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搞掉田鳳山急救兩子 地頭蛇的黑根埋在中央(多圖)
 
林淩
 
2004-1-11
 
【人民報消息】官方網站最近炒田鳳山炒得很熱鬧,黑龍江省長張左己說田鳳山由於違反黨紀,受到中紀委的審查。田鳳山是1999年12月從黑龍江調到中央國土資源部的。

田鳳山1995年2月至1999年11月任中共黑龍江省省委副書記、省長;1999年12月任國土資源部黨組書記;2000年3月任國土資源部部長;2003年10月14日,被停職;2003年10月28日,被免去國土資源部部長一職。據說是瀆職加腐敗。

田鳳山的事鬧得太玄乎了

曾培炎在2003年1月20日左右在黑龍江省綏化境內出了車禍。去年江氏嘍嘍就造輿論說,胡錦濤為了建立胡家天下,要徹底消滅國內的江系人馬。現在江氏嘍嘍又在海外造輿論說,2003年胡錦濤指示1999年12月已經到北京走馬上任的原黑龍江省長田鳳山暗殺江澤民首席經濟幕僚曾培炎。

這事要不擱田鳳山頭上,他的瀆職加腐敗更能取信於人,鬧得太玄乎了,倒讓人覺得江澤民高調整國土資源部部長是為了淡化他倆兒子在上海強占黃金地段的醜聞。

爭鳴雜誌一月刊透露,二OO三年十一 月中旬,中央有關部委到十多個省市檢查工作,重點是檢查貪瀆腐敗和「小金庫」等問題,發現情況十分嚴重,但卻遭到了各省黨政部門的強力抗拒。

一次徹底失敗的反腐大檢查

二OO三年十一月中旬,審計署、國土資源部、建設部、財政部、監察部,按照中央部署到十多個省(區)、直轄市檢查工作。重點檢查「土地開發」、「稅收」、「基建工程」、「黨政部門小金庫」、「國企資產」等方面存在的嚴重腐敗、瀆職等違法犯罪情況。

檢查中發現問題非常嚴重,超過想象,特別是各省市明目張膽地採用各種手段一邊抗拒檢查一邊銷毀罪證,所以各檢查組要求國務院、中紀委組織有力的工作組到地方處理,還要求立即採取強制性措施,包括封存資料,限制或暫停有關部門主管的職權和出境、出國活動。

所查之省沒有不爛的

檢查組發現,在檢查、考核十三個省(區)和直轄市有關「土地開發」問題時,全部發生「原始資料不全」、「私下交易」、「侵吞土地稅金」、「挪用土地開發資金」、「賤賣土地」等情況。

滿視野──沒有不爛的地方!

二百億元壞賬裡江綿恒名占鰲頭

上海市委書記黃菊是2002年11月當上政治局常委的。


黃菊、陳良宇的保護傘江澤民
據悉,在他當政期間,上海市從1998年至2002年的五年中,共批出一百十四幅土地,其中有一百零三幅是私下交易,九十五幅是以低於市價百分之七十或更低的價格出售給私有企業,而江澤民的兩個兒子則一分錢沒出就得到了最灼手的黃金地段。

金融機構僅在「土地開發」中,就貸款五百七十億元,壞賬至少有二百億元。

五月份,周正毅的被捕揭開了金融機構的腐敗黑幕。劉金寶是江綿恒在銀行的又一個代理人,那二百億元壞賬裡江綿恒名占鰲頭。

近日,朱熔基憂慮萬億股市崩潰。朱熔基在金融研討專題會上稱:金融、證券股市,是我有生之年最憂慮之事。七千萬股民,投入了八萬多億元的積蓄,一旦崩潰,就是七千萬顆炸彈引爆。

上海濫批濫用土地情況嚴重,低容積率低密度商品住宅建設過多,不符合上海土地資源稀缺的現狀,令上海土地資源所剩無幾,市區土地已被瓜分完畢。

2002年,黃菊簽發購買一百三十幢別墅,地處青浦、蘇州、無錫、珠海,光裝修就用了十六億多元。這批別墅除了給部分上海高幹占有外,是預留給十六大退下的一批高幹。裝修用去的十六億多元的款項,就是由「土地開發」稅收中截留的。黃菊給江澤民裝修的別墅富麗堂皇。

