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圖示有力揭露江集團 心慌的新華社又造新謊
 
2004-12-28
 
【人民報消息】(明慧評論員飛鳴撰稿)當一個人為自己辯護並指控他人時,如果他把對方的嘴堵住,那麼這個人所說的話一定是謊言。新華社日前拋出的一篇文章就是一個絕佳的例子。

作為中共獨裁集團的喉舌,新華社對明慧網刊登的“湖北沙洋範家臺監獄對廖元華的非人折磨”和“湖北大法弟子廖元華在範家臺監獄所受酷刑示範”的文章進行攻擊,可是中共當局卻封堵網絡,不准大陸民眾閱讀明慧網,更不准明慧網的記者進入大陸監獄和勞教所直接進行調查、取證並在大陸公開發表迫害事實,這本身就說明新華社對事實真象的恐懼和心慌,表明新華社發表的不是新聞,而是新謊。新華社實為“心慌社”、“新謊社”。

回想“大躍進”時新華社對“畝產萬斤”的興高采烈的吹噓,回想“文革”時新華社對“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的“鐵證如山”的指控,回想“非典”時新華社對SARS疫情的掩蓋,我們不難解讀此次新華社對明慧網的歪曲和誹謗。

中共當局當初把廖元華劫持入湖北沙洋範家臺監獄,這本身就是對公民信仰權利的踐踏。大陸監獄和勞教所的黑暗和野蠻人所共知,尤其是法輪功學員只因為拒絕寫所謂的“轉化書”、“悔過書”、“決裂書”和“揭批書”而慘遭酷刑淩虐,很多人甚至被酷刑折磨致死。在這樣暗無天日的深牢黑獄裏,沒有任何人有條件拍攝到惡警酷刑折磨無辜公民的現場犯罪照片,這是不言而喻的事實。當廖元華出獄後,和其他幾位法輪功學員把自己在獄中遭受酷刑的情形模擬演示出來,並拍照、整理、發表,這和文字一樣都是對酷刑迫害的揭露。任何一個心智正常的人都知道這些照片是揭露酷刑的模擬演示圖,明慧網也明確指出這些照片是法輪功學員重組的酷刑示範圖。在海外各地如紐約曼哈頓等城市,法輪功學員還進行真人酷刑模擬演示,有人模擬受害者,有人模擬警察,以這種真人模擬示範彌補文字敘述之不足。新華社故意將此事進行歪曲,把法輪功學員模擬、演示、拍攝、整理的酷刑示範照片歪曲為“捏造”,這是混淆視聽。被新華社攻擊的文章“湖北大法弟子廖元華在範家臺監獄所受酷刑示範”的題目中的“酷刑示範”一詞完全說明那本來就是示範圖,新華社的攻擊簡直是無理取鬧。在很多教科書中都有示範圖,無論是歷史、地理、化學、生物的教科書中都有很多示範圖,以彌補文字描述之不足,按照新華社的歪曲邏輯,難道這些教科書都在“捏造”嗎?

廖元華等人以真人示範的方式對酷刑迫害進行揭露,這是受害者的權利。可是這些披露事實真象的受害者卻再次被施暴者綁架並逼供,並被施暴者強迫否認自己披露的事實,這隻能讓人看到施暴者的恐懼、歹毒和下流。新華社“引述”廖元華等人的話攻擊明慧網,可是廖元華等人明明處在人為刀殂、我為魚肉的地位,面臨著再次遭受他們所揭露的酷刑的折磨,在這種情況下,新華社引用或編造他們說的話,有任何可信度可言嗎?當年的“黨內第二號走資派”鄧小平為了避免“叛徒、內奸、工賊”的命運不也是一再打自己的嘴巴並表示“永不翻案”嗎?

此次新華社的文字打手田雨等人拋出這篇“文革式”的批鬥文章,就是因為國內法輪功學員揭露酷刑的示範圖片和海外法輪功學員的真人模擬酷刑展讓世界各地的人們更加明白的看到江氏集團的凶殘。新華社如此“心慌”的散布“新謊”,就是因為海外法輪功學員不斷的以“酷刑罪”、“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把江氏集團的行兇者們告上海外法庭,使得這些罪犯們走投無路,如過街老鼠!

僅舉一例, 2004年11月4日,法輪功學員在贊比亞高等法院對甘肅省委書記蘇榮提起一宗訴訟,指控他在擔任吉林省中共610辦公室頭子期間對法輪功學員犯下了謀殺、酷刑折磨和侮辱罪行。11月5日,贊比亞高等法院簽發了法庭令,命被告蘇榮在事情了結之前不得離開該國。然而,被告蘇榮11月8日沒有出庭接受聆訊。 11月12日,贊比亞高等法院定下11月13日就蘇榮的“藐視法庭罪”進行聆訊。蘇榮11月13日仍未就藐視法庭罪的指控出庭應辯。警方簽發了逮捕令,並派出警察搜索被告。蘇榮在經過近十天的藏匿和逃亡生活後,在贊比亞警方的通緝中,越過贊比亞邊境潛入津巴布韋邊境小鎮池榮杜,後潛逃至南非,並於2004 年11月15日乘晚間航班飛回中國。

請問新華社的田雨等文字打手,如果明慧網揭露的酷刑事實是你們所誹謗的“捏造”,為什麼被控酷刑罪的蘇榮逃之夭夭,成了一名越境逃犯?為什麼不敢和法輪功學員對簿公堂?難道贊比亞高等法院也如你們所說的“與中國人民為敵”?很顯然,即使在贊比亞這樣一個深受中共壓力的國家,新華社的謊言都見不得陽光,新華社的謊言正如新華社自己所說的“謊言終究是謊言,一切黑暗的伎倆終會在陽光下煙消雲散。”透過新華社這篇“心慌”的“新謊”,我們看到的是海內外酷刑示範圖片和酷刑真人展的巨大震撼力,我們看到的是被指控犯了酷刑罪的蘇榮等一夥罪犯的瑟瑟發抖。

如今的大陸冤獄遍地,北京上訪村常年不散的人群中的每個人都有一本血淚凝成的故事,他們流落街頭、衣食無著,到信訪辦公室上訪還要遭受“截訪”人員的騷擾、毒打和綁架,所謂的“兩辦”,也就是北京的兩個信訪辦公室,被訪民們稱為“鬼辦”。訪民中的因拆遷而無家可歸的葉國柱只因為說了一些真話,日前被中共當局以“尋釁滋事”的罪名判四年徒刑。大陸著名作家劉曉波、余傑因為寫文章、說真話,近日也被警察無理拘押、訊問。由這些事實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中共獨裁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也會延伸到各階層民眾的頭上,而真正懼怕人們說真話的恰恰是中共一夥魚肉百姓、貪污腐敗的罪犯。新華社的田雨等文字打手不去報導民眾的冤情,不去揭露官員的貪殘,卻歪曲事實,幫著貪官惡吏掩蓋罪責、粉飾暴行,誹謗敢於說真話的網站和媒體,新華社的田雨等文字打手們將來一定要償還他們的罪惡。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