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共:四大「封閉式造謠環境」
 
歐陽非
 
2004-12-29
 
【人民報消息】在沉寂了一段時間之後,中共喉舌新華社、人民日報和中央電視臺在2004年12月底再次同時拋出“廖元華案”,否認明慧網上有關湖北沙洋範家臺監獄對法輪功學員廖元華的非人折磨。

不管江氏集團和中共在造謠手法上如何“與時俱進”,人們對於它們的謊言總有一種“又來了”的感覺。不光是因為陳詞濫調的謊言內容,還有其謊言本質中一脈相承的“封閉式造謠模式”。“封閉性”是江氏集團和中共敢於造謠並能維持謊言的重要保障。

一. 封閉式製作環境

謠言中的所有人物,從節目製作人、記者、播音員到當事人,從被採訪的群眾到所有參與人的家人,他們的人身安全、生活、工作、就學、前途,全部被中共脅持,配合中共是所有人唯一的出路。

江氏集團和中共製作誹謗新聞是被當作政治任務一層一層壓下來的。所有的製作人員被迫在良心和前途上做出選擇。在這次對“廖元華案”的報導中,新華社記者說,法輪功明慧網在通知中“請大家開發自己的智慧”(提供在監獄裏被折磨的酷刑演示資料)就是要“露骨地暗示可以作假、造謠”。顯而易見,這個把“開發智慧”領悟成“作假、造謠”應該是該新華社記者自己面對來自上級強迫下達的“誹謗政治任務” 時其內心世界的真實展示。“廖元華案”也就這樣在“作假、造謠”中出臺了。

江氏集團和中共最有興趣的,就是讓當事人自己出來承認所謂的錯誤。鎮壓法輪功以來,形形色色弄出了很多人在媒體上聲稱他們是如何如何“要自焚”“要殺人”,“要造謠”,借此攻擊法輪功。可是,這些人外界是無法接觸的,就算找到了,他們自己和一家老小都在中共的手上,你又能指望他們說什麼呢?

中共自己並不否認酷刑的存在。為了應付國際社會的人權壓力,中共司法部門在2004年還發出號召,要搞一年的查辦刑訊逼供等人權侵犯活動。中國社科院法學所博士生導師陳雲生經過多年調查,在《走向人權與法治 ──反酷刑縱橫談》一書中也認為,當代中國的酷刑,主要存在於刑訊逼供裏面,並指出今天在大陸存在的包括暴打、吊打、反銬或背銬、火烙、電擊、蹲馬步、馴犬廝咬、煙頭燒燙、腳踢或警棍亂捅男女隱私處、假槍斃、強吃糞尿、侮辱人格等十三種嚴重酷刑。

作為江氏集團和中共的“頭號敵人”的法輪功學員,在監獄裏堅持自己的信仰,被酷刑折磨、刑訊逼供是最為普遍的事情。除了酷刑之外,江氏集團和中共更是利用株連政策,要挾單位、家人,動員一切力量來給法輪功學員施加壓力。同時,江氏集團和中共剪輯拼湊、移花接木的造謠術更是爐火純青。在這樣的封閉式環境下,製作的新聞有什麼可信度呢?

二. 封閉式輿論環境

壓制一切反對的聲音,不給對方任何辯解的機會,封鎖互聯網,嚴查資料點,重判電視插播者,一切替對方傳播真象的都是“大案要案”,予以無情打擊。

自從99年7月江××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嚴禁法輪功真象傳播就成為江氏集團和中共維持迫害的生命線。海外法輪功網站被封,電子郵件被過濾,普通郵件被查扣,法輪功電臺電視信號被干擾,在大陸製作真象傳單的資料點成為中共打擊的重點,不准為法輪功上訪,不准散發法輪功真象資料等等,江氏集團和中共是傾其所能阻止真象流傳。法輪功學員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採用了電視插播的形式幫助中國人民了解真象,江氏集團竟下達“殺無赦”,參與插播者多人被虐殺,其餘被重判。

網絡雜誌《民主通訊》2004年11月22日有一篇報導,作者說“如往常一樣,散步歸來,習慣性的打開電視機。在從前北京電視臺(BTV)的位置,我驚訝的看到“天安門自焚”的一幕。直覺告訴我,法輪功成員再一次成功的實施了插播。果然沒錯,播放的正是他們製作的紀錄片《偽火》(應該是,但我之前沒看過),僅持續了2、3分鐘,片子便被徹底的掐掉了。但就是這短短的幾分鐘,帶給我的卻是前所未有的感受,無法形容。”

