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邦國保護陳良宇 周正毅照顧陳的情人(多圖)
 
姜平
 
2003-7-4
 
【人民報消息】宋祖英到四川演唱,四川省委書記周永康給她副總理警衛待遇,結果周永康被悄悄提拔成公安部長,赴京履新時竟是秘密潛入,黨報沒登,只在公安內部的小報上刊登出此消息,可見有見不得人的東西。

周正毅是個上海小混混,到發了跡成了上海市委的座上客時,連自己名字中的「毅」都不會寫,有時寫一半就寫不下去了,乾脆寫成「義」。這種人怎麼能成巨富呢?原來他不但往陳良宇口袋裡塞錢,而且連陳的小情人都照顧得周周到到的。

二十年前,周正毅是一文不名的窮小子。短短十幾年間他成了腰纏萬貫的億萬富豪,在上海灘呼風喚雨。這種速度,不是橫財誰也辦不到。上海人笑言:一個首富背後肯定有很多首長!

一點不假,周正毅一被捕就踢裡吐嚕拉出了五十多名上海市高官、政治局委員陳良宇、常委黃菊,還有江太後的兒子江綿恒。在紫金城造成了八級地震。

朱熔基因為中國的金融崩潰而哭昏倒過去。金融崩潰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資金瘋狂外流,這沒有銀行內部人配合是根本辦不成的;二是借貸的壞賬,這主要是以江澤民為首的一幫有權的蛀蟲為了一己私利而導致的。這些人主要是江家幫,不是江澤民的人,江早打著反腐的旗號把他們給送進監獄或送上西天了。

周正毅的錢權輪番轉


周正毅
據《前哨》報導,光已被揭露出來的材料看,周正毅就向銀行借了一百億。其中中國銀行三十多億,建設銀行約二十多億,興業銀行三十多億。另外,農業銀行、工商銀行、交通銀行都有錢借給周正毅。

支持扶植周正毅的貪宮,除了劉金寶和沙麟,建設銀行行長張恩照是個在背後支持周正毅而還沒被揪出來的人物。張恩照不止支持周正毅,還支持周正毅的拍檔劉根山。劉根山和周正毅獲得建造浦東至蘆潮港六十三公里高速公路的合同,此生意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親自批出。該公路造價五十億人民幣。這些錢從哪裏來?劉根山在福布斯排名第五十八,資產約十億人民幣,主要業務是上海房地產,一向得到張恩照的「關照」。張恩照原是建行上海分行行長,王雪冰出事後,張憑「上海幫」的關係於去年初上調北京建行總行任行長。

媒體報導的再一次自殺的王雪冰就是按照江澤民的指示批准給許多人借貸巨款的,王明白,這些錢只要出了銀行的門就是肉包子打餓狗。那些人別出事,一出事自己就得兜著走,往好了說,江澤民一推六二五佯裝不知,要是事情鬧得太大,說不定江就要滅口圖清閑。

一萬五千元一平米的地皮 一元的價格到手

周正毅在上海房地產市場搞得風生水起,除了錢之外,他的地哪裏來?能批出「寸土尺金」的上海幾百萬平方米土地者,除了黃菊、陳良宇,恐怕其他人難有這種權力。這決不是那些靜安區的貪官能做得到的。

去年,周正毅從上海市政府那裏購得了一片4萬6千平方米大的地皮,這塊地皮在市中心最佳的位置,每平方米可以賣到一萬兩千到一萬五千元,但周以象徵性每平方米大約一元的價格到手!

被遺忘的冤案

按照官方規定,搬遷的居民在新房蓋好後可以再搬回來的,不過沒有任何人對他們提起過此事,他們也不知道在法律上自己有「權力」。

居民房子裡的供電供水已被切斷,他們必須從這裏搬走,而沒有任何補償。律師鄭恩崇鼓勵他們起訴房地產商周正毅。不出所料,6月中旬有不祥之兆感覺的鄭律師被逮捕了,其律師執照也被吊銷,罪名是所謂的「出賣國家機密罪」。沒有官員關心鄭律師的被捕和命運,他的名字差不多已經被遺忘,但由這一中國最大的房地產醜聞案所引發的中南海權斗卻無法停止下來。

巴結陳良宇的小情人


馬艷麗
房地產是周正毅眾多投資中的一個項目。修築高速公路也是一本萬利的生意,公路開通時,潮水一般通行的往來汽車都要留下買路錢。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親自批出高速公路給周正毅,說明陳良宇對座上客周正毅是非常「關照」的。陳良宇怎麼不關照別人,單單特殊「關照」周正毅呢?這是因為周正毅識做。

