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玉萍乾爹陳良宇平趟上海黑社會 江綿恒免費圈地與周同出一輒(多圖)
 
林立
 
2003-7-10
 
【人民報消息】

五月下旬北京的中紀委派出一百二十九人的聯合調查小組到上海調查上海首富周正毅案子。五月二十六日晚周正毅被拘留,六月一日再秘密押解北京接受調查。

黑社會叫得響的上海市委書記

陳良宇如坐針氈,周正毅老婆毛玉萍是他的乾女兒,其弟陳良軍又與周合夥圈地。江澤民的兩個兒子都在上海免費圈地,上海幫擔心一直追上去,江家就得完蛋,上海幫全軍覆滅,上海幫的好日子也就完了。

周正毅案發生後,陳良宇四處派了手下人利用各種渠道打聽案子調查進展,並想方設法接近調查人員。原因自然是陳良字本人嚴重涉案,否則他不會這麼沉不住氣。


周正毅(左)和陳良宇
陳良宇從1970年軍隊復員後分配到上海彭浦機器廠當工人,後調任幹部。可見他在部隊裡什麼也沒混上。陳最大的本事就是上海三教九流的人都認識,被認為是一個「黑社會叫得響」的人。據透露,上海黑幫發生爭執火並時,陳良宇發話就能擺平,所以他和混跡黑社會的周正毅勾結在一起為非作歹、買空賣空就不奇怪了。

耐人尋味的是能在黑社會呼風喚雨的陳良宇居然職位越來越高,從上海最基層做到上海市委書記,可見上海幫的素質如何了。

目前所知,陳良宇在周正毅案上主要是兩方面問題:一是涉及與中銀及其他銀行的違規貸款,一是涉及靜安區東八塊地皮的無償轉讓。

靜安區東八塊的地皮是黃金地段,被眾多港商所青睞。靜安區委把地皮價格提到天價,讓港商咋舌。隨後靜安區委居然把這塊大肥肉免費送給了周正毅。

原來,陳良宇的弟弟陳良軍為周正毅合夥人。陳良軍倚仗其兄陳良宇的權勢,夥同周正毅,將大片的國有土地無償占為已有。至於小小的靜安區委怎麼敢得罪在黑白兩道都吃得開的江澤民的這位親信呢?

接警告電話陳良宇知道江自身難保


有江澤民撐腰!
《開放》雜誌7月刊報導,周正毅被捕後過了兩日,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突然接到中紀委的電話,嚴厲警告上海不得插手及打聽周案的調查情況。據陳良宇身邊的人說,陳良宇聽完電話,臉色大變,嚇得兩手打抖。

陳良宇琢磨了一夜,明白形勢有變。

第二天陳良宇即召開上海市委常委會,向胡錦濤為首的中央表態說,上海一定按照中央指示辦事,配合有關部門做好對周正毅的農凱集團的調查工作,堅持依法辦事,排除各種干擾,努力保持上海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和社會穩定的良好勢頭。

此後,在周正毅案的陰影下,傳言滿天飛,陳良宇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在公共場合亮相,每天上電視露臉,以表示自己沒事。在黑社會吃得開的陳良宇這回真怕了,因為中紀委轉達的是總書記胡錦濤下的命令。這個陣勢以前沒聽說過。這說明江胡政治權爭的天平傾向了胡錦濤。

有黑道背景的毛玉萍是陳良宇乾女兒

據知情者講,陳良宇與周正毅親如一家人,周正毅的「妻子」、有黑道背景的毛玉萍被陳良宇認作乾女兒。陳良宇兄弟視周正毅的餐廳「阿毛燉品」猶如自家飯堂,經常有人撞見陳良軍在此高朋滿座,當然不付一分錢。有次陳良軍在阿毛燉品的飯局上說得一時興起,拍著胸脯說「我是陳良宇的弟弟,今後出了什麼事,找我就行了。」

陳良宇是曾慶紅一手提拔起來的

上海官場消息人士說,如果中央徹底查下去,陳良宇必定出事,陳良宇出事,可能會涉及曾慶紅,因為陳良宇是曾慶紅一手提拔起來的。這就是為什麼吳邦國兩次專程去上海都提到:「我和慶紅的日子也不好過」。

據上海方面的人士講,中紀委這次在上海查案,顯然並不侷限於周正毅一案,而是衝著江澤民的上海幫來的,要借這件事把他們的違法亂紀查個底兒掉。除周正毅,另有兩個上海巨商許培新和錢永偉也相繼查出問題垮臺,其他地產商也在清查核實中。表面上是在查周正毅之類的地產商,其實不然,實際上是在查金融界的蛀蟲。

