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邦國再赴滬教唆陳良宇頑抗 江澤民放下身段首次說軟話(多圖)
 
林淩
 
2003-7-7
 
【人民報消息】上海是最受江澤民寵愛的地方,針插不進水潑不進,成了獨立王國。正因為此,上海幫是個馬蜂窩,誰要想捅一下,準蜇得你頭腫眼封。

江澤民當上海市委書記時,朱熔基曾是上海市長。今年五月朱熔基捅了這個馬蜂窩,得到了胡溫的支持。

周正毅交代明明白白和上海市委勾結詐騙

《爭鳴》7月刊報導,據傳,周正毅在被審查期間,交代了他和上海市金融機構,市、區、局一些部門勾結詐騙金融的活動。

據傳,連名字都寫不全的周正毅對審查他的中紀委專案組坦承:我連小學都未讀好,今天變為有一百多億資產的上海灘富豪,也常使我緊張、失眠,還常常在夢中狂叫,總擔心公安機關上門抓我。我到今天還不明白,共產黨、人民政府的鈔票,怎麼這麼容易撈進。

多麼真實的一句話!讓小混混周正毅驚恐的事,江家幫心安理得地在幹,因為後面有江澤民兜著!

周正毅不明白的問題,恰好是打開上海幫秘密的鑰匙:上海的頭頭腦腦們是貨真價實的蛀蟲,他們在明明白白地、有意識地詐騙國家和人民政府!只要對他們自己有好處,社會主義大廈就可以隨便拆、隨便卸、隨便毀、隨便拿!

劉金寶的口供嚇死江澤民


前臺犯罪後臺受益!
據傳,劉金寶在「雙規」期間,已交代:在上海任銀行行長時,明知自己所為是違規、犯法,但是依靠保護網的後臺,而且後臺本身也得到很大利益的。

周正毅不明白的事,劉金寶明白,他知法犯法的理由非常簡單:在中國,違反了國家的法律條規犯法不犯罪,違反了江澤民規定的「法」才會犯罪。所以,他們放開膽子幹,因為「後臺本身也得到很大利益的」。

劉交代:挪用銀行非經營性所得,扣除(造假)銀行儲蓄利息稅,借貸出的部分回扣,是給市委書記作為市委備用(即小金庫)的。據劉交代,在上海任職四年,共給市委二百二十五億多元。部分挪給市委的款項,已作為銀行不良資金處理掉了。

這不能不讓人想起深圳黃麗滿的小金庫無論怎麼花銷,總能保持在五百個億以上,真是個「聚寶盆」。

上海市委在青浦澱山湖興建的高幹專用別墅,就用了六億元,在蘇州太湖興建的高幹渡假村、療養院,用了五億元;還有長年雇用的四百多名服務員的開支,也是在這二百二十五億元之內。

但是,中紀委、中央金融工委,在九八年、二OO一年、二OO二年,多次到上海調查金融壞賬疑案,最後都因查無實據無功而返。為什麼要多次到上海調查呢?因為有人舉報。為什麼查無實據呢?因為幫主江澤民還掌實權。

上海市八大問題與江氏家族密不可分

中紀委有三十五名委員聯署致函中央政治局,要求調查上海市以下八大問題:1、上海市土地開發資金問題;2、上海市進出口稅收資金問題;3、上海市金融機構不良資產狀況;4、國企資產、資金外流情況;5、外匯資金流失情況;6、大型工程招標情況;7、黨政幹部住房超標狀況;8、黑社會活躍狀況等。

上海幫不承諾保護舉報腐敗的市民安全

江澤民打擊報復是最狠毒的,連當年劉曉慶在鄧家挖苦了江幾句話,都被他往死裡整,他說只給劉曉慶留一條命。


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
上海市委、市政府部分幹部,向中紀委舉報市委、市政府、區、縣部分小金庫資金流向,上海國企資產、資金外流情況:市金融系統幹部向中央政治局、國務院、中紀委舉報五月下旬以來,上海各銀行匿名、假名戶口的資金大量被提取、外流,僅六月份第一週工作日就被提取了126億元人民幣、外匯2.8億美元。據說這些舉報讓江澤民、曾慶紅、黃菊和上海市領導層非常惱怒。

這些舉報實在厲害,觸及到江氏家族的切身利益,觸及到中國第一大貪官江綿恒和江的嫡系人馬,這比挖江澤民的心還難受,依著他的心思,凡是舉報的統統該滅口。

十多名市人大代表聯署致中央政治局、中紀委,要求以法保護那些行使公民權,舉報市委、市政府腐敗、幫派、違法亂紀行為和活動的上海市民的人身安全,不得以任何藉口迫害他們。上海幫對此沒有許下任何承諾。

