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舊屬下否定三個代表 江澤民舉拳頭曾慶紅兩頭挨罵(多圖)
 
林淩
 
2003-2-28
 
【人民報消息】一九八九年,江澤民踏著六四義士的屍骨爬上了總書記的位子,這個投機分子高舉「反和平演變」的大旗對抗鄧小平的「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戰略方針,而且私下裡散布鄧小平是搞和平演變的「中國的戈爾巴喬夫」,要「獨樹一幟」另搞中心:反和平演變的政治中心。

這時候,中共處於改革開放還是保守倒退的關頭。鄧小平意有所指的南巡談話,不但剎住了江澤民的倒行逆施,「扭轉了整個國家的戰略方針」,而且打掉了江澤民的氣焰。

十四大前江澤民要搞「兩個中心」

《北京日報》最近在它的理論周刊上發表了王長江的訪談錄。現任中央黨校黨建教研部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的王長江在接受訪談時,觸到了江澤民十三年前的這個黴頭。

王長江說:「十四大之前反和平演變的呼聲很高,我當時在中央黨校參加第三次黨建研討班,被人稱為『反和平演變班』,當時的論調尖銳到不是討論中國會不會演變的問題,而是討論誰是導致中國有可能演變的戈爾巴喬夫。」

鄧小平把江澤民提拔上來,江不但不知感恩戴德,反而以極左的面目出現,要掀起反鄧運動。


江澤民等著當核心!
王長江接著說:「之後,上報中央的會議紀要認為,提『一個中心』是不對的,應該提『兩個中心』。因為只說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那麼把政治中心置於何處?政治中心是什麼,就是應該以反和平演變為中心。」

江澤民剛上臺就要自立門戶,分裂中央,這就不難理解十六大後的政局為何如此令人眩目,中央內部為何會是如此四分五裂。原來十四大之前,黨內最大的分裂製造者就是江澤民,十三年前如此,十三年後亦加劇。

王長江指責江澤民說:「我國的道路面臨又一次艱難抉擇。小平同志的南方談話,扭轉了整個國家的戰略方針,它給十四大確定了一個基本方向。」

「三個代表」光推理不行,還要靠實踐

鄧小平在時,江澤民都能干擾得國家面臨艱難抉擇,鄧小平過世後,國家在江澤民手裡能成什麼樣呢?

《動向》2月刊透露,王長江談到十四大至十六大的歷程和江澤民的「七一」講話、「三個代表」論時有這麼幾段話:

「十四大又大大往前進了一步。以後是不是就沒問題了?不是。對於國家該往哪裏走的問題,十五大之前國內各種聲調都有。」

「十六大應該怎麼辦?是『放』還是『收』?是墨守成規還是要再往前走一步?就是『七一』講話之後,反對的聲音也不小。」

「『三個代表』僅僅是一個破題,千萬不能看成是以往內容的延續和認定。」

「『三個代表』光推理不行,還要靠實踐。十六大報告明確指出,看一個黨是不是先進的,要放到歷史進程當中去考察,要看這個黨在推動歷史發展進程當中的作用。換言之,就是說不是看說了些什麼,而是看究竟做了些什麼。『三個代表』實際上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客觀的標準,因此應該把『三個代表』視為根本準繩,按這個標準來做,黨才能真正走在前面,否則理論就與事實脫節了。是否先進需要客觀標準和具體數據,否則無法具備公信力。」

從胡錦濤上臺的角度看待十六大


江澤民下了臺
胡錦濤在十六大前一直是中央黨校校長,十六大胡錦濤當上總書記,江澤民下了臺。
黨校教授王長江毫不隱諱地說,「十六大召開以後,出現了振奮人心的局面,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當《北京日報》發表了王長江的訪談錄以後,據說受到了來自上面的「警告」,說文章「太出格了」。

據說江澤民惱恨的不止一個人,而且對中央黨校一批思想開放、有正義感、服膺真理的高層幹部都看不順眼。他認為這是前任校長胡錦濤留下的「不良政治基因」,是專門與自己作對的隱患。

據說,面對江核心和推舉自己進政治局常委會的胡恩人,現任中央黨校校長曾慶紅雙手舉著拳頭不知該往哪兒使勁。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