朱熔基支持胡錦濤

《動向》6期刊透露,看了中紀委對金融系統的一份調查報告後,朱熔基感慨萬分,五月二十八日在上海衡山賓館會見上海各民主黨派和專業人士時,他兩度失聲痛哭;翌日在上海大公館會見吳邦國、陳良宇以及上海市委,講到黨內、金融界的黑暗腐敗時,氣昏暈倒。朱熔基為自已在任內所做的違心事而深感內疚、自責和悔恨,並指出黃菊陳良宇也有責。

這次中紀委的行動與此有直接的關係。有朱熔基的支持,胡錦濤行動起來障礙自然就小多了。


劉金寶和周正毅(右)
在京滬廣傳一個笑話,周正毅被捕後,接受審問錄口供,辦案人員要他看一遍口供然後簽字。周說,我只有小學畢業看不懂,可不可以讀給我聽。

據傳,連名字都寫不全的周正毅對審查他的中紀委專案組坦承:我連小學都未讀好,今天變為有一百多億資產的上海灘富豪,也常使我緊張、失眠,還常常在夢中狂叫,總擔心公安機關上門抓我。我到今天還不明白,共產黨、人民政府的鈔票,怎麼這麼容易撈進。

其實上海幫不過是把混混們當作自己的「資金中轉站」而已,通過幫助「巨賈富商」合法地把公有財產變為私有財產、金融變成壞賬,然後再回流到自己的口袋裡。

中紀委這次在上海查案,只不過是想從「富翁」那裏抽出一根能解開上海政界、金融界的犯罪網結來。一位官場人士說,「什麼福布斯排行榜第X名,根本經不起查,一查一個倒,重要的是,這麼一查,上海官場就沒乾淨的人了。上海幫也幫不起來了。」

江綿恒和周正毅的作法同出一輒

《開放》雜誌透露,據知情人士講,在調查周正毅官商勾結圈地問題時,甚至已查到江澤民兩個兒子頭上,調查人員並沒因為人物敏感而忍手,由於中央打了招呼,也沒有人敢勸阻停查。

據說調查人員查到在緊鄰靜安區的普陀區,發現江澤民長子江綿恒和普陀區政府也以周正毅在靜安區的手法圈了一大塊地,性質與週一樣嚴重,既沒有付任何土地轉讓費,也未對原居民作出合理賠償,並一樣強迫居民遷往遠郊。

另外調查發現,江澤民小兒子江綿康在上海郊區也圈了一塊地,但尚未開發。這是調查上海名列福布斯排行榜第二十一位富豪的紫江集團老板沈雯時無意中發現的,沈雯是靠加工業發達胼手起家的,他原是上海郊區馬橋鎮的農民,江綿康圈的地正好在他的老家。

江澤民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別猶豫,堅持以法治國!
原來江澤民兩個兒子都違法亂紀,這就難怪江澤民在周正毅、劉金寶事件發生後,向中央政治局提出了「幾點看法」:劉金寶事件、周正毅事件、王雪冰事件,還有其他類似事件,和上海市委某環節工作失實,還是有直接勾當,要有所區別。對上海市委的問題,要區別是主流,還是支流。對於黃菊同志主持市委工作,新屆市委陳良宇同志主持市委工作,成績是好的,中央是肯定的。黃菊同志、陳良宇同志在工作上、作風上,有這樣或那樣的錯誤,已有認識,有組織審核結論,如不涉及違法、犯法,原則上不應再揪住不放。上海政局絕不能亂,局部亂也不行。一亂,其他地方跟風肇事亂,會失控。

以前,江通常在批示的結尾都專橫拔扈地寫上:「幾點意見,請一議。」這次江在批示結尾寫道:「幾點看法,是否妥當,盼批評。」

江澤民知道再深查下去的結果是自己在「中南海自焚」,所以他罕見地說了軟話。

嚴懲不殆

有人說,如果胡錦濤這次能乘勝追擊,把上海幫的老底兒揭出來公布於眾,那就大傷「三個代表」江澤民的元氣,為民為國除害,大快人心;如果胡錦濤僅僅把此舉動當作是一個鞏固自己地位的政治籌碼,那麼必然會在權益交易下不了了之。

真想「以法治國」的,真想為國為民的,這是個應該把握的機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