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將計就計 江在老K曾慶紅下的套兒裏跳舞(多圖)
 
姜平
 
2004-5-19
 

江澤民的新衣
【人民報消息】

對江澤民的全面否定

說到中共十六大之後組成的胡錦濤、溫家寶新領導層,人們無非觀察他們兩點,一是他們能不能擺脫江澤民的控制,最終掌握中共最高黨、政、軍領導權;二是他們的政治取向、治國方針到底會怎樣,能不能為中國的改革開放在政治上開出新局面。上述兩點帶有根本性和全局性。

人民為什麼希望胡溫擺脫江澤民的控制,最終掌握中共最高黨、政、軍領導權呢?如果江澤民當政13年國富民安,會這樣希望嗎?所以這種希望本身就是對江澤民的全面否定!

絕妙的諷刺

前哨雜誌5月刊報導說,不久前閉幕的「全國人大和政協會議」,最引人關注的焦點,不是修憲問題,不是在憲法中加進了什麼保護私有財產的問題,不是在憲法中加進了保護「人權」的字眼,也不是把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入憲,而是會場內外的兩個「小動作」:一是江澤民在政協和人大開幕式上都大搖大擺的走在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的前面,一個「退居二線」的「武夫」如此不顧國家之尊嚴、黨之體面,任意妄為,此在中共歷史和「國史」上尚屬頭一回;二是「兩會」期間,蔣彥永軍醫致函中共最高層,要求為「六四」事件、八九愛國民主運動「正名」和平反。

這兩個「小動作」,都和「兩會」的主要議題有密切關係,關乎著江澤民和「胡溫新政」的命運和歷史定位。

報導評論說, 胡、溫新班子上臺,雖然在黨、政兩大系統取得了最高領導職務,但沒有取得與之相匹配的最高領導權力。中國的集權體制中最高的權力掌握在控制軍隊者的手中,誰控制了軍隊,誰就可以最終控制黨、控制政,沒有控制軍隊的黨總書記、受到軍隊干政的國務院總理,輕者「先天不足」,重者只是傀儡。在中共十六大和去年「兩會」之後形成的胡、溫新班子就是在「先天不足」和傀儡之間來回徘徊。

江前胡後這個事實不是說胡溫怎麼無能,而是對中共在江澤民的獨裁下“無法”到如此境地的淋漓盡致的諷刺,這就是為什麼“偉光正”,“三個代表”要向香港、澳門、臺灣用“一國兩制”求人家回歸!中共自己也知道中共沒有法制,不 遵守法律,賣國賊、屠夫把持政權,沒人買賬,沒人喜歡!

內部消息:江澤民沒有軍權

江澤民到底有沒有軍權,這是評論江的要害。內部人說江澤民沒有軍權,他整天忐忑不安,外行人說江澤民是真正的太上皇,他的權力可大啦。

有人說,江澤民在中共十五大前後大權逐漸在握,不僅比他在政治上資深、權力曾經比他大的喬石和李鵬被他整倒或任其擺布,就是許多曾經很有影響的、鄧小平都要買賬的中共元老,也對江澤民的獨斷專橫無可奈何。

真是這樣嗎?要真是這樣,為什麼江澤民要把輔佐他出掌軍權的軍隊元老如劉華清、張震、遲浩田、張萬年等人送去「告老還鄉」,把有能力的排斥在外, 使「革命資歷」均在自己以下的提拔成高級將領?鄧小平為什麼不這樣做?因為鄧小平有那個威望,也有那個胸懷,能留住人,人家也對他心服。而江澤民卻恰恰相反。

別看咋唬的兇,其實江到現在也沒能控制住軍隊。別的不說,就說最近江往軍委裏攙進去了三粒沙子,就泄露了自己玩兒不轉軍委那幾個人。有人說:“軍委會成員不是江親定的嗎?怎麼上任一年多就離心離德了?”