上海當權蛀蟲否決凍結贓款和暫停出國

上海市委、市政府內部的正直幹部,還要求暫封存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和有關部門高幹及其家屬的存款,暫停出境出國,以利於中紀委調查工作的進行。據悉,這一合理要求已被手持數本外國護照的當權蛀蟲們否決。

黃菊臨走不忘給周正毅全國政協委員銜頭

據悉,黃菊去年十六大調到北京前夕,對上海地盤很不放心,也模仿著江澤民大舉提拔效忠自己的人,他要求提升七十多名幹部及授予某些人政協委員的銜頭,其中他保舉周正毅當全國政協委員,但下麵人沒給面子,在審核時周被除名。

陳良宇不死心,又將周正毅推薦給上海市工商聯,予以安排名銜,但被上海市工商聯主席拒絕了,並稱:上海市工商聯是要保證一定的素質的,否則會倒上海的臺。看來上海市工商聯明白巨富周正毅的錢不是正道來的,也明白為何黃菊、陳良宇對周如此青睞。

江澤民把上海幫腐蝕得骨軟肉酥


上海的高樓大廈和舊房!
上海在三、四十年代興建歐陸式別墅有二千三百多幢,那是國民黨時代上海大資本家們的私有財產。九十年代江澤民同意用國庫的錢再興建二千八百多幢。這近四千幢豪宅,被流氓無產階級的市委領導和前市委領導及其親屬侵吞為「私有財產」。襄陽路段一幢三百多平方米的歐陸式別墅,市值為六、七百萬元。而退休的市級幹部的退休金、補貼等,加在一起,每月約為五千元,即使不吃不喝,也要一百多年才能買得起。這些國有資產就這樣名正言順地變成了「私有財產」。

上海社會民間對市委領導幹部的評價,有這樣的說法:幹部正不正,只要看看老婆、子女的工作;幹部貪不貪,只要看看住房的地段、面積;幹部邪不邪,只要看看週末、假期是否是俱樂部、會所的常客!

黃菊是俱樂部、會所的常客

據悉,北京、上海、天津、廣東、山東等二省三市,自今年以來,廳(局)級以上高幹及其配偶,已上交俱樂部會員卡近四千張。僅這四千張卡的會員費,即達十二億元人民幣,但會員卡大多是俱樂部贈送的。黃菊調京時就上交了五張會員卡。

九成五高幹家屬經商

據中央組織部一份報告披露:一百六十個大、中城市區、局級以上高級幹部的家屬、親屬,有百分之九十五經商,在證券、金融系統工作,有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擔任總經理、董事長或處級以上的行政職務。中紀委早就接到對黃菊的舉報,說他管束太太、孩子不嚴,讓家裡人在上海地面上為非作歹。

官方民調:上海市委需要推倒重來

六月上旬,中紀委、中共中央辦公廳在上海曾搞過一次官方民意調查:對上海市委工作好評、滿意的,僅占百分之二十五;評不滿意、差劣的占百分之六十五,對市領導工作作風好評的僅占百分之十八,評差劣的占百分之七十四。有人說,若是獨立的第三方調查,可想而知,結果會怎樣!

怪不得徐匡迪到北京述職時,數千民眾和幹部自發送行,很多人依依不捨、流下了熱淚。上海百姓說:好幹部排擠走了,貪官污吏都升到中央去了,中共該下臺了。

中共停唱《國際歌》

中共是有自知之明的,六月六日,中共中央書記處下達通知:凡省、市、縣(局)召開黨代會或黨員組織會議,不奏、不唱《國際歌》。該通知未做任何解釋,讓執行者莫名其妙。幸好李長春在東北考察時說到原因,他說:《國際歌》的歌詞,有很大的鼓動性。一句話說穿,怕饑寒交迫的老百姓起來造共產黨的反。

有一位部級幹部說:「三個代表」(江的昵名)連國際歌都不敢聽了,可見虛火上升到何種程度了。

吳邦國不承認胡錦濤為首的黨中央


上海幫只認江中央!
上海市委爛到這種程度了,真要治病的話就得下刀子。

六月十四日(週六)傍晚,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在江澤民那裏領旨後,再度專程飛滬,主持中共上海市委常委會議。