但是,國務院辦公廳近期發出通報:四億平方米商用房積壓。至九月底,全國城市共積壓四點二億平方米面積的住宅、商用房,相等於積壓資金一萬一千多億元,占年國民經濟總產值百分之九點五左右。北京、上海、廣州、杭州、大連等地的樓價升幅失控。普通七、八十平方米住宅的價格,相當於當地雙職工四十年的收入。

遼寧、福建都是無底洞

2003年11月,經審計署、監察部調查,國務院、中紀委內部又發出通報:九省區經濟報表作假。遼寧、河北、山西、河南、山東、湖北、江蘇、福建、廣西等九省區的國民經濟、稅收、失業等報表作假「一高二少」,即高報經濟增長,少報稅收、少報失業率。


薄熙來香港招商會誰敢再上當?
其中薄熙來主政的遼寧省非常嚴重,在財政虧空,四百萬下崗職工得不到社會保障的情況下,黨政幹部的福利開支竟高達一 百七十多億元。有人說,這樣的省還要打經濟翻身仗?遼寧純粹是個無底洞、外商再投多少錢,中央再撥多少款,還不夠薄熙來們吞分的!

遼寧省瀋陽、大連、撫順、鞍山、朝陽等五個城市,一百四十二個大型國有企業資產流失一百二十多億元。最敗家的是一間大型鐵合金企業,廠房面積二萬七千多平方米,八十年代中期從歐洲引進多套流水線,資產價值二億四千五百萬元,卻以一千萬元將其轉讓了。企業受到極大損失,可薄熙來們個人不但沒受損失,而且荷包更爆了。

福建省福州市、廈門市、三明市、泉州市的土地,在九八年已被圈定,從九九年至今年一月底,已售出一百二十萬畝,所得稅款,近一半被挪用作幹部的福利。這是賈慶林老根據地的近況。

貪污的心思都用到死人身上了

河北、河南、湖北、湖南等省政府部門,都被查到虛構在職幹部編製:河南省政府虛構一千多人,河北省政府虛構八百多人,湖北省政府虛構九百五十多人,湖南省政府虛構近千人,其中有一 百多名是已經逝世多年的老幹部。

一個省政府有多大,虛構出一千多人!最亮的閃光點是把貪污的範圍擴展到利用死人上!中共的偉大、「三個代表」的輝煌就是從這點點滴滴中體現出來的!

土地開發貪腐無限、豆腐渣高速公路省省皆是

大陸流傳一句名言:哪方面高速增長,哪方面就最腐敗。當今最腐敗的就是「土地開發」了。撈得最快的就是江氏倆公子,別人是暗偷,江綿恒、江綿康哥兒倆是明搶。

國務院經濟研究室在一份調查報告中指出:黨政部門都以高漲情緒投入國土開發,一個很大的誘因,就是容易撈到國家財產。從九十年代中期以來,每年至少有二千億元的國土開發錢進入了私人口袋。如果叫叫真兒,那就查一查,二千億元落到哪個「私人」的口袋裡,這些人該怎麼處置?

經審計署的查證:安徽、河北、河南、山西、山東、湖北、湖南、遼寧、重慶等省市的高速公路合格率僅為百分之十五(實在太驚人!怪不得中國車禍事故那麼多),平均造價比南韓高百分之四十,比西歐高百分之二十五,但修建材料的費用卻比南韓低百分之二十,人工費用只是南韓的八分之一,是西歐的十五分之一。河南省高速公路每公里造價一億零二百萬元,山東是一億一千一百萬元,湖北、湖南省為一億二千七百萬元,重慶市高達一億三千二百萬元。

如此看來,被處理的那些幹部都是小貪,這些掌實權的才是中貪,而真正的大貪在上頭,那是直接把手伸進國庫,最簡單最快捷最安全!

上面發黴怎能指望下面不爛?


程維高至今沒事兒!
中央部委檢查組遭到各地頑強抗拒!

