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綿恒為首的中國海外腐敗兵團揭秘(圖)
 
北京/孫又遠
 
2003-5-11
 
【人民報消息】中國貪官污吏以各種方式將巨額贓款外流出國,在西方揮霍享受,總額已達數千億美元。美加已成為中國腐敗家族的天堂。官逼民反。2002年全國抗議示威一千二百多萬人次,涉及一千七百多個鄉鎮。胡錦濤在中共二中全會和中紀委第二次全體會議上就共產黨貪污腐敗和執政地位發出了最嚴厲的警告,首次把共產黨的腐敗同人民的抗爭以及政治體制改革聯繫起來,共產黨官僚的腐敗正在逼迫人民起來造反,革共產黨的命。

中國的腐敗現象已從國內蔓延到世界各地,遍布西方各國的中國腐敗份子及其親屬,被人稱為「中國海外腐敗兵團」。城鄉二千多萬赤貧階層掙扎在生死線上,社會保障系統沒有建立起來,失業人口日益增多,三農問題沒有解決,呆帳壞賬占銀行貸款總額的百分之二十五以上。而「中國海外腐敗兵團」卻拿國人的錢在海外瀟灑自如,揮金如土。

外逃資金二千多億美元,僅2000年一年外逃資金四百八十億美元

北京「半月談」雜誌披露,中國貪官污吏外逃使國家損失五十億資金。這個數據僅指官方正式立案的贓款。如再加上那些沒有立案或沒有暴露的,數字會翻上二十多倍,達二千多億元。中國一方面在不遺餘力地吸收外資,另一方面又有大量的資金外逃。北京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以各種方式非法轉移至國外的資金一九九七年總金額為三百六十四億美元,一九九八年為三百八十六億美元,一九九九年為三百八十三億美元,至2000年中國資金外逃已達四百八十億美元,超過當年外商對華投資的四百零七億美元。儘管如此,海外人士認為這個數字太保守,因為資金通過香港進入美加等國易如反掌。香港廉政公署2001年破獲一個龐大的跨境洗黑錢集團,警方聯手調查顯示,這個集團,至2001年被搗破的五年來總共清洗黑錢高達五百多億美元。

按國際上通行的計算方式,資本外逃額多年累計下來,數額已達數千億美元。更多的資金流出無法記錄在案,因此這一數字可能更為驚人。另有統計顯示,過去三年來自香港的「外來直接投資」從一九九八年的一百四十七億美元大幅飆升到2000年的六百四十三億美元。這筆錢中的相當一部份來自於地下錢莊的洗錢活動和貪官污吏的「反投資」。

通過留學渠道外資金也是「中國海外腐敗兵團」的另一特色。目前中國在海外留學人員多達四十六萬人,分臺在世界上一百零三個國家和地區,以每人每年平均消費十萬元人民幣計,就是四百六十億人民幣。如再加上他們的隱性支出就會更多。倫敦的許多中國留學生年齡越來越小,那些乳臭未乾生活不能自理的小留學生被英國人稱為「中國闊少」,他們出手闊綽,行有車,食有魚。北美的新一代中國留學生也大都是些中小學生。他們剛來美國不久就能住上一套挺像樣的公寓,沒幾天又開上一輛很不錯的轎車,因為他們在國內的父母親戚經濟實力雄厚。

這些花錢如流水的留學生的父母除少數是私企老板和白領階層以外,大部份都是中國的貪官污吏.美國教育基金會一位人士透露,外國留學生一年可為美國賺來九十多億美元的教育收入。美國的傳媒說,教育費用已成為排在航天、影視、軍火和電影等行業之後的第五位的出口創收行業。中國大陸留學生占美國留學生的第一位,是美國教育收入的第一大來源。

高幹子弟在外國生活奢侈被傳為奇談

自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來,逃往海外成為中國貪官逃避懲罰的首選。而出逃的人數、級別和手段都在不斷上升之中。大量黑錢外逃的主要策劃者就是「中因海外腐敗兵團」。目前活躍在海外的腐敗兵團首推國內高幹腐敗份子的親屬。中國四大太子黨江澤民之子江綿恒,鄧小平幼子鄧質方以及李鵬兩個兒子李小鵬和李小勇都是「中國海外腐敗兵團」的重要成員。他們的所作所為已為傳媒多次報導。其中江綿恒列榜首,是中國第一大貪官