《爭鳴》雜誌透露,據悉,吳邦國在會上說:心情很沉重,包袱很沉重,現在中央承受的壓力不小。江老(江澤民)、朱老(朱熔基)也受到壓力。我和慶紅的日子也不好過。問題比中央原先評估要複雜、要嚴重。上海市委的形象、上海市十多年的業績,江老、朱老在黨內、社會、國際上的形象,上海政治、社會穩定,乃至全國政治、社會穩定,受到的損害、影響,都會有所反映。損害、影響的程度,可能對政局造成干擾的程度,難以評估。

令人矚目的是,吳邦國談到上面這段話時,沒有提到胡錦濤,但又提到胡錦濤。吳說的「中央承受的壓力不小」這個「中央」應該指的是「以江澤民為核心的中央」,那麼是誰給江「中央」這麼大壓力呢?誰敢碰上海幫呢?自然是胡錦濤為首的「中央」。所以吳邦國所說的對上海造成各種損害、干擾、影響等等都是指的胡「中央」給江「中央」帶來的人禍。

作為國家的人大委員長是應該為人民說話的,可是吳邦國只是在憂慮如何維護江家幫的形象和利益,根本不為國家人民的利益著想,這樣的溉嗣窆汀乖諂湮徊荒逼湔遣皇怯Ω孟綠ǎ謎嬲芪裰謁禱鞍焓碌娜松俠矗?p>


江澤民向吳邦國面授機宜
吳還翻出底牌說:我離開上海到北京時,曾提示過五點:班子要團結,不要搞幫派;要革除「上海老大」的驕氣、傲慢;要管好自己的配偶和子女;抓好隸屬的四千多名區、局級幹部的廉政建設;多放點精力在普通大眾的家庭生活、教育、醫療上。這五點,我每次回上海都提及,其實這正是江老、朱老囑托的,他們是不放心的。很多問題是被上海近十年較快發展掩飾了,掩飾是不能持久的,總會爆發的。不要自作聰明,不要寄望中央會保,不要迫使中央處於被動。

吳邦國在此泄露了「天機」:不要再寄希望於江澤民了,他現在今非昔比,已經自身難保了,怎麼保你們?!

吳邦國教唆上海市委頑抗

吳邦國說:劉金寶的問題、周正毅的問題,還有已經結案的朱小華的問題以及即將審結的王雪冰的問題,都和市委、市政府和區、局等部門,有著非正常的關係、牽連。「中央」是要保上海的。上海在全國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在國際上有影響力。但是,上海市委自己也要保,自己不保好,「中央」怎麼#?p>自身難保的江澤民說了軟話

近來國內國際形勢一日千里地朝著不利江澤民和江家幫的方向沖去。

在國外,江澤民自己在美國等數個國家吃上了官司,他要用國家元首豁免權來逃避法輪功的起訴已經失敗。

在國內,上海幫這個大膿瘡終於被捅出膿來。要命的是直接點到了黃菊、陳良宇和江綿恒。王雪冰事件直接揪出了江澤民,所以王雪冰很可能被判處死刑滅口。


江澤民說:絕不能亂!
周正毅、劉金寶事件發生後,江澤民向中央政治局提出了「幾點看法」:劉金寶事件、周正毅事件、王雪冰事件,還有其他類似事件,和上海市委某環節工作失實,還是有直接勾當,要有所區別。對上海市委的問題,要區別是主流,還是支流。對於黃菊同志主持市委工作,新屆市委陳良宇同志主持市委工作,成績是好的,中央是肯定的。黃菊同志、陳良宇同志在工作上、作風上,有這樣或那樣的錯誤,已有認識,有組織審核結論,如不涉及違法、犯法,原則上不應再揪住不放。上海政局絕不能亂,局部亂也不行。一亂,其他地方跟風肇事亂,會失控。

無可奈何花落去

江澤民的名言是:「不能亂」「穩定壓倒一切」。可是為什麼黃菊、陳良宇被觸及到,江就亂了手腳,趕快給政治局寫信、就穩不住勁了呢?因為周正毅扯出了黃菊、陳良宇,如果黃菊、陳良宇被雙規,那能扯上的就只有江澤民、江綿恒了。江澤民能不怕嗎?「唇齒相依」,黃牙、陳牙沒有了,江齒也就保不住了。

這從江的批示結尾可以看出來:「幾點看法,是否妥當,盼批評。」以前,江通常在批示的結尾都專橫拔扈地寫上:「幾點意見,請一議。」

江澤民為什麼放下身段說軟話呢?形勢不同了。最近香港120萬人的遊行示威又一次揭示了江澤民和江家幫的命運:無可奈何花落去!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