被檢查的省市為了掩蓋問題,普遍採取各種手段進行阻撓和抗拒:轉移有關資料和原始材料,部門間勾結,以各種藉口拖延時間,抗拒檢查,公開指責檢查組成員級別不夠格(指級別比當地黨政一把手的級別低);偽造賬目、報表、考勤表等,毀滅有問題的原始資料、檔案,稱「火警時毀損」,以主管領導外出公幹、病重住院來刁難,拒絕配合;蓄意組織部門向檢查施壓,以反映情況為名,提供虛構情況,干擾正常工作......

還有以超規格招待、贈送貴重禮品、金錢財物等行賄手段阻撓工作。如:湖北省國土部門就以每幢五千元的象徵性價格,讓檢查組成員購買位於武漢市東湖風景區的別墅。又如:安徽省、福建省、重慶市有關部門,以向檢查組成員提供零用錢購買日用品為名,用金錢行賄。

到河北省(程維高當過省委書記)、山東省(中紀委書記吳官正十六大前任省委書記)去檢查工作的檢查組,還接到了「死亡警告」信件。

看來程維高和吳官正的人馬最橫。

十多省市諸侯被召到京問責

中央部委檢查組在下面嚴重受阻,面對這種公開和中央對抗的情況,政治局和中紀委從十一月下旬至十二月初分別召見有關省市負責人到京問責。

據悉,被召見的有:上海市 、重慶市、遼寧省、河北省、河南省、山東省、山西省、吉林省、安徽省、福建省、湖北省、湖南省、廣西壯族自治區等。

吳官正如何問責

這些被召見的省市為什麼這麼牛呢?他們原有的領導絕大部份都是江氏人馬,都升到政治局或政治局常委會去了。越壞越升官!下麵人心裡有數,當然什麼也不怕,更何況這種腐爛底子還不是政治局裡某些人給留下來的?

比如,中紀委書記吳官正十六大前是山東省委書記,黃菊是上海市委書記,賀國強是重慶市委書記,李長春曾是河南省委書記,賈慶林曾是福建省委書記,程維高曾是河北省委書記,把倆富豪的錢都吞下去的薄熙來還正領導著遼寧省「前進」,聽說還要再提拔......

面對這些被召到北京問責的昔日手下人,政治局拿著鈍刀子在嗓子眼兒裡咕嚕了一聲:「山頭主義要限期自行鏟除,否則由中央來鏟除。」可笑不?他們要能自救,中央部委檢查組為啥還回北京搬「救兵」?

江家幫占多數的政治局指的「中央」是誰啊?是胡錦濤嗎?不是,是江澤民。諸侯們為何膽敢放肆到如此地步,面對手拿把掐的證據居然不怕雙規,不怕坐牢,不怕槍斃?這僅僅是個山頭主義嗎?山頭主義與腐敗、亡國可是兩回事、兩個概念啊!

吳官正指責道:「搞地方主義、搞山頭主義、搞獨立王國一套,不要指望中央會手軟,不要指望有靠山。」

這番話聽起來怎麼那麼耳熟?噢,想起來了,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在2003年5月奉江命特意為周正毅案飛到上海,對上海幫說了類似的話,後來嚇得尿褲子的陳良宇不但強硬起來了,而且敢派武裝到北京抓人。

看來中央不是都手軟、也不是都不手軟,要看對誰,對田鳳山這樣的手就軟不了,對程維高那樣的手想不軟都不行。有人有靠山當然要指望,有人沒靠山想指望也指望不上。

一個沒有希望的政府


先解決這上面的老大難!
十二月二日,中紀委、中組部、監察部,已就此事向各省級黨委、政府、紀委發出通報《關於中央部委在地方檢查、考核工作受到干擾的情況》

該通報指出:這是地方主義、山頭主義惡化、膨脹的典型表現之一,嚴重無視國法、黨紀和組織規章,是不能允許的行為,必須作出檢查、反省,找出事件主因。

「檢查」?「反省」?這是檢查、反省的問題嗎?是地方主義、山頭主義嗎?NO!是禍國殃民的問題,是亡黨亡國的問題。

其實中共沒有必要動用那麼多的人力物力去檢查什麼,因為沒有人能把這些地方諸侯都雙規,都判刑,都槍斃,儘管他們足夠足夠這條線了。

因為什麼?您看這張照片就知道了,什麼時候這上面的十位(江澤民和九常委)中該判刑,該槍斃的都執行了,那下面的老大難就迎刃而解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