對自己親定的人選都無法信任,江澤民更不信任“奪”了自己職位的胡錦濤和不是江家幫的溫家寶,因為他們都不是自己的人。

江澤民有自己的人嗎?一個也沒有。跟著他跑的人都是為了個人利益,哪個會為江的利益而舍命!這一點江澤民心裏最清楚,所以他一天提拔120個將軍,一年提拔500多位將軍。

江並不相信曾慶紅

江澤民的政治個性是絕不能容忍異己的,但他在沒有得勢之前,連老鄧家的廚子、司機和去串門兒的孩子都不敢得罪,連影星劉曉慶的馬屁都要拍一拍。這種小人一旦得勢,結果不堪設想。

因此,江在中共十六大上交出黨總書記的位子給胡錦濤,絕對是不得已、不甘心的;他要把胡錦濤的權力「空洞化」,讓他當傀儡,江絕不會自動退出政治舞臺。至於說江想讓曾慶紅當國家第一把手,也是權益之計,過渡之計,江並不相信曾慶紅,江想的是江綿恒的世襲。

為什麼呢?因為曾慶紅忠於江澤民也是權益之計,過渡之計。江澤民早就有過“防止野心家”之說,內部人都知道那指的就是江的攝政曾慶紅。

江當上總書記的不光彩歷史

表面上看,江澤民以普通黨員和公民之身擔任中央軍委主席,執掌軍權,充當太上皇,很像當年的鄧小平,胡錦濤則像當年的「兒皇帝」江澤民,但實質上兩者的情況天差地遠。

第一,江澤民是鄧小平欽定的「第三代核心」,但內部消息透露,鄧小平看中的是李瑞環當總書記,而陳雲、李先念極力推薦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是因為他的馬屁拍的好,為了給李先念送上生日蛋糕,江能在風雪中站立幾個小時,這就是奠定江出任總書記的基礎,從一開始中國的悲劇就形成了。

第二,兩年多後,一九九二年鄧小平南巡,江澤民露出了尾巴,阻止推行改革開放,於是鄧頓生撤換之意,被江澤民侍候舒服的陳雲、李先念等人立刻下令讓江服軟,江澤民得到消息後尿了褲子,立即向鄧小平表忠心,發誓要進行改革開放,鄧才勉強打消了此念頭。鄧小平安排了江當總書記,並不等於說老鄧是真心實意支持江澤民接班的,只能說那是基於對陳雲、李先念的信任。至於有人說三年後,鄧還幫江了清除執掌軍權的最大障礙楊尚昆、楊白冰兄弟,那就更可笑了,那是老鄧中了小人江澤民的挑撥離間計而已,決非是幫江。

第三,鄧小平後期在幕僚等人的通風報信下基本明白江澤民是什麼東西,但身體衰弱,再想換國家最高領導人顧慮重重,特別是經過「六四」事件,經過胡耀邦、趙紫陽的更換,他認為再換總書記自己的臉面都難放下,因為畢竟最後是自己同意的。

胡錦濤將計就計

從江澤民當上總書記的不光彩歷史來看,他根本就沒有資格欽定接班人,更談不上容忍誰當他的接班人。鄧婆婆活著時,江澤民就是個小媳婦,連他自己的總書記都差點兒保不住,還奢談什麼“欽定”不“欽定”!什麼叫“欽”定?過去對擁有絕對權力的皇帝的決定才稱為“欽定”,所以任何為抬高江澤民而編造出來的歷史都是滑稽可笑的。

有人要拿今天的“太上皇”的江澤民和當年的太上皇鄧小平比,那怎麼能比呢?鄧小平在自己家裏就能發號施令,而江的軍委辦公室有九處還要往軍委裏攙沙子;那些元老都對鄧小平心服口服,而現在的元老高喊讓江澤民下臺;鄧小平憑著自己的威望敢把總書記和國家主席交給江澤民,江澤民是迫於極大壓力才交給鄧指定的胡錦濤;在各方面都大不一樣。