這就是真象的力量。為什麼中共如此害怕真象的傳播?就是因為鎮壓法輪功一切都靠謊言開路。真象對邪惡集團來說,無異於原子彈爆炸。

三. 封閉式洗腦環境

江氏集團和中共的洗腦,一方面是針對社會大眾的洗腦,除了在公眾媒體上大肆散布謊言,還在學校、機關、各個系統以及海外僑社由黨團組織和政府牽頭,看誹謗電視,聽誹謗講話,看誹謗展覽,搞誹謗座談,寫認識,強迫人們政治學習和表態;另一方面是針對被迫害人員的洗腦。把他們綁架到“學習班”,“轉化班”,大強度的強迫看誹謗材料,組織專人圍攻,長時間不讓睡覺,把人弄得神志不清,思維混亂,是非顛倒,強行洗腦,不轉化就酷刑折磨,罰款,勞教,判刑,連家人生活也不得安寧。

一些被“封閉式洗腦”後所謂“轉化”的人,中共就讓他們進入“封閉式製作環境”,編成新聞,再通過“封閉式輿論環境”,上報紙,上電視,灌輸給廣大人民,進一步成為“封閉式洗腦環境”中的產品,繼續毒害其他人。

四. 封閉式思維環境

對於老百姓而言,在無從了解真象的情況下,長年累月被灌輸謊言,被灌輸仇恨,天長日久會在他們的思維中沉澱一種印象,不管相信中共還是不相信中共,人們自己就把自己的思維封閉起來,產生一種排斥了解真象的願望。

有人說,他對中共和法輪功都不相信,可是,說起法輪功來,腦子裏全是中共造的謠,他沒落下幾個。因為中共的誹謗宣傳占據著所有的公共媒體,人們已經習慣於從那些媒體渠道(也只有這些渠道)了解消息。所以,當中共誹謗法輪功時,人們不自覺的就被灌輸了謊言,他們自己還覺得自己不受謊言媒體的左右。這種封閉式思維環境造成了有人聽了中共幾年之久的誹謗宣傳,他不覺得“被干擾”,而收到幾封法輪功的真象郵件或者電視被插播幾分鐘真象節目,就覺得被如何如何。

改革開放以後,人們覺得自由多了,同外界的交往,信息的傳遞也頻繁起來,中共官方也常報導社會上的負面消息。給人們的感覺是,現在的媒體“客觀”“公正” 了,從而,更加容易相信中共對某個團體或者某件事情的誹謗宣傳。其實,江氏集團和中共嚴格的過濾著哪些是讓看的,哪些是不讓看的,負面消息如何報導才能為中共所用,怎樣依新華社的統一口徑報導突發事件等等。但是,表面上卻製造出的一個所謂的“寬鬆”假象,使得人們不能感受到被迫害團體的惡劣處境。對於中共要打擊的對象來說,他們就被孤立起來,處於更加不利的境地。所聞“開放”的信息世界,在大陸實際上完全是封閉的,是由中共在背後一手掌控的。這正是中共造謠騙術的邪惡之處。


* * * * * * * * *

對法輪功持續數年的誹謗誣陷,是江氏集團和中共“封閉式造謠”最淋漓盡致的展現。在這個“封閉式”系統,撕開任何一個小口,對於江氏集團和中共的謊言都是致命的打擊。依據大陸學員在監獄裏親身經歷提供的酷刑資料,法輪功學員在海外舉辦了大量的真人酷刑模擬展,有力的向世界揭露出江氏集團和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殘酷的人權迫害。

中共從2004年6月開始為時一年的所謂“嚴查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利用職權侵犯人權犯罪案件專項活動”。廖元華在監獄被酷刑折磨早就在明慧網上有過報導,江氏集團和中共不但不聽取群眾心聲予以查辦,反而動用所有喉舌媒體高調否認對廖元華的人權侵犯,只能把江氏集團和中共欺騙國際社會大耍人權詭計,繼續用“封閉式造謠”毒害百姓的流氓本性暴露無遺。

(明慧網)〔原題目:“又來了!”──中共“封閉式造謠模式”解析〕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