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寵的羅幹高調批判十三年 辭職不成的肖揚觸動江的過敏源(多圖)
 
林立
 
2003-3-20
 
【人民報消息】自從江澤民被控告「滅絕種類罪」在美國吃上官司以後,江氏人馬就有點發怵。

3月15日江澤民留任軍委主席高興地前後左右揮手時,天氣大變,氣溫驟降,下起大雨來。江澤民沒想到卸下國家主席的那一刻,他就被踢出了國家元首豁免權的小圈子。

日前,以瑞士的日內瓦為中心在國際上形成了包圍圈,控告江的酷刑、反人類罪和滅絕群體罪的序幕正式拉開了。這就不是坦克車護衛能解決得了的問題了。

現在周永康可不願意拍著胸脯說,「我是江主席的人」,江氏人馬都紛紛和江拉開了距離,江陣營裡炸了窩。

反江大會

春節過後,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了政法、綜合治安、公安聯席會議。

《爭鳴》3月刊透露,會上,羅幹、周永康、蕭揚等都作了講話,不但沒一個人提到三個代表,而且句句話都衝著江澤民開炮,他們把社會治安狀況極壞、刑事案發生率極高的責任毫不客氣地「歸功於」三位一體,為秋後算賬埋下了伏筆。


反貪示威
在十六大後越來越不受江澤民信任的羅幹,在人大上沒有撈到一官半職,原來有人提議讓羅幹當副總理,可是江澤民不幹,後來說讓他當,也不能讓他舒服了,給他排位在最後一名。羅幹知道後對他說,必要時自己連政治局常委都可以辭掉不幹。

江澤民怎麼與合作者羅幹又過不去了呢?原因是羅幹在所管轄的地盤裡沒有賣力推銷三個代表,激怒了江澤民。江澤民真是弱智,他以為他是誰?

仍然實權在握的羅幹在講話中強調:當前社會治安狀況,總體形勢是十分嚴峻的,面臨的工作、任務十分艱鉅。社會各界對社會治安惡劣,十分強烈不滿。刑事案發率長期居高不下,除了外部大氣候和環境的影響,主要還是內部氣候和環境的影響,是黨風的敗壞、墮落,社會人民內部矛盾和問題的積壓沒有得到較好解決和緩和,法制和法治的機制不能有效啟動,在教育、宣傳上脫節。按目前狀況,全國社會治安、刑事案發率,要在短期內有較大改變,是不切實際的,是口號式的,解決不了面對的問題,反而會削弱、降低黨和政府的信譽,使人民感到失望。

羅幹還強調:十多年來,公安、政法隊伍,整體素質還是不能適應所擔負的責任和工作,根子還是在黨的建設、政策和決策上。

羅幹這些話不但把江澤民的十三年全給否了,而且沒忘把陳至立也捎上一塊兒罵。

蕭揚暗批江澤民手腳「不乾淨」


江綿恒
最高法院院長蕭揚在去年年底向中央政治局提出辭職的原因是:司法系統腐敗、黨組織和長官意志對司法干預,使法院工作陷於踐踏黨紀、踐踏專業操守準則的困境。

這次蕭揚在會上說:對黑社會勢力犯罪、對暴力犯罪、對嚴重侵犯、損害群眾安全的多發性犯罪,嚴打是需要的、是正確的,但是我們要嚴肅總結十多年來嚴打的成績和問題。實際證明,靠嚴打是不能從根本上解決、扭轉社會治安整體狀況的,更不能建立持久的、良好的社會治安秩序、社會風尚。

蕭揚意有所指地說:凡是法制、法治健全的國家和地區,凡是執政黨和政府廉潔,社會貧富二極分化不是懸殊的國家,凡是輿論監督能發揮、起到作用的地區,社會治安、社會道德風尚,都是良好的。蕭揚舉出的例子是北歐、南韓、新加坡等非社會主義國家。蕭揚知道江澤民對「法治」和「廉潔」過敏,卻偏偏觸動江的過敏源。

「江主席的人」靠攏總書記

會場不斷有條子傳到主席臺。原來一直緊跟江澤民的周永康還念了幾條,其中有的說:「只有講真話、講事實,黨才有希望,問題的根源才能找到」、「今天不良的黨風、較差的幹部素質,才有今天惡劣的社會治安狀況」、「黑社會黑勢力在社會橫行,滲透到黨、政、司法、公安等部門。氣候、土壤來自體制」、「嚴打有必要,但嚴打不能解決惡劣的社會治安狀況。只有以法治國、以法治黨、從嚴整黨,才能改變社會惡劣的治安,才能長治久安」……。周永康挑選的不錯,正戳江澤民的命門。

江澤民把周永康調到北京是用來鉗制羅幹的,沒想到這位「江主席的人」自從到了北京以後,身子離江主席近了,心反倒離江主席遠了,而且還和羅幹混在一起,更主動向總書記靠攏了。江澤民無奈,只好採取補救方法,急急忙忙地把「610」頭子劉京委任為公安部副部長,起個監視周和羅的作用。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的這次政法、綜合治安、公安聯席會議上,羅幹蕭揚都指出,治安惡劣總源頭在執政黨。

誰都知道執政黨的黨魁是江澤民,那麼也就是說治安惡劣的總源頭是江澤民。如此看來,這個會豈不開成了否定江澤民、批判江澤民的大會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