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震林被兒子痛罵!一張關於周恩來的珍貴照片(圖)
 
姜青
 
2003-6-27
 
【人民報消息】評周最難,難就難在他當面是人背後是鬼!

周死的時候,十裡長街民眾自發送行,萬民悲泣的場面是史無前例的。那時誰要說週一個「不」字,老百姓能捶扁了你。

1976年天上掉下三塊大隕石。這一年中國連著死了三個國家最高領導人:朱德、周恩來、毛澤東。

周死在毛的前面,據說周臨咽氣時,旁邊沒有人,他也沒有對夫人鄧穎超說任何一句對毛不滿意的話,有人說,他怕有竊聽器。

曾經是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室務委員,周恩來生平研究小組組長高文謙先生,由於工作職務之便,得以披閱大量中共內部的歷史文獻以及對若干當事人進行採訪談話。後來到美國,耗時五載,歷經艱難,終於完成了一部五十萬言的《晚年周恩來》。

其中,高文謙披露了周在去世前半年寫給毛的一封信。當時,周被已經擴散的癌症折磨得死去活來,在醫院中瘦得體重只有61斤,自知來日無多,在病榻上用顫抖的手給毛澤東寫下這樣一封信:

主席:

問候主席,您好!

(以下兩段匯報病況,略)

為人民為世界人的為共產主義的光明前途,懇請主席在接見布特同志之後,早治眼病,必能影響好聲音,走路,游泳,寫字,看文件等。這是我在今年三月看資料研究後提出來的。只是麻醉手術,經過研究,不管它是有效無效,我不敢斷定對主席是否適宜。這段話,略表我的寸心和切望!

從遵義會議到今天整整四十年,得主席諄諄善誘,而仍不斷犯錯,甚至犯罪,真愧悔無極。現在病中,反覆回憶反省,不僅要保持晚節,還願寫出一個象樣的意見總結出來。 祝主席日益健康! 

周恩來 75-6-16-22時

為了讓毛能領會自己的一番「苦心」,周還以央求的口吻,給毛的機要秘書張玉鳳附了張便條:

玉鳳同志:

您好!

現送十六日夜報告主席一件。請你視情況,待主席精神好,吃得好,睡得好的時(候),念給主席一聽,千萬不要在疲倦時念,拜託拜託。 

周恩來 1975-6-16-22時半

記得文革時,1902年出生、曾擔任中共中央副秘書長、國務院副總理的譚震林在家裡說:「總理也犯過錯誤。」他的兒子憤怒地罵道:「你他媽的老糊塗了,總理還會犯錯誤?!」譚震林不吱聲了,他能和一個對週一無所知的人辯論嗎?況且周犯罪時兒子還沒有出生呢。可見周偽裝到何種程度,讓高幹子弟都如此敬仰他。

誰會想到,報導中說的出國給中國掙回大面子的英俊瀟灑的總理周恩來,曾經是個滅門血案的主犯,死者中竟有一個是他的恩人斯勵!

周恩來親率殺手殘殺顧順章全家

一九三一年顧順章家的滅門血案是一個典型案例。當時,中共的政治局候補委員顧順章在武漢被捕叛變,還沒有來得及出賣黨中央機關。周恩來聞訊便立即當夜帶了特科的殺手們去上海顧家殘殺他的全家十餘人。顧順章的小姨子張家寶是鄉下來探親的農婦,根本與顧的叛變無關,但也被殺手們活活勒死。當夜在顧家打麻將的客人中有一個周恩來的黃埔學生斯勵,是國民黨二十六軍第二師的師長斯烈之弟。一九二七年「四一二」事變時,周恩來被第二師扣押,有生命危險,是斯勵念師生之誼幫助他逃出了虎口。那天周恩來策劃指揮並親自與康生砍殺顧一家人,為了不走漏血案的風聲,斯也被周殺死活埋。顧順章在上海的所有親屬達數十人之多都被殘殺。  

現在周恩來的人皮逐漸被剝下來,露出他鬼的真面目。

不要說以前的血腥歷史,就是在文革中,周對自己同類不斷地出賣──從彭德懷、彭羅陸楊,到劉鄧、陶鑄、賀龍、楊、余、傅。毛要打倒誰,周就出賣誰(有的人還不是毛要打倒,只是得罪了江青)。為了保自己,周甚至可以出賣自己的乾女兒孫維世和親兄弟周恩壽,可以出賣自己的衛士長成元功。

文革周恩來簽署逮捕令

阮銘在發表在94年的文章《旋轉舞臺上的周恩來》裡寫道:「我記得在周恩來逝世舉國悲痛過後一年,在查證『四人幫』的罪行中,發現那些文革中慘遭迫害的冤案,在逮捕令上幾乎都是周恩來的簽名,包括逮捕他自己的乾女兒孫維世。」 周恩來的親兄弟周恩壽的逮捕令也是周恩來簽的字。

孫維世的父親孫炳文是周恩來的至友,共產黨的早期革命家,1927年慘遭國民黨殺害,當時孫維世才六歲。文革時,身材婀娜、儀態萬方的孫維世到死也沒有想到對她含情脈脈的「乾爹」把她送進了死亡的深淵。周恩壽怎麼能想到自己那貴為總理的親兄弟親手簽了逮捕令。虎毒不食子在共產黨裡是行不通的。

李志綏在《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裡寫道:「1966年12月,周恩來在人民大會堂的江蘇廳開會。江青來了,要找周。從延安時期就給周恩來擔任衛士和衛士長的成元功迎了上去。成請江先休息一下。江青勃然大怒說:『你成元功是總理的一條狗,對我是一條狼。馬上給我抓起來。』這事交給中央警衛局局長汪東興處理。汪堅決不肯逮捕成元功。汪說可以調動成的工作。周恩來的老婆鄧穎超代表周告訴汪:「一定要逮捕成元功,說明我們沒有私心。」汪東興仍未同意。後來汪同我說:「成元功跟他們一輩子了。他們為了保自己,可以將成元功拋出去。」」

鄧穎超的一句話把周的鬼魂暴露無遺,周身邊的人,如當時的警衛局長汪東興和身邊的工作人員都永遠不會忘記周的種種卑鄙的惡行。但是當時官方媒體對周的美化,使不明真相的人民對周的熱愛達到了瘋狂的程度。

這裏有一張非常珍貴的照片可以說明周欺騙人民到了何種登峰造極的程度:


拍攝者的圖片說明:1976年4月4日,天安門廣場人山人海。上午10時左右,在廣場東北側人們舉著一位青年,向他發出陣陣歡呼,他用白布纏著的手向大家展示他寫的血書:「敬愛的周總理,我們將用鮮血和生命誓死捍衛您!」人們爭先恐後地同他握手致意,並高呼:「誰反對周總理就打倒誰!」「誓死保衛周總理!」我和在場的許多人都流下了激動的淚。一隻只伸向青年的手,代表著一顆顆同樣的心,我想一定要把這動人的場面拍下來。

我抹去了攝影這張照片人的名字,因為我相信他現在不會不知道周是個惡鬼,這張照片留給我們的是不可多得的歷史教訓:當人民被蒙蔽時,是多麼悲哀的事情啊!

好在周逐漸被扒下了人皮,露出了他當面是人背後是鬼的真面目。實際上,沒有任何一個鬼能夠永遠不露出鬼臉、鬼相、鬼跡的。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亦如此。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