一個貪官後面跟著幾位美女,這已經是中共高官不成規矩的規矩。掌握行賄訣竅者都知道枕邊風最厲害,這個枕邊風指的不是「糟糠之妻」而是貪官污吏們的二奶、姘頭、情婦、小蜜等等。和江辦關係好的人事先都得到密授:討好江澤民就必須要讓宋祖英開心、黃麗滿順氣、陳至立滿意。

要想巴結陳良宇,先得知道他的哪個枕邊風頭硬。上海官場盛傳九五年上海國際文化服裝節模特兒冠軍馬艷麗是陳良宇密友,與陳書記「關係密切」,據說有一腿。 馬是來自河南周口地區的「中原佳麗」,身高一米七九,身材高挑,容貌美麗。 周正毅得到此消息如獲至寶,立即將一棟豪宅賤價「賣」給馬艷麗。周正毅識做的結果是售價每平方米一萬五千元的熱門地皮,以象徵性每平方米大約一元的價格到手,這等買賣做的值得!

有句話說:「常在河邊站,哪能不濕鞋?」意思是說在大染缸裡想「潔身自好」很難做到。韓正任上海市長還沒有幾個月,據說,韓市長的鞋子就沾了水,周正毅不但送給他太太鑽石飾物,還送一部寶馬車給他母親。

周正毅和江綿恒關係不尋常


毛玉萍和周正毅
媒體報導說,周正毅的老婆(一說姘居)毛玉萍曾將江綿恒介紹給劉金寶認識。毛玉萍是通過什麼途徑認識的江綿恒?她如何打入中共上流社會的?她在和週一起生活前是靠什麼途徑來維持奢侈的生活?她的個人背景?這些媒體都沒有報導,至今是個謎。

不過,據承認收受千萬元賄款的劉金寶供認,確實是毛玉萍引線將江綿恒介紹給他認識的。

《前哨》報導說,周正毅及錢永偉和中國科學院副院長、上海聯和集團老板、江澤民之子江綿恒也有不尋常的關係。周正毅的老婆毛玉萍曾將江綿恒介紹給劉金寶認識。錢永偉於二OOO年九月以二千萬元的高價買了上海聯和所屬的上海星通信息技術近一成股份,其時「科技泡沫」已經爆裂,此舉對江公子等於雪裡送炭,故兩人成為好友。

兩手攥空拳的窮小子錢永偉的錢從哪裏來的?銀行貸款!錢永偉用民脂民膏討好江綿恒,這才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紅色資本家。

不過,中國第一大貪官江綿恒不可能比巴結他的周正毅及錢永偉更沒有辦法。江澤民多次打電話讓王雪冰借貸給他指定的人,江的兒子怎麼反而需要借貸者幫忙呢?其實江綿恒的資金危機是因為他偷偷把資金轉移海外所造成的。江綿恒轉移資金到哪裏、數額多少、在哪個銀行,中紀委的備案材料中都有。

吳邦國警告上海市小官要「一刀切」


江:我的人不能一刀切!
在江澤民的指示下,吳邦國於逮捕周正毅的前一天趕到上海,吳在上海市委常委擴大會議上明確說:市委幹部、區局幹部,不是生活在真空裡。現實情況擺著,上海市、區局級幹部隊伍的腐敗情況是複雜的,也是嚴重的,不要期待有人會保,也保不了。

結果很意外,周正毅揭出了黃菊、陳良宇、江綿恒。慌手亂腳的吳邦國和曾慶紅趕快替之辯護。吳邦國在上海市委常委會上說:黃菊、陳良宇都上交了周正毅贈送的禮品和通過他人轉贈的禮物。黃菊、陳良宇和周正毅有過會見,是在社交場合。

引人注目的是,吳邦國沒有替市長韓正說一句話。亞洲周刊報導,案件在中共政壇陸續發酵,已有二十多名「一刀切」的官員捲入其中,當中包括上海市人大副主任,但沒有黃菊、陳良宇、江綿恒等。看來人大委員長吳邦國說的是真話:小官們,不要期待有人會保,不是保不了,而是你們不值得保!

江把陳良宇交給姨外甥處理

新加坡《聯合早報》說,劉金寶身為黨員和國家幹部,對他的違規亂紀調查,應交由黨的紀律部門,至於當中的刑事責任,當然會交給司法部門處置。周正毅不是黨員,而是民營企業家,他的案件是偵查劉金寶時,順藤摸瓜給「帶出來」的,既然他的案件地點主要是在上海,順理成章便由上海的司法部門主理。

劉金寶放在北京,江澤民放心;周正毅押在上海,由上海的公安部門、江澤民的姨外甥吳志明看管,不許「亂說亂動」、不許亂咬他人,江綿恒和陳良宇已經把提到嗓子眼兒的心放進了肚裡。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