則躍居第二。芝城拜其優越的地理位置,歐黑爾國際機場 (O'Hare International Airport) 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機場。也因為占地利之便,位居全美的交通樞紐,工商企業團體總愛選擇此地為開會地點。

本市繁華的密西根大道 (Michigan Avenue),在百多年以前,只是一條泥濘不堪的小馬路。如今卻是美麗繽紛,頗具歐洲風味,商業辦公大樓林立,物品價格非常昂貴。此外,也有馬車優遊漫步於街道上,馬車給現代化的芝加哥,帶來幾許思古之幽情。

大眾運輸系統在芝加哥扮演重要角色。曾經在捷運火車上碰到一位女士,她說有一回她先生搭乘捷運回家,太累了,就在車上睡著,到了終點站也未醒來,結果,竟被載至調車場。芝城的捷運火車舒適安全,那位先生才睡得不醒人事,也睡得很放心。想起在紐約搭地鐵的經驗,戰戰兢兢,深怕被偷被搶,連打個盹兒都不敢。

另有一回,在火車上和同校從上海來的女孩聊天,不知過了多久,有位美國婦人對我們說:「中國人!」我訝異不已,老美都分不清中國人和日本人,怎麼會十足有把握我們是中國人?原來她曾經在臺北住過。她與同伴比我們早下車,臨走道別之際,留下一句話:「你們中國人都 lovely!」

1999年6月25日,是芝加哥市殊榮的一天,因為伊利諾州與芝加哥市三位最高領導人同時為李洪志先生頒獎,並把這一天命名為「伊利諾州法輪大法日」與「芝加哥市李洪志大師日」。

芝加哥市長在公告中說:「李大師的修煉方法直接改善我們的社會,使其成為更好的生活環境,對無數的人民做出了貢獻。」同一天,伊利諾州州長致李老師嘉獎信;同時,伊利諾州財務長致李老師傑出服務獎。

李老師1999年6月在芝加哥領獎時表示,修煉的人早就把世間的名利看得很淡了,得獎對於他個人並沒有太特殊的意義;但對於法輪大法來說,得獎的意義卻很深遠,因為這代表著世人和社會對法輪大法的見證和認識。他希望更多的善良人投入修煉法輪功的行列。

一方面是滅絕人寰的血腥迫害自199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持續著,救人如救火般緊迫,另一方面是中國大陸正面臨存亡絕續的關頭,13億人就因為一人的淫威而被推向「虛假、兇惡、暴力」,法輪功學員2002年10月在芝加哥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遞狀起訴江澤民。

今年5月27日,芝加哥上訴法庭有針對訴江案的聽證會,22日至27日芝加哥會有一連串的大活動。在法庭外,透過學員們發資料、講真象,喚起人們的正義與良知,共同加入在道義法庭和人心法庭對血債累累江澤民的大公審,一幕幕人性光輝的流露,非常動人。以下略抒去年見聞的片段:

6月在芝加哥是一年最宜人的天氣,可是本地聯邦法院要裁決是否受理訴江案,天氣變得古怪,中領館有時寒氣逼人。

這回在中領館前的靜坐請願有兩大主軸:一是起訴江澤民,二是營救李祥春。人們透過這兩事件來更清楚認識江氏的真實面目,明白真象的世人也在幫著講,車子或路人經過都好奇想了解,也碰到不少善良的美國人。

有位美國老太太知道美國公民李祥春在中國大陸遭受非法拘捕,並施以非人待遇,淚流滿面的說:「為什麼我們政府沒有辦法把我們的公民營救出來?」好些善心人士要捐錢,學員們都表示,這並不是我們的訴求,我們只希望你們能了解真象,來凝聚這股善的力量。如果世界上每個善良、正義之士都能起來譴責那個禍端製造者 ——江澤民,那麼這場迫害也許就結束了。”

有位美國老太太問道:「我想加入你們,和你們一起靜坐請願,但我的腳不能坐在地上,我能不能帶張小板凳來和你們坐在一起?」當學員知道老太太的腳不太好,推介她也來學煉法輪功,老太太卻一副她的腳無關緊要的樣子。

有一回一家四口經過中領館,邊走邊注視著對街的橫幅與學員,走著走著,似乎不太理解對面的一切。這時,他們看到一塊招牌,發現所在位置正是中領館,突然一下子就明瞭了。交談中,謝謝他們對法輪功的理解與支持,他們回說,人類都有人性在,本來就應該如此啊!

