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大太子!江錦恒的第一桶金從哪兒來(多圖)
 
淩鋒
 
2003-7-10
 
【人民報消息】劉金寶和周正毅案揭開上海腐敗蓋子和中國金融黑幕。如要徹底清算上海腐敗,必須查到地產大王鄧質方和電信大王江綿恒頭上。一九九二年鄧小平南巡講話後,中共的開放政策擴大到金融領域,而且政策從向廣東傾斜改為向上海傾斜,於是上海被塑造為中國的金融中心。也的確,「解放」前的上海本來就是中國乃至遠東的金融中心,而且是「冒險家的樂園」,有這個傳統,要「復辟」總是比較容易一些。由於中共的腐敗,金融業又掌控了中國的經濟命脈,是各行各業的財神爺,因此這一行業也最容易腐敗。好多年以前,從金融行業裡就傳出他們的一些頭面人物可謂「天天歡宴,夜夜新郎」,雖然可能言過其實,但是從中也可見一斑了。

周案揭開上海腐敗蓋子

最近被揭開的香港中國銀行總裁劉金寶和號稱「上海首富」周正毅的經濟案件,看來會扯出一大堆問題出來。如果按照中共的術語來說,就是揭開了上海的腐敗蓋子,特別是金融業的腐敗蓋子。而金融腐敗同權力腐敗往往是分不開的,因此也會涉及一些高官。根據目前資料,劉金寶的案子同他從一九九三年到一九九七年間在上海給周正毅三、四十億元人民幣的違規貸款有關,而為了填補這個金融黑洞,劉金寶出任香港中國銀行的高職以後,繼續違規貸款給周正毅在香港的上市公司,以便玩弄財技利用上市公司掠取資金。之所以東窗事發,有說是香港中銀高層內部有人打小報告,也有說被周正毅在發展上海靜安區的地皮時強迫拆遷的市民因為沒有得到應有的補償而集體上告中央。五月下旬周正毅從香港回上海時在上海被捕,數日後周的沒有法律名份的「妻子」毛玉萍,也是香港上市公司上海經貿主席,則在香港被拘捕,但是兩天後保釋回家。

目前此案由中紀委、公安部(因為涉及境外,有說國安部也插手)、銀監委來調查,而且撇開上海市當局,上海市也嚴禁當地傳媒報導,北京的(財經》雜誌在連續報導後也被查禁,令案件更充滿詭異性。據各方的報導顯示,前上海人大常委副主任,在九O年代主管經濟的副市長沙麟已經涉案。一批上海的民辦企業也涉案,因為按照規矩辦事根本貸不到款項,其中明確捲入的有香港騰達公司董事局主席許培新,他被香港廉政公署拘捕,隔兩天後獲釋。此外,香港另一家上市公司新萬泰控股公司董事局主席錢永偉也在上海被警方「請」去調查,至今未歸。現在不但上海的大型民辦企業人人自危,上海的高官也人人自危。美國《紐約時報》稱此案會牽涉現任政治局常委的前上海市長、市委書記黃菊。毛玉萍在上海人脈極廣,連江澤民兒子江綿恒也是她的好友,因此案情如何發展,引起海內外極大關注。

劉案與王雪冰大案有關

其實其他金融大案這兩年也逐漸浮上檯面。2002年1月10日,中國建設銀行的內部公告突然宣布行長王雪冰離任,原來是被「雙規」。王雪冰曾在倫敦和紐約的中國銀行任職,一九九三年開始擔任中國銀行行長,二OOO年出任建設銀行行長。王雪冰是因為紐約中國銀行違規借貸案被美國政府發覺而東窗事發,違規貸款涉二億美元,其中對聲稱同揚州市政府有關的朱姓夫婦就放款逾三千四百萬美元。朱熔基不但欣賞王的才幹,王更是江澤民家裡的座上客。由於涉及高層好多人,因此這個案子一直很難宣判,只是因為他是中共中央候補委員,所以在十五屆七中全會上,王雪冰被撤銷職務和開除出黨。

同王雪冰案有關的還有幾個案子:


黃菊(左)和陳良宇一對貪官污吏
一是繼朱小華後,擔任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的李福祥,於二OOO年五月十日晚在北京某醫院墜樓身亡,官方以患有憂鬱症解釋其墜樓原因,但外界相信李福祥自殺與王雪冰案有關。王雪冰於一九九三年十二月至二OOO年二月擔任中行行長期間,李福祥主管中行資本部。他們兩人年紀差不多,也是好朋友。

一是曾經擔任中國銀行港澳管理處副主任(中銀香港前身),並在2001年初辭職繼而赴美國修讀短期課程的梁小庭,於同年十月左右回北京時就被中紀委要求「協助調查」,據說是同在香港任職期間的受賄案有關。梁小庭是前山東省委書記梁步庭的兒子,同王雪冰是「上山下鄉」的戰友,也是王雪冰一手提拔上來的。

除此之外,影響比較大的,中銀廣東的開平分行的三名要員,包括前分行行長許超凡、繼任人余振東和經理許國俊涉嫌虧空,並挾款私逃,於2001年十月中旬經香港逃往加拿大,被捲走的款項有數億美元之鉅。他們在貸出這些巨款時,總行不可能不知道。