江澤民沒有度量承認和支持並非他自己選定的胡錦濤為「第四代核心」,也根本不敢把中央軍委主席的職務交給胡錦濤,別說短時間,只要江還有一口氣,他都不會放棄軍權,因為江澤民在海外幾個國家都被起訴,胡錦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人家管江澤民叫太上皇是胡錦濤最高興的事,中國被江澤民搞成一個爛攤子,別說胡錦濤溫家寶,誰來也收拾不了了。江澤民沒有趕快撒手躲起來,而是要做太上皇,這下好了,連替罪羊都不需要了,胡錦濤何樂而不為?乾脆來個你堅持的我就同意,反正大家都看見了聽到了,壞主意統統是打江那裏來的!只要胡錦濤在位一天,江澤民幹壞事就得明挑,這不象江在後面支使曾慶紅幹壞事,江不需要跳出來在前臺表演。


晚宴上的“突發”事件
有人噁心江澤民說,這個太上皇只有七十七歲,比鄧小平當太上皇時年小十歲。江澤民雖然患有心臟病,但尚可以到處走動,唱歌跳舞,充當太上皇的野心還會持續很久,他還有極大的興趣和精力干預黨政軍國大事。

一個國家元首出去「唱歌跳舞」 ?那是什麼下三爛貨色!這種事只能發生在江澤民身上,就連世界上僅剩的幾個共產國家首腦都不會這麼幹,連無賴金正日都不會這麼幹,也就是說世界上只有江澤民幹得出來!胡錦濤站在旁邊看樂子。

江澤民參與六四屠城的決策

在「六四」鎮壓問題上,胡錦濤和溫家寶毋須負任何責任,他們也不是六四鎮壓的既得利益者。一九八九年「六四」的時候,胡錦濤只是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溫家寶是中央辦公廳主任,他們都和權力決策不沾邊。因此,他們都沒有「六四」血案的政治包袱和心理包袱。

尤其是溫家寶,他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是,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趙紫陽到天安門廣場向學生喊話,溫家寶就站在他的身後。「六四」鎮壓之後,中共開始大搞人人過關的「清查運動」,溫家寶的「特殊身份」以及和趙紫陽的關係,使他遭到巨大壓力。但他只是檢討自己,並沒有「戴罪立功」的胡亂揭發趙紫陽。

所有人都知道,江澤民、曾慶紅這些人是「六四」鎮壓的最大獲利者,特別是江澤民,當年在上海查封了《世界經濟導報》,整肅那些支持愛國民主運動的知識分子,表現極為突出,這是他取代趙紫陽的重要原因。「六四」屠城之前,他已奉命進京,參與了中共高層的鎮壓決策和活動。

所以,國人都知道,堅持不許平反「六四」的是江澤民,而胡溫處於無奈之中,尤其溫家寶對「六四」鎮壓有自己的看法。

江澤民的老K曾慶紅

有人說胡錦濤處境危險,在他的身邊曾慶紅虎視眈眈、野心勃勃。但據幕僚講,胡錦濤在這方面沒有危機感,為什麼呢?權不是都讓人家占了嗎?話不是這麼說的,“得民心者得天下”,江澤民、曾慶紅越折騰,胡錦濤票源越多,這可不算上山摘桃子,這叫免費贈送。


再跳不偏癱也得筋斷骨折
據說,江澤民計劃把曾慶紅擺在軍委副主席的位置上,想想看,如果最近新攙進去的三大粒沙子都不管用,那說明江澤民在軍隊的地位已經危機到何種地步,曾攝政都用上了,也就是說老K都上陣了,那以後再有困境怎麼解決,那不意味著完蛋了嗎?

曾慶紅威脅的不是胡錦濤,而是江綿恒。讓老江頭痛的是用曾慶紅也不是,不用也不是,用他,他以後會把位置讓給江綿恒嗎?不用他,連一點希望也沒有。所以江澤民欣賞曾慶紅的能力、野心、極壞和富謀略。也擔心他會把這一切用在自己身上。

幕僚們看得清,他們說:嘿,看吧,江澤民在他的老K套兒裏跳舞,不偏癱也得筋斷骨折。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