紐約是中國高幹子弟的大本營,其次是洛杉磯和舊金山。紐約高幹子弟居住在新澤西州的高級住宅區。經常在紐約出沒的高幹子弟不下三百多人。

中國一些官員和國企領導的子女在國外留學,其生活之奢侈,花錢之豪放已在國外傳為奇談。另一些高幹子弟則利用父輩的特權經商,聚斂財富。這些官員口頭上反美反西方,背地裡卻通過他們的子女把巨額國有資產轉移到西方國家的私人秘密賬戶。這些高幹子弟雖選擇了西方的生活方式和制度,他們實際關心的只是股票、房地產或靚仔美女。

中國海外腐敗份子,由於與國內腐敗的高官關係密切,搞起權錢交易來得心應手。首鋼總經理助理周北方與海外腐敗兵團共同侵吞國家資產;原廣東人大副主任於飛為其女婿(港商)批條子批地,中國銀行前行長王雪冰在香港搞一個姓陳的舞女,揮霍二十三萬港元,而另一方面他卻使中行蒙受十二億美元的損失。他在擔任中國銀行紐約分行行長時,用內外勾結的辦法經手了三千多萬美元的違規貸款。

在著名的中科創案中,兩名股市「頭號操縱者」呂梁和宋煥良大量拋售股票後,亦攜巨款潛逃海外。呂梁已逃亡加拿大,朱煥良下落不明。廣州園林局副局長關建樟,先後收受他人現金港幣七十三萬元、人民幣三十萬元,名義上都是為獨生子女留學積累學費。2002年出逃的河南省煙草專賣局局長蔣塞芳先悄悄讓他的妻子和女兒定居美國,然後他再攜款數百萬外逃。河南原中共漯河市委書記程三昌通過各種途徑轉往外國的資金在一千萬以上,讓他的一個女兒在荷蘭定居。青島市計委一位姓邱的處長將妻子兒女送往美國後再轉去大量的不法資產,待到他想外逃時案發被扣。

海外中資與駐外機構的腐敗

「中國海外腐敗兵團」的另一支重要的方面軍,是中資海外機構和中國駐外代表機關。中國各省市地縣甚至一個鄉都派遣駐港辦事處或設立公司。而在這些機構裡工作的駐外人員大多數是當權派的親信或親戚,他們都有一頂保護傘,平時又缺乏約束。因此在海外花花世界裡相當多的人都蛻變為腐敗份子,或者有的本來就是腐敗份子。他們直接把大量國有資產轉移到海外。紅塔集團的褚時健案、原湖北駐港辦事處金鑒培案,都是這一類人所為。中國企業一度掀起對外投資熱潮,相當一部份國企的法人代表假借對外投資和合資的名義,將國有資產轉移到境外,然後再通過不同渠道變其為私有財產。一些中資海外分支機構的斂錢手段近於瘋狂,他們在和外資企業及境外企業交易時,與外方相互串通,低估國有資產價值,隱瞞、截留境外投資收益,把外幣轉進自己的帳戶。朱熔基去年在香港曾召集駐港的中資機構領導人和代表開會,十分嚴肅地要求他們自律,任何時間不要忘記自己是共產黨員。

美國主流媒體曾報導,洛杉磯和紐約等地的房地產業人士曾經注意到一個可怕的現象,中資公司人員為了個人取得巨額回扣或其他好處,經常操縱公司以高出市場價百分之二十乃至百分之百的價格在美國購置房地產或企業。同時,美國期貨交易業內人士也透露,不少中資企業以巨資投入期貨交易,輸贏毫不在意,因為即使虧損,也能以經營虧損為理由向中國的主管部門報帳了事,而個人則可通過期貨交易私下分得交易手續費。這些黑金只要在當時得到相關領導的默認,立馬就能夠變黑為白。

美國是中國貪官污吏的冒險樂園。貪官外逃大體有四個去向,涉案金額相對小,身份級別相對低的就近逃到泰國、緬甸、馬來西亞、韓國和俄羅斯等周邊國家;案值較大身份較高的大多逃往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歐洲等西方發達國家;一些弄不到西方大國簽證的官員暫時先待在非洲、拉美等法制不太健全的小國,伺機過渡;另有相當多的外逃者通過香港中轉,利用香港自由港的地位再潛逃到其它國家去。但更多的外逃官員則把美國當作一個首選之地。

