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公安部長周永康治藏黑幕
 
作者:茉莉
 
2003-2-3
 
【人民報消息】誰陷害了阿安紮西活佛?

阿安紮西案件的二審,令海內外善良的人們目瞪口呆。在全世界眾目睽睽之下,中國四川司法當局公然違反中國法律,在此案審理過程中玩弄一系列卑劣手段:強行中途改換律師,對外宣布虛假案情,威脅和控制當事人親屬。儘管王力雄等國內外知識份子竭力呼籲給阿安紮西公開、公正的審判,四川高級法院仍然黑箱操作,在其二審判決中仍然維持洛讓鄧珠死刑、阿安紮西死緩的原判。洛讓鄧珠被立即處死,其屍體甚至禁止家屬領取,可見當局有不少見不得人的事情要隱瞞。

手段的卑劣證明其目的的卑劣。四川當局頑固地拒絕實行法律的程式正義原則,這就清楚地表明:他們心懷非正義的目的。那麼,究竟是誰陷害了阿安紮西?為什麼要用殺人滅口的方式,把一個深受人民愛戴的藏族活佛,置於終身監禁的死地,是誰在這個黑幕中受益?

據最近從四川藏區逃亡出來的藏人說,原中共四川省委書記、現公安部長周永康,是這個大黑案的幕後操縱人。

周永康是江澤民江蘇無錫的同鄉人,北京石油學院畢業,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曾慶紅一起出身於石油系統,曾擔任石油工業部副部長等職。1999年12月,周永康出任四川省委書記。2002年12月,“江系”周永康接掌公安部,成為繼華國鋒之後,25年來首位兼任公安部長的中共政治局委員。

並無政法工作背景的周永康如此順利高升,既由於江澤民的大力提拔,也由於他在四川的惡行,用中組部部長賀國強的話說,他為“維護社會政治穩定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在迫害法輪功成員方面,早有哈佛醫學院研究員何海鷹,在美國指控周永康在四川西昌迫害他們全家,犯下虐待、使用酷刑、違反人權等多項罪名,原告提出賠償五千萬美元。此案由伊利諾州北區區域法庭受理,周永康因此成為第二位在美被起訴的中共省級官員。在接到訴訟狀的第二天,周永康一行人就匆忙離開美國。

在四川藏區迫害西藏人,周永康也是“有口皆碑”的。2001年夏天,四川省色達五明佛學院的幾千名藏人和華人僧尼遭到鎮壓,他們的住宅被強行坼除,在被驅逐之前,當局要求喇嘛在聲討達賴喇嘛的聲明上簽字。穿著破爛袈裟的喇嘛和尼姑被迫到處流浪,這成了周永康的“治藏政績”之一。

五明佛學院原是一個小山村,1980年初建佛學院時,一百多名西藏僧侶住在簡陋的石頭草房裏面,用牛糞生火做飯。由於院長堪布喇嘛的佛教講授精深,加上他的人格魅力,佛學院廣受藏漢兩族佛教徒的歡迎,弟子人數迅速增加。其影響之大,引起了周永康等中國政府官員的忌恨。

甘孜州的阿安紮西活佛一案,也和五明佛學院的情況相似,與周永康仇視西藏民族的文化宗教有關。作為江澤民的忠實追隨者,為了在甘孜藏區貫徹好江記“三個代表”偉大思想,加緊在四川藏區“反分裂”,周永康曾七次去康巴高原,到甘孜州考察調研。

造福一方的阿安紮西活佛因此成了周永康的眼中釘。在印度被達賴喇嘛認定為轉世活佛的阿安紮西,回到甘孜州之後,一直努力幫助當地藏人建立寺廟,為當地漢人和藏人兒童建立學校,還在藏人和漢人之間充當調解人。由於他在當地民??中的威信太高,令政府官員感到威脅,1998年和2000年,當局曾兩度試圖將他逮捕,都因為當地百姓的請願和支援而免遭拘禁。

在周永康上任之前,甘孜州當局對阿安紮西雖然惱怒不已,但礙於群??呼聲,多少有所顧忌。到周永康到四川工作後,阿安紮西不僅被莫名其妙地以爆炸案罪名拘捕,“揭批阿昂紮西”也成為周永康布置的頭等大事。甘孜州的黨報毫不諱言:“揭批阿昂紮西,其矛頭要直指達賴集團,通過揭批阿昂紮西犯罪團夥的其人、其事,進一步認清達賴集團在宗教上的虛偽性和政治上的反動性。”

讓完全不懂宗教,也絲毫不尊重他民族文化傳統的周永康到四川去治藏,不僅釀成西藏人的悲劇,也使我們漢人感到羞辱。2000年3月,剛上任兩個月的周永康就在和四川農民人大代表見面時,表現他的愚昧無知。他說,他視察了四川藏區甘孜地區,不明白四川藏民為何不顧今生只顧來世。他反對西藏人捐獻給寺廟,說,“西方也有宗教信仰,但他們哪有把錢都送到教堂去?”

看來,這位無神論者不但不懂西方一些宗教的捐贈傳統,而且連藏族佛教徒“自己高興、願意奉獻”這一點也缺乏基本的尊重。但無知還不是最大的問題,最可怕的,是他要改變西藏人的信仰,要用“三個代表”取代西藏人對達賴喇嘛的崇敬。他指示說:“達賴要分裂,絕大多數錢是藏族人民捐獻的。你們多宣傳無神論,要講科學。”

這樣我們就可以挖掘出阿安紮西一案巨大黑箱的本質了。一句話,這是頑強捍衛本民族特殊宗教文化權利的西藏人,與要用“三個代表”去同化他們的大漢族主義者之間的殊死抗爭。在這場抗爭中,靠使用猙獰國家機器的周永康和他的後臺,在表面上占了上風。但在實際上,他們不僅因此案招致了西藏人的痛恨,也使有良心的漢人為之齒寒,更向全世界表明:他們所謂的與達賴喇嘛談判,完全是一出騙人的把戲。

當西藏人發現,殘酷迫害、血腥鎮壓他們的人一個個被提拔到中共中央,他們能到那裏去尋找與中國人和平共存的信心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