這段期間在芝加哥中領館前二十四小時的和平請願,普遍獲得了芝加哥市民的感動與支持。

學員們在中領館前靜坐,發正念、煉功、讀書,場面莊嚴祥和。隨著週末活動的高潮,各地學員陸續從世界角落到來,靜坐的行列向後延伸到停車場;人行道的兩排不夠坐,靠車道部分又新增兩排座位出來。路過的行人、車子在注視著這裏的一切,也有路過的車子發資料給他們時,對學員鼓舞道:「你們人越來越多,很好啊!」

本來只有在中領館對面的一條街靜坐,接著擴充到兩條街、三條街……,最後,除了中領館的所在地,四周的六條街都聚滿了學員。活動的第一個高潮是6月20日星期五晚間的燭光守夜,一幅約略有一層樓高的巨大塑膠畫布從樓上窗臺掛了起來,正迎著對面的中領館,畫布上寫著起訴江某「群體滅絕罪」與「酷刑罪反人類罪」,要記得被迫害致死的七百多條人命,以及某些受害學員的插圖。當畫布一掛起,立即吸引了過往車輛的目光,一向順暢的道路變成嚴重塞車。中領館另一側的對面,則是掛著「天理昭昭,全球公審江澤民」的巨大橫幅。

學員實在越來越多,平靜的街道突然湧進那麼多人,真有山雨欲來的緊張氣勢,這時來了一輛警車,與芝加哥負責的學員交談一會兒離去。然後大家靜靜的發正念,只有攝影、發資料等一些學員來回走動。這也是歷史性的一刻,場面是如此的壯觀、殊勝。

九點過後,一部分學員先行離開,其餘繼續留在原地。怎麼一下子人潮聚集,沒幾小時工夫,就這樣若無其事散去一些,好像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這一切看起來非常不可思議,深深震撼著人心。

有位看起來像墨西哥裔的美國警察站在中領館這頭,見到一位嬌小的美國女警這時才來,對她說:「你錯過了最精采的部分。」過了一會兒走來兩位西人女學員,那位墨西哥裔警察眼尖,瞥見女學員手上帶著《轉法輪》英譯本,問道:「請問這書是從哪裏買來得呀?」女學員回答:「在亞馬遜網路書店,你如果有興趣一讀的話,這本可以送你。」說著,把書裡的資料抽出來,就把書送給了警察,並且眨了眨眼睛,說了句話,這話對一般讀者有點高,在此從略。

學員們純正善良祥和的表現,看在熙來攘往的周遭人群裏,無不深深被觸動著。

21日,在聯邦廣場展示功法、舉行「公審江澤民」記者會。訴江案的控方律師泰瑞.馬什(Terri Marsh)在會上講話,她說:「人類歷史上也有其他惡人和獨裁者折磨、殺戮、迫害自己的人民,然而迫害法輪功所使用的手段,卻是歷史上從未見過,甚至二次大戰中都未曾有過的酷刑折磨,使得這一迫害有別於歷史上那些反人類的罪行。這場迫害不只成年人受害,連嬰兒、老人、孕婦都不能幸免。這不僅是對信仰真善忍者的迫害,也是對構成人性的道德原則的迫害。」

記者會上也宣讀了多封芝加哥市和伊利諾伊州政要發來的支持信。記者會後學員們在廣場上表演了「中國獨裁者最壞的夢魘」街頭劇,以戲劇展現江澤民在夢中受審判。隨後從廣場出發,千人以上的大遊行隊伍在芝加哥市中心穿梭,民眾從學員手中拿到真象材料都迫不及待的閱讀。最後遊行隊伍回到中領館前。

有一部分學員到海軍碼頭煉功洪法,海軍碼頭遊客如織,學員們一展示功法,遊客的目光也立即投註到那兒,學員發簡介發得不亦樂乎,也有些遊客當場就跟學員比畫動作學煉功。

這個週末有來自三十多個國家約三千位學員雲集芝加哥,活動的最後高潮是22日的心得交流會。在交流會的中午時刻,李老師來跟學員演講,不少學員是第一次見到李老師。當時正是加拿大學員的發言,很精采,但也較長,據聞本來想請她的發言暫停,請李老師先演講,可是李老師還是讓那位學員先講完。

兩位老先生老媽媽在心得交流會上的發言,報告每天持續不間斷到中領館前請願,發生與美國人互動的許多感人故事,獲得很多熱烈的掌聲。芝加哥的冬天,寒風刺骨,滋味很不好受,能夠堅持天天到那兒,了不起呀!

臨別之際,有點兒捨不得走,搭乘地鐵赴機場途中,我與朋友交流這十余天來的心得。清晨五點多,旅客不多,朋友發覺我後面有人,示意給那位美國女子資料。我與朋友正談得起勁,資料遞了過去並沒多說明什麼。

過了一會兒,這位二十幾歲左右的美國女子回過頭來說:「我會打電話給他們。」她揚了手中的宣傳單,意指會打給那些議員們。又過了一會兒,她看完法輪功的簡介,上面列有世界各地的聯絡人,也想與他們聯繫。我抄了兩個芝加哥學員的電話給她,這樣聯繫會比較快。那份法輪功的介紹資料非常簡單,可是善良的有緣人看了就很容易受到觸動,想再一探究竟。

您所居住的地方是個好地方嗎?只要它充滿正義與善心,那也是一個好地方。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