數百萬美金豪宅的現金交易

據美國「世界日報」報導,美國和加拿大的許多大中城市的房價一漲再漲,供不應求,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中國移民需求量太大,而且太有錢。哪裏有房子賣哪裏就有黑頭髮黃皮膚操著南腔北調的漢語和洋涇濱英語的華人。一些數百萬美元的豪宅一出手就現金交易。筆者一位僑居洛杉磯多年的朋友親口告訴我,他鄰居家一幢二千多平方米的豪宅售出時,一對打扮入時的年輕男女從奔馳車裡拿出三大箱子現金,幾百萬美元一次付清,嚇得房東老夫妻倆差一點昏死過去。令那些靠幾十年貸款供樓付出一輩子心血的美國人目瞪口呆。美國會計師和律師對這些來自中國的富有的新移民感到十分震驚。這些美國豪宅的中國新主人其中有多少是貪官污吏和他們的親戚子女呢?

加拿大又是一個貪官污吏的外逃天堂。經過香港出逃至加拿大也是中國的貪官污吏的一個去向。中國貪官外逃的目的地盯上加拿大,是因為加拿大的移民政策比較寬鬆,很容易接納外來移民。夫妻雙方中的一方一旦加入加籍,另一方就能拿到綠卡。因此很多官員在出逃前,先將家人移民到加拿大,為自己留一條後路。廈門遠華案主犯賴昌屋就是憑著一紙香港護照逃往加拿大的。

美加成為中國外逃貪官的天堂

溫哥華早已香港化和臺灣化,不論講廣東話、北京話和客家話,都可以通行無阻。洛杉磯蒙市的中國移民幾乎已把美國原居民擠了出去,那裏原來叫「小臺灣」,現在又叫「小北京」或「小上海」。如此的環境使中國的外逃貪官即使不識英語也如魚得水。溫哥華地區港臺大陸移民風水輪流轉,反映在房地產的交易市場上。香港回歸前,香港移民瘋狂購置溫哥華的房地產,九七回歸後,香港移民高潮過去了,接著興起臺資移民潮。在臺灣泡沫經濟破滅後,港臺移民及實業者銳減,現在購買豪宅者都是中國大陸新貴,他們之中有貪污犯、侵吞公款者、不法奸商和形形色色的貪官污吏。在溫哥華市華人社區一對四十歲左右的中國移民梁姓夫妻用六百多萬元加幣,在溫哥華最高尚的住宅買了兩塊十多萬平方尺的土地建築別墅,聘請了溫哥華收費最昂貴的建築師和建築公司,建了一座室內面積達二萬英尺的豪宅。室內設備應有盡有,自動控溫的游泳池、電影院、健身房、空調燈光等等全部實現智能化。這對梁姓夫妻在中國決非等閑之輩,為了掩飾財富來源,在市中心開了一家化妝品公司,生意清淡。

中國銀行開平分行的連續三任總經理傲矯韝艿磷囈逡諉澇碧擁轎賂緇螅諼賂緇厙牧兄撾氖新螄潞勒@擋薔偌業執鏤賂緇劑礁鱸攏叢諼賂緇魑迨囈鄭淖室話偃蚣釉喝胍淮繃ㄔ懊婊鏌煌蚱椒匠叩暮勒8們俏率兄母蝗俗≌用裨園茲宋鰨晁媧罅炕嵋潑袂ㄈ耄呀ァ副瀋埂?p>在今年年初,北京兩會前夕,中國人民銀行頒布了「金融機構反洗錢規定」、「人民幣大額和可疑支付交易報告管理辦法」和「金融機構大額和可疑外匯資金交易管理辦法」。根據這三個法規,一些大額人民幣支付交易將受監控,包括企業之間一百萬元以上單筆轉賬支付,二十萬元單筆現金支付,個人帳戶二十萬元以上的款項劃轉,當日存取外匯現金一萬元以上,當日非現金交易個人十萬美元以上和企業五十萬美元以上的大額外匯交易。從今以後所有個人帳戶中出現的二十萬元人民幣以上的款項都將受到監控。可惜「亡羊補牢為時晚矣」!「中國海針腐敗兵團」已成為中共身上一個晚期惡性腫瘤,吮吸著它的血肉,腐蝕著它的肌體,最終必將成為它自己的掘墓人。

摘自開放5月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