王雪冰案同劉金寶案也有牽扯,因為他們是上下級的關係。而且劉金寶所在的上海和香港地位都很重要,同總行關係自然密切。

管金生朱小華案均是上海背景

但是作為金融中心的上海,在這以前很少有金融案子發生。最早暴露出來的上海金融大案,是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三日的「三二七」國債期貨醜聞,被譽為「中國證券教父」的萬國證券總裁管金生上千億元的空手道交易,結果以受賄、挪用公款等罪名判處十七年徒刑。但是在這場豪賭中對立的金融大鱷和他們的戰友與後臺到底扮演什麼角色,一直是個謎。現在有報導說,當時擔任上海中銀行長的劉金寶曾違規向管金生貸款三十億人民幣。

一九九九年七月被中紀委「雙規」而在去年被判十五年徒刑的光大集團董事長朱小華,也是上海背景。他在調來香港出任新華社經濟部副部長前,是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的行長。但是他判刑的罪名都是出任光大董事長後的受賄罪,涉及六百多萬人民幣的款項,但同上海無關。因此上海被揭開的金融腐敗案很少,豈止是金融腐敗,高官的腐敗案也最少。查一查中共的腐敗案件,上海最後一個大案是一九八六年以受賄罪判處上海市委辦公廳副主任余鐵民無期徒刑。他接受的財物大約兩萬五千元人民幣,另外導致國家損失二十一萬美元。同現在相比,自然是小巫見大巫了。被形容為「門檻精」的上海人,是精到不敢腐敗,還是精於腐敗而不被察覺,只有天曉得。

鄧質方江錦恒第一桶金來源可疑

然而上海這個金融中心造就了兩個「大王」,銀行扮演什麼作用,倒是值得深思。要徹底揭開金融黑幕,有兩個頂級案子非搞清楚不可,那就是第二代大家長鄧小平家族中的「地產大王」鄧質方和第三代核心江澤民家族中江綿恒第一桶金的來歷,銀行有沒有違規貸款?他們都是在上海當「大王」的,上海的金融機構有不可磨滅的功勞。鄧質方的問題,相信九十年代江澤民整鄧氏家族時就搞清楚了,但是矛頭是針對鄧家,所以鄧質方被迫放棄同北京幫太子黨的周北方及香港富商李嘉誠在香港上市的首長四方。但是涉案的上海幫則秘而不宣。沒有上海領導人和銀行的支持,鄧質方怎麼可能在一九九二和九三年間批到古北區的廉價地皮?和擁有資金興建豪宅出售?


(左)假大款王文洋(右)大貪官江綿恒
同樣,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恒在1994年突然冒起,取鄧質方而代之當「電信大王」,上海市的領導人和銀行界也是功不可沒。這次不是簡單的廉價地皮,而是廉價公司。上海市經委上億資產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怎麼會由江綿恒幾百萬就買了下來?江綿恒的資金又是哪裏來的?因為他事前只是上海的冶金所所長而已。而其後江綿恒又同臺塑王永慶的兒子王文洋合作投資六十四億美元在上海創辦宏力微電子公司。但據本刊的報導,王文洋向好友透露,他根本不出一分錢,江綿恒只是借他的名字而已。江綿恒抬出王文洋,自是要掩蓋他的資金來源。這個報導是可信的,因為王文洋同呂安妮在上一個世紀末鬧出緋聞而被老子逐出家門,哪裏拿得出上億美元?而後來也沒有王文洋同江綿恒在上海共同經營這家企業的消息。

除此而外,自從一九九七年開始,中國大量資金外逃,特別是二000年一年就有四百八十億美元通過地下管道流出,如果銀行,特別是專營外匯業務的中國銀行沒有捲入是難以想像的。因此也有消息說,在香港的劉金寶也協助過走私大王賴昌星洗黑錢。近來因為「薩斯」蔓延,中國的政治經濟前景蒙上陰影,有報導說,又有一百五十億美元從中國大陸流出。而反腐敗揭開金融大案,民企受壓,貪官心慌,也會助長資金的流出。

涉及更高屆敏感人物

上述有關中國銀行的重大金融案件,除外逃者還沒有歸案外,其他至今尚未宣判,除了涉及高層權力斗爭以外(例如朱小華案拖了三年才宣判,但涉案同時被捕的港商劉希泳則尚未宣判),相信也是因為有些內幕未能徹底抖出,因為涉及更高層的敏感人物。從最近中共宣判一些大貪官來看,現在的中共領導人似乎比較重視留下「活口」,例如原河北省常務副省長叢福奎和原雲南省省長李嘉廷的貪污案,不像對待成克傑和胡長清那樣以「立威」來達到「滅口」的目的,而是判死緩,讓留下他們「立功贖罪」和提供證據。

王雪冰僅僅是候補中委,劉金寶地位更低,他們如果沒有後臺和保護傘,甚至是共犯,怎麼可能將如此巨額的國家財產隨意處置?對某些人來說,案情的深化自然就如芒刺在背。局勢如何發展,得看中共新領導班子的決心和高層的力量對比和民間的反應了。而事件造成銀行收緊貸款,可能使地產泡沫提前爆破,以及銀行壞帳的增加,對中國未來經濟發展的影響也值得關注。

轉自開放7月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